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猛兽
密云不雨2019-09-22 11:002,984

  假山上的几只大猴子一叫,挤在铁丝网跟前的猴子们调转红屁股,竖着尾巴逃散开去,好像发现了定时炸弹。它们跑去假山上左蹿右跳,叽叽吱吱乱成一团,把外面的游客吓了一跳,我身边的郑小旦也面露惊慌。

  这些猴子怎么了,看情形似乎因我而起,可我什么也没做啊。

  现在整窝猴子跑了出来,都是焦躁不安的样子,它们时不时朝我看,又紧张地四处张望。

  我脑子里转了几个念头,想验证一下,于是向前移了一步。猴群几乎同时作出反应,有些向山顶蹿去,有些跳向山后,一个个如临大敌。

  难道它们也有道行,一眼就看出我是个怪物?

  猴山管理员快步进了铁笼,我招呼郑小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被人怀疑我们做了什么。看她脸色白上加白,我安慰道:“猴子都喜欢大惊小怪的,没吓着你吧?”

  “吓着了。”郑小旦勉强一笑,用袖口拍拍脑门说。

  过了好一会,她才看看我:“你不害怕吗?”

  “也有点怕。”我不由撒了个小谎。是猴子害怕我才对,可我不想让人知道这一点。

  郑小旦的普通话好听极了,声音脆亮脆亮的像串起来的珍珠,和她的牙齿十分相衬,听了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耳朵。我想再听一听,于是接着说:“平时你很喜欢动物吧?”

  “你咋知道?姐告诉你的吧?”郑小旦的脸上恢复了生气,她伸出细葱似的手指捞起纸袋里剩下的爆米花吃。

  没等我回答,她又告诉我几乎每个月都来这里,看看各种各样的动物,“它们很多地方比人还可爱呢。”

  你自己不是很可爱吗——我脑子里忽然蹦出这句话,当然没蹦到嘴巴里去。我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学得油腔滑调,郑小旦可不是夜来香的女人们,喜欢别人把漂亮啊可爱啊挂在嘴上。

  比如蜘蛛和青青,见到熟人大多称呼“宝贝”,对客人呢第一次称“帅哥”,第二次则改称“老公”。起初我很吃惊,后来听她们解释,“老公”就是“老是来公费玩乐的人”,才明白过来。

  小妖姐叫人更有一套,她总是颠倒大小,称小伙子为老领导,称老头子为小兄弟。她的口头禅是“你简直帅呆了!又帅又呆!”

  在夜来香被她颠倒过的男人非但不生气,都乐呵呵的,吃了补药一样红光满面。

  我们没说上几句话,就到了一溜平房前。这儿一间间隔开,外面罩了结实的铁丝网,看起来是关大家伙的地方。

  郑小旦走在我前面,她那双小巧轻快的白鞋子轮番叩打着地面,临近铁丝网她变得小心翼翼,一边探头探脑,一边还向我吐吐舌头。

  我走到正面察看,第一间房里有头大黑熊,第二间有只体型较小的豹子,第三间里好像是一对狮子,后面还有狼和老虎之类。

  在电视“动物世界”节目里,我见过这些猛兽,想不到现在一股脑出现在眼前。那黑熊一副傻样,半蹲半坐地上,两只小眼睛楞楞看着我们。豹子不停地走来走去,瞥见我们后定在原地,两耳直竖,晶亮的眼睛警惕地看着我们,这目光竟然似曾相识。

  我回想一下,对了,它的眼神和刚才那猴子相像得很。难道它们都能看出我是个啥怪物?

  “咦,它们怎么都没声音了?”一个童音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叫着。这排铁笼前三三两两有人驻足观看,其中有几个小孩子,在大人中间绕来绕去地玩,一点都不怕笼中的庞然大物。

  听到这句脆生生的话,包括我在内的大人们都把视线集中到笼子里。果真,那些猛兽都鸦雀无声,连鼻子里的哼哼都听不到了,更奇怪的是,它们停止了悠闲的走动,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并且,它们又冷又丑的目光一致对准了我!

