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碟仙
密云不雨2019-09-08 13:482,630

  去年和羊老仙在一起时,听他讲了无数的鬼啊魂啊仙啊,似乎没提到过“碟仙”。牡丹解释说那是进口的通灵游戏,喜欢玩的都是年轻人,好像灵验得很。

  昨天她参加老同学的春节聚会,见到两个玩得入迷的女同学,遇什么事都要请碟仙来问。聚会后她被拉去试了一次,这一试之下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她发现玩那东西时,两个女同学忽然变得反常,似乎被什么力量控制住,整个人变了样。游戏结束送走“碟仙”后,她们自己也说,那种无形的控制让人很不舒服,却又没法抗拒。

  她们就这样一次次聚在一块请“碟仙”,一次次地不舒服,可谁也停不下来。

  牡丹说了一大堆,我恍恍惚惚听着,脑子里还想着王桂儿的话。我真的是个吸血人怎么办?如果以后竟要以吸血为生,不吸血就活不下去,那如何是好?

  头脑一团乱麻,情况比我预想的糟糕多了。刚满十六岁就遇到怪事不断,这一切难道都是命中注定?

  爸爸是不是早知道我会变成恶魔和怪物,才为我取了名字叫“末世”?刘老所长临死前把我立进遗嘱,就是因为他看出我的本来面目,让我这个吸血人不要再传下后代?

  难怪爸爸喜欢姐姐不喜欢我!难怪素不相识的刘老所长把巨额遗产作为条件让我继承!难怪羊老仙、唐画家、老和尚、金一路他们都觉得我古里古怪,不是正常人!

  对了,还有小红仙苗苗,她一定最清楚我的底细,否则她不会喂我喝鸭血!

  我恨不得马上见到苗苗,把一切问个清楚。想到和她的约定,我不由回过神来,见牡丹一双大眼睛瞪着我,小妖她们也停止了唧唧喳喳的讨论。

  “你要我怎么做?”我勉强笑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

  “她们是我最要好的同学,你看能不能帮她们一下?”

  我点点头,脸上微笑,心里却是苦笑。羊老仙的本事我一点没学,现在却被当作专家到处去搞神神鬼鬼的事情。其实我现在自身难保,自己还不知道明天会咋样呢,不过牡丹姐托付的事,我肯定要全力以赴。

  第二天,牡丹约好那两个同学,我和小妖跟她一块儿过去,到了一幢很高的楼房里。我们坐电梯上去,找到十几层的一户人家,一个年轻女子出来开门。她见了牡丹就跳出来抱住她:“公主你这么快就到了,快进来!”

  里面的客厅很大,装饰得非常漂亮,如果用帅狗的词来说,应该是富丽堂皇。我们坐下后牡丹作了介绍,那个开门的姓张,另一个姓董的女子坐在沙发上不停嗑瓜子,嘴里含糊地向我们问好。

  她们看小妖的眼光很特别,好像被她的美貌和打扮吸引,又好像怀疑她的身份。小妖落落大方,架起白生生的双腿摆出一个漂亮的坐姿,她早已习惯别人冬天看到超短裙的目光。

  有一次她跟我说,长长的裙也好看,不过要等到夏天的时候穿,这才叫别致和品位——这两个词几乎每一种男人都喜欢。在所有种类的男人里面,有钱又自以为有品位的最好对付,小妖说她只要稍稍变换坐姿让腿脚运动一下,马上能把对方的目光连着魂儿勾出来,就像有个老外高手叫什么斯通的在银幕上的表演一样。

  我不懂什么叫品位,也不认识什么斯通,不过我的确在好些方面佩服小妖姐:酒量好口才又好,酒桌上没有对手;身材好又不怕冷,女人堆里也没什么对手,夜来香的姐妹们提起她尽是嫉妒的口吻。

  牡丹也漂亮,屋里姓张姓董的两个同学都喊她公主,大概是读书时起的外号,不过她少了开朗和活泼,比不上小妖姐的男人缘。

  “我们开始吧。”姓董的女子说着,把桌上的瓜子壳收拾掉,走到窗边拉拢了窗帘。姓张的女子不知从哪儿拿来两根蜡烛放在桌子的斜对角,叫我们都在桌边坐好,然后伸手关了灯。

  屋里顿时一片漆黑,那窗帘厚实漏不进一丝光。不过我的眼睛正好发挥特长,见围坐的几个女子都睁大双眼,表情僵硬如同离了水的鱼。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连呼吸声也听不到。我对面的张女子掏出打火机点蜡烛时才出声道:“只有黑暗中的烛火能请到碟仙。”

  烛光亮起,几个人脸上才有了点生气,小妖还偷偷向我吐了吐舌头。董女子把一张厚厚的硬纸铺在桌上,再从抽屉中取出绒布包住的圆东西,里面应该就是牡丹谈之色变的碟子。

  她跟我说“碟仙”藏在圆碟里,但谁也没见过长得啥样。这包在绒布里的碟子究竟有什么古怪?

  碟子不大,很普通,在烛火下泛着白光,看上去没啥异常。董女子把它轻轻倒扣,小心翼翼地移动到硬纸的中心位置。这会儿,我才注意到纸面上一圈一圈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粗一看还以为是深色的条纹。

  董女子让在场的人各伸出一只手掌,相继覆在碟子上,然后跟着她念:“碟仙,碟仙,我喜欢你;碟仙,碟仙,请来这里;碟仙,碟仙,帮我到底。”

  这样连续念了两遍。

  我正想着这个咒语倒是简单明白,比羊老仙的好懂多了,忽觉底下小妖的手一颤,像有什么力量顶了上来。我和她的手放在最上面,下面还有三只手叠在倒扣的空碟子上,难道真的是碟仙现身了?

  牡丹显得紧张,脸色像打了石膏一样严肃。张和董两个女子的表情更让我吃惊,她们露着牙齿似笑非笑,直愣愣地盯着碟子,眼睛又专注又无神。

  她们不约而同把手抽开,然后伸出食指抵在碟子边沿。四个女人坐在四个方位,正好一人抵住一边,剩下我冷眼旁观。

  我们来之前,牡丹回忆说请到碟仙后她就恍恍惚惚,只记得它会回答你提的问题,所以特意让我在旁边好好察看。

  张女子先问:“碟仙碟仙,我姑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不一会,四根手指抵住的碟子竟然开始移动,慢慢移到一个地方停下来。五双眼睛盯住那个地方,见碟子外边缘正好碰到一个字,“七”。

  停了一停,它又动起来,这次移到另一个字上面,“月”。

  七月?小小碟子真的藏了一个碟仙能回答问题预知未来?

  我的心怦怦地跳,后悔没参加进去问问我的身世。

  牡丹第二个问:“碟仙碟仙,我男朋友对我忠不忠心?”

  碟子像被看不见的魔力牵引着,在四个手指当中一点点移动,一共停了四次,指出的四个字是“与你一样”。

  牡丹的神色变得很复杂,但我来不及仔细观察,因为董女子开始提问:“碟仙碟仙,我身上的鬼到底什么时候能走?”

  我吓了一跳,那几个女子却依然故我,似乎谁也没听到这个惊人的问题。

  现在我看得更加清楚,张和董两个女子的上半部脸是哭的样子,下半部却在笑,所以让人感觉如此怪异。连小妖的神情也变得从未有过的迷茫。

  碟子又开始走,它的外边缘指出一句话:“有人来帮你”。

  最后轮到小妖,她问:“碟仙碟仙,我认识的男人哪个对我最好?”

  这次碟子移得快起来,它在三个字上作了停留,我一看,头皮都炸开了。

  这三个字分明是:“吸、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