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妖魅
密云不雨2019-08-09 15:172,127

  触到三德额头的那一瞬,我的手感到阴寒无比,像摸到了一个冰窖。这阴寒之气似乎又有一股吸力,要把我身上的力气一缕缕地抽去。

  我暗暗吃惊,只坚持了片刻,就忍不住把手抽回。三德的头颅晃了几晃,眼睛微微睁开,仍然说不出话来。

  老和尚低声道:“善哉善哉,施主这条命不会丢了。只可惜善缘不足,劫数依然难解,小师父也爱莫能助。”

  他把硕大的头颅转向我,继续说:“小师父既已入门,为何未习驭气之法?”

  他一口一个小师父,听得我怪不好意思,我躬身合掌:“法师,我并没入门,这是一个前辈偶尔教我的,让你见笑了。”

  老和尚眉目慈祥,合掌回礼道:“不在出身贵贱,不在修道迟早,在于慈悲渡人啊。小师父天承异相,可要爱惜了。”

  怪不得他那天不肯受我一拜,原来也察觉了我身上的古怪之处,只不过他把阳气说成煞气。两种气有啥区别吗?要不是现在人多,我一定好好问他,到底他看到的“天承异相”是个啥东西。

  老和尚洗了手,一边向老板和三德的手下询问,问完后坐在椅子上,与老板轻声交谈了几句。老板听后神情凝重,站起来沉声道:“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离开这个房间,待会我叫人送中饭进来。”

  大家面面相觑,猜不透老板和老和尚要搞啥名堂,看了他们这副神色,谁也不敢有异议。

  我的待遇比较好,有椅子坐有茶喝,不过正好面对着半死不活的三德。他又被人穿上了衣服,但笔挺的西装套在身上还是像堆烂泥,布满横肉的脸也成了痴呆状,歪斜的嘴角有口水流出来。

  老和尚在旁边不断念经,隔会儿在他面前挥一下手,这时三德的脸跟着抽动,眼睛也微微睁开一条缝。

  有人送来午饭,我们凑在一起随便吃了点。给老和尚特别送了素斋,数量挺多,老和尚慢慢把它吃完,然后说道:“施主太客气了,浪费可惜啊。”

  我听了觉得不好意思。是呀,啥时开始我也学会了剩菜剩饭,这种事在家里连想都不敢想呢。来城市后我懂了不少东西,也不知不觉学了坏,难怪老仙和帅狗都说城市是个大染缸呢。

  又过了一阵子,老板走过来附耳对我说:“你出去看雯雯有没有来,来了的话不动声色把她叫到这儿。”

  我走到吧台,领班告诉我雯雯已经在坐台,她一到就有客人看中了。我走到那个包厢门口,见雯雯倚在一个胖子身边唱歌,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等她唱完一曲,我送东西进去,轻声跟她说老板找她。

  她嫣然一笑,向客人打过招呼,就跟我穿过走廊下楼。走楼梯时她笑着问:“你身上怎会这么烫?”

  我与她四目相对,那双眼睛像两潭纯净至极的湖水,冰清的目光能一直透凉到人的心底。

  “是你自己这么凉才对。”我暗想,“投河自尽的女子到底和你什么关系,你满身阴气还穿着她的鞋子?该不是那无聊鬼故事里的死尸还魂吧,看你的样子不像被水泡过的啊。”

  我勉强笑了一笑,不知怎样解释我俩的差异。我觉得她邪气中带着天真,冷傲中带着顽皮,不是我能够捉摸透的,那老和尚也许能看清她的来历。

  我敲开办公室的门,让她先进去。她一见里面的三德就皱起眉头,眼神变得冰冷,脸上明显是一股厌恶的表情。昨晚他们看起来还相亲相爱的,现在怎么如同见了仇人?

  门在我身后关上,还加了保险。老板直截了当地问:“雯雯,是你把他弄成这样子的?”

  “是他弄我,他看上我的。”雯雯的语气很平静,“他没日没夜找我,我也没办法。”

  “他认识你没几天,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你对他做了什么手脚?”

  雯雯咯咯笑起来:“我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手脚嘛。你问问他,无论干什么我都听他的。”

  三德半躺在沙发上,一丝声音发不出来,只会转动几下眼珠。我暗暗扫视一遍,见老和尚坐在冷僻的角落里,脸色十分严肃。

  老板接着问:“你们在一起都干吗了?”

  “还能干吗?你们看见的是唱歌吃饭,你们没看见的是……”雯雯说着停下来看了我一眼,“你们都懂的吧。”

  “这个只有你懂!”老板口气严厉起来,“你使了什么妖法让他这么痛苦?”

  “他痛苦吗?”雯雯的笑声也高亢起来,“是这人自个对我说的:痛了以后有快感叫什么?痛快!他让我痛快,我也让他痛快!”

  雯雯边说边笑,声音尖得像夜里出没的鸟,听着让人心头一紧。

  坐在角落的老和尚霍地站起来,肥大的袖袍啪的一声向雯雯脸上甩去:“尔等妖孽,尔等下流鬼魅!光天化日胆敢在此害人,还妖言惑众!”

  雯雯被袖袍甩个正着,脸色刷地变得纸一般白。她冲老和尚尖叫:“关你和尚什么事!你和尚一把年纪不在庙里念经,到这里来管什么风流闲事!”

  “阿弥陀佛,我佛管的就是万般闲事,老衲今天就是给你念经来了。”老和尚扬手掏出一串巨大的念珠,口诵佛号向雯雯步步逼近。

  雯雯退到墙角,浑身簌簌发抖,眼睛里满是怨恨。老和尚猛地把这串核桃大的念珠套在她的颈上,随手又紧缠了一圈。

  雯雯一声惨叫,头像拨郎鼓似的左右甩动,两条手臂绷得直直的却抬不起来。就这种怪异的姿势挣扎一会,雯雯慢慢泄了气,身体软软瘫了下去,眼睛却朝上死死盯住我。

  刚才还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和我一路说笑,现在竟如一只垂死的困兽。她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悲哀,几乎让我心碎,让我后悔把她带来这里。

  她纵然是妖是魔,但一直没有害我的意思,我这样做是否不仁不义?

  我有种想救她的冲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