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超度
密云不雨2019-09-05 09:472,781

  我们在一个隐秘的咖啡馆见了面。宽宽的椅子,小小的空间,浓浓的香味,里面就我和他两个人。

  我喜欢闻咖啡的味道,但一直喝不惯,那东西又苦又甜,我估计红糖水里加瓢海水应该就是这个味。不知发明它的人,当初是不是搞的恶作剧。

  三德没带人来,自己戴了以前手下们才戴的墨镜,配上脸颊的横肉,看起来愈发像个电影里的坏人。他见了我摘下墨镜,满脸郑重地说:“阿诚兄弟,哥哥要去南方打游击,这里有件事放不下,你要帮我一把。”

  “三德哥你直说吧。”我心里嘀咕,可别让我去做逼人还钱的生意。

  “就那个雯雯,你帮我超度她去天堂吧。”

  雯雯死后,他专门去了解过底细,总是不信这么好一个女孩子会是妖魅托身。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怀疑老和尚说的冬瓜鬼以及跳河自尽的死女人是不是真有其事。

  不过,雯雯的尸身后来被证实是半个月前死于车祸的一名女子,家人正为尸体失踪焦急得报案,她却不知怎么溜出太平间跑到夜来香陪三德逍遥快活。

  三德感叹道,怪不得老辈们说狐狸精迷人,他以前遇见的那许多女孩谁也比不上雯雯的十分之一,可惜只陪他这几天就死了,还死得惨。现在只希望她别像老和尚说的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最好能够超度去天堂。

  我暗想,天堂在哪还得请教你呢,就算真的有,也不知坐什么车去,那方面的业务只有和尚道士们懂。

  然而看他的神情,我知道直接推辞会被认为故作谦虚或卖关子,于是转个弯说:“这方面我师傅也不擅长,他有时也请别人做道场的,你看是不是找专业人士更合适?”

  “要是能找他们我早去了。”三德的眉毛拧出一个弧度,我不用猜就知道他要骂娘了,“他娘的这世道!黑猫们这两天追得老子不得安宁,还狗日的全副武装!阿诚你说,哥哥我伸张正义打击老赖是不是好事?那些欠钱不还的家伙该不该教训?”

  我当然表示同意,但马上转过话头:“你准备怎么给雯雯超度?”

  三德告诉我,雯雯的尸身也就是车祸的女子葬在哪块墓地,名字是什么。我想这不过是个躯壳,他所喜欢的雯雯其实是穿红鞋子的小镇女子,或者说还要算上冬瓜鬼的一份。不过我并不挑明,只满口应承了下来。

  不就是买些香烛纸钱去烧么,这事我已不是第一次干了,举手之劳而已。至于能不能如他所托让雯雯上天堂,我没把握,他也没法子验收。

  三德见我答应得坚决,动容道:“阿诚我没看错你,你是真正的义气兄弟。人有三德,在这个危难时候毫不犹豫,才是真爷们!哥哥我这次出去要很长时间,搞不好有家难回了,你有什么事我现在可以帮得上?”

  我回答,上次黑男人夫妇的事很感谢他,现在没啥要麻烦的了。

  三德从包里取出一沓钱给我,我说什么也不收。在他有难时办这么点小事就拿钱,显然不是够意思的做法,何况他这钱谁知道干不干净。

  三德见我推三阻四就急了,问我是不是对他有看法。我心是口非,含混应答,后来心念一转道:“三德哥,钱我绝对不能要的。有件事我一直想知道却没敢问,你常说人有三德,那到底是哪三德?”

  三德楞了一下,马上笑起来:“你想知道是不是?我详详细细告诉你。我爹传下来后我还没告诉过谁呢,这‘三德’可是人生的大智慧!”

  我确实对这个问题好奇过,但刚才纯粹是为了转移话题。我猜想这三德无非是忠孝义什么的,难道还有更为深奥的内容?

