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天眼
密云不雨2019-10-19 15:332,979

  被杀的女子是金融界有名的人物,她的集团实力雄厚,在同行中名列前茅。她尤其擅长股票投资,在股市里无往不利,被称为“女股神”。

  几天前,女股神在自己的乡村别墅外被哑铃锤击而死。凶手逃跑时把凶器丢在旁边水塘里,警察费了好大劲才捞起来,上面早已没了血。迹和指纹。

  有谁会用九年前那个臭名。昭著的笨重东西去杀人?

  是谁把它从证物室偷偷拿出来,那人与死者什么关系?

  以前死的六人和这个女子又有什么联系?

  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领导讲完故事后,自言自语似的问了几句,我听得云里雾里,一句答不上来。他又说九年之中共有四名警察管过证物室,都了解过了,应该没有杀人的动机和嫌疑,他们甚至从未见过被害人。

  那么哑铃到底啥时丢的,它落到了谁手里,谁又和那个女人有着深仇大恨呢?

  对女人的社会关系作了仔细排查后,发现她没什么仇家。要说得罪人,最多是在股市上把别人打败,人家亏钱而她大赚特赚。

  听到这儿,我倒是想起姐姐们谈论股票的话题。她们总结,那些血本。无归的股民想不开了,为啥老是选择跳楼而不是其它死法,因为他们最后的愿望是想知道跌得最惨是啥滋味。

  故而除了青青以外的三个姐姐一致约定,哪怕一辈子为夜来香效劳也不为股市卖命。否则哪天股票大跌,自己脑子进水跳下楼去,摔得扁扁的,那死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死的那女人玩股票玩得很成功,所以根本不会自己跳楼,而是被人用哑铃砸了头。这个哑铃到底有什么玄机,难道自己会长个脚从公安局的密封房间里跑出去杀人?

  肯定应该先找拿走它的人。我对那领导说,想见一下管过证物室的四位警察。他说两个在这里,另外两个已调到别的部门。

  说着,他让人去叫,一会儿就有两人过来,走到跟前向他点头问好。

  他俩个子相仿,又穿着一样的制服,粗看像是孪生兄弟,但我马上注意到不同之处。

  一个气色红润,精神十足。另一个却目光无力,神色木然,如刚睡醒的样子。我油然想起苗苗讲过,阴气偏重的人白天恍惚晚上多梦……莫不是眼前这人沾过哑铃的阴气?

  我心念一转,站起来和他们握手。一握之下立刻断定:目光无力的那人手上有着哑铃的阴气!

  我握住他的手不放,眼睛直直对视,希望能从他的反应里看出点什么。

  他有些惊讶,看看我的手又看看我。我仍不放开,干脆闭了眼睛去感觉他的手。

  啊,萦绕在哑铃上的几种阴气都能在他手上找到……除了最后一个女人的气息!

  这说明他接触哑铃时,那个女人还没死。

  我睁开眼睛放开手,坐了回去,一边自言自语道:“拿了哑铃交给别人,后来又多一条人命。”

  那人猛的一颤,看着我嘶声道:“我没拿那东西!”

  他又转头向领导解释:“那东西不是我拿的!”

  领导微微点头,依然保持笑容对我说:“小伙子,你看出了什么?”

  “他的手可能跟那女人没关系,但拿过哑铃。”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直截了当地说。

  “闭嘴!”那人神色从木然变得凶狠,指着我吼叫,“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拿了哑铃?”

  我可不知道啥叫证据,但这事明摆着是你做的。我懒得理他,顾自低头剥了一颗糖吃。

  边上其他警察轻轻议论,领导声音低沉地叫那面露凶相的人不要激动,跟他去另一个房间谈话。

  没多久,领导一个人回来,他示意其他人先出去,然后在我旁边坐下来。他的声音稳重有力,让人有种踏实的感觉。

  他说我尽管年纪小,但看得出是明白人,所以不用绕弯子。他告诉我,刚才那个警察无论从哪方面看,和凶杀案都没有瓜葛,这一点早就调查过了,然而据他本人讲,早两天倒是做过一个梦,梦中拿了哑铃扔到了什么地方。

  梦中做的事情也会在手上留下阴气?我不太相信。

  领导也剥了一颗糖吃,然后慢悠悠地说,梦境和现实本来就有联系,他以前就办过两起跟梦游有关的案子。大多数人不相信这个,就像不信阴阳之事,不过他信,而且他还有一个师傅道行很深。

  原来也是懂这套的,难怪听我讲到阴气一点没有惊奇的样子。但我天生不会做梦,当然也不理解梦游什么的。我姐倒是会托梦,可我还没找到她。

  不知道眼下姐姐在哪里,过着怎样的日子?

