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怪楼
密云不雨2019-10-23 17:023,089

  我数了好几遍,数来数去都只有七层。

  虽然夜深了,眼前的楼房我却能看得很清楚。它方方正正,一共七排窗户,中间有个宽大的门洞。

  住桥洞那人刚才在路上告诉我,这“八层楼”已经很久没人住,里面早停了水电,不过只要胆子够大,进去猫一夜还是不错的,比桥洞里强多了。

  我走近门洞,面前是一道铁栅栏门,用一把大锁串着铁链锁得紧紧的。他准备叫我怎么进去?总不至于攀爬一丈多高锈迹斑斑的铁栅栏吧。

  我上下左右观察一遍,又去外面转了转,发现答案原来在窗户那儿。有好几扇窗玻璃破了,其中一扇窗下面的地上叠了两块砖头。

  看样子,他所说胆大的人是从这里进去的。一楼的窗户有点高,但站在两块砖头上我也正好够得着。

  我还是第一次爬陌生房子的窗户,感觉去作贼似的。

  记得小妖开玩笑说,一个成功的女人会有很多夫:从门口进来的叫丈夫,从窗口进来的叫情夫,躲在衣柜里的叫奸。夫,躲在床底下的是最没用的匹夫。怪不得她们把偷女人的男人叫作情夫,原来是爬窗户去偷人的。

  当然我的目的不是偷人,而是爬进去过个夜,等天明了好坐车回家。我爬得有点吃力,因为还要照顾到大包小包,那些可是我带给妈妈的好东西,以及姐姐们送的礼物,是我这一趟出门的所有成果。

  出发前,牡丹姐帮我整理了行李和衣装,说回老家一定要风风光光的,这叫衣锦还乡。

  爬进去后我发现,里面虽然有些凌乱,但不是想象中灰尘遍地的样子,至少一楼的几个房间是这样。

  我挑了个有沙发的房间安顿下来,稍作清理就开始睡觉。我可不想去了解这栋楼里有什么古怪,要是七层楼一间一间察看过来,我就不是投宿而变成巡夜的了。

  何况神神鬼鬼的东西十有八九是假的,即便有,只要不来打扰我睡觉就行了。

  然而没等我合眼,打扰睡觉的东西真的出现了。我听到一阵走楼梯的脚步声传来,真真切切,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咯噔、咯噔”,走楼梯的人好像穿了硬邦邦的鞋子,时快时慢,声音大概在四楼或五楼。

  我竖起耳朵听了一会,那脚步似乎犹豫不决,走一下停一下,没有冲着我这个不速之客过来。但我已不可能安稳睡觉,就算走楼梯那人不介意陌生人爬窗户进来自作主张地投宿,我也得先见过他打个招呼才行。

  我挺身下了沙发离开房间,径直朝发出响声的楼梯走去。

  整幢楼里没有灯光,走廊和楼梯上显得特别黑,不过借着窗户映进来的雪光,还是能看清里面的情形。我顺着楼梯上去,故意发出不轻不重的脚步声,让上面的人预先听到,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紧张。

  据说这里很久没住人,那么他也是像我一样没地方过夜的人吗?或者……真的是鬼魂显身?

  我走到二楼,正考虑要不要先出声问一句话,却觉得楼道里异常安静,那咯噔咯噔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不由停下步子,死寂中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四周的空气像在慢慢凝固。

  楼上那个到底是不是人,现在是不是正屏住呼吸听我的动静?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甩甩头不愿多想,深吸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继续上去。

  在这方面我知道一个重要的经验,当你面对未知的东西时,绝不能任由自己胡乱想象,否则人为增添了紧张情绪,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把自己吓倒。

  快接近三楼时我慢了下来,觉得前面的空气越来越稠密。不好,迎面到处是阴气!

  甫一感觉到,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浓密得难以形容的阴气!它如同雷暴雨前的乌云,结结实实压在头顶,闷得人只想呼气不想吸气。

  长这么大,从没遇到过如此汹涌的阴森气息,铺天盖地,简直像跨入了传说中的阴曹地府——这楼里真的有古怪!

