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救人
密云不雨2019-08-29 15:402,757

  三德浑身一震,布满横肉的脸涨得通红,脖颈上的青筋突起像裸露的树根。他握着茶杯的手僵在桌上,杯中的茶水被震出密密的波纹。

  “不管你三德四德,在老夫面前说话客气一点!”老头的话音刚落,三德座下的椅子腿喀的断了一根。

  老头若无其事地移开手掌,转身带着他的徒弟林师傅走出门去。包厢里静悄悄的只剩我和三德两个人,他蹲马步似的坐在半塌的椅子上,脸色红了又紫,紫了又青。

  “他娘的这椅子太不牢靠。”三德回过神来,苦笑道,“他娘的这林猢狲也不牢靠。老子看得起他请他过来,谁知都是莫名其妙的货色!”

  林师傅是三德表弟的同学,读书时就是个练气功练出名的怪人。他那会儿为了采阴补阳,总爱坐在女生的背后上课。别人好端端坐着,他盘起腿来打坐,别人抄讲义做笔记,他把十根手指扭在一起结大手印。

  有时半夜了,他还被发现在女生宿舍下坐禅,说是面对着一个练气的大宝库。有一次他偷偷跟三德的表弟交流,你猜女生宿舍哪个地方阴气最盛,修炼最好?后来他自己解答,是边上一溜厕所那儿。

  三德讲起这个掌故时,好像同时闻到了厕所的气味,厌恶地皱皱鼻子撇撇嘴。他换了椅子又另沏了一壶茶,硬要我陪他再坐会儿。

  他说,那猩猩模样的林同学差点被学校开除,后来只好忍痛割爱改变方向,到处找树去采气。说起来五行之木供奉五行之气,采了照样可以炼精洗髓天人合一。

  树木不管老嫩雌雄高矮美丑,任由采之,不会像女同学那样提抗议,所以他一采数年,校园内外的树都被他光顾了一遍。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树都能入他法眼,有刺的树他从来不要,说那气中有毒,好比人类社会里的化工厂。还有柳树之类的也不行,因为发出的气太轻浮浪荡。

  同学们大多把他当作怪物,有人还建议他索性钻到树洞里去练,说不定出来时全身都长了络腮胡,变成女生都喜欢的人猿泰山。

  他究竟有没有天人合一,谁也不知道。只听说后来拜了一个很厉害的白胡子老头为师,功夫突飞猛进,现在已经不跟树打交道,改成给人治病了。

  这不,三德感觉被那雯雯死鬼搞下了后遗症,有时莫名其妙地发狂,于是请他来治一治。哪知道开始才半天就引来了传说中的白胡子老头,脾气更为古怪。

  “难怪能做林猢狲的师傅。”三德咬牙道,“看我以后怎么收拾那一窝怪物!”

  三德又开始打电话召集喽罗们,说今天才初二,春节的单子还有许多等着要去做。

  “哥哥我空了再请你喝茶。”他拍拍我肩膀,“我还是去对付那些杨白劳,你还是去泡夜来香的美女,咱兄弟俩个各干各的,后会有期!”

  我笑着跟他告别,心里却念道,我可不想再喝你的茶再和你后会有期,更不想再被你脱光了丢到冰库里。

  我想回家去好好研究一下龙吟玦,回味一下白胡子老头讲的关于我先祖的故事。

  可是我离开茶楼没多远,就遇到了蜘蛛。她东张西望的正在找我,神色慌里慌张:“小妖被抓了!”

  小妖说过好好过个春节,不去夜来香上班的,怎会被抓了?

  我明白有种突击检查叫扫黄打黑,平时来玩的干部那会儿穿个制服换张脸孔,到娱乐场所抓小姐,陪没陪过他的都一概抓去,大公无私。但夜来香的老板神通广大,一向摆得平,每次都能事先得到线报作准备,把她们安全转移走。难道小妖犯了其他什么事?

