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雯雯
密云不雨2019-08-07 15:572,298

  她显然也认出了我,朝我嫣然一笑,然后对三德说:“我们在迪厅里见过一面。”

  三德这会儿又精神起来,搂着女子的腰哈哈笑道:“阿诚你不简单,我的冷美人一见你就笑!要知道我认识她的头一天,整整两个小时她没笑过一下,哈哈。”

  现在我知道她叫雯雯。她皮肤白得惊人,几乎像半透明的,被乌黑的头发一衬,越发显得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在迪厅照面时,我领略过她那股很强的阴气,眼下虽然隔着远,也隐约感觉得到。

  我装作很随意地向她伸出手:“你好!”

  雯雯抬起柔若无骨的手,用指尖轻轻碰一下我的手指就收了回去。

  但就这么一瞬间,我把脑子里几件事都联系起来了——

  她是个阴气极重的人,三德体内的阴气应该源于她,而那个骰盅肯定也是她玩过的。我从这三者感受到的阴森气息一般无二。

  这时她朝我扭了扭脖颈,带着一个神秘的笑容。像那晚一样,她又是在学我扭脖子的动作,那笑容好像告诉我,她也知道我的秘密,大家彼此彼此。

  接下去,我们若无其事地坐在一张茶几旁喝酒,表面笑笑的,内里却波澜重重。直觉告诉我这个雯雯不简单,绝不是一般的坐台小姐,也不是常见的阴气偏重的人。

  病人、老人和将死之人阳气衰退,还有中了阴邪的人蔫蔫的痴痴的如同三德刚才那模样,总之那些阴气重的都不可能像眼前的她这样光彩照人。

  那么她到底是什么人?到这儿来有什么目的?要是老仙在就好了,我根本不需要胡猜,他一掐就啥都清楚了。

  雯雯好像也在猜度我,目光像把凉凉的剑,在我身上划来划去。本想边喝酒边把话引入正题,请三德帮那个忙,但我越坐越别扭,干脆找个理由跟他们道了别走出包厢。

  回家后,我一直想这女子会是什么来历,但理不出一个头绪。小妖也对着天花板发愣,她说她想不通,为啥有的傻男人面前堆满了银子却要绕过去走。

  我知道她还在心疼刘老所长那一笔遗产,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爸妈还有羊老仙都这样教我的。

  何况还关系到后代的事,既然签字承诺,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小妖不喜欢孩子,可能因为男女之事经历多了产生厌烦,但她要好的青青和蜘蛛却想得不一样。

  青青说要生个双胞胎,将来一个当大官一个做富商,官商勾结名利双收,也不枉他们老娘年轻时苦一场,又被男人欺侮又被股市剥削。

  蜘蛛说一定要生个儿子,一落地就教他踢足球,将来进了国家队不赢球也赚大钱。

  蜘蛛是个十足的球迷,据说在足球网站上的名字叫“三陪宝贝”,跟人侃球经时从不掩饰自己的身份。网友问她可有意思从良,她说那当然了,等中国队在世界杯进一个球她就收山。好心的网友连忙阻止,叫她不要赌这么狠的咒,否则一辈子做小姐都不够了。

  她们闲扯的这些东西我不全懂,但听着有趣,也知道了不少爸妈二姑还有羊老仙没讲授过的事情。城里人真是复杂,什么新鲜事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城里人也特别简单,什么事讲到最后就是一个“钱”字。

  转眼就是小年夜了,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准备吃一年到头最隆重的团圆饭。我和小妖都有点想家,想父母和老家的人。

  刚离家那会儿我只想妈,后来慢慢的也想地下的爸爸。他一定深知家族的秘密,现在我觉得或许他对我冷淡也是事出有因。

  小妖说从今天起我们开始过年了,她要天天带我去吃好的,玩好的,因为这是我们在外过的第一个年,也是我成为大人的头一年。

  第一餐,我们去美食城品尝风味小吃,没想到我们又碰上了小妖不愿意见到的人,三德。他还是带着几个手下,旁边坐着雯雯,笑嘻嘻的,但我一眼就觉得他很憔悴,比两天前虚弱了很多。

  他见到我很高兴,招呼我们过去拼桌子。他们面前摆了许多小吃,几乎都没动筷,雯雯慢条斯理地喝一碗白粥,很文静优雅的样子。

  小妖端来两盘炒河粉,又要了一份田螺,吱溜吱溜地吸。对面的三德好像没胃口,筷子都不拿,点了根烟没话找话地和雯雯聊天。吃了一会小妖轻声跟我说:“你看那人穿得比我还短。”

  前几天我私下问过小妖,是不是不怕冷,冬天穿这么短的裙子看了都让人打寒战。她说,起先冷后来麻再后来就习惯了,男人就爱看这个,特别在冬天能看到夏天的东西,他们就兴奋得不把钱当钱了。

  我想也是的,赚钱肯定要会吃苦,不明就里的人以为,夜来香的名人小妖赚钱容易得很,其实她有她的苦处,冬天有衣服也不能多穿,宁愿自己受罪也要让别人看着享受。

  雯雯大概也是这个想法吧,受苦受冷也要抓住男人的心,所以像三德这样的狠角色会对她如此着迷。在这个城市的冬天里,小妖是我见过穿得最少的人,雯雯居然比她还少,不得不让我佩服。

  我借着拿饮料的机会,绕过去看了一下,心里暗暗吃惊。

  她的双腿细细长长白得刺眼,裙子短得连膝盖都够不着,三德的一只手就放在裙摆边的大腿上。她脚上的皮鞋鲜红鲜红,像我第一次见到小妖时她穿的那双。

  红鞋子!一个念头猛地击中了我——红鞋子、冬天穿短裙、阴气重、喜爱喝米粥!

  那个离城不远的镇子里投河自尽的女子不就是这些特征!

  再仔细一看她的红皮鞋,后跟不高又有些陈旧,分明与中邪男人从河里捞起过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像被人从头上浇了一盆冰水,霎时凝固在原地。小妖见状拉了我一把:“发什么愣呀?”

  我回过神来,尽量不动声色地坐下来继续吃。但炒河粉吃在嘴里毫无味道,我机械地嚼着,脑子里飞快寻找对策。

  羊老仙在就好了,三两下就解决了,一切不要我担心。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还真该学上几招。

  不过对面这个叫雯雯的女子对我似乎没啥恶意,她只是把阴气传给了三德,还有那个骰盅。她到底想干什么?她和投河女子究竟是什么关系?

  重要的是,难道有不分白天黑夜都能显身的阴魂?

  情急之中我想起了唐画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