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八楼
密云不雨2019-10-27 11:242,787

  女人大口嚼着,嘴巴里嘎嘣嘎嘣响。见我吃惊的样子,她马上解释,她男人死的时候睁着眼睛,嘴里满是这种东西。

  “后来我自己试了一次,才晓得原来味道很好呀。”女人笑着对我说,露出的牙齿和泥土一个颜色。

  我心里发紧,却不知怎么去阻拦,何况她吃得津津有味,一点没有痛苦的样子。好在她没请我吃,自己嚼了两把后抹抹嘴,继续讲我们身后这幢楼的事。

  蒋干部管计划。生育以后经常负伤,负伤一次立功一次,在当地越来越有名气。然而有一天,他突然卧床不起,迷糊犯晕,白天说胡话,晚上说梦话,十多天后不治身亡。

  人们怀疑他的死和一个女子有关。那女子也是被强行引了产,后来不知怎么想不开,在月圆夜穿了红衣红裤红鞋子上吊,留下遗书说要化作厉鬼去找姓蒋的算帐。

  两人死的时间相差不到一个月,打那以后这幢楼里怪事连连,一件比一件离奇。

  先是住在里面的病人无缘无故感到身上发冷发虚,继而在半夜听到古怪的声响,最后连电梯也闹出了问题。

  据晚上坐过电梯的人回忆,有几次电梯走着走着,显示器突然出现“8”这个数字。可是大楼总共七层,电梯里向来只显示1到7,哪来的八层楼?

  等电梯门打开一看,眼前雾腾腾阴森森一片,外面的走廊和房间像是见过,又好像不是这幢楼里的格局。遇到这种情形,谁也不敢出去,都拼命按钮把门关住。但电梯出了故障似的,上上下下不听指挥,让人提心吊胆好长时间才恢复正常。

  有经验的人说这是“鬼打墙”,并提供了一些对付的土法子,可试过后都不管用。管事的又暗暗请人来看,画了符咒作了法,非但未能奏效,情况还越来越糟。

  晚上坐电梯到过“八楼”的人说,门一开就有血。腥味飘进来,还隐约听到婴儿的哭声。于是楼里人心惶惶,大伙纷纷猜测是那些已成人形的小鬼们阴魂不散,住在阳人看不见的那一层里。

  接下去,很多人找借口不来上班,病人也不愿到这里住院。过不多久,楼里的各家单位陆续搬走,整幢楼空荡荡锁了好多年。

  因为这个缘故,当地人称它“八层楼”。他们教训小孩子时经常这样说:“再不听话就把你关进八层楼去!”

  多年来,这幢楼孤零零立在这儿,没人动它,也很少有人敢进去。眼前这女人天天过来坐在门洞里,她活在世上唯一的愿望就是见到儿子一面。

  她风雨无阻,每天像上班一样准时,并且坚信儿子被害后住进了传说中的八层楼,总有一天会下来看他的亲生母亲。

  “我没能力保住他啊,他爹也为这送了命。不值啊,留下我最没用的老婆子活在世上。”女人的嗓音异常粗糙,好像吃下去的泥巴石头还卡在喉咙里。

  她说所有人都认为她疯了,医生诊断她患了异食症,也算一种精神病。可她不在乎,觉得吃什么都一样,反倒是这些东西能让她吃出那死去男人的味道。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平平静静,眼神像极了我妈说起爸爸时的样子。我心中堵得慌,很想说话安慰她,可说什么好呢?“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告诉她我家也有这样的不幸?

  她似乎不需要这样的安慰,说着说着反而笑起来:“后来我想通了,还是怪我那口子傻,全乡全镇这么多人,就你受不了这政策?监狱里这么多人坐牢,就你受不了这份罪?我听人说,其他地方比蒋干部厉害的人还多着呢。怪就怪咱命不好,晚一点怀上这冤孽不就没事了?”

  我彻底明白了,昨晚浓重的阴气竟然是这个来由,难怪类似尤雄那些瓶装小鬼的气息!