  蜘蛛定下神来才讲清楚,原来是小妖住处旁的那家医院,有个大人物要来搞春节慰问,所以他们把周围的出租房通通清查一遍。到小妖那儿发现她大白天在睡觉,随后又找出很多套套,于是认定她是做皮肉生意的,就给关了进去。

  我听得糊涂了,凭这样也能抓人?小妖姐确实有不少男朋友,而且都是为钱交往的,但“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她一个人在家午睡犯了哪条法?

  不过现在顾不上想这些,我和蜘蛛急着商量怎么去把她救出来。

  我们赶到夜来香,向老板说了情况,请他想想办法。老板打了几个电话,然后一脸轻松地对我说:“降妖除魔阿诚你内行,处理这种事就是我内行了。放心,你等着和她一起吃晚饭吧。”

  这下我才体会到一个人在社会上的分量轻重。有人遇到困难走投无路,有人一个电话就把事情解决了。就像眼下穿制服的干部可以轻易把人抓去,又可以因为某人一句话给放了。抓人放人这样的大事,到了有钱有势的人那里就是小事,或者不是个事。

  果然,小妖被接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她见了我,脸上高兴,嘴里却骂骂咧咧:“最不讲理的人偏说自己最讲理!我问他们我犯了什么罪,他们说你自己心里清楚。我问凭什么抓我,他们说凭你屋里放了这么多套套,没结婚的年轻女子放这么多套套肯定是赚违法的钱。”

  “我说我玩吹气球行不行?我在街上遇到套套宣传时,免费领来放着行不行?我准备着以后找到称心的男朋友可以放开了用行不行?他们讲不过就装聋子,装完聋子又威胁要把我送拘留所!”

  小妖骂过之后胃口好了很多,大咬大嚼的吃了一大堆螃蟹,像把它们当作了抓她的干部。她边吃边说,不就是个领导来逛一圈嘛,他也是个人,也是个男人呀,他脱了那身官服也不过那么些零件呀,干吗自以为威风八面,凭什么让人提心吊胆还不明不白地关进去受罪?

  陪在一旁的蜘蛛和牡丹都劝她,说套套这个事他们有依据,好像是治安管理条例什么的,我们就认晦气得了。“最多以后我们不要这鬼东西了,要开工就叫那些臭男人自带!”

  说着一起笑起来,然后拉了似懂非懂的我陪她们喝火辣辣的烈酒,还叫嚷着要醉生梦死,要一醉方休。

  几瓶酒见底后,小妖的话更多了,语气越来越悲切,我听了心里难过,却不知道怎么劝慰。

  我笨嘴笨舌地说唱歌也是一门技艺,在夜来香陪唱歌赚钱是卖艺不卖身。小妖听了猛地灌下一口酒,抹了抹鲜红的嘴唇:“什么卖艺不卖身?无非是个价钱问题……一千块不卖,一万块卖不卖?一万块不卖,一百万卖不卖?咱姐妹到这儿好比货物进了商业街,贵的摆在精品店,贱的摆在地摊上,就一个字:卖!”

  我知道她醉了,但醉话可能就是真心话,我听着胸口隐隐作痛。小妖姐酒量这么好,今天怎么一下子就醉了,比我第一次见她时醉得还厉害。我扶她回家去,她顺从地靠着我,好像我是她的哥哥,她是我的妹妹。

  接下来的两天,初三和初四,我整天陪着小妖她们玩,或者说她们带着我玩。我们吃好的穿好的,看精彩的玩刺激的,把城里人过年的乐趣都尝了一遍。

  今晚是初五,吃过玩过和姐妹们告别后,小妖意犹未尽地说时间还早,不如再去城南逛逛,听说那儿的夜市规模很大很好玩。

  我欣然赞同,只要她有兴趣,觉得开心,到哪儿我都陪她去。

  夜市的确很大,明明暗暗的灯光下放满了各种好玩的东西。小妖兴奋地钻来钻去,买了不少小玩意,挂在我和她的颈脖子手脖子上。

  走着走着,她不知跑去哪儿了,好长时间没见她的人影。我正担心,她忽地出现在我面前,神秘兮兮地说:“那边有个人卖的东西你怎么想不到。”

  “什么?”

  “他在卖鬼,瓶子装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