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阴气
密云不雨2019-08-06 15:562,053

  我仔细观察这个纺锤形的骰盅,没发现特别之处。放几个骰子进去一摇,发出好听的声音,像无数个马蹄在里面赛跑。这个盅的外形握着很称手,摇起来更顺手,我摇着它满屋子跑,时而快时而慢,时而重时而轻,都不会掉下一个骰子来。

  小妖她们见了高声尖叫,追着我东奔西跑,屋子里乱成一团。现在我才知道狂欢是怎么回事,就是做平时不做的动作,叫平时不叫的声音,打破平时和别人保持的距离。

  摇着跑过几圈后,骰盅上的阴气渐渐褪去,手心不再感到异样。直觉告诉我,应该是一个阴气特别重的人不久前拿过这东西。或许,那人是个肚仙?

  要是真的再遇上个能去阴间招魂的肚仙,我花光所有的钱也要请他找爸爸和刘老所长问个明白。

  想到这里,我的心扑扑跳得厉害,于是找个借口走出包厢直奔吧台。

  吧台服务员都认识我,她们说那个最高的骰盅玩的人不多,一般都是小姐拿去表演给客人看的,至于哪几个小姐用过就记不清了。

  我看了吧台里另外的骰盅和一些小玩意,好像都没有这样的古怪。这突然冒出来的阴气到底是从哪儿沾来的?

  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直留意这件事,在各个包厢外面转来转去,看有什么特别的人会来用那个骰盅。结果特别的人没见到,倒是遇上了三德。

  三德好像喝醉了酒出来呕吐,两个跟班搀着他。个子小的跟班说:“大哥你别喝了,别伤了身体!”

  三德一眼瞪去:“狗毛你懂个屁!人有三德,喝点酒怕什么?高兴!知道你大哥有多高兴吗?不喝酒能行吗?”

  他一抬眼,居然认出了我,“哎,那个小妖弟弟你也出现啦!来,陪我喝两杯,哥今天高兴!”

  见这样子,我本不愿去,但转念那黑男人的事还要他帮忙,正好趁机谈谈。于是上去对他说:“三德哥这么有兴趣,阿诚恭敬不如从命。”此类套话都是在娱乐城现学现卖的。

  “爽快!你个阿诚年纪小见识大,好样的!走——”三德边说边打了个嗝,一股酒气直喷过来。

  我一激灵,这酒气怎么阴森森的!

  酒是壮阳之物,按理不可能有这种气息。羊老仙说过,只有极少几种酒是凉性的,一般的白酒黄酒米酒都属温性,可以用来活血消淤补阳气,冬天喝了暖身子。现在三九隆冬的,三德该不会特意找少见的凉性酒来喝吧。

  我跟着三德走进包厢,发现里面只有他的几个手下,场面冷冷清清的,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几个大男人聚在一起唱歌看着都滑稽,这种情况以前从未见过,何况发生在呼风唤雨的三德身上。

  莫非今天又有什么怪事情?

  三德靠在沙发上,身体发软,眼睛也没神气,跟往常不太一样。他指指桌上的酒杯,口齿有点模糊:“来,高兴了就喝酒!人有三德,一起喝酒就是朋友!”

  我赶紧拿起一杯酒,附和两声干了下去。这酒比较烈,喝着喉咙发烫,哪有刚才那种阴森的气息?

  我正思忖其中原因,三德俯身放下杯子,垂下的额头靠近了我的手臂。我霍然一惊:他身上有阴气!

  人的前额眉心处对阴阳气息最为敏感,故而那是算命先生最留意的地方。所谓印堂发亮或印堂发黑,这些算命的行话表示,一个人身上阳气的盛衰会通过印堂显现出来。

  羊老仙说,人有三魂七魄,也就是常人三分阴七分阳,阴阳调和才健康安泰,偏向哪一边都不正常。算命人正是从阴阳变数里看时运解命局,所以被叫作阴阳先生,他们善于从人的印堂里看出端倪。

  我虽然看不懂印堂怎样发亮和发黑,但凭着这方面的敏感,断定三德身上阴气很重,属于印堂发黑的情况,很可能中了阴邪之气。

  难怪他没了往日的神气,整个人看着蔫蔫的。我借机挨近他,明显感到随呼吸散发出的阴森气息,好像有什么古怪藏在他体内。

  我一下子联想起那个骰盅,会不会跟他有关?

  “啥事让三德哥这么高兴,能不能说来我们听听?”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说给你听,哥哥我得了个真正的红颜知己,超一流的!阿诚有没听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所以哥高兴!来来满上!人有三德,有酒不喝是犯罪,是犯罪啦你懂不懂?”

  “我懂。”我给他满上酒,心想酒是粮食酿的,浪费酒就是浪费粮食,可能这算犯罪吧。可我不懂的是,三德为个女人竟然高兴成这样。以前听说他非常冷酷无情,这儿的女孩子都惧怕他,最好避得远远的呢。

  三德说,想不到夜来香还出了个绝代女子让他遇上。昨天她回家去了,约好今晚见面,所以他早早要个包厢摆起酒阵。

  是啥样的人迷住了三德这个大流氓?我陪他坐一会后,出去暗暗打听。领班说那女孩子模样清纯,不爱说话,有股冷美人的味道。不知怎么,她刚来几天就跟三德搭上了,搞得他老往这儿跑,坐完台又出台,简直像在谈恋爱。

  领班说着笑起来:“真是一物降一物,三德谁都不服,见了她却神魂颠倒。上几天得知她爱喝粥,每次就非得让我们熬了送过去。照我看,那女孩也不见得有多漂亮呀。”

  小妖和青青在另外的包厢里坐台,她们也喊我送东西过去。我应付了一阵,回到三德的包厢,进门就见到一个年轻女子坐在他旁边,头发短短的皮肤很白晳。

  “来来,认识一下。”三德向我招手的时候,那女子转过头来。

  呀,原来是她!

  那天在迪厅里搭我肩膀的就是她,像朵腊梅似的女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