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心桥
密云不雨2019-09-03 10:042,639

  到现在为止,这种事我还是将信将疑,毕竟鬼呀神呀阴魂呀听得虽多,却从未见过。

  有些现象似乎只能以此解释,但其中又有不少胡编乱造,以致多数人不想信却不敢不信,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我在夜来香包厢里见过很多表情威严的领导,点唱的都是老歌,相互之间称老革命,但越老越迷信,忌讳越多。他们不许小姐唱悲歌,不许唱有“死”字的歌词,更不许唱囚歌,免得一唱成真。

  眼前的一排玻璃瓶,都装有半瓶沙子,用蜡封着瓶盖,但没上火漆。尤雄告诉我,月圆之夜他专去小孩的坟墓,在墓前摆一个瓶,瓶中插一个花花绿绿的纸风车,点一炷檀香,让他们的魂灵进去,然后覆上金刚沙。

  他每次摆摊带上一瓶真家伙,其余都是装着沙子的空瓶,让顾客自己挑选。他说这样算不上假冒伪劣吧。

  他的语气平静如水,我听了却毛骨悚然。我并不害怕鬼魂,我认为真正让人害怕的是人,冷血的残酷的阴险的那种人。

  不过尤雄又说,他是愿者入瓶,每次盖瓶盖时先敲三下,提醒该回家的回家,想外出玩玩的才带走。每到月中那几日,夜晚有月光时他就把瓶子拿出来放在院子里,让那些离家出走的小鬼晒晒月亮,看看阴气鼎盛时的世界。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算是又长了见识。原来非但人喜欢赏月,鬼也喜欢。

  不过想想也是,赏月总是在月圆的时候,月圆总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而阴气最重时就是鬼魂们的节日。所以真的有鬼,我毫不怀疑它们也会赏月,而且比人更有兴致。

  到城市以后,眼前的尤雄是我见过最大胆的人。他不仅敢在月圆夜去荒郊野坟,还引鬼出来把它们装到瓶子里。既有小鬼就有大鬼,难道看着贪玩的小鬼被装瓶带走,从来没大鬼出来找他麻烦吗?

  “这就要说到外公传下来的诀窍。”尤雄看着我,眼神幽深得像山谷里的寒潭,“专注于一件事,心无妄想和杂念,那些东西就奈何不了你。你是明白人,这个道理不说你也懂。阳人用‘心’才能接触阴界,同样阴界只有通过‘心’才能影响阳人,你把心放下了,那些鬼魂凭什么来扰乱你?”

  我随即想起,羊老仙也说过这样的话。他告诉我魔即是心魔,鬼都是暗鬼,心神越乱邪魔越生,心智越暗恶鬼越多。

  他还说人没了心,才真正不怕鬼。当时我一点不明白,现在好像听出了几分道理。

  尤雄接着说,外公让他把心当作一座桥,这边是眼睛看到的一个世界,那边是眼睛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当中是阴阳河生死关,架了桥就能来去自如。

  涉足阴阳两界的人,心桥是他的根,高不高明就在于桥建得好不好,牢不牢。平常人心烦心乱心恐心慌,有修为人的心定定的像一座大拱桥。

  尤雄的瓶子里非但装鬼,还装了这么多道理,他果然不是简单的人。

  他说在夜市里摆摊卖瓶装鬼,起先被人当笑话,后来却有不少人来买,虽然选去的几乎都是空瓶。而肥头大耳那人是一个无业流氓,见他这样也能赚钱,就强占他的摊位,也学着故弄玄虚。

  那家伙养了两条大狼狗,狗仗人势人仗狗势,一块儿恶名远扬。他在街上遛狗时总有人远远嘀咕,“那三个畜牲过来了。”

  我听了暗笑,三个畜牲最多只剩一个半了,不知恶人恶狗遭恶报后现在是怎么个情形。这一想,觉得赔上件新衣服也值得,除暴安良的侠客从不计较个人财产的得失。

  我们聊了好一会,大多时间他讲我听,都是关于他的事。我的家世自己都搞不清,就算我愿意也说不清道不明,干脆还是避而不谈。

  尤雄也丝毫没有要打听的意思,我们聊得很轻松,像是几辈子的朋友。这种好脾气的人,金一路怎会让他苦苦等了十几年?

