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仙伯
密云不雨2019-11-09 16:593,081

  第一眼见到那几根圆钩般的长指甲时,我都暗暗担心他是怎么吃饭的,看起来拿东西都不方便。谁知他手掌一张,累赘似的指甲竟成了利钩,一下子插进野猪其厚无比的肉膛里。

  他眯起眼睛又抓又掏,片刻之后扯出一大坨血。淋淋的东西,旁边一人马上拿了袋子装上。

  鲜红的血从那口子里流出来,落到泥地上变成一滩滩粘乎乎的暗红色,看得我心头嘣嘣乱撞。我没有喝过野猪的血,但几乎可以想象出它的味道。

  那么大的个头,那么浓稠的血水,大可让我一次喝个痛快,让我尽兴享受“咕咚”一声时喉咙里又鲜又柔又解渴的滋味。

  可是好不容易得手的猎物现在成了展览品,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一大帮人围着它评头论足,我只好站在边上,把嘴里冒出来的酸水往肚子咽。

  “小兄弟如此豪爽,老夫也不客气了。”仙伯把刀递还给我,用布擦擦手,露出白亮的牙齿对我笑了笑,然后吩咐旁人把野猪抬去我那村子。

  这群人很听仙伯的话,七手八脚绑住开了膛的野猪王,然后弄了两根木棍四个人合抬,其他人在周围帮忙,你扶我拉,闹哄哄地向山那边走去。

  仙伯和我跟在后面,他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小兄弟有啥想不明白的?”

  “我是谁?”不知怎么,我张口问了个最莫名其妙的问题,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惊讶。

  “嘿嘿,你是个特别的人,我一眼看出你是个特别的人。”仙伯一点没有意外的样子,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怪问题,“你杀过人吗?”

  “没有。”我连忙回答。自古以来杀人要偿命,我好好的干吗要去杀人?

  仙伯的口气好像杀人是件稀松平常的事,那句话听起来和“你吃饭了吗”没啥两样。

  仙伯的目光在我脸上扫来扫去,他的眼睛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好像黑的一圈特别小,但乌黑锃亮,看了让人心跳。

  “没杀过人,也杀过很多动物吧。”他的牙齿白得晃眼,“否则哪来的这股杀气。”

  他指的是我手里这把刀。我明白什么叫杀气,在郑露工作的那个展览馆里,许多古代的刀剑都附着阴森的气息,显然就是夺人性命后留下的杀气。

  我对自己的刀却从没察觉什么,于是问道:“杀动物也会留下阴气吗?”

  “啊哈……”仙伯嘴里发出奇怪的笑声,随即眼中射出锐利的光,“动物和人有啥不一样?你有一颗心它也有一颗心,你有一口气它也有一口气,你说说看,啥玩意你有它没有的?”

  我想了一下,人身上有的东西好像动物身上也有,但人和动物终归不会一样吧。要是一样,我不就成了彻底的吸血恶魔了?

  从码头边一户人家鸡笼里的那只鸡开始,我已记不清楚有多少动物为我而死,它们的血补充了我的阳气,让我这个吸血人一天天活在世上……假如要吸人的血才能活下去,我会不会下得了手?

  “啥叫杀生?杀人杀动物都叫杀生!嘿嘿,该杀的,是人非人都得杀,你说是不是?”仙伯白净的脸上绽起几根青筋,“人有时候呢,比动物还不如!”

  我打了个寒战。不是因为听了这句话害怕,而是突然感觉身旁的他起了变化。

  一股令人窒息的阴气从仙伯身上散发出来,霎时我想起住在“八层楼”里那晚,在六楼也遇到过这样的——两种气息居然那么相像!

  我胸口发虚心里发慌,但使劲克制住,尽量放缓语气:“一辈子只杀动物不杀人,这样行不行?”

  “啊哈,你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仙伯用一支长指甲剔着另一支长指甲,像是两柄利钩刮来刮去,“屠夫一辈子杀牲口不杀人,可你不是屠夫啊……比起你来,屠夫算得了什么呢?啊哈,一百个屠夫也比不上你。”

  为什么拿我跟一百个屠夫相比?我感到他话里有话,似乎不肯一下子说出来。他身上阴气笼罩,说话又绕来绕去,怎么看都不像正人君子的作派,于是我横下心答道:“我有一百个屠夫那么可怕吗?见了你老人家后我倒是觉得,一百个阴人也比不上你。”

  仙伯的目光利剑般插进我眼中,我早有准备,还是差点抵挡不住。

  他盯住我,我迎住他的视线,眼睛对着眼睛,心里的念头对着念头。我们没有停下脚步,还是以同样的速度并肩走着。

  他脸上的皮肤很好,没有皱纹,几乎像年轻女子一样白嫩,五官却显出老相,周围还有时隐时现的条条青筋。最怪的是眼睛!刚刚还乌黑发亮,现在竟充血似的通红!

