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眼睛
密云不雨2019-08-22 09:352,371

  小妖问我们去哪儿了,她和青青等大伙一起开饭呢。我们赶紧过去跟她们会合,我和牡丹都没事似的,绝口不提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里是一家海鲜馆,各式鱼虾贝壳看得我眼花缭乱,没几样叫得出名儿的。小妖点了一只手臂粗的大龙虾,说爱死这个了,但自己花钱还是第一次。

  她边吃边告诉我,龙虾这东西不但好吃,还能鉴定一个男人。事前事后都请你吃龙虾的男人,有钱又有情,不过这种男人很稀少;事前请事后不请的,要么是有钱没情,要么是有情没钱,大多数男人都属于这一类;还有连事前都不肯请的,那就不可能有事后了,小妖对这种没钱又没情的,看都懒得看一眼。

  原来请吃龙虾还有这般讲究,怪不得我听人说,吃是一门大学问,中国人的这门学问最棒了。

  我在家的时候,只懂区别好吃不好吃,以及吃饱没吃饱,哪想过天下还有这么多吃食、这么多吃法。我有些担心,要是女人们都懂了什么事前吃事后吃的来鉴定男人,那可怜的大龙虾没多久就要绝种了。

  小妖喜欢这个城市一半是因为海鲜,她说可能上辈子与龙王有仇,一到这海边城市就大开杀戒,不知吃掉了它多少虾兵蟹将。

  我跟着她也学会了吃海鲜,不过总觉得太贵,就这么几十几百的扒拉下去实在浪费,还不如牛排之类来得实惠。小妖说,要是花自己的钱她也不会吃得那么凶,但花老板的钱、当官的钱就不一样了。

  老板的钱少不了浑水摸鱼,属于不义之财,不吃白不吃。当官的钱就是国家的钱,他们不需要浑水摸鱼这一套,直接拿支票一填就行了,这种钱不吃就更加对不起自己了。你听他们付账时总是那一句:“不客气不客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青青和牡丹打趣小妖,问她这两年吃了多少只龙虾,鉴定了多少个男人,事前事后的又吃掉多少个老板多少个当官的。小妖马上还以颜色,拿青青的股票和牡丹的才子们说事,三个人在饭桌上叽叽喳喳闹成一团。

  我虽然灌了一肚子鸡血,但胃口还不错,面前吃了一大堆壳。只是感觉很困,眼皮子越来越重,似乎一躺下就能睡着过去。

  我起身到洗手间,捧起冷水洗了把脸。要是大年初一这么早就去睡,小妖肯定会问个不休,刚才她问黑男人的事我已经应付得勉强,这时不能再去激发她的好奇心。

  羊老仙讲过这样一句话,“为什么说女人是祸水?因为女人太有好奇心。”他还说为什么很多人怀疑算命却还来算?也是因为好奇心。

  盥洗池上是一面大镜子,我洗完脸一照,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仔细察看之下心头一凛,我的眼睛里有问题!

  我眼珠原先是乌黑的,现在变了颜色,变成黑中带红的暗暗的紫色!

  我用劲眨了眨眼,还是这种颜色,仿佛有两滴粘稠的血在那儿凝固了。

  恐慌霎时像一张渔网罩住了我,我感到胸口发闷,里面像有一尾被网线缠住的鱼在扑腾。呀,我是不是马上要变成怪物了,变成人见人憎的恶魔了?

  学识深厚的刘老所长死前如此希望我断子绝孙,是不是因为我就是那个“灭地恶魔”的传人?

  想起这事我就头疼。刘老所长讲出“灭地恶魔”几个字时咬牙切齿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他一定深知其中凶险,但为什么其他人从未提及?现在觉得这些问题对我越来越重要,一种看不见的命运似乎正一步一步接近我,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可怕的东西等着我。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一心一意找姐姐,但目前看来必须先搞清自己身上的疑问才行。

  我回到餐桌,闷着头大嚼海鲜,不是因为胃口好转,而是怕她们看到我眼睛的异样。我发现牡丹一直悄悄地把目光溜过来,她的眼波和小妖喝醉酒时一样柔软,宛如一匹绸缎滑滑地漾在水中。

  睡觉前我就打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去找白水巷的金一路。听小红仙苗苗的口气,他一定跟我的身世有关。

  我在桌上给小妖留了条子,下楼叫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平时为了省钱我总是坐公交车,现在一刻都不想耽误,我感到有一种越来越大的力量推着我去解开心中的谜团。

  白水巷很窄,车子只能停在巷口。走进去后发现,两边的墙又高又陡,把天空裁成了细细的带子。这条带子有点弧度,但不长,一会儿就顺着它走到了头。

  大概因为时间还早,巷子里只有一扇门半开着,我过去敲响厚实的门板。

  门里出现个妇女,我问金一路住在哪儿。“没挂春联的那个门。”她上上下下看了我一眼,向左边努努嘴,转身咚地关上了门。

  我这才注意到各家的门柱上都贴了红底黑字的春联,什么“五谷丰登百鸟呈祥”之类,只有前方那个硕大的门洞里空空如也。

  木门很旧了,看起来不知多久没上过油漆,连墙根的泥尘也显得历史悠久。我怀疑里面有没有住着人。

  出乎意料的是很快有人来开门,而且穿得整整齐齐。

  “请问金一路在吗?”凭直觉,他不是我要找的人。他的身上有股中药味,屋里涌出的也是这种味道。

  “你来看他还是买东西?”

  “不买东西。”我送了个微笑给他,“只是想见见他。”

  那人也露出笑容,朝里喊道:“叔,有人来看你啦。”随即带我走了进去。

  里屋的中药味呛得刺鼻,空气也变得雾蒙蒙的。走近了我才看清,靠墙边有一张床,上面半坐半躺着一个瘦猴似的人。他的前半脑壳掉光了头发,颧骨支楞着一张瘦脸,眼睛和一对招风耳显得出奇的大。

  这双奇特的眼睛透过雾气盯着我,一边咳嗽着问:“小兄弟有何贵干?”

  “金前辈新年好。”我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久仰你的大名,趁着过年的好日子来拜访你。”

  金一路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遍,问:“你今年多大了?”

  “满十六了。”

  “那怎么个久仰法?”他说一句咳嗽几声,“十六年前我就不做事了,谁还会记得我?再说那不是好名声。”

  我出生前他就没干那一行了?苗苗可没跟我交代清楚。我正想着讲什么来圆场,他又发话:“伸过你的手我看看。”

  我把两只手都伸过去给他看,他也从被窝里伸出右手来。

  这哪里是人手!我差点惊得向后倒退。他的手麻黑麻黑的没有一丝肉,像是乌炭做的鸟爪,又像是会动的十根枯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