  “那时候你去过六楼吗?”我不由问道。

  “你知道当时在六楼?你在那里见过我儿子?”女人抓住我的胳膊大声问。她看看我又望望楼上,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

  当年这里一楼二楼属于卫生院,六楼是后来腾出专门对付违反计生规定的妇女,在她们得逞之前将其集中起来,然后把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小鬼送回阴间去。

  自从出现闹鬼的传闻后,女人偷偷上楼好几趟,但没见过八楼,更没见到未出世的儿子。她只是固执地相信他就在上面,终有一天会下来母子团聚。

  我没法和她解释阴阳的道理,何况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八楼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可能是阴气太重带给某些人的幻觉,也可能确实存在,但我没法看见。

  羊老仙说过,每个人身上的阴阳之数决定他感受虚幻事物的程度,相比之下,老人、病人、女人阴气较重,他们更容易看到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几种动物看得见脱离肉体的阴魂,比如牛和一部分狗,所以它们一般不敢靠近祠堂的大门,尤其有死人放在里面的时候。

  在城里,我也曾听人说过一个故事。有个旅客赶去坐飞机,家人送到机场,下了车却被他的狗死死叼住,不让他进去,结果误了航班。谁知这架班机竟发生了空难事故,他幸运地逃过一劫。

  听故事的人都认为那狗具有神奇的第六感,谁也没去想可能是它那双眼睛看见了什么东西。

  我不忍心告诉那女人,即使她儿子的阴魂一直未散,寄住在某一层楼,也不会认识她这个母亲。因为阴魂不会长大,她儿子始终是个不会看、不会听的未出世的婴儿。

  我明白这时候讲实话等于灭了她生的念头——丈夫和儿子早就死了,她靠什么活了这许多年,而且吃着陶瓷杯里的泥土石子和碎玻璃?

  我胡乱编些话安慰她,然后骂起这幢楼里的干部。骂人不是我的爱好,但和小妖姐她们相处长了,这方面无师自通,头一次就骂得有板有眼像那么回事。

  女人听得频频点头,心情好了很多,看我的眼光变得十分柔和。她见我的手上缠着绷带,关心地问是不是受了伤。

  我说没事,一边揭开来看了看。咦,伤口完全愈合了,只剩下淡淡的一条粉红色。

  才一个晚上就好了,那个好心婆婆敷的药还真管用。这样回家去,妈妈就不会担心了。

  我掏出一包饼干给那女人,然后匆匆起身告别。她能从石头里吃出美味来,不知会不会从饼干里吃出石头的味道。不管怎样,赠送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一种心意,我总不能捡一堆石头泥巴送给她。

  在回家的面包车上,居然又听人提到八层楼。有人坐在我的前排闲聊,说前几天夜里他经过八层楼,见一个小女孩蹲在地上跟一只小白兔玩。当时觉得奇怪,谁家的孩子这么晚还在外面。走远了一想,哎呀,莫不是闹鬼的事。

  接着他们谈论起八层楼里的怪事,而且越说越来劲,车上不少人听到后也加入了这个话题。他们绘声绘色地说,楼里有一群鬼怪上上下下巡逻,声音响得外面的人贴着墙壁就能听到。它们抓到人扔进第八层里,那一层其实就是阴曹地府。

  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离谱。我听了暗暗发笑,心想世上很多事就是这样被传来传去由假变真的。

  这地方渐渐离家乡近了,人们的特点是喜好谈论此类事情,当讲到阴魂鬼怪时总是眼睛发亮精神抖擞。

  但精通此道的羊老仙讲述这些事后,总是认真叮嘱我:人活世上,阳间的事还是应该放在第一位,正如一位古人所言,“未事人,焉事鬼?”

  我觉得这句话顶有道理,所以牢牢记住了那古人的名字,他叫孔子。

  面包车到了终点,我下车步行,这儿离家已经不远。我越走越快,感觉身体几乎要飘起来。

  傍晚时分,我走进了自家的村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