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元宵
密云不雨2019-09-26 10:272,736

  “我只是听人讲的。”我赶紧解释。

  老头的眼睛眯得像条缝,露出来的光却很亮,如同两张枯黄的眼皮里包了一对炫目的珠子。

  他打量我一阵,没头没脑地说:“你年纪轻轻,学坏容易学好难,知不知道?”

  我点点头。坏的当然不能学,但我不明白他说的学坏到底是指什么。

  老头停了停又道:“看你像个底子忠厚的人,应该不会说谎。天官赐福,这是道家人说上元节的话,不过你确实不像学那门的。告诉我,你是不是懂得竹火丁?”

  竹火丁?这么怪的名称前所未闻。我怀疑听错了,小心翼翼地在他耳边又重复一遍。

  “就竹火丁!西藏密宗的功法,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老头翻了翻眼珠,语气有些不满,“先人 板板,年龄虽小城府不浅!”

  西藏密宗?我更糊涂了。我听人说,西藏是世上最神秘的地方,因为那儿最接近天;西藏的山又是世上最高的山,神仙就住在上面,因为从那儿去天宫最方便。

  可是西藏远得很,据说有些人去朝圣,走了一辈子都没走到目的地。我完全可以肯定,就算在白日梦里,我也没到过那儿,更没见过密宗功法和竹火丁什么的。所以我坚决摇摇头。

  “乖乖隆咚,你冬天是不是不怕冷?你肚子里是不是会烧火?这不是竹火丁是什么?”老头的语气异常坚决,“你瞒不了我,我叔叔去西藏青朴修炼过,他就精通这个!”

  老头讲起往事就像水渠开了闸,源源不断流淌出来。我一声不吭洗耳恭听,渐渐弄明白了西藏有一种密宗,密宗有一种功法,修炼的人不怕冷,哪怕在冰天雪地也不用穿滑雪衣大棉袄之类。

  老头的叔叔在西藏呆了半辈子,他学会了那种冬天省下棉袄的功法,回到老家后还继续发扬,大冷天的在公园里袒露胸背练功。结果不知怎么,被打成反动分子,当然这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当时,老头自己属于另一派,他明着与叔叔划清界线,但暗地里非常佩服,还暗暗学过几招,所以现在他这么肯定。

  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的确,近几年我好像没怕过冷,冬天衣服穿多穿少没啥感觉,为此妈妈还责备我粗心大意来着。

  还有肚子里会烧火,竟然也被他看出来了,难道我身上真的长了古怪的竹火丁?

  聊了一会,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不是什么竹火丁,而是一种密宗功法叫拙火定,在西藏很有名的。老头说具有相当功底的人才能练拙火定,像我这个年龄练成的非常罕见。

  他的口气很自信,我想再解释也没用,于是不置可否地沉默,听他连讲带骂地谈天说地,道古论今。

  说着说着,老头会停下来考我一句,比如“你知道元宵节是怎么来的?”我当然回答不知道,一副很疑惑的样子。于是他详细揭开谜底,旁征博引滔滔不绝。

  他说古时候,有只神鸟迷路来到凡间,被一个鲁莽的猎人射死,结果玉帝很生气,派天兵天将第二天火烧人间。不过玉帝有个女儿善良有爱心,偷偷下凡来报信。得知消息的人们吓坏了,好在一位智慧的老头想出妙计,让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还燃放烟火,玉帝从天上看了以为人间真的已火烧遍地,大为满意。

  由于灯火保住了平安,以后每年的这一天也就是正月十五,人们挂起各种各样的灯笼来消灾祈福。

  他讲起故事啧啧有声,而且越讲越精神,仿佛他就是那个救了人间的智慧老头。故事告一段落后,他又考我:“你知道玉帝那个女儿叫什么?”

  看他兴致这么高,我也来了个电影里的夸张动作,肩膀一耸两手一摊,表示一无所知。老头嘿嘿一笑宣布答案:“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来不及发愣,老头马上又说:“不过我知道玉帝的很多女儿都不咋的,就数她最善良。而且我还知道……”

  他停顿下来,第一次卖了个关子,“她投胎到人间后是啥名字。”

  玉皇大帝的女儿投胎到人间?我觉得老头的故事有点像二姑讲的《西游记》,小时候爱听,长大后就不相信了。

  可是看在他一本正经的份上,我还是礼貌地问:“她下凡来,又有了人间的名字?”

  “是啊是啊,给凡人报信的事,后来还是被玉帝知道了,就罚她投胎到凡间,世世代代轮回。她第一次投胎是在春秋战国时代,你知道战国吗?”

  我摇摇头。老头接着说:“不懂不要紧,你还年轻得很。那是两千五百年前,诸侯列国乱成一团的时候,她出生在越国,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她的名字叫郑旦。”

  郑旦?郑露的妹妹叫郑小旦,听起来像两姐妹呢。我问老头是不是关耳那个郑、元旦那个旦,他眯缝着眼睛用手指我,嘿嘿笑道:“又露出马脚了不是,还说不懂。不懂春秋战国的人怎会知道郑旦?郑旦虽然与西施一般美貌,却远没有西施那么有名。”

  我知道西施,夜来香的客人说起好看的女人就提到她。听起来西施去那儿上班的话,小妖姐她们都会丢了饭碗。

  我没想到那些好色的客人连两千五百年前的美人也念念不忘,没想到郑小旦和玉帝女儿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

  老头没等我辩解,顾自往下说。那郑旦和西施是越国最美的两个女子,被她们的国王勾践用来施美人计,把强大的敌国国王夫差腐蚀成一个废人,然后兴兵进攻为自己复了仇。

  由于古代重男轻女,视不洁的女子为不祥,越王勾践快意复仇后,竟把立下大功的西施装进皮袋子沉了江。而郑旦是天女下凡,聪慧异常,早已装病诈死隐匿民间了。

  我听了生气,那越王不是个东西,自己达成目的后以怨报德,怪不得名字都这么别扭。我觉得那个夫差倒是正常不过,为了和美人找乐子受到腐蚀,最后倒了霉。这种情况现在多了去了,喜欢光临夜来香的领导个个是例子。

  老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准备继续讲述玉帝女儿第二次投胎的情况。我怕他兴致上来要把两千五百年的投胎故事都灌输给我,赶紧抬腕看了看手表,歉意地说:“大伯时间不早了,我改天再来听你讲后面的事好不好?”

  老头硬生生顿住,楞了一会儿道:“我今天话说得够多了,我儿子也没听过这么多。年轻人,你身上功力不浅,又为人谨慎,很难得,但千万记住功夫能帮一个人也能毁一个人,好自为之吧。”

  我点头应了,然后向他告别。我匆匆跑下山去,搭上开往市区的公共汽车。

  站在车厢里,看路边的树刷刷掠过,脑子里同时闪过近几天的经历。碟仙、蝙蝠、神父,讲英语的外国鬼,动物园里的怪事,以及刚才那老头说的拙火定……我怎会跟这么多毫不相干的东西联系到一块?

  我一个从小呆在家里才来城里不久的人,怎会巧合般遇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

  这一件件事都来得太偶然了,却一步步引着我走向巨大谜团的深处,像是有条神秘的线把它们串在一起。

  我反复琢磨了几遍,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谜团解开,哪怕可能遭遇更多可怕的事情。就像我离家时发下的誓愿,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我的姐姐!

  我一心一意等着元宵节到来,因为牡丹跟我约定的日子也恰好是正月十五。

  可是到了元宵节下午,牡丹和小妖一起被几个财大气粗的客人缠住,在夜来香的包厢里几个小时了还脱不开身。

  我只得硬着头皮进去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