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苗苗
密云不雨2019-08-15 17:562,837

  碗里残留着殷红的一滩。是血!我喝下去的是一碗血!

  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心脏像棒槌一样敲打着胸膛。

  小红仙怎么开这样的玩笑!她大概知道我见了血心慌,故意叫我闭起眼睛捉弄我。她这个两百多年的孩童简直顽皮成精了!

  黑男人眼神炯炯地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我也瞪着他,抑制住胸中的波澜,不满地说:“这么吓人的补品你怎么不来一碗?这是什么血?”

  小红仙的嘻嘻笑声从黑男人的厚嘴唇里传出来:“这是新鲜的鸭血,加了红糖,大补阳气的,不过我可不敢喝。你别怕,对身体很有好处的,昨天你不还尝了牛血吗?”

  原来我误吃生牛肉时她一直看着呢,难怪我那会儿神不守舍,生熟不分,吃得满嘴血污都不知道。我见了血浑身都会紧张,怎么吃下去反倒没事?我身上本就阳气充沛,干吗还要这种东西来滋补?

  “没觉得身上空洞发虚吗?刚才你救人的时候用劲过猛了,喝下这个正好可以弥补。你呀,越是大阳之人,气血运行越快,阳气损耗也越厉害,所以要不断补充。小哥哥你家族的男人都这样的。”

  刚才的确感到身上空荡荡的,我以为这么快就饿了呢,原来是阳气消耗所致。

  小红仙又柔声道:“小哥哥你的阳刚血气会越来越盛,但不要胡乱去用,如果用了没能及时补充,会造成很大伤害的。”

  我暗暗感觉了一下,身体已没有异常,看来这碗血还挺管用。不过以后老是喝这种东西就让人难以接受,我想还是听她的话,少用阳气为妙。于是笑着说:“红仙妹妹,谢谢你。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哥哥,你真的认我这个妹妹了?你可不要骗人可不要反悔哦!哥哥哥哥,这么多年我今天最最高兴了!”黑男人冲着我叫,眼睛里满是亮晶晶的泪水,“要不是我现在这么丑,我要你抱我!嗳哥哥,你不要叫我红仙吧,这是那些笨人叫的,我叫乔苗苗,叫我苗苗好不好?”

  “苗苗,苗苗妹妹,我要告诉妈妈和姐姐,我认了一个妹妹了!”我心里一阵激动,但转念想到她们都看不见她,“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爹妈生了姐姐和我,姐姐死在宫里,我也是被宫里派出的人杀死的。”

  “哪一个皇帝这么残忍?”我听见自己在咬牙齿,“怪不得清朝要灭亡!”

  “是我姐姐杀了皇上……哥哥我得走了,这个男人身上我呆不住了,你别忘找那个牡丹姐姐哦。”

  “我会的。你姐真的杀了皇帝?”我深深吃惊。小红仙的话常常出人意料。

  “是啊,她杀的皇帝叫银针,当年我也是因为这个事……说来话长,哥哥我下次告诉你好吗?”

  “好妹妹我等你。”我语音刚落,黑男人趴倒在桌上好像睡着了。过一会,他吃力地抬起头来,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我这是在哪里?”

  我把他送回家去,临别时塞了一张钞票给他,还说了声新年快乐。不过我想这个新年他可能快乐不起来,母老虎肯定会揪住他盘问不休。

  步行去小妖家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苗苗的话,很有点玄乎。我从没听说叫做银针的皇帝,更没听说哪个皇帝是被女孩子杀死的,那皇宫里守卫森严,怎么下得了手?

  小妖不在家,我打电话给她,她说和青青一块儿逛街。我问牡丹和蜘蛛没在一起吗,小妖说她俩都被客人约出去了,约蜘蛛的是个网友,而接牡丹走的好像是三德的人。

  我听了有些奇怪,牡丹不喜欢与三德那帮人打交道,平时最多应付一下,今天大年初一却跟他们走了,好像不太正常。我问了牡丹的手机号,拔过去很久才接通,她一听是我就说:“晚上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了,我这边有点事……”声音低低的语气跟平时大不一样。

  “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来接你?”我想大过年的语气沮丧肯定没好事情,我得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去苗苗妹妹的事还要请她帮忙呢。

  牡丹还没回答,就有人在旁边恶言恶语地叫嚷:“打什么电话!把它关啰!”

