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黑手
密云不雨2019-08-22 16:092,581

  这双又枯又黑的手,跟他的手臂一点不相配,似乎专门拿去火上烤过又在墨汁里腌过的。手脖子上面,他的皮肤就变得正常,小臂紧绷绷的看着还挺有劲。

  金一路用指尖轻轻托着我的手掌,言非所指地说:“好定力。”

  我的手背触着他的指尖,明显感到凉意,这点和我预想的一致,盗墓的人身上果然沾了阴气。

  经历了这么多古怪的事,我大致能分辨不同种类的阴气,比如三德受魅惑的阴邪之气藏在体内,由里而外散发出来;肚仙婆则是天生属阴,里里外外没一丝阳气;而眼前的金一路阴气聚在手上,他的身上并无异常。

  他托着手看得认真,我不想打断他,于是定下心,一言不发地保持这个姿势。给我开门的那人见状也盯着我的手看,却看不出名堂,迷惑地瞥瞥金一路又瞥瞥我,心里一定奇怪我们打的什么哑谜。

  “好手,竟有这样的好手。”金一路恍然醒来的样子,“你这手哪来的?”

  我听了犯晕。我都忍住没问你这怪手是从哪来的,你却反过来问我。我这手有什么好的,既不会打铁也不会打架,既不会造房子也不会挖坟墓。

  当然心里想的不能讲出来,我只是认真地回答:“一直都这样的。”

  金一路已经从床上直起身来,喊他叔的那人过去扶住,帮着垫好背上的枕头。金一路叫那人端来凳子,再去沏一壶好茶。

  他指着背影对我说:“他服侍我十多年,叫了我十多年的叔,我还没把手艺传给他。这门手艺不好学啊。”

  原来那人不是金一路的侄儿,而是为了拜师学艺照顾他十多年的追随者。挖坟墓还有这么多讲究吗,听起来高深莫测如同羊老仙的那一套。

  相比之下,帅狗就幸运多了,磕个响头高高兴兴地做了羊老仙的徒弟。而那人在这中药味里熏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让他入门。

  茶端上来后,那人站在金一路身后,替他捶背捏肩。金一路也不避讳,直白地说:“我也不是不想让他学,谁都想自己的手艺有个后。可这活儿干得好是个绝活,干不好是个害人的主,说不定把命都搭上。我劝他有饭吃还是别走这条道,他就是听不进去。唉,命硬手壮才能进地宫见阎王,想当年我也是硬往这条道上闯才种下祸根呢。”

  那人听了也不插嘴,看着我笑笑,只管捶他的背。我心里奇怪,他好端端一个人,为啥要认准这个阴阳两界都不讨好的行当?有十几年的毅力,别的什么事不可以去试试?

  金一路接着说:“小兄弟一来我就知道你是冲着那活儿,明人面前不讲暗话,我虽然早已金盆洗手,但有事你不妨直着说。”

  “谢谢金前辈。我想请教你螺蛳壳的事。”

  “什么螺蛳壳?”金一路的眉头蹙了起来。

  我想了一下道:“尾巴上有个小洞的螺蛳壳。”

  金一路猛地抽了一口气,十根枯枝似的手指绞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我有过这种螺蛳壳?谁告诉你的?”随即他又自言自语,“不可能啊,老三已走了十八年……”

  “我只想打听一下那种螺蛳壳的来历,没别的意思,请你放心。”

  “我当然放心啦,你是不是黑猫我一看就知道。”金一路的语气恢复了平静,他说的黑猫是指警察,“再说十多年来我一直安分守己,只倒腾点小东西。”

  金一路年轻时有两个结拜兄弟,三人中他排老二,现在只剩了他一个。当初他们联手做下不少大买卖,后来老大病死,老三出事后一个人顶了罪,不久死于牢里。

  此后,金一路成为有关部门的监控对象,一直没再重操旧业。十几年前他得了怪病,变成一个离不开床的药罐子,好在城南有个小伙子每天风雨无阻过来照顾,帮他打点一些旧货收进卖出,才得以维持下来。

  “他天天来年年来,心力强得很,可是唉,命硬不硬、手壮不壮不是后天可以办到的事。”金一路叹道。

  我看看站着的那个人,又看看金一路的手。难道盗墓人的手都会变成这副样子?还是他经历了什么变故,中了特别的阴邪之气?

  金一路把手伸在空中张开十指,如同一溜排开的炭棒。“这双手想当年是有名的‘土夫子’,被它摸过的王公贵族文武百官不知有几朝几代!”他忽然精神起来,“哪件东西经过它不显出原形?就连北方的朋友也请它去摘星捧月!”

  但他眼中的光芒顷刻又黯淡下去,低着音调说,二十年前他的手开始变黑变枯,用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最后变成这副骇人的样子。有人认为这是盗墓的报应,他自己清楚是命里阳数不够壮实,又在阴气最重的尸窍里夺宝而留下的后遗症。

  “要是有小兄弟这双好手,鬼姥姥的墓也敢让它见个青红皂白。”他叹道。

  真是众说纷纭,一个人一个花样。有人认为我阳气重对人有利,有人希望我断子绝孙,有人判定我前途无量,现在他竟然认为我最适合扒挖古墓发死人财。

  我礼节性地笑笑,等他把话题回到螺蛳上去。我发觉给他捶背的那人一直盯着我的手看,眼光里满是羡慕。

  兄弟仨干的最后一票是在十九年前,那时老大已经病了,金一路和老三一起去中原的一座古城附近,勘察好方位在天黑时动工。三天后他们进入墓室,发现是个明代的大墓,里面保存完好。

  金一路挨着棺椁,用他的拿手绝活在尸身上摸索一遍,取出许多金银宝物,包括填在上下窍孔里的古玉。谁知摸出的竟还有几个螺蛳壳,让他颇为惊奇,那几个普通的螺蛳壳,怎会被明朝大官宝贝一样藏起来作为陪葬?

  金一路百思不解,带回家研究一番后才看出,每个螺蛳壳尾巴尖上都有一个细微的小洞,估计是当年哪个人用一种特殊方法吃过后留下来的。不过他从未听说这类典故,以他的丰富阅历也想不通为何有人用如此麻烦的方法,先在螺蛳壳上打个洞,然后再去享用这普通之极的东西。

  我听着就明白了,那一定是我祖宗前辈的杰作,所以苗苗让我来这儿了解。我明朝的祖宗已经会用这独特方法吃螺蛳,然后一代代传下来,难怪小时候爸爸单单教会了我这一招。

  可为啥把这种并不重要的小把戏传下来,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难道我们家族的人不那样吃螺蛳就没办法活下来?显然不是这回事。

  金一路说,这个疑问他放在心里十九年了,今天我为此事过来,肯定知道来龙去脉吧。

  我说,正因为我也心存疑问才来求解,我只是听了一个朋友的提示。他忙问那朋友是何方神圣,如何得知他这么多年前的秘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他是个两百多年前的七岁女顽童吧。灵机一动,我反问他:“清朝是不是有个皇帝叫做银针的?”

  金一路眼珠子一转:“是胤禛吧,也就是雍正皇帝。”

  “他是不是死在一个女人手里?”

  “野史里有这样的说法,不过不足为信。”金一路想了一下补充道,“那个女人好像叫乔引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