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为官之道
西朵哈哈2019-06-21 16:451,342

  傅春躺在蒲团上,双手枕着头,翘着二郎腿,闭眼享受这美好的正午时光,如果不是冬官到来,她能这样躺到下班。

  这官职太闲了,闲得她不停鄙视傅阳,朝中那么多可去的,为何他偏偏来这里,来了就来了,半道还玩失踪,父亲傅满才怕出事,就让傅春女扮男装来顶替,谁让她和傅阳是孪生呢,傅春换上男装,除了极亲近的人能辨认出来,其他人是看不出的,这也是为什么傅春来接替半年了,也没人怀疑,她自己,也渐渐习惯灵台郎这个官职,现在的她,也是个能说会掐的神棍了。

  说起傅春所任职的地方钦天监,它是掌管天象历法,节气变。官位最大的是监正,为主事,往下为副监正,并保章正,漏刻监侯,灵台郎,春夏中秋冬等。

  监正虽然官职最高,但也只是正四品,到了灵台郎,也就是个正八品,官职虽低,但是底下还有春夏中秋冬,皆是九品,比上不足比下还是能有,傅春也就满足了,何况她只是个顶替的,做不了长久,以后还是要穿回女装嫁人相夫教子的,说起相夫教子,傅春脑中浮现一个人,随即又被她强压下去。

  这时,一旁的冬官出声:“大人,赵贵妃临盆在即,陛下派人过来,让大人看看天象。”

  傅春已经恢复慵懒的神色,起身理理朝服,然后盘腿坐下,抬头望望,淡声吩咐冬官做记录:“未时三刻,东向紫薇飘来祥云,此为祥瑞。”

  冬官记录着的手停住,抬头也望了望天,惊讶问:“大人,东向并无紫薇祥云,您是怎么看出祥瑞的?”

  傅春眉尾一挑:“叫什么名字?”

  大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他名字,冬官觉得奇怪,不过还是老实回答:“白景河。”

  “新来的?”傅春是个没什么记性的人,但这名字听着陌生。

  白景河继续回答:“下官来了有几天了。”

  傅春了然一笑,没再说什么,只是这一笑,倒是让白景河愣了愣,傅春的脸是英气的,但是五官过于秀气,略显女气,一笑颇为好看。

  白景河赶忙低头,记录做好后他就出去回复厅外候着的宫里太监。

  等到人一走,白景河小声春官:“大人他……怎么能胡说呢?”

  上一任的冬官辞官回家了,在白景河还没来接替之前,都是春官做的笔录,眼下白景河才来几天,不知晓其中的道理,心里疑惑是正常,春官便好心传授:“贵妃临盘在即,不论这天象如何,有没有祥瑞,往好了说总归没错的。”

  白景河虽然不认同,但是春官说得没错,凡事都要讲究变通,以前读书的时候,先生总说他木讷,不懂变通,以后会吃亏。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想起自己刚才在傅春面前的表现,白景河脸红一阵白一阵。

  再见到傅春时,白景河恭敬说:“适才下官愚昧了,还望大人见谅。”

  傅春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白景河看到这样的傅春,没有官架子,亲切了几分,虚心问:“下官见识浅薄,可否请教大人,平日里该读哪些书好?”才能像大人这样,后面半句话白景河是在心里说的。

  傅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一口道:“多读书是好事,若说推荐几本,就《骗术三百招》,《坑人二三事》《骗子是怎么炼成的》这些吧。”

  傅阳还在这里的时候,傅春从杭州过来找过他,看到他书案上摆着这些书,还取笑一番,没想到自己做了这灵台郎后,不得不去研究好些天,然后她这个伪灵台郎就修成了,钦天监,往好了说,是为皇家做事,相比江湖那些掐指算命的,名声好点,但是连蒙带骗,信口胡说的本事都是相通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公太傲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