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练气
密云不雨2019-08-27 09:202,614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三德,脸上笑嘻嘻的。

  “老弟你行啊,夜来香的精华都在你掌握之中了。”他拍拍我的肩膀,一旁的蜘蛛见了连忙让座。

  我心中纳闷,三德昨天还忙得不可开交,今天怎么有闲心来看球赛?他身边向来跟着不少喽罗,现在好像也不见了踪影。

  他直勾勾盯着我手中的玉哨,我想他一定是好奇我刚才弄出的声响。我递过去给他看。

  “这么个小玩意。”三德咕哝着噘嘴去吹,起先小心翼翼的,后来憋足了劲吹,却听不到哨音,只有呼呼的漏气声。

  三德奇怪地察看了一下,正准备再试,手却痉挛似的颤抖起来,脸色变得煞白。他喘了几口气才恢复过来:“太他娘费劲了……你怎么弄的?”

  我还没回答,就见一个人沿看台快步过来,走到三德跟前说:“别吹那东西。”

  这人满脸络腮胡子,戴副黑框眼镜,像个长了一对黑眼圈的猩猩。与他视线相碰时,我心中一跳,好亮的眼睛!

  他穿一身黑衣服,宽宽松松,样子很古旧,像是从老掉牙的武打片里跑出来的。三德介绍道:“这位林师傅,也是地地道道的高人。”

  三德说我是他老朋友,见到了过来聊几句。

  这里没有空座位,林师傅蹲下来,看看三德手里的玉哨,又看看我,开口道:“请问阁下师承何门?”

  林师傅的样子很严肃,目光如同一对射灯照在我脸上。我不由也严肃起来,字斟句酌道:“在下并未入门,只是认识几位前辈高人,这哨子也是一位前辈送的。”

  虽然大家没有把话点明,但从那双眼睛里,我感觉他一定是涉足阴阳五行的人,可能他也看出了我的什么异常,误以为我是同行。

  他果然又道:“修得道来人不知,一线乾坤目中识。阁下神光异彩,不入门哪来的如此修行?”

  他说的大概也是眼睛吧,我的眼睛有神光异彩?待会回到家得好好照一下镜子。昨天洗脸时发现眼瞳里有点紫色,可能是喝那鸡血造成的,该不会因此让他看走了眼?

  他的眼睛倒是亮得吓人,不知他自己出身哪门哪派,从哪儿练了这么双眼睛?

  此刻不及多想,我随口道:“要说沾点边,那是前辈的‘巾’字门,不过我真的一窍不通。”

  “师傅过谦,师傅过谦。听刚才吹哨那一口气,绝非寻常之人,师傅年纪轻轻涵养修为不浅啊。”林师傅仍然一副认真表情,“请问这个可是‘杨柳哨’?”

  杨柳哨?我知道用柳叶吹哨叫“柳叶哨”,这玉做的哨子怎么叫“杨柳哨”?

  林师傅见我不解,进一步说明道,杨柳哨是古代练气的人在开春时吹的玉哨,因为那时柳树正好抽枝绽芽,故得其名。

  开春之时大地回暖阳气上升,是练气最好的时节。吹此哨须以一口真气鼓动,化气为声,又把天地中的阳气纳回内丹,效果甚佳。在其它季节吹练就会入不敷出,反而损耗元气。

  杨柳哨专事练气,当年只限于练气方士中使用。这东西早已失传,他只是听师傅曾经讲起,现在也是猜测而已。

  这样说来我倒是明白了一些。怪不得林师傅叫三德不要吹,而吹过的人都感到头昏气短,原来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哨子。看来我又遇到了一件奇事。

  林师傅的师傅是什么人,怎会对这古怪的哨子这么了解?而那金一路摸过历朝历代的古物,却连它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如此一想,我不禁对眼前的林师傅产生了好奇。

  这时很多人离开了看台,嘴里骂骂咧咧的。球赛还没结束,但胜负大概已经定了,有些人敲锣打鼓兴高采烈,有些人却拉长着脸如同哭丧回来的样子。

  蜘蛛那伙人显然是输的一方,个个披红戴绿却垂头丧气,跟起先判若两人。她见我们起身要走,扔下手里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跳一跳地跨过台阶跟了上来。

  林师傅见状霍地停步,瞪了她一眼,她一下子傻傻地钉在了原地。我赶紧过去对她说,他们约我单独谈一下,你还是跟你这些朋友在一起吧。她惘然点点头。

  三人走到体育场外,到一家茶楼里说话。原来,林师傅是三德专门请来的气功师,他的门派据说已流传了几百年,怪不得刚见面就问别人的师承来历。

  三德讲述他的功夫时语气明显夸张,林师傅听了笑着说“过奖过奖”,有时却忍不住还补充两句。我也用鼻子里的嗯嗯啊啊和脸上的微笑来附和,增加这种友好的气氛。

  现在我慢慢懂了小妖常说的话,她说眼下人们爱钱但更爱找感觉,只要多夸上几句,他们挖空心思赚来的钱就会自动流进你的腰包。

  当然夸人要讲究方法,比方说长相一般的要说他好帅,长相丑陋的要说他好酷,闷声不响的要说他有气质,胡言乱语的可以说他博学多才。

  还有呢,人多的时候要说他好棒,单独相处的时候要说他好烂。反正你夸人夸得好,就掐中了他的命脉,他就会把你当作亲人看,什么事都依着你。这叫予人方便就是予己方便。

  我想这不就是给人戴高帽嘛,羊老仙说过那是害人的,把人往高处抬的结果就是让人摔得很惨。所以他算命时常常给人泼冷水,叫人不要贪过分的富贵,想非分的念头。

  有一次,羊老仙遇到个彩票迷,买了几年却中不到一个大奖,特意请他算一算。羊老仙问过八字掐了一会说,上天可怜你才不让你得意外之财,因为量小福薄的人中大奖必乱大性,来了财运乱了命数,本来平淡的生活反而横生灾祸。

  他反问那个彩票迷,两年内家中是不是有位长辈死于非命,那就是你的榜样。彩票迷大吃一惊,他大伯正是去年正月死在麻将桌上,因为那天手风奇顺连胡了七把,却兴奋过度突然断了气。

  小妖和羊老仙都是我信赖的人,但却是截然相反的两类人,见了面肯定水火不容。羊老仙说与人交往不可苟同不要吹捧,小妖则说赞扬别人认可别人是种美德,更是赚钱的要诀。

  她告诉我,连老外朋友也懂这个道理,他们来中国前都经过这样的培训:见到中国人要竖大拇指,要说了不起,最好什么都说中国第一。要是能记住“文明古国”和“四大发明”这两个词,保管到哪儿都能受到最优惠待遇。

  这一点上,我还是赞同小妖姐。因为在城市遇到的人,没有不喜欢听好话的。想想要是有个老外朝我竖大拇指,我也会轻飘飘的。

  就这样,三个人在茶室里笑呵呵地说了一会儿,我知道了三德请林师傅是为了医治后遗症,而林师傅陪他去看足球赛是因为球场上人气旺阳气足,处身其中可以巩固元阳祛除阴邪。

  “可是你这支哨子很损阳气,他的病体根本受不了。”林师傅亮闪闪的眸子在我脸上扫来扫去,“这哨子倒适合你,大冬天也能吹。就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杨柳哨。”

  “文物研究所的人认得到吧?”我想起郑露和朱老师。

  “他们不见得懂这个东西,不过我师傅肯定懂。”他脸上满是自豪,“他老人家修为极深,已练成三花聚顶的纯阳之气。要不打个电话向他请教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