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入魔
密云不雨2019-08-09 09:362,361

  我走到外面给唐画家打了电话,他刚吃过晚饭在闲逛,听我说有人阴气特异想请他看一下,爽快地说立马就到。

  没几分钟,他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美食城门口。我迎上前去,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哟,几天没见成熟了许多,变大小伙子了!”

  跟他寒暄两句后,我轻声说明了情况,然后一起走回那张桌子。快到时,他压低声音说:“对面那个朋友很凶险,可能没几天好活了。”

  我一看,桌旁只剩下三德和背朝我们的小妖,三德的手下在另一张桌上吃喝,雯雯大概去了洗手间。唐画家说的就是三德,他看起来确实有气无力的,往日的凶悍劲儿好像跟他手里的香烟一样燃成了灰烬。我介绍唐画家时,三德眼神恍惚,只稍稍点了一下头。

  小妖端来了饮料,唐画家边喝边说,他的山水画卖了好价钱,但那些人物画却没人看得懂。

  “知音难觅啊。”他对着我微笑,重瞳里闪着异彩,“要是没遇见你小兄弟,我那时说不定怀疑自己有病了。”

  在聊天的间隙,他悄悄告诉我,对面那个三德肩膀上有团浓雾压着,已经显出人形,以他的经验看应该活不过两天了。我听了不免暗暗生悲,这三德再坏也算一号人物,短短几天眼见着萎顿下去,竟然马上就要魂消魄散。唉,看来我的忙也没法找他帮了。

  那么阴气更重的雯雯呢,她在唐画家的神奇眼睛里会是什么个样子?

  雯雯从洗手间那儿款款走了过来,她穿着很短的裙子,露出莲藕一般泛光的肌肤,在一大堆冬装的男女里面显得十分耀眼。她又显得很宁静,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鹅,旁若无人地游弋在波澜不惊的湖泊里。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观察雯雯,不禁觉得三德迷她确有道理。用娱乐城男人们惯用的话语讲,她是放浪与文静的重组,魔鬼与天使的结合,这种女人最让男人欲罢不能。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十有八九就是这种类型的美人。

  不过我想到她与投河女人可能存在的关联,马上浑身不自在,手心脚心隐隐地发痒发麻。

  唐画家也盯着她看,神情异常专注,那双长着重瞳的眼珠竟然凸得快掉下来了。

  雯雯走到与我们面对面时,唐画家的呼吸遽然变得粗重,嘶嘶响着好像透不过气的样子。我侧眼一瞥,他整张脸扭曲了,额头和脖颈上青筋爆出活像一条条蚯蚓。

  我正惊讶,他从胸膛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嗥,猛地起身转头,拼命向门口跑去。他硕大的身影踉踉跄跄,像一头落荒而逃的巨兽。

  我和小妖都吃惊不小,雯雯好像也受了惊吓,偎到三德身旁,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们,一脸无辜的神情。

  三德梦游似的说:“这傻大个搞什么鬼?”

  我追到美食城门口,唐画家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他刚才那副狰狞的样子看着就瘆人,可以想象他所见到的东西有多可怕了。难道真的是“活见鬼”?

  那个一脸无辜又文静又诱人的满身都是阴气的雯雯,难道真是日夜都能现身的鬼魂?

  回到座位上,我想着还是先把东西吃完,一边盘算如何对付这个局面。小妖见我不动声色,也学我的样子埋头猛吃。

  我吃完一抬头,见雯雯偷偷朝我眨眼,调皮地笑了一下。这女子实在让人捉摸不透,非阴非阳似人似鬼,老仙在的话会怎么办?

  三德肯定是因为她面临死地的,如果有希望,我还是想救他。念头一转后,我跑出去给老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三德目前的情况,让他想办法去请一个人。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今年的最后一天。上午我到老板的办公室时,他们都在了,老板神色凝重地踱来踱去,不停打电话催对方快来。

  三德是被手下抬过来的,斜斜地倚在沙发上,话都说不出来。他眼睛深深凹陷下去,鼻梁周围一片暗黑,连露在外面的手掌也变了颜色。

  我进去后一句话没讲,就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我让老板去请的是一位大和尚,我和小妖去过的那座寺庙里的主持,说我煞气重的那个。我想病急乱投医也总比等死好,说不定这老和尚正好能克制阴邪。

  过一会,和尚坐着老板的车到了。他进门见到三德,就念叨“罪孽罪孽”,立即用手蘸了水在他头上,一边叽哩呱啦地念经。

  念完两大段,他坐下来休息喝茶。又问过情况后,他吟了几句:“二八佳人体似酥,腰悬利剑斩愚夫。施主着魔太深,这副皮囊恐怕要下辈子去拣了。”

  老板听了脸色大变,要是三德死在这里怎么得了,白道黑道的人都会来找麻烦,于是慌张道:“老法师请你一定帮帮忙,给我这好朋友一条生路,我先替他感谢你啦!”说着不停拱手作揖。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的情况非同一般,他是甘愿入魔,心力精气俱废,回天恐怕乏术矣!”老和尚微合双眼,好像入定的样子,“不过老衲定当尽力而为,余下要看他的造化了。”

  老和尚又站起来念经,不断把水淋在三德的额头上。我想,他这样的高僧一定看得出印堂里冒出来的阴气,但是否知道这阴气是从一个叫雯雯的女子身上传过去的?

  大家都紧张地看着老和尚作法,我趁机悄悄溜出去,打听雯雯有没有跟着过来。前几天两人形影不离,这会儿她去了哪里?

  上午是娱乐城最冷清的时候,我转了一大圈没打听到她的消息,再回到老板的办公室时闻到满屋子的酒味。三德光着上身,几条青龙张牙舞爪盘在前胸后背,老和尚用手掌蘸了酒往他身上拍打,旁人告诉我这是雄黄酒。

  羊老仙说过雄黄酒阳气最盛,可以去邪除湿。他还打比方,说我就像人堆里的雄黄酒,阴邪不侵,所以能给涉足两界的阴阳先生带来好运。当时我似懂非懂,但记住了世间有这样一种阳气十足的药酒。

  这会儿老和尚正好看到我,他略显惊异之色,停下手上的活计道:“不见系铃人,但见解铃人,山中有高人,何需山外人。阿弥陀佛,你们有如此高人,何必再三来请我老头子。”

  大伙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我身上,我尽量保持自然,向老和尚拱拱手:“法师的意思我可以助一臂之力?”

  老和尚颔颔首,让在一旁。我犹豫一下,想起在小镇里羊老仙教我的那个动作,于是上前把双掌相迭贴在三德的印堂。

  老和尚在旁边念一声佛号,接着叹道:“好一个除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