第16章:尸变
密云不雨2019-07-24 10:202,362

  我们进村那会儿正好是午饭时间,家家户户飘着菜香,路上没什么人。不过有个地方却聚了一大堆人,帅狗说那是村里的祠堂,谁家死了男人先要放在里面让祖宗们知道。他晃着脑袋感慨:中国人就是这样,最喜欢看热闹,要是老外哪有这闲工夫。说着自己加快步子,率先钻进人群。

  我家那边的祠堂很旧,比这个小多了,眼前这座祠堂刚刚整修过,黑漆的门红漆的柱,都发着亮,显得挺气派。我们走进去,里面十分宽阔,站着很多人,不过气氛肃穆,大伙交头接耳都压低着嗓门。厅堂正中摆的一副棺材也很气派,黑漆红边,又高又大,够躺三四个人的。

  几个像是比较有权威的人站在棺材边上指手划脚,帅狗钻过去听了一会,回来向我们低声通报:人死了好几天,摆在那里晚上居然闹鬼,几个守夜的都吓坏了。

  羊老仙带我们在人群里慢慢绕棺材走了一圈,棺材没上盖,不过用架子垫得很高,看不见里面的情形。然而他却说:“这老太婆有点邪门。”

  跟着羊老仙行走江湖一个来月了,我已经见多不怪,但这下还是觉得好奇:他怎么知道里面是个邪门的老太婆?就我所知女人死后一般是不能进祠堂的。

  这时外面传来两声低低的吆喝,人群像门帘般窸窸窣窣地分开,进来三个表情严肃的人。他们手里拿着许多黄色的纸符,上面红红的画满了东西。我知道这是道士画的符,用来驱鬼避邪的。老仙告诉过我,这是流传久远的一门方术,不过真正懂行的人极少。

  现在他一边捻扯短短的灰胡子一边轻轻摇头,这是他否定事情常见的神情。

  进来的三个人站上架子,把纸符放入棺材,然后叫人抬来棺盖,合上后钉下半尺长的铁钉,又在翘起的角上挂了一串铜钱。一切停当后他们扬扬手对大伙说:“现在就出殡,抬去墓地。”

  这一带的人口音很重,我只能听得个大概。羊老仙却似乎懂得世间的每一种方言,此刻他又摇晃脑袋,丝瓜脸上满是遗憾的神色。

  我们走在出殡的队伍里,羊老仙暗暗对我说:“可能是种少见的尸变,眼下午时出殡更是忌讳,保不准路上就要出事。”

  传说中的尸变?老仙跟我讲起过,我一直不信,现在更加难以苟同——钉了这么多钉子,还能有妖怪蹦出来咬人不成?

  我跟在棺材几步远的地方,仔细观察它的动静,走了好长一段没见有什么异常。正想着老仙是不是大惊小怪时,忽然注意到几个抬棺人的脸。他们似乎抬得热了,脸色涨得红红的。

  共有八个壮汉抬那棺材,出祠堂的时候我看他们很轻松,走得也快。现在他们放慢了步子,又有些摇晃,再看脸上,有的涨得通红,有的显出青色,好像不堪重负,马上要被压垮的样子。

  老仙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加快步子走到前面的抬棺人旁边,我跟上去一看,差点惊呼出声。前面有一个壮汉铁青着脸,鼻孔里一道殷红的血流下来,他在憋足劲死命坚持,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领头那三个也注意到了,他们转过身不知所措地看着摇摇欲坠的抬棺人。按丧葬习俗,从起棺到入土半路上绝不能停歇,否则死者安不了魂,会变成路上的游魂野鬼。

  扶棺的人停止了哭啼,他们也感到棺材莫名其妙沉重起来,而且越来越重,像是顷刻间就要把八个壮汉压垮。见此情形的人都手足无措,我也紧张得要命,不知道是不是该喊一声让大家过来帮一把。

  这时,羊老仙以往日见不到的速度嗖地冲前两步,从一个人手中抢过拄杖,对着棺材前头的挡板笃笃捅了两下。说来也怪,棺材好像一下子变轻了,咬着牙关的八个壮汉一齐松了口气,几乎停顿的步子又快了起来。

  虽然喘了口气,壮汉们的脸上都显出惶然之色,前面那三个人更是惊惧交加,看着羊老仙手中的木杖发呆。羊老仙沉着脸一言不发,挥手示意赶紧前行。那些人连忙加快步子,卯足了劲向山上赶去。

  出殡队伍变得鸦雀无声,在阳光灿烂的大白天里我们这溜人匆匆行进在诡异的气氛里。谁也不敢出声,但谁都清楚棺材里出了异常。厚厚的木板里面除了死人一定有个沉重的可怕的东西,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走了一段路,棺材好像又开始变重,壮汉们的步子随之慢下来。羊老仙赶紧又用杖去杵,杵过之后可以平静一会儿,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总算到了坟地。等棺材落了地,紧张的众人松了口气,纷纷围到羊老仙身旁。老仙这才开口问道:“她是村里的什么人?”

  死的果真是个老女人,一个无儿无女独居的快七十岁的女人,村里人都敬重她。据说她二十岁的时候死而复生,从此懂了阴阳,会看面相知人祸福。不过她不喜张扬,靠看相维持个温饱,一辈子没嫁人也没走出过村子。

  先前她就跟人提过,自己七十岁前就要走了,现在正好接近这个年关。几天前,有人发现她死在椅子上,穿着二十岁死过一次那时穿的寿衣,好像在打瞌睡。她没有后代料理丧事,大伙念起她平时对村上每个人都很好,几十年来为每户人家都祈过福消过灾,就合计凑副上好的棺材给她,停放在祠堂里轮流守上几天几夜,看会不会又出现一次奇迹。

  谁也没想到,奇迹没出现,反倒生出些吓人的事。比如祠堂的电灯晚上一下子全灭了,或是没有窗户的厅堂里突然哗啦啦地刮过一阵风,再就是守夜人打扑克时发现纸牌莫名其妙变湿搭搭的,黏手得很。大伙慌得赶紧去道观请了符,结果仍然不顶用。

  “她家有没有养猫?”羊老仙指了指远处的一棵树。树的枝干上吊着一只死猫,头朝上,绳索勒着脖子,那样子头一次见到的人都会吃惊。

  我们农村的孩子这种东西见得多了,谁家猫死了就用绳挂在树上,说是这样它的灵魂能上天去,下辈子可以投胎做人。野猫不服人管,还偷吃东西,就得不到这个待遇。所以大人们训斥小孩调皮捣蛋时总是那一句:没人管教的野猫子!

  主事的三个人被老仙一问都愣住了,其中一个随即叫道:“哎呀我们怎么没想到,她养着一只大黑猫,这两天不见了!”这一带的人都知道,家里死了人一定要把猫拴在别的地方,说是猫眼看得见主人的魂,弄不好会变疯。

  “果然是黑猫,”羊老仙咳嗽两声接着道,“这种特别的尸变叫做猫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