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单元
涛清涛涛2019-07-25 10:036,488

  五位方术的事情之后,馆主也给了小蝶,妖妖的身份印记,不过只在妖妖馆里打工,在妖妖馆里当起了小二,妖妖馆由于小蝶这个美女到来,妖妖馆里的过路客人也变多了。小蝶每次看到满坐时,就给大家跳舞唱歌。妖妖馆的生意是更上一层楼了。

  赵千元在方术事件后,更加认为自已的能力不行,每天自已一个人到城外空地练习法术法阵武攻,苏默寒只要没有出任务就来这里陪赵千元练习。从开始可以控制一道符咒,到现在可以控制六道符咒,阵法也是越开越大了。不过要像苏默寒这样子,会十四道符咒的阵法,赵千元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通过几个月的学习练习,能控制六道符咒已经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了。赵千元现在也能开十几种法阵。

  现在正处于六月分,天气最热的时分,赵千元还是每天坚持的练习着,天一亮就来,中午也没有回去吃饭,还有小蝶来了之后,小蝶给千元送吃的,送喝的,小蝶身为妖,又是飞行类动物,来回的时间很快,一点也不影响妖妖馆小二的工作。而妖妖馆的内部人员都知道小蝶是妖。在内部人员里用法术,大家也不见怪。

  赵千元和平时一样练习阵法,但是这天练习,赵千元非常不得劲,同样阵法开到平时一样大时,总感要比平时要费更大的力气。赵千元心里总有怀惑,晚上回到馆里,便宜问了馆主灵力的事,馆主便问赵千元是不是生病了,赵千元说:“自已很好啊,就是今天练习阵法时感觉比较吃力。”馆主劝赵千元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了,灵力和人的身体素质有关,但不会变少。

  第二天赵千元还是来这里练习法术,法阵,昨天是开法阵吃力,现在是法术,咒法都变得吃力,回到妖妖馆再问馆主是怎么回事。馆主认为赵千元,最近练习的太苦了,可能是累的,也没有在意,让赵千元休息一天,后天再去练习。

  赵千元听馆主的话,第二天在馆里好好的休息了一天。这一天好不容易给自已一天的假其,便约馆里的女孩子去逛街买东西。

  第四天,赵千元感觉在哪地方练功不得劲,便去了城南的树林练功,这一天练功发现非常的顺畅,一点都没有前几天的哪抑感觉。这下认为应该是馆主所说的自已练的太幸苦所制,第五天,第六天都还是来了城南这里练功。到了第七天,赵千元感觉城南太远了,不如回去城东哪边练,近一点,回到城东外的树林练,哪种压制的感觉又上来,起阵法非常吃力。赵千元感觉不对头。就分别找地方起阵法,感觉到,城北这个地方压抑的感觉最为吃力。

  晚上回到妖妖馆,又和馆主说起这事,这次赵千元说的有理有据的,本来馆主是不在意的,但是说服了苏默寒,苏默寒说:“说哪么多,现在去城北的地方起一起阵法就不知道了吗”妖妖馆众人在苏默寒的吹棒拉锯下,来到了城北的一片空地。

  苏默寒起了一下法阵,感觉是有一点点不对头,但也没有像赵千元说的这么历害。但不知苏默寒的灵力哪是赵千元能比的。

  黄子蔻胆子小,非是对这些八卦事情是最感兴趣的,不然也不会了解这么多杂学,自已也起了一个阵法,黄子蔻的灵力比赵千元高出一些,但是远没有苏默寒哪程度。一试便说是有东西压制着,感觉比平常要吃力。

  这一个众人就好奇了,每个人都上去试了一下,结果是法力高强的是感觉不到什么阵法压制,哪些法力低一点的人都有感觉到压制。一下子众说纷纷,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

  这时馆主想了想,阵法给压制,除了给别外一个更加强大的阵法压制之外,也没有什么办法可能压制阵法啊。

  这是赵千元,让于白天分点起阵法的法子感受得,自已又向北面跑了一距离,结果赵千元的结论是越北越压制的历害。赵千元回到人群中,便向众人说了此事。苏默寒感觉奇怪,自已一个人骑上了一匹快马,向北跑了十几里地,起阵法,这下连苏默寒这种有高深灵力的也感觉到了。在回来时,也认同了赵千元的说法。