  三德从他父亲讲起。三德出生之时父亲最为风光,是城里赫赫有名的造反派头子,当年他一挥臂就有成千上万人呼口号,一跺脚就有大批大批牛鬼蛇神往下跪。

  不过等三德长大后,他爹总结道,那是大人学小孩玩家家,回想起来幼稚得很。当时老说资本主义国家已到了崩溃边缘,我们的江山除了台湾已是一片红,但处在崩溃边缘水深火热中的外国人的日子没有过不下去,而我们一亩地能长万斤粮的红色江山鱼米之乡却饿死人,整片整片地饿死。所以他首先告诫三德长大后不要搞政治,政治最害人。

  三德原名沈成钢,长大后为了名字和父亲闹过别扭。父亲告诉他,名字为你活着,不是你为名字活着。关键是人生要有三德,才不虚此行。

  他反复追问什么是三德,父亲等他成年后才作了解释:“三德”就是你千万不能好赌。历史上万贯家财毁于一赌的事例多如牛毛,那些富豪一辈子吃不穷喝不穷嫖不穷,却一夜间赌得家破人亡乞丐不如。

  人生乐事中的吃喝嫖赌,唯独“赌”必须戒除,剩下的精华即谓三德。

  原来如此。果然是流氓世家的流氓家训。我心中暗笑,但脸上忍住,还表示理解地点点头。好在以后难得见面了,否则再听他讲“人有三德”,我难保自己不笑喷出来。

  过一会,三德要走了,戴上墨镜向我抱了抱拳。离开咖啡馆后,我就去办他这个事,到城北的墓地找到那个车祸女子的墓,然后买这买那张罗了半天,又请了一批专做水陆道场的人明天去做法事。

  那批人穿得像模像样,念得有板有眼,就算不是货真价实的和尚道士,我想也算表示过送她去天堂的意思了。

  然而第二天在墓地里现场督工的时候,我却发现这批人里面混着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人虽然一身袈裟还戴了僧帽,但我一眼认出了他,他肯定不是真和尚。

  我见过他两次,在离这儿不远的精神病院。他总是对我说“好亮哦”,又总是对着空气吵架。对了,小红仙苗苗还说他害死了亲妹妹。他怎么跑出来混在这批人当中?

  这人盘腿坐在蒲团上,垂着眼睛笼着双手嗡嗡念叨,手中的念珠一颗一颗拨动。我听说念珠是念颂佛号计数用的,这批和尚的头儿说他们出家人最讲诚信了,收多少钱就念相应数量的佛号经文,绝对不会缺斤短两。

  我听了半信半疑,出家人讲四大皆空,怎么卖起佛号来了?他还说经文有长有短,功效不一价格也不同,那他们何不干脆列出目录明码标价,就像饭馆里的点菜单?

  不过我不去深究,因为点菜消费的人已经死在地下,满意不满意活人说了不算。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人拨动念珠的速度明显比嘴里的佛号快,一会儿他已把规定的计数完成,但看别人还在念,又继续装模作样。

  我一眨不眨盯着他,直到他无意中抬眼看到我。他的脸色顷刻之间变了几变,然后慢慢站起身来,走向一边的平地,那里有个供人休息的凉亭。

  我跟了过去,他到没人处停下步子,转过身说:“这么巧总是碰到你。我出院了,跟他们混口饭吃。”

  他语气的确已经变得正常,声音也显得稳实。“要多谢你那个朋友,他真厉害,一眼就能看透我的心病。”他认真地说。

  那是寄在黑男人身上的苗苗眼光好,她只有七岁,却在世间游逛了两百多年,真不可思议。有这样的人存在,还有什么事不可能?

  眼前这人在精神病院住了好几年,那天被苗苗骂几句后急火攻心,居然意外地恢复了正常,而且没几天就学会了装腔作势赚死人钱的套路。不过,他说也有义务劳动的时候,比如他从事的第一场法事,就是免费为刘老所长做的。

  刘老所长?听到这个熟悉的称谓,我似乎又见到了一线希望,赶紧问他跟刘老是什么关系。

  他回答说,在精神病院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