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大餐
密云不雨2019-08-13 13:262,570

  三德的场面搞得很大,状元楼里最大的包厢门口站着他的两个手下,都西装笔挺配一副墨镜,还戴着白手套。

  开门进去,里面几个也是这样的装扮,见了我们都鞠躬,看得小妖挨着我抿嘴偷乐。我暗想,三德一定事先排练过了,电视上香港片常有这样的阵势。

  看来当坏人也不容易,无论头儿还是跟班,没有一点演戏功底是成不了气候的。

  偌大的包厢里只有我们三个坐下来吃,旁边站着四五个服务员和五六个跟班,让人觉得很不自在。我们也像演戏一样,装模作样吃了一会。

  三德问起要帮忙的事,我就说了那黑男人被母老虎欺负,连跟我叙叙旧的机会也没有。他一听就说:“我以为啥大不了的事,这容易!”

  他向跟班打了个手势:“去把他夫妻俩叫过来!”

  桌上菜很丰盛,可我和小妖没吃掉多少,三德也顾不上吃,忙着接电话。稍有空隙时他叹道:“哎呀没办法,每年这个时候最忙,那些欠钱不还的王八羔子一个个冒出头来,现在不收拾他们待会又跑得没影了。”

  说着他又接了个电话,假客气地跟对方说:“哎呀林老板,我以为你移民月球了呢,既然你出现了,我要跟你探讨一下我的新年计划。不客气?我才不会客气呢。人有三德,大过年的我不愿提那笔帐的事,你还不了,我也不会强迫你,我们都是守法公民嘛。不过小弟们说,你难得回家,这几天他们会全力保护你,免得你被债主打破了头。谢谢?不用谢,小弟们为你林老板做事都乐意着呢。他们向我保证过,晚上也会守着你的家门,随时提醒你起床小便,绝对不会让你尿床的,哈哈。白天呢更是寸步不离,要保护嫂子和侄女吃好玩好是不是?”

  挂掉电话后,三德喝了口酒,向我们耸耸肩道:“累。谁叫我们社会主义法制这么健全,专门保护杨白劳同志回家过年,比他娘的黄世仁还快活。要是能按大清律历,再多的帐去要回来都不会这么辛苦。”

  听起来三德的学识还不赖。看来当流氓头子除了会让手下演戏,还要懂历朝的法律,也不容易的。怪不得羊老仙说行行出状元,哪一行做得好都需要精通专业知识。

  蜘蛛姐也这么说,要在夜来香成为像小妖那样赚钱的名人,不光脸盘子好,能唱会跳,还要懂形体学、心理学、财会学、生理学等,知识结构复杂得很,绝对不是想想那么容易。有些刚出道的小孩子自以为是,结果赚不到钱还丢人现眼,干不了多久只能上岸从良。

  我瞅瞅左边的三德和右边的小妖,忽然觉得很滑稽。我们三个人占了老大一张圆桌面,像是三国鼎立,彼此远得伸长手臂都碰不到。他们一个是黑道老大,据说警察管不了的事他也能管,一个是这一带最出名的小姐,现在和我亲如姐弟。这两个人从事的,是我所知最坏的两个行业,却又是坏行业中的一把好手。

  来到这个城市之前,叫我想一万次也想不到会有今天这个场景,会在满十六岁的第一天跑来这豪华酒楼中最豪华的包厢,跟城里的大名人吃一顿三个人坐着十个人看着的新年大餐。

  这顿演戏似的新年大餐吃到一半,母老虎带着黑男人出现在门口。我第一次看到母老虎的笑,油腻腻的嵌在一大堆肥肉里,看了让人胃口大减。

  苦瓜脸的黑男人好像也笑了,哭里带笑的样子看着都觉得尴尬。三德没有招呼他们坐下,只淡淡地说:“不好意思,大年初一把两位请来。刘二姐,我就不绕弯子了,没事这时候不会烦劳你。我想要你行个方便。”

  母老虎原来叫刘二姐。牡丹会唱刘三姐的山歌,这二姐三姐是不是一家人?

  我想应该不是,三姐唱歌那么甜,二姐却是难听的大嗓门。不过眼下她变了一副小媳妇的腔调:“三德哥你别客气,有啥事用得上我们尽管说。”

  “借你老公用一下。”三德直截了当。

  刘二姐的笑容僵在脸上,狐疑地看看三德,又看看小妖和我。黑男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音却不敢开口。夫妇两个站在偌大的包厢中间像一对企鹅。

  “放心吧我不搞同性恋。”三德皮笑肉不笑地说,“有个朋友想见他。”

  刘二姐突然跳起来,拧住男人的耳朵问:“你是不是借钱了?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借高利贷了?”

  黑男人慌了神,一迭声没有没有,苦瓜脸挤成一团,我担心会不会挤出苦水来。

  三德笑道:“没这回事,给他十个胆也不敢背着你借钱。你别瞎猜了,完事后我把他一根毛不缺送回来。”

  刘二姐迟疑一下,嘟嘟囔囔地走了。

  我走向木头似的黑男人,让他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俯耳问他:“你知不知道小红仙?”

  我以为他会有强烈反应,谁知那副苦瓜脸一片惘然,小眼睛眨巴眨巴后摇了摇头。

  我提议让他一起吃这顿饭,三德爽快地同意了,于是一张桌上出现了四个不同类型的人,场面更加滑稽。黑男人眼皮都不抬,闷着头吃,我暗暗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等那小红仙降临。

  然而直到这顿大餐结束,他还是丝毫不变如同一段苦命的木头,让人怀疑今天到底是大年初一还是清明忌日。

  我和小妖向三德道了谢,然后说带那个男人去外面转转。出了酒楼后,小妖扯着我的衣服问三德怎么回事,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先自己玩吧,回家后再告诉你。小妖皱起鼻子正要嗔怪,我用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说:“今天我是大人啦。”

  小妖扮了个鬼脸跑开了,边走边打电话招朋唤友。我带着黑男人到处逛,吃螺蛳的大排档和小妖住处旁的太平间,这两个小红仙出现过的地方都去了,不见他有什么变化。

  黑男人也不问什么,听我讲着来这边去那边,都噢噢地答应。这一带的街头巷尾我们几乎逛遍了,还是没有小红仙的蛛丝马迹。

  小红仙去了哪里?现在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她却像被风吹跑了。难道春节到了,她也要去向仙朋鬼友拜年?

  我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叹气,世上真的有许多事是“有心不成无意成”的。

  我看着一排排高楼一个个店铺,心里正盘算是否去小红仙父母的坟地碰碰运气,这时擦身而过的一个店面吸引了我。

  这是一个书画店,里面旗幡一般挂满了字画。在这么多画作中我一眼就看到橱窗里的一幅山水画,十分逼真,而且我以前见过,在唐画家的大夹子里。

  店铺老板见我盯着这幅画出神,就过来热情地介绍,说它出自我市最好的画家之手,非常具有收藏价值。因为这人不但画得好,更重要的是,老板压低声音说,他已经疯了。

  唐画家疯了?我头皮一麻。难道那晚被鬼魂附身的雯雯吓疯了?

  画店老板说,他也是刚刚听到消息,唐画家昨天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城市北郊的那一家。

  我去过那儿,刘老所长就死在那个地方。我决定再去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