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牡丹
密云不雨2019-08-17 16:292,693

  我慌了神,握住她的肩膀摇晃着叫她。

  “好……冷。”她的声音游丝一般。

  我感到四周空气越来越冷,好像吸入的是冰水,把五脏六腑一点点浸得凉透。情急之中我索性憋住气不呼吸,也怪,身体里面凭空涌起一团热浪,胸腹顿时不再觉得寒冷。

  我不假思索地把牡丹拉进怀里,张开手臂尽量环抱住她。她的身体又凉又软,还一阵阵颤动,如奄奄一息的大鱼。

  我咬牙忍住寒意,把牡丹的头揽入我的颈窝,把她的双腿跟我的绞在一起,然后拼命使劲,让体内的血尽快流转起来。

  我不是有极旺的阳气么,此刻顾不上小红仙苗苗的忠告,只想全力发挥,让阳气驱散寒冷,把怀里的牡丹暖和过来。

  血越流越快,东奔西突,所经过的四肢百骸都有了暖意。憋不住气时,我极缓极缓地呼吸,保持体内血气的奔流。

  片刻之后,怀抱中的牡丹也渐渐有了体温,像冬眠中苏醒的小兽。她的呼吸开始有了节奏,还带着丝丝的香气,梦语似的说:“好暖……是阿诚么,你身上好暖。”

  冰库里没有一点光线,本来我的眼睛擅长在暗处看东西,这会儿也见不到什么,只隐隐觉得我们身处一个四四方方的密封空间,墙壁上好像都包了厚实的东西。我一边使劲鼓动着血流,一边想着对策。

  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看三德刚才的疯样,我估计他身上的阴邪没有除尽,不时会犯疯病,难怪老和尚说他劫数难解。眼下说不定已忘了我救过他,只认定我害了他的雯雯。

  我考虑着再让牡丹暖和一下就动手,要不砸门要不就砸墙上冒着冷气的管子。

  “哎哟太烫了,你身上怎会这么烫?阿诚你真是个奇人。”牡丹蠕动着身体,似乎这一会又热得受不了。

  我体内的血跑得飞快,刷刷地左冲右撞,速度又快了好几倍。刚才拼命求快求猛,到现在却控制不住,觉得口干舌燥,身体膨胀起来,一股强劲之极的力量直冲头颅。

  我终于忍耐不住,仰面大吼起来:“噢哇——”

  这一声叫得满屋子嗡嗡作响,顶上的冰屑窸窸窣窣地往下掉。我从没想过自己的嗓门会这么大。

  冰库的门“咯嗒”一下被人打开了,亮光透进来,我见牡丹倚在我的胸前,两只手捂着耳朵。她的长发上白花花一片,脸上却红扑扑的,带着惊讶的笑容。

  我赶紧放开怀抱,拉住她向门口冲去。这时三德的声音传来:“老弟你叫得这么响干吗,难听!快快出来。”

  出去后我还紧拉着牡丹的手。我想不用说话,这就告诉他们今天牡丹的事我扛定了。

  三德刚才的凶样不见了,他嘿嘿笑着,脸上没有一丝恼怒:“妈的,我刚才怎么把你也关进去了,不像样子。没冻坏你吧?”

  我摇摇头。他又问牡丹:“你说话不算数,该冻你一下。感觉怎么样?”

  “热死了。”牡丹扇了扇胳膊。她身上只穿着几小片衣服,曲线玲珑有致,在夕阳的余晖中泛着美丽的光晕。

  我瞥一眼就不敢再看了,拉她的手也不由地松下来,却被她死死用劲攥住。

  “疯子,比我还疯!”三德哈哈大笑,“人有三德,兄弟是手足,手足就要成人之美。阿诚你带她走吧,从我三德手上拿人,兄弟你是第一个。”