  妈妈、眼镜哥以及二姑都梦见过姐姐,她一定还好好的活在世上,等着我们去找她。

  他们都说她住在皇宫一样的房间里,房间在江边一幢蓝蓝的大楼里,可那城市那条江到底在哪?我啥时才能见到日思夜想的姐姐?

  我呆呆想着,一边跟那领导聊关于阴阳的事。后来他打个电话,向师傅请教了一下,继而问我闭着眼睛时,是不是用眉心那地方看东西?

  他不讲,我倒从没注意过,现在一想,那儿确实对阴气特别敏感。

  他见我点头,就说眉心的印堂穴藏着一个天轮,俗称“天眼”,用它看东西就是“天眼通”,能察觉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天眼通?羊老仙好像提起过,那时我根本不懂。上次管桥的老头说我会西藏的“拙火定”,现在又有人说我“天眼通”,真是啥古怪东西都跟我沾上了边。

  领导的师傅不知是何方高人,好像很懂这方面的事。他说施展天眼通一般要闭起眼睛,因为看到表面现象反而会妨碍深层的敏感,这正是普通人难以修成功法的原因。

  在电话里,他师傅还提起古代的事,说有个叫师旷的人,成年后自剜双目,为的就是摒弃干扰精研音律,结果修成了“不失毫发”的境界,被尊为乐圣。

  这样的师傅自然勾起我的好奇心,于是打听了来历。领导的回答让我暗暗吃惊,真的巧,正是那天在茶楼上遇到的白胡子老头,林师傅的师傅。

  那老头个子很矮,内劲却很大,轻飘飘一掌压得三德和我差点摔倒在地。他脾气也大,当时怒冲冲地问我血魄什么的,过后又一阵风走了,像极了武打电影里的人物。

  他懂阴阳之道一点也不奇怪,巧的是眼前的领导竟是他的徒弟。

  “你知道他老人家?”这警察领导笑眯眯的,眼光却很尖锐,似乎随时看透我的心思。

  犹豫一下,我还是说了实话:“我有个朋友认识林师傅,他好像也是你师傅的徒弟吧。”

  “一脸络腮胡的那个吧,他是我师兄,原来你们认识啊。你朋友叫什么?”

  我又犹豫一下道:“三德。”

  “三德?”领导脸上的笑容散去了,还皱了皱眉头。不过他没再追问,而是把话转回那个案子,“你知不知道是谁最后拿了哑铃杀人?”

  “不知道。”

  “那么从你的判断来说,凶手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件凶器,既笨重又麻烦,还留下线索?”

  我想,你不明白我就更不明白了,所以仍然回答不知道,不过又加了一句:“我看那东西除了阴气特别重,跟外面买的哑铃没啥区别呀。”

  领导沉思起来,他念念有词地重复了一句“阴气特别重”,然后摸出一支烟点上。烟吸完后,他说:“你和我说的很有用,我们会把这个案子调查清楚的。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以后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

  我收下他给的名片,和他道过别,走出大楼回到车上。车子就等我一个人了,我一到马上开,不过里面少了四个乘客,三个抢劫。犯和一个被扎伤的。

  接下去一路顺利,车子嗡嗡叫着行驶得很平稳,直到傍晚才停下来吃了顿饭。现在雪融了一半,我看到沿途的风景越来越熟悉,那草草木木的样子似乎离家很近了。

  车子到站时,天完全黑了。下去一问,离我家还有几十里路,要明天早上才有小面包车去那个方向。

  带着大包小包不方便赶夜路,虽然我很想一口气跑回家去。我正打算在面前晃来晃去的牌子中选一家旅馆过夜,忽然胸腹感到一阵空虚,浑身上下好像脱了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