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约会
密云不雨2019-09-21 10:322,962

  “这是什么?”我嘴里含着面包,勉强问道。

  “喜不喜欢?”牡丹颇为得意,“上几天我做了一个很清楚的梦,有个女人告诉我你喜欢喝蛇血,所以就跟附近菜馆的师傅说好了,让他准备活的现杀。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惊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谁会托梦让她知道我的秘密?难道又是苗苗这个鬼丫头?

  我尽量平静下来,用轻松的口气问:“你梦见谁了?”

  “我忘了,不过记得她教我一支歌……对了,她耳朵里插了一朵花。”

  耳朵里插花的女人……还教她唱歌?我忍不住追问细节。牡丹让我先喝完蛇血再唱那支歌给我听。

  蛇血掺了烧酒,味很浓,这种吃法我在饭馆里见过。但不曾想味道竟这么鲜美,流入喉咙就化开了,全身暖烘烘舒服得很。我分两口喝了个底朝天。

  “那支歌凄惨惨的又有些阴森,我唱了恐怕你不高兴。”牡丹犹豫着说。

  我赶紧摇头。唱歌怎么个阴森法?看她紧张兮兮的样子,我更想见识一下了。

  不过牡丹一开口,我马上感到歌声冷飕飕的,再听她唱的歌词,我颈背的汗毛整片竖了起来。

  “月圆夜,鬼出也;

  悲切切,泪涟涟。

  月圆夜,鬼出也;

  不穿鞋,走长街。”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歌声里也会有阴气,让人听了魂魄不宁。

  我微微闭起眼睛,身边的牡丹有如一团阴冷的雾气,随歌声飘来荡去。我几乎可以断定,一定是苗苗那个小精怪教她的鬼歌!

  我叫牡丹不要唱了。她似乎没听见,依然神情投入唱得十分专注。我伸手一拉,她的手冰凉冰凉,没有一丝热气。

  我赶紧用掌心贴住她的掌心暗暗用劲,她才慢慢醒过神来。

  “我唱得不好听吗?”

  “你唱的歌哪有不好听的,”话一出口我暗暗吃惊,自己啥时学得油腔滑调了,“不过这歌真有点怪怪的。”

  “我在梦中听过一遍就会了,唱起来特别有感觉。”牡丹的声音还有些凉意,“昨天我唱给客人听,他们都呆住了!”

  当然呆住了,这么鬼气森森的歌,谁听了都会心中发虚,身上起疙瘩,何况那些花钱买笑的人。

  蜘蛛总结说,现在有钱人大多没素质,到夜来香胡搞的男人更是蠢货居多。不客气地形容一下,他们只比白痴多一个钱包而已。

  青青也附和说,她陪过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要说有区别,顶多是皮带的牌子不一样。

  我当时听着发笑,暗暗瞧了自己皮带的牌子。这些姐姐们靠男人挣钱,却又恨死了男人。

  小妖也说过,最会赚男人钱的女人不是好女人,最让女人赚钱的男人也不是好男人,所以她赚钱时从来不动感情,也不要别人对她动感情。

  她打算挣够了就变回好女人,那时再去考虑人生大事。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但说的时候她醉醺醺的,谁知道是不是真心话。

  牡丹的手暖了起来,她抬起眼睛见我握着她,嫣然一笑,像一朵睡着的花儿苏醒的样子。我连忙撒手,心嗵嗵嗵跳得厉害。

  自从上次冷库里那个事以后,我见了她总有别扭的感觉,好像又亲近又紧张,还有一点害怕。我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牡丹口袋里的手机嘟噜噜响了起来,让我松下一口气。

  她接通电话交给我,原来是小妖打来的,说是有个姓郑的女子找我。一定是郑露,她找我什么事?

  我按照小妖报的号码拨过去,那边果然是郑露沉稳的女声:“你好!李末世先生吗?”