  我一听,赶紧对牡丹说:“三德在不在,就说我找他!”

  三德听说是我,高兴地接了电话。他说这会儿还忙着业务,在东郊的渔市码头,问我去不去玩一下。我立即答好,马上搭车直奔码头,到了才知道那是个冰冻厂,专门加工鱼虾海鲜。春节这几天厂里放假,见不到一个工人,空地上只有三德和他的手下。

  我和三德打过招呼,然后问牡丹在哪。三德笑嘻嘻的不说话,他的手下抢着回答:“牡丹今天福气好,我们大哥看中了让她陪着过初一,这会儿已经在洞房里了。”

  我说我想见她,三德愣了一下,挥挥手让人带我过去。

  空地一侧有个房间,里面摆设一应俱全,中间放着一张特别大的床。牡丹坐在床沿看电视,旁边沙发上有个彪形大汉,估计刚才恶狠狠讲话的就是他。牡丹见到我就红了眼圈,说话带着哽咽,但她暗示我不要管她的事,这里的人我们惹不起。

  可我顾不了这么多,拉起牡丹走到屋外。空地上站着坐着的十来个人都盯住我们,三德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阿诚你要干什么?牡丹答应今晚陪哥哥我的。”

  “她是害怕才答应的。”我胸中猛然涌起一股勇气,不假思索道,“三德哥,她也答应过和我一起吃晚饭的,你能不能高抬贵手?”

  三德的脸色非常难看,腮帮子肉一鼓一鼓的。他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等我把正事办完了再说。”

  然后他转身吼道:“打开!”

  正对面有一扇非常厚实的门打开了,三德的手下从里面拖出一个人,身上只穿着衬衣和短裤,头发眉毛雪白一片,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

  “冰淇淋的味道好不好啊?欠钱不还的味道好不好啊?”三德冷笑道,“要是味道好,继续进去吃。要是想起了还钱的方法,那就改成回家吃火锅,呵呵。”

  我现在算看懂了,这厚门里面是冰库,平时冰鱼冰虾,三德却用来冰欠钱的人。替人要帐是他的业务之一,怪不得想出这种奇怪冷酷的招数。

  “你们有没有考虑好?”他见我和牡丹看得认真,慢腔慢调说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阿诚你是要手足还是要衣服?人有三德,哥哥把话给你说明了,你边上那牡丹是件千人穿的衣服万人骑的婊子,不值兄弟你为她动真格。今天是大年初一,咱哥俩该高高兴兴的是不是?”

  我心中暗怒,但还是平静地说:“三德哥今天我对不起你,你要是真的希望我高兴,就让我把她带走。”

  三德脑门的青筋遽然暴了出来,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他沉默了几秒后霍地蹦起来:“你一定要抢我的女人不成?”

  他的眼睛霎时变得通红,歇斯底里吼道,“你以为你是谁,给你脸不要脸!”

  想不到三德翻脸翻得这么快,我暗道这下麻烦了。他满面狰狞,双臂近乎疯狂地乱舞:“是你害死了雯雯,害死了我的女人!”

  随即他对手下唾沫横飞:“还看什么看,把他们脱了衣服扔进去!”

  那些彪形大汉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把牡丹和我脱得只剩内衣裤,然后架到冰库里嘭地关上门,在外面嘎吱吱上了栓。

  四周漆黑一片,冰寒异常的空气瞬间包围了我,冷得直咬进骨头里去。我听见牡丹的牙齿格格地响,颤声说:“阿诚我连累你了。”

  “是我连累你了,这三德真不是个东西。”我说着到处摸索,看有没有东西可以裹到身上,但摸到的不是冰块就是冻得粘手的管子。

  “牡丹姐。”我再叫她时已经听不到回应。

  等我拼命摸到她,她已冷得像块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