  三德两个手下托着我们的衣服走过来,架势工整像赠送外交礼品。那些衣服不知啥时叠得整整齐齐的。

  我边穿边想,流氓做得成功也不容易,各方面都得专业培训。难怪三德有时自豪地说,他是最看重细节的,细节决定成败。

  穿戴完毕后,我向三德道谢,随即带牡丹离开渔码头。

  走到半途,我一阵晕眩,感到胸腹间空洞得难受,和下午的情形相似,却更加严重。一定是刚才在冰库里抵御寒气用力过度,消耗了太多阳气。

  我又气喘吁吁地走了几步,瞥见路边一件东西,于是叫牡丹先走,到前面的路口等我。

  那是墙根下的一只鸡笼,里面有两三只鸡,估计是周围哪户人家养着过年用的。我四下看了看,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户人家开着门,这会儿大概都吃饭看电视呢。

  犹豫了片刻,我鼓起勇气去笼里捉出一只。心想着偷鸡摸狗虽说不是大丈夫行径,但紧要关头不必拘小节,这可是羊老仙教我的。再说我用小石头在鸡窝里压了一张钞票,这样可以算买不算偷吧。

  我拎住鸡脖子,不让它叫出声。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我又犹豫了一会,才拔掉鸡脖上的毛,闭起眼睛一口咬去。

  这只体型中等的母鸡挣扎两下就不动弹了,温热的鸡血像自来水一样流进我的嘴里。我有些惧怕,怕让人看到这副血腥怪异的样子,但惧怕随即被另一种感觉代替。

  这种感觉有畅快,有兴奋,有源源不断的充实感。它随着热血汩汩流入我的喉咙,填充着空空如也的心胸。

  我现在发现,越新鲜的血味道越好。昨晚的生牛排,下午的鸭血冲红糖,现在的活鸡血,一次比一次新鲜,一次比一次带劲。鸡血流出变慢时我忍不住去吮,直到彻底干涸。

  我把软绵绵的死鸡丢进路边的垃圾桶,抹了抹嘴,心里有些后怕。

  我怎么会从怕见血,变成居然爱喝血?而且是活生生冒着热气的血!我想别人肯定不会这样的,别人见了我这样子肯定要把我当作恶魔的。

  恶魔?刘老所长对着我大喊大叫的灭地恶魔是不是跟这有关?我家族的秘密是不是跟血有关?

  刚刚到十六岁,竟然真的出现了这么多怪事!

  走到路口,我见牡丹等得有些着急。她问我干吗去了,我拍拍肚子想不出一个好的说法,于是打岔道:“知道我为啥这么急着来找你?”

  牡丹眨眨眼睛,柔声道:“你说。”

  “来请你帮一个大忙。”

  牡丹还是那两个字,“你说。”

  “你先告诉我,‘见红’是什么?你哪些日子去‘见红’?”

  “死孩子,你问这个干什么?”牡丹一听嗤地笑出声,“见红能帮你什么大忙?”

  “你不回答,就不告诉你后面的事。”我故作老成,心想好歹今天是成年的第一天,我可不能显得太稚嫩了。

  “你真的要听?”牡丹笑得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附在我耳边讲了两句话。我一听,脸腾地红到脖子根,连后颈也火辣辣的。

  苗苗这淘气鬼!害我出这么大的洋相!这一刻简直希望马上地震,震出一条缝来让我钻到永远见不到牡丹的地方去。苗苗这死丫头,她不是永远七岁么,怎会懂这么复杂又难堪的事情!

  牡丹一本正经地扳着指头告诉我,哪天到哪天就是那个日子,不过这是预报,正式的可能会有误差。我魂不守舍,小妖教我练的厚脸皮不知去了哪里,只觉得在牡丹面前刚才还是巨人,现在成了侏儒。

  牡丹预报完后问我有何指教,我恍惚着嗫嚅道,到时能不能吃点丹砂,以便我的朋友来见我。

  “丹砂就是朱砂吧,小孩子点在眉心避邪的。”牡丹爽快地说,“为了你吃什么都行,反正这条命是你把我抱活的。你的朋友从哪儿来看你?”

  “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到时自然会明白的。这里有些事比较怪,你会不会害怕?”

  “你在我就不会害怕。”牡丹说着掏出发出音乐声的手机,“小妖来电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