  我的瞳孔在吸血补气之后会变成紫红,而他的瞳孔霎时变成惹眼的朱红色,究竟里面又藏着什么奥秘?

  “你看到了什么?”仙伯的声音一下子变高,速度快了许多,如他的目光一般凌厉,“什么阴人阳人的!”

  “阴人是阴人,阳人是阳人。小时候死了是阴人,老来活着是阳人。”我不依不饶,索性把他特别的地方挑明。

  羊老仙教过我,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击中对方的要害。

  “啊哈啊哈,果然非同寻常!老夫算是小看你了!”仙伯伸过钢爪似的五根指甲来拉我的手,我一缩,他一把抓在衣袖上,“到我家去吧,坐下来谈谈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

  没等我答应,他就吩咐前面那帮人转过方向。我犹豫了一下,仙伯猜到心思似的说:“早已有人去报信了,现在那边全村人都知道你是杀野猪王的大英雄啦。”

  仙伯的村子就在近旁,我们一进去,马上招来大批人的围观,所有人都对野猪和我指指点点,脸上有惊有喜。

  我不习惯这么多目光聚集过来,故而越走越把头低下去,等听见人群中隐约提到我的乳名时,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小时候我一定来过这个村子,被那些大人唤着乳名拖来拖去,到处认叔叔婶婶舅公舅婆,结果不外乎手上多了一把零食。

  现在的情形让我明白了,有个开国皇帝叫朱元璋的为啥要杀乡里乡亲。他肯定有着和我一样差劲的乳名,长大了一听人提起就浑身难受,当皇帝后怎能容忍活人还记着它。

  仙伯的家很大,比城里人的住房漂亮多了,外面有花园,屋里的摆设古色古香。我们刚坐下,就有人端茶上来,一掀盖子,清香扑鼻。仙伯说这是刚摘的新茶,他自个炒的。

  他钢钩似的五个长指甲还能炒茶?我想象不出那是个啥情形。不过管他怎样炒,这么香的茶我还是头一回喝到,鼻子嘴巴连着喉咙都享受。

  喝了几口后,他把杯子一放,长指甲轻轻弹着桌面,叮叮噔噔,好像准备弹一首什么乐曲。养起这么长的指甲要好多年吧,到现在为止我还猜不透他养来干吗,总不成因为爱好音乐吧。

  讲到这点我想起来,小妖姐蜘蛛姐她们都说自己是音乐爱好者,每次填表格什么的她们就这样写,因此还与穿制服的干部争论。

  有一次警察抓了小妖,看她填的表格后笑得喘不过气来,说美化自己也不能这么写啊。小妖反问他,我们坐台小姐哪一个不是音乐爱好者?警察又笑着反问,那你说说除了爱好音乐还爱好什么?

  小妖大大方方回答,她一共有三大爱好,一爱好音乐,二爱好运动,三爱好人民币。“这三样东西一个比一个重要。所以要是你能满足我对人民币的爱好,我也一定让你满足,陪你唱歌可以,陪你运动也可以。”

  小妖是半开玩笑的,她说最喜欢看年轻警察的窘样,男女的事没怎么搞懂就来找她们花界中人的麻烦,还装出一副严肃老练的样子。到头来只需轻轻一招,她就能将他们打回原形。

  我不懂音乐,也不懂仙伯弹指甲的意思。我只是想着他心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又能告诉我多少。

  羊老仙教过我,跟人交往要耐得住沉默,沉默够了再讲的话才是值钱的话。他总说现在人讲话越来越快,听别人讲话也越来越没耐心,虽然满大街唱“沉默是金”,却个个性子比猴还急,最好干啥都讲个快速见效、立竿见影。

  吃要速食,玩要速度,连男女在一起也要速配。

  沉默半晌之后,仙伯讲出的话果然不一般,一开口就让我大为吃惊:“你看得出我是被什么鬼附了身?”

  吃惊之下,我不敢贸然回答,尤其在他把我当作行家时。

  我也学着保持沉默,闭起眼睛感觉了一会,然后试探性问他:“你到过‘八层楼’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