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月亮
密云不雨2019-06-25 16:042,489

  妈妈说本来等我十六岁再告诉我,但现在出这个事,她就早一点把我当作成年人了。我听着挺了挺胸,但心里嘀咕:姐怎么从来没有进过我的梦里啊。

  说起来难以开口,别人常说昨晚做了什么梦,梦到了什么,我却至今搞不懂,梦到底是啥玩意。他们说人白天会想东西,我也会想,他们说人晚上会梦东西,我睡着了就漆黑一团,啥都没有。会有什么呢?这个疑问我不敢告诉别人,连妈都没告诉。

  不过我现在渐渐知道了梦是怎么回事。妈和眼镜哥在睡着的时候都能看见一些东西,那跟我的白日梦可不一样。白日梦是我自己的幻想,他们睡觉时的梦是别的什么给的,里面有古怪有巧合,里面可能有我姐姐,那姐姐可能又是活着的姐姐托梦过来的。

  当然我最关心的是——姐姐居然还活着!

  这是我生来听过最好的消息。我生来听过最坏的消息有两个,一个是姐姐突然不见了,一个是去年爸爸莫名其妙死了。姐姐不见了妈妈最伤心,几天几夜不吃饭不睡觉,爸爸死了又是妈妈最伤心,连日连夜地哭,哭得眼睛肿起来又陷下去,我真担心她会把身体里的水哭干。我也伤心,觉得天昏地暗,我也号啕大哭,但是没有像他们那样眼睛里流出泪水,一滴都没有。我怀疑我的眼睛有病,曾经一个人对着池塘照了无数次,试着想最伤心的事,哭了又哭,总是没法让自己流出哪怕一滴眼泪。所以在村里人看来我是个木木的孩子,他们不高兴叫我乳名的时候,就干脆叫我木头。

  没了姐姐后,只有妈妈安慰我:你不是木头,你是爸爸妈妈最聪明的孩子,是村里最伟大的人。伟大,是眼镜哥赞美东西常讲的词,我妈妈却用来表扬我,随后又说:跟你爸小时候一个模样。

  我当然没见过爸小时候的模样,那只有妈清楚。妈讲得最多的是关于爸的事,尤其他死了以后。村里的大人喜欢在有月光的夜晚讲鬼故事,小孩们蹲在周围听,又惊又怕,我却不大感兴趣,听着听着腻了,就跑回家里要求妈妈讲爸爸给我听。我们搬两个小凳在门口,让月光正好照到身上,然后开始讲天讲地,讲爸爸的故事,就像今晚的情形。

  今晚的月亮真圆,通体有些淡黄,洒出的却是青青的月光。妈妈喜欢把它比作银元,她跟我说,她和爸爸成家的时候带了一口箱子,箱底压着一块银元,那银圆跟最圆的月亮一模一样呢。末了她不忘加上一句,那时还没有你呢。

  我很想看看那块银元,但妈把它跟爸埋在一起了。“它替我先去陪你爸爸,我晚点再去。”

  我爸正是月圆夜死的,妈说那天是十五。昨天也是十五,今天十六,打小我们就知道,十六的月亮最圆。这几个晚上是山村最明亮的夜晚,只要没有云,哪儿都看得一清二楚,走夜路一点不会绊跤。但是像昨天这样的十五夜,很少有人敢去村外走夜路,因为故事里的鬼怪大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

  爸的妹夫,也就是我的二姑夫,算是个胆大的人。那年他从县城回家,一百多里地,早上就动身,本来打算赶在晚饭前到家,谁知遇上熟人耽搁了一下,进山坳的时候天色开始发黑。山坳里的路很小,弯弯扭扭的像条蚯蚓,两个人并行都显得窄。二姑夫匆匆走着,见前面还有两个人,一高一矮,衣着奇怪,像是唱戏的。等到近了一看,果然是唱戏的,两个人穿得花里胡哨,挑着担,一副戏文里的古人打扮,他们不紧不慢,把急着赶路的姑夫阻在后边。

  快靠近的时候,二姑夫想说个话,请他们稍让一让,还没开口,只听前面那高个子说:“冬伢子赶巧了,要不要带他一起去?”

  二姑夫一愣,这人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矮个子说:“他酒量好,正好作个伴。”

  二姑夫听了犯糊涂:那两人居然还知道我爱喝酒呐,不过我哪来唱大戏的朋友?瞧他们头也不回的,存心跟我开玩笑吧。

  那两人的步子快起来,二姑夫不由自主跟着,不一会就到了前面的凉亭。两人卸了担,转过身来,呀,原来是大伯和大舅!他俩满脸堆笑,拉了二姑夫坐到石桌旁,桌上有酒有菜。大伯大舅从小都疼他,而且两人特爱唱戏,这会儿穿了戏装,显得又威风又精神,但脸容依旧那么和蔼。

  三人边喝边唱,直喝得月亮挂上了凉亭的檐角。二姑夫隐隐有些担心,太晚了家里是不是着急呀。这时候大舅问道:“好不好玩?”

  “好玩。”

  “那么跟我们一起唱戏好不好?”大舅指着担子上的一套戏服。

  小时候也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对话,一模一样的口吻。二姑夫正要答应,看见大伯歪着头笑,一只耳朵里有水流出来。“大伯你耳朵怎么了?”

  大伯一看,忙用衣袖擦去,摇头道:“没事没事。”

  谁知一摇之下,他两个耳朵都流出水来。

  大舅见了尖声叫道:“你又糟蹋酒了!叫你少喝一点……”说着凑上去伸了舌头就舔。

  那舌头又黑又长,二姑夫见了咯噔一声,心里像被火烙了一下。他猛地一激灵,全身毛孔都炸了开来。

  大伯大舅不是早就死了!

  他大叫一声,抬起屁股掉头就跑。拼命跑,身后风声飒飒,好像很多东西在追,又冷又圆的月亮也在追。他刚刚想起今天是该死的十五夜,就噗通绊倒在地,啥都不知道了。

  妈妈讲到这里,笑着看了看我说:“你一点不怕,像你爸呢。”

  “后来二姑夫怎么了?”我想我要是他,肯定不会这么贪吃。

  “被你爸找回来了。”妈妈骄傲地说,“他把你二姑夫从大伯他们的坟地里扛回来,用土办法救活了他。”

  妈妈又告诉我,大伯大舅生前酷爱听戏唱戏,所以入殓时都穿着一套戏服。还好二姑夫没穿那套衣服,否则真跟他们去了。把他扛回来后,爸用草药给他催吐催泻,结果呕出一大堆黄土黄水。

  “所以十五的夜里大家都不敢走野路呢,你爸说那晚的月亮叫‘望’,阴气最盛,是下面的人最爱上来的时候。他还说你姐要是托梦过来,也会在这个日子。”

  妈从不知道我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爸临终前说,她是个会托梦的人。

  至于爸的死因,妈一直没告诉我,我正想借机问个明白,却听她补充道:“不过有两个月是例外。”

  “哪两个月?”

  “正月和八月。正月十五元宵节,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两天是玉皇大帝钦定的,鬼不敢挡人道的。”

  不但是我,所有的小孩都知道这两个节日,因为到了那日子有东西吃,还都是很好吃的东西。

  “可其它十个月你要当心了,特别特别是七月十五。”妈妈说着吸了一口气,“你爸就是那一天走的……那天叫做‘鬼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