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郑露
密云不雨2019-09-23 11:212,476

  看到郑露借着树的阴影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她有意跟踪我们。

  本来就是她叫我来的,干吗又躲在暗中偷看?我觉得很不对劲,但脑袋里飞速转了几转仍然想不出理由。

  走出树林,我故意放慢步子,一边扯些不着边际的话题。郑小旦安静时嘴巴像上了闸,半天不见一个字蹦出来,有兴致时就开了闸,滔滔不绝说个不停,我不答腔也没关系,她管自己制造出串串银铃般的声音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

  对耳朵来说,听她说话是种享受,就像听牡丹她们唱歌,听不懂歌词也觉得悦耳。

  我们刚刚参观了蛇馆,郑小旦不停对那些色彩斑斓的蛇品头论足,还从袖子里探出一根指头点点划划。她好像很喜欢蛇,评起来头头是道,可我听不太明白,只能把它当作耳朵的享受。

  不过没享受多久,郑露从树林里现出身来。

  “总算找到你们了,玩得开不开心?”她的神态非常自然,一点看不出肚里有事的样子。

  “可好玩了,姐,那些动物都着了魔似的。”郑小旦上去一把挽住她说,“我们靠近去它们就发傻,有的还一声不吭往后跑呢。啥时它们变得如此胆小了?”

  郑露听着,眼睛却望向我,我不看她也感觉到那道强烈的目光,像要从我身上挖出什么名堂来。我向她看去时,她却把视线移开,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使我更加认定其中有蹊跷。

  我横下心问道:“郑老师,关于我的情况你还想了解什么?如果对你有帮助,我会尽我的努力。”

  郑露楞了楞,脸色有些发窘,但随即平静下来,淡淡地说:“真的没特别的事,你怎么这样想呢?可能我们见面次数不多,相互不太了解。你是刘老晚年最后一个朋友,我是他的学生,大家算是颇有缘分。你可不要叫我老师,我还不老呢,小旦你说是不是?”

  她说着把头侧向妹妹,脸上漾起笑容。她的笑大大方方,看着端庄,宛如电视里的女主角。要不是刚才她在树林里遮遮掩掩的情形,我几乎认为她是没有缺点的女人。

  从她的话中听得出来,其实我和她的关系终究还是绕不过刘老的遗嘱。可让人不明白的是,我没想法要这笔遗产,还有什么不妥的呢?

  这时郑小旦开口道:“你们都不老,不过老师呀先生呀叫起来就老啦。”

  她看看我,眼里流动着好奇的光芒:“我只是觉得稀奇,那些动物好像见了你就变得紧张兮兮的,是不是你会魔法?”

  “哪来的魔法,冬天的动物可能都这样吧……”我赶紧答道,心里也思忖这些动物确实有些古怪,尤其那头狼,见了我居然害怕得寻死觅活,到底我身上有哪点常人看不到而动物能察觉的危险信号?

  我见郑露若有所思,不禁又想起刘老所长和他的遗嘱,以及遗嘱的内容。

  一道电光猛然在脑中闪过。

  遗嘱说,如果遗产最终不被我接受,就将转捐给动物保护协会!

  我与动物、我与刘老的遗产、遗产与动物保护协会,其间究竟有什么隐秘的关系?

  肯定是一种相当密切的联系。我强烈地感觉得出来,却不能一下子理清头绪,但我确信这不是偶然,当中必定藏着刘老和我的秘密。

  郑露想要探寻的也必定是这个秘密。

  今天让我来动物园就是精心的安排!

  我霍地惊醒,眼前姐妹俩仿佛变得又冷又远,与我隔了几重障碍。

  不行,我可不能让她们了解我的身世,不想让她们或其他任何人知道我是会吸血的人,是刘老所长说的恶魔!

  我听见自己对她们说:“没啥要紧事我得走了,你们慢慢玩吧。”

  说完急匆匆离开她们,一直走出大门都没回头。

  刘老所长临终的第一个意愿是让我接受一大笔钱同时保证断子绝孙,第二个意愿是我不接受的情况下把遗产捐给动物保护协会。这两个意愿看似不相干,但郑露肯定想找出其中奥秘,由此来查明刘老立这个古怪遗嘱的原因。

  她这一查,让我先意识到一个令人胆寒的结论:对动物来说,我这个人是一种灾害,所以它们见了我都有不友好的反应。也许它们都知道我会吸血,会用它们的生命为自己充实阳气。

  刘老所长更清楚,所以他想以巨额财产为代价让我断子绝孙,如果做不到,就捐给保护动物的协会以弥补我造成的危害。

  难道,我真的非吸血不可吗?

  我的家族真的是个残害动物的吸血家族?

  爸爸给我取名“末世”,真的想让家族到我为止,不再留下祸害吗?

  接连不断的问题在我脑壳里撞来撞去,绞成一团。其实,我明白这些已不是问题,它们都有了答案。

  我这个所谓阳气极盛的奇人,原来是个吸血人!靠吸血来维持阳气的恶魔!

  厌恶的感觉涌上来,让我胸口窒息,肚子里翻江倒海。种种理不清的杂七杂八的念头把我团团围困,重重击打。

  我在大街上越走越快,继而疯了似的跑起来,不择方向地狂奔,而且越奔越快,感觉体内的血也越流越急,热腾腾地左冲右突,身体四肢注满了硬邦邦的力气。

  我的速度几乎赶上汽车了,旁边树木和行人飒飒掠过,风声中夹杂着惊叫声。在这样的速度中,我反而能够慢慢平静下来,一点点抛去那些不快的念头。

  跑了不知多久才停下来,眼前已到了城郊。这地方我从没来过,路上的灰尘大得很。裤脚上沾满了泥沙,我想找有水的地方清洗一下,四处看了看,发现前方一座小山旁显出宽阔的水面,原来那儿有一条大江经过。

  江水有些混浊,我脱下外裤蘸着水随便洗了洗,拧干后又穿回身上,然后信步向小山走去。山上风大,裤子应该能干得快一些。

  一条石阶直通山顶,两旁树木矮小,大多光秃秃的没几片叶子。不一会儿我就到了山顶,这儿有个平台,可以看到整条江弯了几弯向大海流去。

  现在我没心情欣赏风景,转了一圈后沿另一条石阶下山。

  下去几十步,我见山腰被挖了个巨大的洞,洞口到山下铺了宽宽的便道,上面印满了汽车的辙痕,不过现在静悄悄的没有一辆车。我走近洞口张望一下,发现有个老头坐在里面背风的地方。

  看样子他是守这儿的,正好可以问个路。“老人家,请问这是啥地方,附近有没有去市区的车站?”

  “我原来在环保局,现在来看桥的。”老头张口就说,“可是这隧道挖不得呀。”

  他的回答莫名其妙。我感觉自己近来普通话提高很快,应该不难懂啊,难道这老头耳朵有问题?

  我还没把问话重复一遍,老头从椅子上挺直了腰身,朝我招招手。

  他的姿势让我想起了羊老仙,这两人竟有几分相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