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条件
密云不雨2019-08-05 15:402,171

  “这个必要条件就是,李末世同志不能有后代。也就是说,他必须签字认可并保证不生育子女。”

  “这是我离世前最大的愿望,所以我用大部分的遗产作为条件。同时这也是李末世父亲的意愿,当年为儿子取名末世,就是希望家族到他为止,不再传种接代。”

  律师一句一句宣读,清晰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不过所有听众觉得不解,脸上都是惊讶的神色。我木然地听着,糊涂之中突然感到心悸,身上冒出密密的冷汗。

  爸留给我的名字真的是这个意思?他为啥要断我们自家的香火?

  这事和刘老所长又有什么关系,为何他要送我90%的财产作为条件?

  我感觉一阵恐慌袭来,腰背和手心脚心都汗泞泞的。一年半前爸去世的时候我也这样恐慌过,但身上惊出冷汗还是头一回。

  几个月以来听说过的关于家族和祖宗先人的传闻,瞬间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世代流浪不可定居、阳气奇重、皇帝赐李姓、女人会托梦、先祖身体特异又与元代名士结拜、令人费解的“灭地恶魔”……

  我的家族究竟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使了解的人都谈而色变?为什么数百上千年传续下来,到我这儿却要绝后?当年我爸是怎么想的,那刘老所长死前又是怎么想的?

  要是再遇到个能通灵的肚仙,我一定要请她去阴间好好问一下。

  过了年我才满十六,谈婚论嫁确实还早着呢。但我朦胧之中觉得会有一个女子跟我认识,和我亲近,然后让我成为爸爸。我说不出这个女子的样子,可能像我姐,可能像我妈,总之也是很美的。可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希望我没有后代,这怎能让我接受?

  “李末世,李末世!”恍惚中听见律师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

  “你听清楚遗嘱的要求了吗?”他见我点头后又说,“根据近来的拍卖行情,刘老所长的遗产总值在一千万元以上,这点我们有义务告知你。请问你是否愿意按照遗嘱的要求接受这笔遗产?”

  我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一千万对我来说是个想象力之外的数字,只能用无边无际来形容,但这并不是我目前最关心的事。

  我吞吞吐吐地问,为啥要我这么做,遗嘱上究竟是怎么写的。律师语气平静地回答,遗嘱上并没有写明原因,刘老所长立遗嘱时也只字未提。

  我回想一下昨天上午的情景,怪不得刘老所长听到我的名字后转怒为喜,连夸我爸给取得好,原来他那时就打算让我真的成为家族的末代子孙。

  他还不惜用一辈子的家产来促成这件事,这到底对他有啥好处?更奇怪的是,他立了遗嘱后怎会突然发病,说死就死了?

  考虑片刻后,我回答:“我有很多疑问得不到解答,在没搞清楚为啥要这么做之前,我不想要刘老所长赠送的东西。”

  考虑的这几分钟并非犹豫不决,而在想怎样讲话得体,用词得当。羊老仙教过我,讲话是待人接物的第一件事,最好多听少讲,要讲就讲到点子上,让人听了不觉得浪费时间。

  他还说,以后遇见“领导”不要学他们讲话,他们开大会开小会讲大话讲小话,浪费时间就是工作,咱们没福气学他们。所以在今天这么正式的场合,我考虑再三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在场的人显然对我的话感到意外,包括刘老所长的亲属。他们低声议论,有的还暗下指指点点。律师问我是否考虑清楚,问了两遍,我都表示肯定,于是他读了遗嘱的最后部分。

  “如果李末世同志暂不接受以上条件,在他尚无后代之前这笔财产将一直保留,期间他若接受条件可随时到律师事务所签置文件并继承财产。如果李末世违背了他父亲和我的遗愿有了后代,他名下的这笔财产则全数捐给动物保护协会……”

  房间里人不多,几乎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我现在已经平静下来,等着哪个领导起来讲些浪费时间的话作为收场。那几个家属反而不平静,我听他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响,左一句右一句,到后来好像怀疑起遗嘱的真实性。

  有个中年妇女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刘老跟动物保护协会有联系,是不是他那时头脑不清醒啊?”

  看来这一趟,我的希望又落空了。我认识刘老所长刚刚一天,他就突然病故,带着我的秘密去了阴间,却留给我一大笔莫名其妙的财产。如果见着他的遗体,我倒想拜祭一下,谁知现在呆在这里跟一大帮不认识的人讲什么断子绝孙的条件。另外,一般情况下是办完了后事再宣布遗嘱,现在倒过来行事,据说也是刘老的意思。

  我看了看郑露,她似乎一直远远地盯着我。我到她旁边轻声说想走了,她就起身带我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后一起下楼。我们刚出房间,有人开始吵吵嚷嚷跟律师争论,那声音在楼梯上还听得到。

  在楼下院子里,郑露问我怎么过来的,得知是坐公共汽车,她笑着说可以送我一程。同时她还夸我年纪不大,却是个有主见的人。我被她说得脸红,正想谦虚几句,却听她叫道:“小蛋,小蛋!”

  “哎!”一个黄鹂般脆亮的声音从树后传来,随即闪出一条白色的影子。我定睛一看,白衣白裤白帽,灵巧得像只传说中的雪狐狸,要是在下雪天还真辨不出人样。她该是个半大的女孩子吧,弯弯的眼眉,脸上白里透红,还隐约看得到一层汗毛。她怎么会叫小蛋?

  小蛋跑过来挽住郑露的手,看着我笑了一下,她的牙齿又细又白又整齐。人的牙齿有这么细的吗?有这么白的吗?有这么整齐的吗?我一连问了自己三个问题。她的牙齿几乎把我看呆了。

  “我妹妹小旦,元旦的旦。”郑露介绍道,“这位是小李。”

  原来是小旦。我像大人一样伸出手去:“你好。”

  “你好。”她从宽宽的衣袖里探出细巧的手指,刚要碰到我的指尖,突然哟的一声,猛地把手缩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