  刚才咯噔咯噔走楼梯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僵在离三楼一步之遥的台阶上,纹丝不动,不知该进还是该退。进,可能无缘无故闯入了别人的领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退,尚未知道对方底细就示弱,天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僵了好一会,没等我作出最后决定,诡异的脚步声突然在头顶响起。“咯噔、咯噔!”那声音在寂静中惊雷般炸开来。

  这次近了许多,像是专门来恐吓我的。我的心一阵狂跳,几乎堵到了嗓子眼,全身血流则猛然加快,左冲右突。同时,嗡嗡作响的脑子里蹦出一个强烈的念头——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噌地蹿上楼去,速度快得自己也难以相信。眨眼间,我跨过四段楼梯上了两层楼,没换过一口气,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这么重的脚步声,明显只是大人才会有,但他在哪里?莫非比我跑得还快?

  更不幸的是,我又闻到了血。腥味!浓浓的,陈旧的,杂乱的……活像进了封闭已久的屠宰场!

  阴森的血。腥气漫天遍地,激得我浑身汗毛刺猬般竖起,额角的血管噔噔直跳。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月圆夜过了好几天,怎会有这么浓重的阴气?

  我心中狂乱了一阵,霎那间又平静下来。

  无论面对怎样的阴魂鬼怪,见到怎样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要先保持自己的平静——这是羊老仙教给我行走江湖的第一条。

  连对方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如何谈得上对付它?

  我收起心神,放缓呼吸,一步一步仔细察看。现在到了五楼,楼道里空空荡荡,有的只是阴森和黑暗。通向房间的走廊堆了些杂物,房里有的空无一物,有的放了几张桌椅,我连看几间都是这样。

  凭直觉,问题不在这层楼里。

  可是刚才谁走楼梯的脚步这么重,一下子又悄没声躲起来,在暗中窥视我?难道有人比我在黑暗中的视力还好,他看得见我,我却看不见他?

  不管怎样,我决定上楼去揭开谜底!

  这次不是飞奔上去,而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同时微微闭起眼睛,用心感受四周气息的变化。

  一旦冷静下来,事情就渐渐变得清楚。向上移动的我感觉像在阴森的海水里漂浮,飘到六楼,这种气息强到极点,再上去又变弱。

  等走到七楼的窗台往外望,周围白茫茫一片寂静,萦绕身边的阴气淡淡的像阳光照射下的晨雾。对了,这儿为啥叫八层楼?第八层在哪里?

  我决定回到六楼去,答案肯定藏在阴气最重的地方。

  从七楼走回六楼,感觉又像在潜水,下潜到湖水阴冷的深处。

  下了楼梯,拐进走廊,挨近房间,阴冷的气息越来越重,夹杂其中的血。腥味让我不由自主捂住鼻子。

  但这种血。腥味居然可以穿透鼻翼,想不闻都不行。比起白天看到的那只哑铃上的血。腥气,眼前的浓烈得多,简直像洪水泛滥,或是四面八方都下着血雨。

  我闻着心里发慌,却非常清楚: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我推开房门,里面没人,一间间推开,里面都没人。但我肯定答案就在房间内。

  房里没啥特别的东西,最显眼的是一张又一张铁床,每个房间都有两三张。床中间布满铁弹簧,一根根拉得紧绷绷的如同这层楼里的气息。

  这些铁床和我在小妖家睡的钢丝床相像,但复杂得多,横着竖着安了不少铁杆。这些床躺过什么人?

  有几张床上还有褥子,沾满了灰尘,不过看得出来原先是白色的。见到褥子我终于明白了,它们就是这幢楼古怪的源头,所有的阴气和血。腥味就集中在这里!

  我见了血会心跳,喝了血能补阳气,但闻到面前这种血。腥味竟然隐隐恶心。它从什么样的人身上来?怎样的一些人在这里留下了弥漫大半栋楼的阴气?

  尽管我静静站在屋子中央,甚至闭起了眼睛,可我无从判断阴气和血。腥味的来由。这一次,我的经验似乎成了空白。

  只有一点点熟悉,好像……这阴气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雄。在尤雄那儿遇到过的阴气,他用瓶子装着小鬼的那种阴气!

  我泥塑木雕般站在铁床边,仔细回忆和分辨两者的区别。但下一刹那,我腾地转身冲出房门,以炮弹出膛的速度向楼下扑去。

  “咯噔、咯噔、咯噔”,诡异的脚步声又一次毫无征兆地响起。我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和我只有一层之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