  “我是。”我心里嘀咕,是不是又为了刘老所长的遗嘱。这几天忙碌下来,几乎把那桩事淡忘了。

  “我想和你见个面,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我答道。她语气听起来很认真,一定有什么正事。这个电话也恰好让我告辞,摆脱尴尬的气氛。

  到了约定地点,却见不到我想象中的正经事。郑露穿了一身鲜艳的衣服,戴一顶毛线织的帽子,还牵着一个比她小得多的女孩子,也戴一顶同样的毛线帽。

  小女孩雪色脸盘上嵌一对乌溜的眼睛,黑白分明。我认出了,她就是听起来像“小蛋”的郑小旦。

  她也看着我,露出一线洁白的牙,空着的那只手向我摆了摆,手指还缩在袖管里。

  郑露说,也没啥大事,昨天她去参加了刘老所长的追悼会,又想到他的遗嘱所托,于是约我出来聊聊。现在她姐妹俩正准备去动物园玩,问我是否愿意陪着一起去,边玩边谈。

  我见动物园就在旁边,听说里面有许多稀奇的动物,进去开开眼界也好。我应了一声,郑小旦马上蹦蹦跳跳去售票处买票,我赶紧追上她抢先付了钱。

  小妖叮嘱过,男人什么都可以不和女人争,唯独付钱一定要争在前面,这样才能让女人服气。女人最不服气的就是小气男人。

  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瓷娃娃似的小女孩为我一个大男人付钱。她大概还是个读书的学生,而我是独立谋生的成年人,已经在夜来香赚到不少钱了。

  今天天气晴朗,动物园里游人很多,不少人拿着相机东照西照。我们走在湖中的长桥上看各种水鸟飞来游去,同时不着边际地闲聊。

  我来城里时间不长,但在夜来香见识到不少东西,学会了闲聊和应酬,也知道了跟不同人讲不同的话。郑露和我天南地北扯了几句后话锋一转:“你懂得刘老所长过世前的心思吗?”

  “一点都不懂。”我回答得很干脆。

  确实,他为啥要把毕生遗产送给只见过一面的我,又希望我断子绝孙,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就算我真的是吸血人甚至“灭地恶魔”的后代,跟他有啥大不了的关系?对此我一直满腹疑问,当然眼下不便明讲。

  其实,郑露比谁都清楚我和刘老所长的关系,那次唯一的见面就是她安排的,后来我连遗体都没见过。

  我和刘老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不过倒是很想再看一眼临终仍对我念念不忘的他。然而想到遗嘱和那一大帮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想想也是,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发生在身上的怪事,也难怪别人要起疑心。

  郑露找了个借口把妹妹支开,认真和我谈起遗嘱的事。她说刘老死前的这一奇怪决定在家族里掀起了巨大风波,他妻子、兄弟、儿女还有沾亲带故的一干人认为其中有诈,怀疑有人做了手脚。律师事务所则坚持遗嘱有效,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官司。

  她边说边打量我,目光像要穿透我的全身。我只好报以沉默,既不能对她讲吸血人的事,也不想胡编乱造,而且我越来越觉得,刘老所长的遗嘱里还有我不了解的内情。

  这时,郑小旦捧了三纸袋爆米花回来,打破了有些紧张的气氛。我喜欢吃这东西,又香又脆,每次上街都和小妖姐抢着买。

  到城里后,我发现了许多好吃的,比如饼干也很美味,睡觉前我总爱咬上几块。不过小妖却不喜欢饼干,总说我吃的是防腐剂。

  我不懂什么叫防腐剂,她解释说是一种让东西不会腐烂的药,人吃多了大概会变成木乃伊,也称为干尸,就是考古学家挖出来的那种。这个说法我当然不大相信,先不说古时候有没有防腐剂,现在那么多饼干从商店里往外卖,也没听说有人吃成了干尸。

  我接过爆米花,毫不客气大嚼起来,三个人喀嚓喀嚓响成一片,忙得顾不上说话。后来郑露接了个电话,才开口说有事要离开一下,让妹妹先陪我逛逛。

  郑小旦朝我一摆脑袋,意思让我跟上她,随即一走一跳往前去。

  我们来到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前,里面有一座假山,十来只猴子在那儿上蹿下跳。郑小旦欢呼一声跑过去,把爆米花一颗颗扔给它们,引得好几只毛茸茸的猴爪从铁丝网里探出来讨要,其中有只小猴还跑到我跟前伸出手。

  我抓起几颗爆米花正要抛给它,一只大猴“吱”的一声怪叫冲过来,把小猴拦腰抱起跑得老远,然后回头死死瞪着我。

  其他猴子也吱吱呀呀叫起来,整座猴山顿时乱了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