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师傅
密云不雨2019-08-28 12:062,516

  林师傅一边打电话,一边拿着玉哨细细地看。挂了电话后,他有些兴奋:“师傅要亲自来看看,他老人家一般情况可是不出门的。”

  茶水续过两次后,他把师傅接来了。那人花白的长胡子,一身陈旧衣服,比我想象中还老。

  他的眼睛没有林师傅那样的亮光,反而像蒙了一层雾,不过见到玉哨后这层雾马上消失了。

  “杨柳哨?这哪里是杨柳哨!”他显得有点激动,“杨柳哨只有三个孔,这里有七个孔!”

  “那么这是什么,老师?”林师傅见了他毕恭毕敬,身体站得笔直。

  长胡子老头看了看三德和我,摆着头说:“难道是那东西?我能不能吹一下试试?”

  “当然可以。”我不假思索道。不知他的纯阳之气吹起来会有怎样的声音?

  老头吸了一口气缓缓吹去,玉哨发出的声音高亢又有韵律,比我吹的好听多了。但随即他一颤,打冷战似的,双手捧住玉哨自言自语:“龙吟玦?这世上真的有龙吟玦?”

  老头花白的长胡子抖索着,嘴里又含糊不清地念了几句,突然抬头盯住我,目光和语气都恶狠狠的:“你哪来的这东西?你哪来的龙吟玦?”

  我吓了一跳,想不到这老头喜怒变化这么快。

  一个念头迅速闪过:他们越是觉得玉哨古怪,我越不能讲出来路。故而我尽量睁大眼睛,拿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龙吟玦是什么?”

  “龙吟玦就是龙吟玦!”老头气势汹汹,“龙吟玦是和外道中人比气用的!佛家有外道,道家也有外道,你懂不懂?”

  接下去的一句话,他的语气缓和了一点:“你吹一下我听听。”

  我摇摇头,刚才在球场里就决定不再吹了,那哨声太刺耳,不光自己,周围的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这老头也没一个好口气。

  “要怎样你才肯吹?”老头恼怒道。三个人的目光一齐盯住我。

  我楞了楞,脱口道:“我想知道龙吟玦的来历。”

  老头也楞了楞,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似乎有些平静下来。“这个事要从五百年前的明朝说起,那时候江湖上除了佛、道两大教派还有许多外道,它们明争暗斗互相排挤,尤其是修真炼气的门派。”

  他中气充沛,声音洪亮悦耳。从他的叙述中,我知道了那时的练气方士放到现在,就是他和林师傅那样的气功师。

  明朝有那么一个时期,众多的气功门派互相贬低,都称自己为正宗,称别派为外道,于是出现了各种争斗。矛盾冲突加剧后,最终往往成为掌门人之间的比武斗气。

  然而掌门人自恃身份,不可能像徒孙小辈一样不要脸地厮斗,所以发明了一种文斗的方法。他们参照练气人的杨柳哨,用性状极阴的古玉做成通体七窍的“龙吟玦”,然后约在深山老林无人之处面对面地吹斗。

  三个孔的杨柳哨吹起来已经很耗阳气,非练气之人不敢使用。那龙吟玦寒玉七窍,更非同小可,只有大阳之人可以驾驭,一般人不能吹也不能听。

  掌门人吹龙吟玦时,既要护住真气以免元阳消耗过甚,又要抵御对方哨声的锐利攻击,其惨烈程度不下于兵刃相见。

  按当时规矩,以负方认输交出龙吟玦为结束,但比斗双方往往坚持到最后一刻,油枯灯尽,结果只有一个人走得出山坳。据说最长的一次比斗从晌午一直斗到日落黄昏,势均力敌的两派掌门人最后双双命绝深山。

  由于这种比斗太过残酷,不久后被废止。那龙吟玦只为掌门人所有,本来极为稀少,后来就绝迹了,到现在连气功界的人也把它当成了神奇的传说。

  我听得入神,原来这小玩意里面还藏着那么惊人的故事。

  看来金一路扒开的那个明代将军墓里大有文章,不但有我祖宗先人吃过的螺蛳壳,很可能这个龙吟玦也是他生前随身之物。

  爸曾经说,我们家族“世代流浪不可定居”的古训已传了千年,那么棺材里的将军和我先祖肯定不是同一个人,估计他们又是结拜兄弟之类的关系。我的先祖似乎更像一个整天吹玉哨吃螺蛳的古代气功师,甚至还当过某一派的掌门人?

  我想,要是我的祖宗先人吹这玩意儿,肯定能胜过其他人其他门派,去参加比斗的话肯定所向披靡。所以我马上追问这种吹哨比赛是如何被废止的?

  “据说起先屡禁不止,官府也没办法。后来,朝中一位大将军请来高人,独身挑战天下掌门人,在泰山脚下比试时一哨震慑众人,才将其废止。”老头捋了捋胡子,不无遗憾,“可惜当时到场的掌门人谁也不愿说出细节,以致史料中鲜有记载,几乎成了一桩无头公案。那高人的情况更是所知甚少,只传说他是个姓李的年轻人。”

  我听了心头一热,豪气顿生。传说的这位惊世高人不就是我的先祖吗!

  我不禁站了起来仰面向天,拿过玉哨缓缓吹气。

  瞿溜溜——

  这次的哨声少了些尖利多了些嘹亮,不再刺人耳膜,但他们三人还是变了脸色,尤其那长胡子老头。

  他站起来看着我,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好像一瞬间惊异一瞬间高兴,一瞬间疑惑一瞬间担忧。

  我尽量克制着胸中喷薄欲出的气流,吹了片刻就停下来。

  老头死死盯着我的眼睛,好像那里长出了一条虫子。我微笑相对,他却视而不见,语气冷酷地问:“你练过什么功夫?”

  “功夫?我没练过什么功夫啊。”我马上摇头。

  “我问你练过什么邪门功夫!”老头怒气冲冲地喊。他肩背拱起,浑身充满劲道,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弓。他的徒弟林师傅也站了起来,身上同样蓄满劲道。

  我继续摇头。

  “那你年纪轻轻,身上怎么会有血魄!”他们师徒俩的目光像四把利剑,恨不得把我的眼珠子剜出来。

  我心中暗惊,眼睛里的异常颜色终于被人发现了。但鬼知道他们说的血魄又是什么东西?

  “练有血魄之人阳气充沛但血气渐失,搞不好会变成残害生灵的‘血魅’!”老头语气严厉,但目光稍稍缓和,“不过看来你还不懂其中奥妙……你师傅是谁?”

  我说没有。他又问玉哨的来历,我还是没法回答。

  老头嘿嘿干笑两声,轻轻把一个手掌搭在我肩上,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猛然涌到。我毫无防备,差点跌坐下去。

  不过腰背间同样快速起了反应,我感觉自己像被压了一下的弹簧,瞬间鼓足了劲,浑身的血拼命流动。

  老头噢了一声,把手收回,脸色阴沉得像要下雨:“老夫看走眼了,怪不得小小年纪有这份定力。小林咱们走,这儿的事别管了!”

  “人有三德,坐在一起就是朋友缘分嘛。好不容易请到你们,怎么说走就走?”包厢里只有三德还坐着,他一直冷眼旁观,现在突然开口道。

  话音未落,老头挪了一步,手掌已轻轻搭在他的肩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