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尤雄
密云不雨2019-08-31 10:222,530

  那人还是穿得整整齐齐,脸上带着笑容。但他一见小妖身后的我,神色立刻变得古怪。

  “你好。”他勉强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好像泛起了红潮。

  “你好。”我匆匆答了一声,随即去拉小妖的手臂,“这个不好玩,放回去吧。”

  小妖本来兴致盎然,回头一看我紧张的样子,捏着线的手不由一抖。

  啪,玻璃瓶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里面的沙子散成一滩。

  那人和我几乎同时动作。他一个箭步蹿上来,手里一张黄纸向地上的碎瓶子盖去,我攥紧小妖猛地往后一跃。

  尽管看不见什么东西,但一股很明显的阴气从碎瓶里散发出来,又冷又腥。我不知沾到身上会怎样,反正不是好事。

  离碎瓶一尺高时那人放了手,这张黄纸形态古怪地飘了半天才落地。他叹了一口气,蹲下去用黄纸裹着收拾碎片和沙子。

  小妖紧紧倚着我,惊魂不定地发颤,但她马上恢复了镇定,对那人说:“对不起,把你的东西打了,我赔!”说着俯下身去帮他收拾。

  “别。”那人说了一个字,同时作个拒绝的手势。我和小妖看着他仔细收起玻璃碎片,又盛起沙子,一遍一遍,似乎要清理得一粒不剩。

  这么细小的沙子收起来干吗,还要一粒不剩?我觉得肯定有名堂,于是问:“这种沙子叫什么?”

  “金刚沙。”

  金刚沙?我好像听羊老仙讲过,是降妖除魔的一种东西吧。他把金刚沙装在瓶中,是为了让鬼老老实实地呆在里面?

  我看着灯光下的他,白皙的脸上神情专注,拣沙子的动作宛如绣花,忍不住又问:“跑掉了会不会有事?有没有办法让它回来?”

  “没事,小鬼而已。”他说着朝我笑了一下,跟那天在金一路家的神情一模一样。小妖对笑很有研究,不知她有没见过这么安静的笑容。

  “其它瓶子里怎么没有?”

  他扬起眉毛,略略有点惊讶:“眼光真了不起,怪不得金叔欣赏你。我从没听过他这么夸赞一个人。”

  “我正想再去拜访他呢。”我随即道。

  前两天得知金一路送我的玉哨可能是早已失传的“龙吟玦”,就想着去告诉他,然后看情况是不是还给他。

  虽然盗墓不是个正经的好行当,但金一路耗费大半辈子又搭上了一双手,现在如此结局,不能不让人同情,他千辛万苦得来的宝贝我更不能悄悄据为己有。

  那人一听却变了脸色,他瞥了小妖一眼,嗫嚅道:“其中有些事你可能不明白……金叔不知道我在做这个生意。”

  现在意识到,眼前这人不是我第一印象中的那么简单。跟他相处十几年的金一路也不知道他在夜市里做这个,那么他从哪儿学会把阴气或者说是鬼装在瓶子里,又从哪儿弄来的金刚沙?

  在金一路家,我见他说话简单笑起来也简单,以为正是太简单了,金一路不肯收他为徒。看来其中大有故事。

  不过小妖在旁边,我和他都觉得不方便。我们站着浅浅聊了两句,我说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而他告诉我他叫尤雄,金叔称呼他小尤子。

  见我留意凳子上的那本书,他说是在自学历史,这个以后干什么都用得上。

  这么好学又好心的人,金一路竟然不肯认作徒弟,他躺在病床上十几年还想等怎样的人来继承手艺?我替他想不通,也替尤雄暗暗不平。

  我和小妖向尤雄告别。他想起什么似的,急忙说慢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个黄纸包,又从口袋里拿出个很小的玻璃瓶,把纸包里的东西倒了一点进去,好像是金刚沙。

  “送给你这位漂亮的朋友,能避邪的。”

  小妖赶紧掏钱包,但尤雄说啥也不肯收钱,我们只好再三道谢后离开了他的摊子。还没走出夜市,小妖就把那个小瓶挂在脖子上,同时竹筒倒豆子似的倒出一大堆问题。

  你怎么突然有了这些朋友?摔坏他的东西为啥反倒送我们礼物?金刚沙是什么?摔破的瓶子里真的有小鬼?金叔又是谁?

  我估计用十张嘴回答才跟得上她的提问速度,索性连唯一的那张也闭上,让她的豆子全都脱了靶。

  小妖从侧面盯我的脸,歇了一会又问:“你在想什么?”

  “想啥时能睡觉。”

  我嘴里随口答着,心中却有种不安的感觉。我们走的这个地方太静了,静得好像有什么机关一触即发。

  离开夜市还没多远,但身边的花坛一点点遮住了周围的光亮。

  幸亏我在黑暗里眼力好,否则悄没声息蹿上来的两条黑影肯定把我们扑倒了。

  两条龇牙咧嘴的大狼狗!颈上套着皮圈,系着长长的皮带!

  不知从哪来的反应速度,我猛地搂住小妖的腰,一个箭步冲到石柱后面。

  狼狗扑空后倏地转身,恶狠狠盯住我俩,龇出其丑无比的牙齿。它一副怒对仇人的样子,作势欲扑又似乎等主人的命令。

  我斜眼一瞥,黑暗中站着一个胖胖的人影,正是夜市里摆摊的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

  “把你的狗叫回去!”我冲着黑影厉声喝道,“我认得你这个摆摊的!”

  黑影一听,狠狠作了个手势,然后一闪就不见了。两条狼狗又嗖地扑上来,这次都对准我,来势更凶猛。

  我腾地跃起,向胖家伙的方向急奔过去,同时甩给小妖三个字:“快回家!”

  我忽然发觉自己竟能跑得这么快,耳边风声呜呜,腿上平添了不知哪来的巨大力道。但两只恶狗紧追不舍,我听到它们“嗬嗤嗬嗤”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马上要扑到我的背上。

  急切中我猛地拐向花坛,单足一蹬石坎,弓身跳起越过半人高的灌木。跃在半空时我想,里面黑魆魆的别是个水池。

  还好着脚处是个草坪,软软的很有弹性,落地没有一点声音。我灵机一动,迅即贴近灌木蹲了下来,看两只恶狗一前一后张牙舞爪地从头顶掠过,拖着长长的皮带。

  我瞅准后面那条狗的皮带,霍地挺身抓住使劲一拉。

  “嗵”的一声,那狗撞在地上,接着尖利地嘶叫。没等它站起来,我抡起皮带使劲甩了两圈,它像流星锤一般扫过灌木丛,带着“喀嚓嚓”的树枝断裂声。

  随后我鼓足力气将它甩了出去,看它像个带尾巴的小蝌蚪飞向老远。

  由于用力太猛,我差点摔跤。先头那狗不知啥时掉过头来,从斜后方呼地扑到我肩上。

  我意识到它的目标是脖颈,一念之间缩颈耸背,反手牢牢攥住它的项圈。那狗“噫呜”低吼,猛地从项圈里探出脖颈,凶恨无比地向我咬来。

  那嘴硕大无比,白森森的两排牙齿中扭动着猩红的舌头。

  我左手死命拉住项圈往外扯,右手抠紧它颈下的皮肉向上顶,不让那张喷着热气的嘴对准我。

  狼狗四只脚爪在空中狂抓乱舞,几乎将我的衣服扯烂。

  目前为止我拥有最贵重的财产,就是身上这套过年的新衣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