  我走一步,它们的眼睛跟着移一步。

  旁人观察到这一点,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连身边的郑小旦也意识到了,脸上显现疑惑的神色。

  我恐怕又要出意外,赶紧加快了步子。等我们经过关着狼的笼子时,郑小旦“啊”的惊叫一声。

  我侧眼瞥去,见那头狼伏在地上,浑身淡黄色的毛刺猬般竖起,血红的眼睛圆鼓鼓地向外凸着。

  在它们眼里,我究竟是个怎样的怪物?虽然从未跟这些动物打过交道,但我明白无误看出它们的巨大敌意。可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和它们哪来的深仇大恨?

  有个念头忽然闪现出来。我慢慢走过去,在铁丝网跟前蹲了下来,正视着狼的眼睛,想看看它究竟会有什么反应。

  这头狼个子不小,但现在伏得很低,两只前爪紧紧抠着地面,屁股向后撅得老高,整个身躯绷得像蓄势待发的弓。我想,还好隔了铁丝网,否则它早就扑过来了。

  事实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头凶相毕露的狼和我对视时往后缩了一步,接着又缩了一步,然后猛地转身向里蹿去。

  这间狼屋最里边是水泥墙,它蹿到墙边霍地拐弯,朝左边的铁丝网狠狠扑去。一下,两下,它的前爪和长嘴重重撞在粗硬的铁丝上,一点不觉得痛似的。

  这下许多人围过来看,郑小旦半蹲在我后边,眼睛瞪得像夏天的杏子。我觉得她受惊的样子酷似小兔,简简单单又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要安慰她。

  我附在她的毛线帽旁边,用只有她听到的声音说:“它可能心情不好,但跑不出来,你别害怕。”

  郑小旦点点头,似乎不敢看那头疯狂的狼,可又忍不住去看。她眼睛上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像一对小飞虫的翅膀。

  我见过的女人里面,小妖姐的睫毛最长,黑漆漆的两大排,扑扇起来会起风似的,夜来香的客人们迷得不得了。据说还有一个自称“诗人”的熟食店老板专门为它写过诗,念出来后,干干净净的包厢被人喷了一地红酒。

  小妖姐在家拿刷子往睫毛上刷墨水时,也问我觉得怎么样,我实话实说,告诉她看起来像两排鱼刺。她没生气,反倒笑着说我比那个恶心诗人强多了,是不会虚伪的好男人。

  说真话就是好男人,那为啥夜来香的客人都不想做好男人。他们个个穿得漂亮华贵,花起钱来大方又潇洒,小姐们见了都恭恭敬敬满面笑容,可是背地里却被说尽坏话。

  我在那些包厢进进出出,听她们刚刚还称呼客人帅哥,几分钟后变为蠢猪,还有更难听的。她们从事的是世界上最奇怪的行业,大把大把地从男人身上赚钱,却又对他们恨之入骨。

  郑小旦还是个半大孩子,没有化妆,睫毛上当然也没刷那种墨水。她的五官小巧细腻,仿佛被精心打磨过,然后又密密播上了一层茸毛,这层茸毛在阳光下泛着淡淡光晕,几乎吸住了我的目光。

  她这么专注地看狼,而我老盯着她就有点偷看的味道了,所以不敢多看。到城里后,我看得最多的就是女人,起初脸红心跳,后来就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可现在却有了多看两眼的想法。

  我正在跟我的想法作斗争,旁边传来几个人“嗬嗬”的惊呼。原来那只狼正张开利齿,不停疯咬离我们最远的那张铁丝网。它的嘴鼻已撞得鲜血淋漓,胸前的毛也脱落了不少。

  我一把拉起郑小旦往前走,心想再耗下去,这狼非把自己折腾死。走出十几步往回看,它已经停止扑咬,趴在地上喘气,一对血淋淋的狼眼目送着我们。

  我意识到还拉着郑小旦的袖口,就轻轻放开,谁知她的手像一条鱼从里面游出来,攥住了我的手脖子。

  我定睛一看,原来我们到了关老虎的笼子前,里面一只头大如斗的老虎竟也像那头狼一般伏低身子,毛发直竖地瞪着我。我赶紧拉着她快步离开,心里嘀咕,这些家伙怎么都犯一样的毛病啊。

  后来我们又去看了另外种类的动物,没再碰上这样的怪事。当然我也存了个小心,不跟它们挨着太近。

  同时也观察到,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变得安静,好像那些动物都成了哑巴。

  不过最出乎我意料的,不是动物,而是一个人。经过一片幽暗的树林时,我发现有人悄悄跟着我们。

  即使在暗处,凭我的目力一眼就能认出,她就是郑小旦的姐姐郑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