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姐姐
密云不雨2019-06-23 14:362,411

  我妈是村里第一美人,这话是爸讲的。但我十几个月没听他讲这话了,也就是说,他死了有一年多。我明白一年有十二或者十三个月,多出来的那个叫闰月。不过我搞不明白咋样的人算是美的,既然爸一直这么说,那肯定错不了,我记事起他就这么说了,这句话的年龄可能比我还大呢。所以别人讲哪个美不美,我就以妈作标准,像妈几分就有几分美,不像她的我就摇头。

  不过妈今天好像不美了,变成另一副模样。她衣服穿得很乱,跟我从树上爬下来的样子差不多,还光着脚,脚趾上流着血,平时束在后面的头发跑到前面来了。我一走近,她就拿眼睛从头发缝里看我。

  不过真正吓我一跳的不是这副样子,而是她的话,“你姐姐又不见了!”

  我姐早就死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消失在深山密林中,五年没了消息,哪有不死的。我记得清清楚楚,爹妈和一大帮亲戚走进山里好几天,只找到她的上衣褂子和一个篮子。褂子挂在树枝上,篮子里还有她采的蘑菇。对她的失踪有多种猜测,大家又到处找过几次,最后都下结论说,她不可能还活着。几年来,只有妈妈还不死心,时常嘀咕她的名字。

  妈妈攥了我的手就走,来到流进树林的那条小溪边。“天亮的时候你姐姐来了,在这里!”妈的声音变了调,很急促。她见其他人跟着围拢来,拉了我又往前走,一边念念叨叨。围观我们的人也在念叨,说她像撞了邪,或是想女儿想疯了。

  妈妈的手牢牢拉着我,似乎怕我丢了。我知道她没疯,她的手暖暖的。

  我被披头散发的妈妈拉回家,关上门,一起坐在床沿。妈摸我的头,看着我,突然笑出声来,让我吃了一惊。“儿啊,我终于知道你姐姐还活着,你爸临走前说的话一点没错。” 她说。

  今天清晨她做了个古怪的梦,梦见我姐挎着篮子在树林里采蘑菇。正当她回头微笑时,一片刺眼的白光把她整个笼罩,紧接着光没了,人也没了踪影。白光耀花了妈的眼,把她从梦中惊醒,她立即跳起来,鞋都没穿就直奔那片树林。

  树林边一片雾气,白蒙蒙的看不清什么东西。妈知道前面有条小溪,溪水流往树林深处,现在已听得见缓缓的水声。这里是女人们洗菜洗衣的地方,溪边有些长长短短的条石,妈走近了,看到有个人背对自己蹲在上面,向水里低着头。

  再近了一点,妈看清是个女人,裹着紧紧的一身黑色衣服,垂着头在水里洗头发。妈心头一凛,这人梳头的动作像极了我姐,头发也是油黑油黑的,但身材和打扮分明又不太像……妈走得更近,几乎到了她身后,见她把头发从水里挽起来,水面恢复平静如镜。妈从倒影里看得清她领口上的扣子,领口上的花,却看不见她的脸。

  女子的脸像被水汽蒙住了,白乎乎的一团,只有轮廓没有五官。她怎么没有五官?

  远处吹来的风有点凉,溪边的卵石贴着脚底冰冷冰冷的,妈心里又惊又怕,简直怀疑自己还在做梦。这时身后有人喊,“红玉娘,红玉娘!”妈回头看,雾蒙蒙中一个人影跑过来,三跳两跳到了跟前。

  “眼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妈妈问。红玉是我姐的名字。

  眼镜哥站住脚,喘着气说:“我梦见红玉了,你是不是也在找她?”

  “是啊!”妈一转头,却发现后面条石上空空荡荡,那女子不见了,“呀,那人呢?”

  “哪个人?”眼镜哥话音未落,我妈就沿着溪流跑了起来,一直冲进迷迷蒙蒙的树林,她的速度快得眼镜哥也追不上。

  眼镜哥是我一家人的好朋友,他去百里外的县城读过书,回来后就成了村里最有学问的人。他比我姐大两岁,今年二十一,说是从小抱我来着。同辈中我只喜欢两个人,我姐当然排第一,眼镜哥排第二。我姐最像妈妈,所以她是村上第二美的人,不过眼镜哥有次偷偷地纠正我,说我姐才是第一美人。我不信,要去问我爸,被他拦住,说这是个秘密,他有四只眼睛才看到的,不能告诉其他人。

  姐从小疼我,她总是抱着我睡,睡觉时她枕个木头,我枕着她的胳膊。记忆中没见过她吃闲食,都是她看着我吃,花生、板栗什么的。姐的头发又黑又长,她去溪边洗完头发,就满头乌亮的飘回来,阳光下仿佛会跳舞的瀑布。她在山里失踪后,再没人这样抱过我,这样宠过我。

  不过现在妈突然抱住我,问:“你相信吗?”

  我马上点头。

  妈顺着溪流跑了很长一段,眼镜哥才追上来,两人一起喊姐的名字,嗓子都喊哑了。最后眼镜哥让妈先回来,因为她的脚擦破出血了,浑身也没个样子。眼镜哥在那儿接着找。

  我把妈扶起来,让她理好衣服和头发,穿上鞋子。这时眼镜哥回来了,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们猜得到结果。不过他说起清晨梦见的东西,还是让我们非常意外。

  眼镜哥梦见一个地方,一边是无边无际的大海,一边是海岸,岸上有个很大的城市。有一条江从城市中央穿过,江边立着一座大得不得了的楼房,而且非常高,高得碰到了云。那楼房看起来像个硕大的圆柱,全身蓝晃晃的,阳光照在上面耀得人睁不开眼。眼镜哥眯起眼睛手搭凉棚,方才看到楼中间有个大房间,布置得像童话里的宫殿,里面一个绝美的女子站在窗前向外望。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姐姐。

  眼镜哥看得清清楚楚,连她眨眼睛都看到了。

  “她穿什么衣服?”妈妈问。

  “旗袍,她穿一身黑色的旗袍。”眼镜哥说。

  我和妈妈第一次听说旗袍这种东西。眼镜哥向我们仔细解释了黑旗袍的样子,妈妈的身体摇了两下,呓语般地说:“我见过这件衣服。”

  看来,今天清晨他们遇见和梦见的是同一个人。尽管我妈没看清她的脸,但其它一切都符合了。难道我姐真的还活着?听着他们的话,我的胸膛变得滚烫,脸上也火热火热的。

  眼镜哥告诉我们,他梦里最后的情形是我姐坐着小船,从城市的江里一下子就划到了我们这儿的小溪。然后他醒了,跑过去就看到我妈,却没见溪边还有第二个人。

  妈恢复了常态,笑着说:“怪了,做梦都做到一起去了,可惜啊只是做个梦。”

  眼镜哥走后,妈妈关上门,叫我面对面坐好,像大人之间那样开始说话。我第一次见她跟我这么认真。

  “你爸临终前跟我说,要是你姐还活着,她会在梦中出现。”妈妈一句一顿说,“她是个天生会托梦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