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黑猫
密云不雨2019-07-24 10:012,499

  听说尸变,大多数人吓了一跳,快步离开墓穴站到老远的地方窃窃议论。老仙若无其事地跟我们说:黑猫最阴,又颇通人性,但有一种人不宜蓄养,就是阴气偏重元阳衰弱的那种人。主人去世时千万不可让黑猫在场,否则极为不祥,有可能引发尸变,这种尸变叫做猫变,会给阳人带来祸端。

  我身边的帅狗听了有些紧张,不过他也算胆大,硬生生站在棺材边没有向外退出一步。

  这时有个年纪大的人过来对老仙说:“老人家你一定是个懂行的人,我们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求你帮我们解解。”

  老仙答:“不解我就不来了,你们去准备些东西,我们在这里等。”

  老仙嘱咐一番后,几个人急急回去了。没多久,他们操了家伙,还拎了个笼子从村里快步赶回。笼里有几只来回乱窜的老鼠,说是刚从谷仓里捉的。老仙看了点点头,对我说:“等下你敢不敢拿这个去引它出来?”

  我答应了一声,他又说,“见了它你就朝它吹气。”

  棺盖重新被撬起一条缝,羊老仙让我拎了鼠笼凑近前去,等缝有一掌宽时用劲摇晃鼠笼。老鼠在笼里吱吱地叫,上蹿下跳,我不理它们,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条黑乎乎的缝隙。

  摇了七八下,黑缝里悄无声息地出现一对绿莹莹的眼睛,熠熠发光,随即呼地窜了出来,落在我的臂上。

  好大一头黑猫!虽然我有思想准备,还是被它扑面而来的势头惊了一激灵。它颈上毛发直竖,眼露凶光,瞥了我一眼后伸爪抓向鼠笼。我赶紧鼓气当头一吹,它霍地转头望我,溜圆的瞳孔绿得逼人,但随即敛了凶相,眯眼缩颈,毛发耷拉下去,呜地一声掉头跳到地上,三窜两窜没了影。

  老仙朝远远围观的人群说没事了没事了,让他们钉上棺材照常下葬。他微笑着对我说:“刚才要是别人就有凶险了,那黑猫‘吸魂成煞’很难对付,但它最怕阳气,你这口气一吹它就没法了。”

  我吹的“阳气”真有这么厉害?说实话,这方面我一直怀疑老仙的说法。在老家听过的鬼故事里也有类似之处,说人和鬼对着吹气,鬼吹过来人觉得冰凉阴森,毛骨悚然,人吹过去鬼觉得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大人们肯定地说,鬼要是硬挺着不避开,身上就会被吹个洞,因为鬼受不了元阳真气。

  此类故事早被我认定为胡扯蛋,但眼前的猫变又一次证实了羊老仙的古怪本领,让我不得不承认这些玄乎的东西的确有些来历。

  我们回到村里,已有人摆了酒席请我们上门。这种好事老仙和我习以为常,却高兴坏了帅狗,我见他跟主人说客套话时眼睛一直盯着那桌菜,喉咙快被口水呛住了。他胃口比我大得多,什么东西塞进嘴里转眼就没了,猛吃一通后他借喘气的空档对我说:不知多少年没这口福了。

  帅狗的老家离我家不远,我们的口音相近,听着就有亲切感。他家也很穷,所以从小他就立志外出闯荡江湖,搞出名堂后再衣锦还乡。可外面的世界并不如人意,他跟人干过小工觉得没前途,又不肯去做偷盗抢掠的非法勾当,以至沦落到半个叫化子的地步。

  我问他半个叫化子是什么意思,他说有时会有钱,比如打个零工帮人做点力气活什么的,还有城里的表姐遇见了也会给点钱,但那些都不是固定饭碗。他又安不下身喜欢到处乱跑,所以大多时间还靠混个“百家饭”吃。我问为什么不肯找个好地方定居,他说:“我正是在找我的好地方我的好命运呢,你说不好好找怎么能找到最好的东西?”

  我觉得他说得似是而非,看看旁边的羊老仙,老仙微微点头,说:“有些人的命就是找,找来找去找一辈子,最后就算找不到也是找到了。”

  我听了更加糊涂,不知他到底讲的什么。他们两个倒是几分相像,喜欢到处流浪,讲话又都怪怪的,虽然一个很有本事一个没啥本事。对了, 爸说我家祖宗们也世代流浪,我却根本找不到自己和眼前两人的共同点。

  我们去村头的另一户人家借宿,要走挺长的路。傍晚时分开始下雪了,不一会儿下得很大,老天好像织了无数条门帘垂下来,棉花做的门帘,风一吹就摇摇摆摆飘飘扬扬。

  我从小喜欢下雪天,踩在雪里吱咯吱咯的,又松又软,随便打滚都不怕疼。雪飘在额头上眼毛上柔极了,像姐姐的手指。我想下雪时老天的心情一定很好,而它下雨刮大风时,就跟叉着腰的二姑一样凶了。

  可帅狗不喜欢下雪,雪花一飘到脖颈就大呼小叫,一迭声冻死了冻死了,还拼命跺脚。我不大怕冷,又穿了老仙买的滑雪衣,浑身一团热气,现在听他一叫,想起背包里还有妈妈做的棉衣,赶紧解下来让他穿了抵寒。

  帅狗嘴甜,他称呼羊老仙“老仙伯伯”,又把我称作兄弟。虽然我心中没认,还是把他当作了好朋友。

  我在一个避风的地方解开包袱,棉衣用布带扎得严实,里面还裹着一些东西,包括爸留下的那把短刀。佩着刀在外行走不方便,毕竟现在不是“仗剑走江湖”的时代了,何况我不会武功。我把刀拿在手里,棉衣递给帅狗,他哈着气高兴地穿上了。棉衣是旧的,但他穿了高兴我也高兴,不过羊老仙却没表情,他似乎对这把刀更感兴趣。

  “我爸留给我的。”我递给他看。乌黑结实的刀鞘有几个地方磨得发亮,一眼就能看出是被人用了很久的东西。

  羊老仙接过后翻来覆去看了一下,轻轻拉刀出鞘。刀锋还是那么亮,在暗暗的天色里十分抢眼。他“哦”了一声,丝瓜脸变得生动起来。

  “到你爸手里不知已传过多少代人了,这刀朴实无华,在当时一定是上品啊。”

  我从小到大很少用刀,大人们打猎从不带我去,爸更是不喜欢我搞这些,所以一贯以来我对刀不大感兴趣。妈妈交给我后我没仔细看过它,现在听老仙一讲,我和帅狗都凑了上去。

  “你看通体如银锋利无比,未出鞘时却古朴内敛。刀尖偏圆刀身偏窄,显然是经过了千百年的磨砺。我虽不识古器,但能肯定它是明清之前的东西。”

  他这么一说,我看也像。但老仙说到这里住了口,愣愣地盯着刀身,靠近手柄那里好像刻着一些小字。我凝神一看,刻的是天干地支的字,怪不得引起他的兴趣。

  上面的字很小,又没上色,所以之前我没注意。现在一数,共有十六个字。老仙仔细看了一会,神情变幻不定,最后重重叹了口气,把刀递还给我。

  我们继续向村头走去,帅狗一路上不断追问刀的来历和那些字的意思,老仙却自顾走路。其实我更急于知道,但一句没问。

  我了解老仙,他既然有所表露,到他认为合适的时候会给你个明白。要是不想让你知道,你根本见不到他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