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野猫
密云不雨2019-10-20 17:282,943

  这是典型的气血不足,以前经历过两次,感觉怪不好受的。可能是车上的搏斗耗了元气,也可能是手割破流了不少血,总之得补充点什么才行。

  可想到又要补充讨厌的血,我心中烦闷不已。这么晚去哪儿找生牛排鸭血汤之类东西?

  身体越来越空洞无力,似乎每走一步,力气就被抽去一分。我有气无力地朝面前一堆拉客住宿的牌子摆了摆手,扭头向黑暗走去。

  走了不知多远,脚下咕吱咕吱的声音越来越响,遍地都是厚厚的积雪,白茫茫无边无际,雪地中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我肩背手提好几个包,气越喘越粗,嗓子发干,肚子里仿佛开了一个大山洞,能一口气吞下整只猪膀子或羊腿。

  起先停车吃晚饭时,我已买了一份快餐,有菜有肉的填饱了肚子。现在的饥饿是另一种饥饿,是个让我自己也厌恶的见不得人的问题。

  这里是一个镇子,除了车站附近有一些灯光,其他地方都黑漆漆的,那些住家早都关门睡觉了。眼下这冰天雪地深更半夜,上哪儿去弄补充阳气的东西?

  我又盲目走了一阵,到一个斜坡处实在累了,看见有间小房子就快步过去,找屋檐下没雪的地方坐了下来。我卸下大包小包,掏出最喜欢的又松又脆的饼干咬了几块,感觉才稍稍好了一点。

  吃完后起身转了一圈,发现这个不是住人的房子,里面大概装着电动抽水机什么的,门上挂了一把大大的铁家伙。看来供我过夜的地方和补充阳气的夜宵一样没着落,还得继续寻找。

  远处传来的几声嘶叫让我兴奋了一下,随即又泄了气。是野狗,在家时经常听到它们的叫声,尤其在万籁俱寂的下雪天。它们找不到吃的就满山遍野游窜,一边高叫低吼地抱怨。

  抓一条没主人的野狗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可喝狗血导致的后果以前领教过,所有看见我的狗都会朝我甩头狂吠,那阵势好像它们都是死者的亲戚,或者发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盗贼。

  故而像刘老所长那样的高人就知道,狗血是吸血人唯一不喜欢的血。

  好在野狗还有一种难兄难弟,这会儿也让我远远看到了。它们又小又灵活,步子轻巧得如同踩着棉花走路,眼睛在夜幕里活像一对绿宝石。

  对了,野猫!这类擅长飞檐走壁的家伙现在也游荡在幽暗的雪地上,我一下子发现了三四对飘忽不定的绿眼睛。

  在夜来香,我听客人称赞女人时说,世上除了猫,就数女人的眼睛最好看了。还说女人最优美的走路姿势是猫步,要性感有性感,要高雅有高雅,男人看了眼睛都发直,眼珠都发鼓。

  可这会儿我顾不得猫眼好看猫步性感,只想怎样抓一只来解决问题。当然,抓这种灵敏成精的家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蹑手蹑脚跑过去,它们先是瞪圆眼睛瞧着我,稍稍接近就嗖地蹿了出去,一溜烟似的,然后又在更远处回头望我。

  没有哪只猫能接近一丈以内,我左追右赶,地上积雪被我踢起半人高,却连根毛都没逮到。

  我的步子越来越重,鞋子里湿漉漉的进了水,而肚子里空洞得有了嗵嗵的回音。野猫的步子始终那么轻捷,它们跑在雪上没半点声音,只留下一线浅浅的爪痕。

  追了一会,它们的数量竟越来越多,似乎都闻讯而来,欣赏我这个笨重得让它们好笑的家伙。

  猛追这么多趟一无所获,我不禁暗暗发急。这样下去可不对劲,待会儿精力消耗过头却捞不到东西弥补,那就跟自杀差不多。我休息着盘算了一下,决定改变方法。

  我脱掉厚厚的外套、鞋子以及外裤,认准最近的一只野猫扑过去,盯着它奔跑时扬起的长尾巴穷追不舍。这次我的眼里只有一只猫,其它的都不关心,连光脚踏在雪中的凉意也毫不在乎。