  我和他讲了龙吟玦的事,然后取出来请他转交金一路,说物归原主我就不去打扰他了。尽管这东西是我先祖用过的旧物,但更是金一路用伤病换来的贵重财宝,我打定主意还给他。

  尤雄接过去慎重放入怀中,同时掏出一个纸包,说这包金刚沙他替金叔送给我。

  这种金刚沙从南海取来,放在寺庙的香炉底部,经多年香火熏染,再由高僧念经加持,是祛魔辟邪的宝物。

  我谢过,看时间已晚,就起身向他告别。从尤雄家出来,我又远远地看到夜市场。那边已熄了灯,黑乎乎的像块荒地,刚才的热闹景象荡然无存。

  花坛这边更暗,但我隔着老远就见到有个人影晃来晃去,好像就是肥头大耳那家伙。我直直走过去,看他这下还有啥花招。

  他没看到我,只是垂着头跌跌撞撞,带着哭腔一声声地叫唤。他仍然在找他的狗,还不知道一只下落不明一只咬人不成反被咬死了。

  等到看见我时,双方已挨得很近,他触电似的挺直了腰身,嘶声道:“我的狗呢?”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反问:“你瓶里的鬼呢?”

  “那是开玩笑的……我的狗怎么样了?”

  “你说咬人的狗?咬人的狗不死,人怎么活?”我还是反问。

  “你是谁?”他嘶哑地吼起来,“你把我的狗交出来!”

  “你把摊子交出来。”我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我本来在那儿好好的,你却占了我的地方。”

  说着我一挺脖子,“喀”地长出一节,然后学猫头鹰一样把头扭过半圈,作了个鬼脸。

  对面这张肥头大耳的脸孔刷地变成一张白纸,他整个身体晃了晃,喉咙里咕噜咕噜响着,随即向一侧夺路狂奔,眨眼间没了踪影。

  摆开摊子卖鬼的人居然这么怕鬼,想想我要真是个鬼,肯定笑得肚子疼。看样子装腔作势的人那个什么“心桥”都很脆弱。

  这是我第二次拿鬼吓唬人,上一次算是为大胆叔报仇,在老家隔壁村吓那个番薯脸。这次算是除暴安良吧,我想比起欺行霸市养恶狗咬人的流氓,尤雄、小妖和我都是地地道道的良民。

  回到住处已经很晚,小妖却还等着我。她见我外套没了,毛衣被扯坏几处,担心地问长问短。我正飞速地在脑子里编一个说法,她又叫起来:“你眼睛怎么了,红得像兔子!”

  坏了,那狗血喝下去又映在我的眼睛里了。我身上真有白胡子老头师徒讲的“血魅”或是“血魄”?它们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我脑子飞转着,嘴上却马马虎虎地应付,说跟狗赛跑时衣服被树枝挂破了,眼睛被沙土迷了,又连连哈欠,一头栽倒在客厅小床上作瞌睡的样子。小妖见状绞来热毛巾给我擦了脸,然后轻手轻脚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接下去的两天,我很少出门,因为发现一个怪现象。

  我走在哪里,只要附近有狗,就朝我叫个不停,如同见了偷它家东西的贼。我估摸着身上有狼狗血的腥味,它们鼻子灵,嗅到了为同类哭丧哩。

  到第三天,小妖接了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她把手机递给我,说三德有急事找。

  三德口气急切,说黑猫到处为难他,他要出远门旅游,临走前想当面拜托一件事。

  我知道黑猫代表警察,旅游代表避难,而拜托我的十有八九又是神神鬼鬼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