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惊魂
密云不雨2019-09-10 09:322,560

  小妖面露惊恐,眼睛瞪得出奇的大,但她一声不吭,没有像平时那样高声叫嚷。旁边三人视而不见,似乎对别人提的问题毫不关心。

  碟仙到底是个什么古怪东西?它从何得知我的秘密?

  我觉得脑袋嗡嗡作响,那些令人厌烦的问题又在里面盘旋。刹那间我又惊醒过来,不由自主学她们问了一句:“碟仙碟仙,我该怎么做?”

  话音刚落,碟子飞快移动起来,速度快了好几倍,但它指出的三个字我仍看得清清楚楚,“毁了我”!

  我心念电转,迅速出手去抓碟子,可它光溜溜的倒扣在纸上,又被四根食指死死抵住,根本抓不起来。

  一触之下,我更为心惊:碟子上有阴气!

  我闭起眼睛,屏住呼吸,马上感觉一缕阴冷的气息从碟子底部冉冉飘起,如农村房子炊烟升起的样子。

  碟仙也是一种阴魂?我不及多想,手心对准这股炊烟般的阴气罩了下去。

  碟子发出的阴气真的如同烟雾,一罩之下就无影无踪,但手移开时又飘了起来。我没见过这种情形,是不是外国进口的阴气比较特别?

  碟子慢慢向中心的小圈移动,回到那个原位就该“送碟仙”了。据说这个游戏每天只能玩一次,每个人只能问一个问题,游戏前后的请碟仙和送碟仙一点不能马虎,否则会引祸上身。

  眼看碟子就要到位了,急迫中我想起一件东西。金刚沙,说不定尤雄那金刚沙对它有效果。可我的外套被狼狗扯烂后,那包东西放在了家里——对了,他送给小妖的瓶子里也有!

  我来不及打招呼,闪电般摘下小妖脖上那个小瓶,迅速拧开盖子,把里面的金刚沙一股脑倒在碟子上。

  金刚沙一碰到碟子,马上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无数暗黄的颗粒像水渗入海绵一样,很快渗进洁白的瓷碟,转眼就无影无踪了。

  我正怀疑自己的眼睛,却见碟子边缘的四根手指同一时间弹开,它们的主人不约而同“呀”的惊呼出声。

  似乎都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张女子最先说话:“阿诚你做什么,我们还没送碟仙呢。”

  董女子接着道:“小弟你放了什么东西进去,招惹碟仙可不是好玩的事。”

  “你不是要把什么移走吗?碟仙在,谁也移不走它。”我尚未明白碟仙最后几个字的意思,只好一半推测一半编造。

  “你就是那个人?”董女子抑制不住激动,站起来拉住我的手臂,“你怎么不早说?”

  众目睽睽之下,被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拉着手臂,实在尴尬透了。我嗫嚅道:“让我先看看碟子好吗?”

  碟子翻过来,每个人都吃了一惊。原本洁白的釉面变成黑乎乎脏兮兮,还带一股怪味,像什么烤焦了。

  桌边的女人们捂嘴巴的捂嘴巴,拍胸口的拍胸口,眼睛一个比一个睁得圆。小妖惊魂还未定,现在更是花容失色,脸上青一块白一块。

  我尽量保持不动声色,一副早在预料中的样子,心里却嘀咕这金刚沙遇见外国鬼怎会变成这模样。

  现在碟子上已没有阴气,我的误打误撞居然又奏效了。

  董女子不顾旁人的目光,连拽带拉把我扯到里屋,眼睛对着眼睛问:“小弟,你真能把我耳朵里的鬼弄走?”

  “它躲在你耳朵里?”我知道,有时候反问是最好的回答。

  “是呀,烦死人了,一突儿出来,在我耳朵里讲个不停,讲的还是英语!”

  “鬼讲英语?”我觉得事情越来越荒唐了。

  “是呀,讲得又快又急,搞得我耳朵嗡嗡响,睡觉的时候也不安宁!”

  她说,这讲英语的鬼起先找上的是外屋那个张女子。有一次她们两个睡在一起,鬼在梦中对着张女子念叨个没完,她求它不要再缠着自己,说旁边那人英语水平比她好,结果第二天一醒来,鬼就到董女子身上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判断她讲的是不是鬼话。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还是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要是她身上真有这种洋鬼,我听不懂话怎么治它?难道降魔捉鬼的符咒还有英语版的不成?

  我想着有点好笑,不知羊老仙或老和尚在的话,他们会怎么办。

  即便心里没底,我还是安慰她,说外国鬼我虽没打过交道,但比起几千年历史的中国鬼肯定差远了,应该不难对付,我回去想好办法就告诉她。

  我们说着回到客厅,三个女人坐在那儿发愣,牡丹见了我就迎上来问:“有没有头绪?”

  “应该问题不大,不过还得找人再了解一下。”我说着看了看张女子。

  她也正好看着我,似乎转眼之间领会了我的意思,走过来说道:“你找我吗?公主说你年纪轻道行深,这次是专程来帮我们的。”

  “公主姐过奖了,只能说是试试看。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沾上它的,当时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哇,你的眼光真厉害!沾上它应该是在学校后山的防空洞里,那地方公主也去过。”

  她们是某所大学的同学,读书时要好得像姐妹。牡丹那时的外号叫公主,是学校里有名的才女加美女,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

  学校的后山叫老合山,半山腰有几个防空洞,是备战备荒年代建造的,有的没造好就停工废弃了。那会儿男女同学常去山上玩,但没人敢进废弃的防空洞,因为洞口积了水,半掩的石门里又黑得看不见一点东西。

  临近春节的一天,张女子和男友回母校玩,爬山时又到了那儿。他们看洞口的水所剩不多,厚重的石门用力一推居然慢慢开了,于是大胆决定进去探一探。

  两人把石门完全推开,踮着脚进去,然后手牵手往里走。走不多远,里面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没带火种,只得手扶洞壁一步步往前挪,直到身后透着亮光的洞口成了一个小圆点,还是没到头。

  他们又紧张又兴奋,决心把冒险活动进行到底,于是继续往里挪动。又挪几步后,张女子突然定在原地,手脚冰冷浑身僵硬。

  被她紧紧攥着的男友感觉不对劲,连忙搀着她转身原路退回。走出洞口后,见她脸色苍白浑身战兢,在阳光下坐了很久才能开口讲话。

  她说,刚才在里面见到一个模模糊糊的灰白人影,像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吊在半空,而且身上穿着白色婚纱。

  男友听了吓一大跳,赶紧带她下了山,同时庆幸没出什么事。谁知当晚开始,张女子的耳朵里多了一个古怪的声音,这声音竟是个男的,一直叽哩咕噜说着英语,而且基本上听不懂。后来它去了董女子身上,也是同样的情况。

  听她这一讲,我将信将疑。如果是错觉,两个人的错觉不会一模一样吧?如果不是错觉,那讲英语的男声跟女吊死鬼有什么关系?

  还有,刚才请来的碟仙,为何它给我的答复竟是让我毁了它?碟仙跟讲外国话的男鬼又有什么联系?

  来这一趟,脑子里又添了许多疑问。我粗略理了一下思路,决定先去老合山的防空洞看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