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馒头
密云不雨2019-06-23 10:401,504

  大胆叔死了。他是被一只馒头害死的。

  就在三天前,大胆叔跟某个外村人打赌,说他敢在山上的坟地过夜。跟他打赌的外村人说不用在山上过夜,只要他子时上山,在那边十五个坟包前各放一个馒头。那人买了一篮子馒头给他,大胆叔数了数,正好一十五个。

  到了半夜十二点,月光很亮,大胆叔独自提着篮子上山,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不点灯不带火种,熟门熟路地走到坟地发馒头,一座坟一个。他白天特意上来数过,的确共有十五座坟包。

  他小心翼翼把馒头分放在坟前,一边数数,唯恐忙中出错。但事情还是出了差错,走到最后一个坟头时,他猛然发现,竹篮的盖布下已经没有馒头。啊?咋会少一个?摸索着空荡荡冰凉凉的篮底,大胆叔心中大乱,头皮发炸。他呆呆站立着,忽然看见面前起了异常,这最后一个坟包里悄无声息地伸出一只手,月光下这只手白得瘆人,摊开掌心直直对准自己。

  大胆叔喉咙里咝咝响,叫都叫不出来,连滚带爬到了家里。接下去的两天他像个哑巴,没讲一句话,再接着就死了。他死后好几天后大伙才晓得,是外村人搞的把戏。那人知道十五个坟最后一个是空的,他趁大胆叔不注意偷偷拿掉一个馒头,半夜又钻在空坟里装神弄鬼。

  大胆叔死后尸体放在祠堂里,大人们不让小孩去看,怕他阴魂不散缠了我们。我不知道大胆叔的真名,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这个称呼,只听大人说过他自恃胆大,经常跟人打赌,也常常赢个香烟啤酒什么的,可这次连命都输了出去。我们这儿方圆几十里山地,稀稀落落没几个村子,都离得远,不过有个相似的风俗,就是特别崇尚胆大的人,这跟山里人迫不得已要走夜路有关系。村里没有富人,晚上只有少数几户人家点得起灯,谁也不奢望摸黑走路时能有什么拿来照明。所以这儿出生的人,个个希望自己长得胆大,天不怕地不怕,黑不怕夜不怕,鬼鬼神神的什么都不怕。

  因为这样,人们特别喜欢讲鬼故事。白天不讲,晚上借了一点星光月光的坐在院子里讲。讲故事的人声调慢慢悠悠,听故事的人心跳扑通扑通,像有只鸽子被捏住了在扑腾翅膀。大家的胆量就在这些故事中渐渐练大,我想其中也包括大胆叔吧,不过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

  我从小听这些故事就不害怕,倒不是说不相信世上有鬼,而是我对鬼好像怕不起来。小孩们听到鬼吃人时惊叫起来,我也跟着叫,但我那是凑热闹,其实一点不怕。所以我觉得大胆叔胆不大,要是他真的胆大,可以去握一握那只坟墓里伸出的手——如果真是鬼,表达一下少带一个馒头的歉意;如果是有体温的人手,把他拽出来不就真相大白了。

  这些想法我不敢跟大人讲,怕他们听了骂我胡扯蛋。六岁的时候有一次我说敢一个人睡瓜棚,被骂了一次胡扯蛋,后来我再不讲心里的话,免得背上这个难听的绰号。就这样沉默了好多年一直到现在,我已经十五岁了。

  我们这儿满十六岁才被看作成人,可以独立营生,或是外出闯江湖。和所有土生土长的孩童一样,我也爱做白日梦,梦中到过很多地方,看到大人们描绘的传奇宝地,甚至亲手造了大船,开进大海深处。幻想中的大海那真叫大,有一千个一万个池塘那么大。那么大的地方不会再有二姑看着吧,怕我们下去洗澡把水弄脏了。我日夜盼着快到十六岁,兴奋地等着神圣一天的来临。

  然而那个外村人又出现在我们村子里,吓死大胆叔的那人。我第一次看清他,番薯般的一张脸,很难让人不讨厌他。可大人们在背后却这样说,“就是他呢,可厉害着,大胆就输在他手里呢。”都是敬畏的口气。我想我可不卖他的账,虽说我们这儿一贯都有“吓死人不偿命”的说法,但大胆叔平日对我不错啊,在路上遇见了会塞个熟栗子什么的给我。

  我回忆了一下,一共收到过五颗栗子。为了这五颗栗子我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收拾他,最好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