  那只猫起初跑得比我快,但始终没有超出我的视野。后来我的速度快起来,脚步越来越轻,体内血液飞速流转,整个人在呜呜作响的风声中向前疾驰。

  我一向喜欢跑步,但从没想过自己能跑这么快。我感到胸口胀着一团气,呼吸几乎停止,脚与雪地一触就有了力道,“噌噌”直往前窜。

  那猫离我越来越近,它屡屡回头看我,几次突然改变方向,想摆脱我的追击。这次可没这么容易了,我感觉身轻如燕,毫不费力地紧跟着它急转弯,死死尾随住它。

  终于,跑过一长段平坦的雪地后我撵上它,揪住尾巴把它拎到半空。野猫“嗷”一声弓身向我咬来,但我更快,一口咬住它的颈侧,暖乎乎的液体马上充满了我的口腔。

  猫血落肚,浑身上下像被糖水涂了一遍似的舒服。我三口两口喝完,马上向近旁的另一只扑去。

  我身上越来越有劲,脑袋却嗡嗡地胀痛,心里有种发狂的感觉。我明白现在的样子一定十分恐怖,可又停不下来,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向一只又一只野猫追击。

  被我盯上的野猫都逃不出多远,转眼间从灵敏之极的精怪变成委顿在地的一堆皮毛。最终我不知捕了多少只,直到空旷的雪地上死沉沉一片,剩下无数杂乱的脚印和一团团还冒着热气的尸体。

  望着遍地狼藉,我怔了半天,才一点点清醒过来。我在风中狠狠甩头,如同刚才的事是另一个人做的,我要把他从脑子里甩出去。

  现在身体舒服了,心里却异常沉重。我好像对血越来越依赖了,一旦接触上,那股疯劲自己也拦不住。

  我慢慢的把死猫捡在一起,用手扒开残雪挖一个土坑把它们埋了。地上洒着星星点点的暗红的血,我看了头皮发麻,又捧来积雪把它们盖上。

  杀了这么多猫,喝了这么多血,我不是恶魔是什么?!

  我走到屋檐底下,把大包小包重新背到肩上,从原路返回,打算找个在那儿揽客的旅店住一晚上。可是到了车站,发现四周漆黑一片,起先热热闹闹的夜宵摊撤得连条凳子也找不到了。

  我坐的车大概是最晚的一班,做完这趟生意大家都散了。别看当时那么多牌子晃来晃去似乎到处是旅店,现在摸黑找起来却像集体隐了形。

  兜了很大一圈,抬眼见到亮闪闪一片,竟然来到了江边。江面上有座桥,黑魆魆地跨向对岸。

  我灵机一动,桥洞里不是可以住人吗,那地方又能避风又能躲雨,还比一般的房子暖和。帅狗说过,桥洞是没钱人的天堂,他自己就是住桥洞的专家,所以城市里有几座桥他一清二楚,而桥梁建设则是他最关心的国家大事。

  钻进桥洞后我发现不对,里面已经住了人。我刚把包往地上一放,就有个声音响起来:“找不到旅馆了?”

  桥洞深处挂着一块布帘,声音从里边传出来。看来发话的是这儿的长住户,这是他的地盘,于是我在回话中多了几分小心。

  “是啊,找不到旅馆,我在这儿歇一下可以吗?”

  “这么晚了你从哪儿来?”一个人影掀开帘子出来,“胆子倒不小,一个人带这么多包黑灯瞎火地跑,不怕碰到抢劫?”

  车上碰到过,但抢劫的人把自己给弄进去了。我心里想着,嘴上回答:“没事,我晚上跑惯了。”

  那人点了一支烟,朝我打量一番,说:“小伙子胆量蛮大呢。你要是真的不怕,咋不去八层楼试试?”

  “八层楼?”

  “听你的口音像本地人,怎会不知道八层楼?”那人递过来一根烟,见我摆手,又装回烟盒,“那儿整栋楼空着,可就是没人敢去住。”

  鬼楼?以前听羊老仙讲,很多地方都有楼房闹鬼的传说,但大多是假的,真正能够长年留住阴魂的是那种百年老宅,现在都被拆得差不多了。那人说的楼有八层,明显是新盖的,里面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古怪,我想十有八九又是假冒的。

  那人见我有点动心,马上自告奋勇带我过去。跟着他走了好一会,才到了他说的那栋楼前面。

  我观察了一下,回头时已不见那人踪影,只好把疑问咽回肚子里,自己问自己——

  这楼明明只有七层,为什么叫作“八层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