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掌故
密云不雨2019-08-26 09:362,247

  乔引娣?小红仙叫乔苗苗,乔引娣就是她姐姐吧。难道她姐真的杀了那个名字听起来像银针的雍正皇帝?

  我赶紧向金一路请教那段历史。他慢慢地呷了一口茶,若有所思道:“雍正的死一直是历史上的大悬案,各种史书上说法不一,至今没有准确的定论。乔引娣是一个地位不高的宫女,据说小时候因灾荒逃难与家人失散,被雍正的弟弟所救,成了王爷的女人,后来被皇上看中带进了宫。如果雍正皇帝真是死在她手里,那可谓贪色失江山,红颜夺性命啊。”

  他告诉我,民间流传最广的两种说法,一是乔引娣原有所爱,被强占进宫后,伺机在龙床上用磨尖的金簪刺杀皇上,同归于尽;二是她受政治势力左右,用阴毒的房中邪术害死皇上。

  两种不同的说法有一个相同的结果,就是雍正皇帝赤条条死在床上,一代真龙天子不光彩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想不到盗墓贼也有这么好的学问,讲起几百年前的史事如数家珍,我不禁暗暗佩服。以前我印象中他们是一群老鼠一样的人,趁着月黑风高扒开人家的祖坟偷窃陪葬品,属于不入流的角色,但眼前这人却像个高深莫测的专家。

  不过他也是个倒霉的专家,为了自己的行当付出了一双手的代价。

  他这双乌炭似的手虽然难看,摸到过的宝物却难以计数。他说自己摸遍了老祖宗的裤裆,从汉代摸到唐宋,又从元朝摸到明清,什么东西摸进手里,哪个朝代、何种材质、价值多少,脑子里马上放电影似的映出来。

  可是现在这双手没用了,离开老本行,它就一文不值了。而且谁见了都发怵,除非像我这样有定力的。

  其实头一眼见到时,我也吓了一跳,谈不上什么定力。我想他自己倒是很有定力,我问了这么些奇怪的问题,他一一答来,却不向我追根究底,俨然一副自信持重的样子,这方面跟羊老仙颇有几分相似。

  我问他那个明代古墓里摸出来的螺蛳壳还在不在,他说刚摸出来的时候表面已不见青色,白乎乎的非常松脆,没放几天就成粉末了,跟那些死人衣服一样,见不得风的。

  正因如此,他更奇怪我怎会知晓十九年前就无影无踪的东西,那时我连娘肚子都没找到呢。

  我告诉他,提示我找上门来的朋友是个走江湖算命的,他外号叫羊老仙,现在不知云游去了哪里。

  金一路听了,眼里射出亮光:“羊老仙?广东的羊老仙吗?我久仰他的大名,可惜无缘一见。小兄弟你天赋过人,难怪年纪轻轻却与他朋友相称。”

  羊老仙真够厉害的,背井离乡这么多年,还有人惦着他的名声。我客气了几句,说自己与他萍水相逢,受了他不少恩惠,其实应该称之以老前辈。

  提起羊老仙,我还真的想他,他的举手投足、他那丝瓜脸上透出的凛然气势,我一辈子忘不了。要不是他教了那么多,现在我还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愣小子。

  不知他带着帅狗去了哪里,有没有渡过那个难关。

  这时,旁边那人端来汤药,用嘴吹了一会儿后递给金一路。

  他始终笑笑的,好像做着很开心的事,根本不像在跟一个病倒在床的有着一对可怕黑手的老头打交道。我觉得他的定力才真正的好,十几年了没有得到回报却能一如既往。

  看着他做这做那,我暗暗为他抱不平。我要是金一路,就把手艺全教给他,至于以后他去不去挖人祖坟,会不会因此招灾惹祸,那是他的事。天下哪个行当都不是十全十美的。

  即使道行高深的羊老仙,也没认为算命有多好。他说旧时行走江湖的正经行当有“巾”、“皮”、“李子”、“瓜”,巾代表测字算命风水相面,皮代表江湖郎中,李子代表变戏法唱大鼓跑马戏的,瓜代表舞枪弄棒和杂耍的,四种行当各有千秋,但巾字为首地位略高。

  不过现在不同了,皮子们开起医院办起了药厂,真真假假的都悬壶济世发大财了;李子们呢弄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艺术”,家叫艺术团,人叫艺术家,风光得不得了;瓜子们早就不卖大力丸了,他们占据山头,武当少林什么的开了数不清的学校,又忙着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了。

  剩下他这个古老的巾老大最落魄,不仅没有光大门楣,还成了无证经营的非法勾当,一日不如一日,简直成了小娘养的了。

  为什么说是小娘养的呢,因为那些当官的明着大张旗鼓要取缔你,暗着却偷偷找你问个凶吉,探探腰包里的意外之财能不能收得踏实。

  我们喝的茶挺香,感觉屋里的药味也不那么呛人了。两人边喝边聊,基本上是我听他讲,话题大多关于他的往事和一些历史掌故。

  在这当中,他好几次提到我的手,似乎他要是有这样一双手,天下人的祖坟都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我哦哦啊啊含糊地附和,心想你这门手艺再好也跟抢劫差不多。虽然死人不会说话反抗,但他们的阴魂得知肉身这样一寸寸被摸遍和洗劫,一定会气得再死一次。

  尤其从死尸称作“上窍”的嘴巴和称作“下窍”的那地方抠出玉块,接着某人高价买去喜滋滋地挂在脖子上,这过程想想也让人恶心。难怪他的手会变成这样,又会卧病不起,也难怪现在的人流行火葬,不给不肖子孙又摸又抠的机会。

  再坐了一会,我起身告辞,拿出几张票子塞在他手里,说是晚辈的一点小礼不成敬意。

  金一路发呆似的愣了一下,低声道:“鄙人收礼无数,却从未收过活人的礼,今儿这大年初二真是个稀罕的日子。这样吧,我也不跟你客气,但礼尚往来,小兄弟我也送你个好玩的东西。”

  他吩咐那人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皮箱,打开一条缝后伸手进去摸索,摸了好长时间才抽出来,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玩意儿。

  “刚才说到明朝墓里的螺蛳壳,我想起来有个玉哨子和它们放在一块,不知是干什么用的。你吹吹看,声音怪好听的……你放心,它不是从尸窍里掏出来的。”

  这个玉哨子做工不精,但看着还算干净。我放到嘴里一吹,发出来的声音把大家吓了一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