  馆主想了想,即然是北方这个方向有这种怪事,明天就叫几个人去查一下是什么回事。便问道,:“谢嘉惠几何回来。”

  庄莹儿,:“这次的谢嘉惠的任很简单就是去高邮县,给一户豪门做驱鬼法事,照平时的话早就回来了,不过这次已经三天还没有回来了”

  馆主:“高邮县不是在正北八十里地吗。难道这高邮县有什么古怪不成,苏默寒,黄子蔻,张氏兄弟,吴昊,叶媚,千华子你们几个明日去高邮县看看,查一下。”

  赵千元看馆主没有叫自已,:“说自已也要去。”刚开始馆主没有同意,但是赵千元对馆主又是撒妖,又是哭闹的,馆主最后同意了赵千元前去,不过再三交待赵千元,如果有什么情况要马上回来妖妖馆报告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集合出发,八十里路程不算太远,半天的时间,众人便来到了高邮县,此时已是响午,刚一进高邮县,便看到每家都贴着黄符。又走了一会,发现前面大排长龙的在买黄符。

  黄子蔻好奇的,人堆里跑了去,找了一个当地人问了情况,便说:“老哥,这是什么情况。”当地人看看了黄子蔻是一个小姑娘,长得很可爱,便说:“你是外地来的吧。最近这县城不太平。总闹鬼。”在好奇心的驱动下,黄子蔻跑进了人堆,排起来长队,要买这黄符。

  张氏兄弟看了看,在吴昊的耳边说了几话,便走开了,吴昊让叶媚,千华子和自已去,谢嘉惠之前办事的张员外家查问。留苏默寒和赵千元黄子蔻在这里,约晚上在悦来客栈集合。

  这安排人员的时间,黄子蔻排到了自已了,黄子蔻就是想知道这黄符是怎么样子的,但没有想到这黄符卖到四银一张。这价格真接把黄子蔻给吓到了。黄子蔻在妖妖馆里接任务做事,每一次是和别人组队去完成,一个月就也赚个十多两银子。四两银子,黄子蔻当然不买,她本法就是法师,只不过是在好奇心的驱动下来见识见识而已。

  “四两银子一张符,啥符子,我不买了”黄子蔻大声的说着,本来卖符的小道士看黄子蔻是一个姑娘,长得还可爱,是好生客气的,但一听黄子蔻说不买了,脸气就是一转变成一脸傲慢,说:“不知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黄子蔻看完脸色和听了这话,生气起来说:“四两银子,我这命都不知值不值四两银子呢。”说完便要走。刚要转身离开,给自已身后排队的公子哥给拉住了说道:“道兄给姑娘一张,我来付钱” 黄子蔻给刚刚气得:“不用”连头都没有回,就要走。切给公子拉了回来说道:“最近这高邮县,不知为何,闹鬼,闹着非常凶,你一姑娘家,最好还是带着。”把黄符放到了黄子蔻的手里。

  黄子蔻回头一看,这打扮是一位有钱人家的公子,长相有点帅,说话又有礼貌,看到了帅哥,态度变了,:“公子送给我,小女子便收下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我这就告辞。”

  公子看黄子蔻长得可爱,又听有朋友,但说:“即有朋友,哪就多买几张,以保平安。”

  黄子蔻的直肠便说:“我就好奇这黄符画的是啥东西,你还真相信这东西可以保平安啊。”

  由于黄子莞的大声码萱闹,让本来再商量接下来怎么办的苏默寒和赵千元给惊动了,便要走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黄子蔻看赵千元过来便和赵千元说道:“这东西他们买四两银子一张。”赵千元一听四银也是惊到了说:“四两银子,都是一个穷苦人家的一月开支了。”

  公子突然接话,说:“四两银子也没有办法,也只有这黄符可以,避免妖邪。”

  苏默寒和赵千元听到这话,马上就注意到这黄符的背后有事,苏默寒客气的对公子说:“我们初到宝地,对宝地不了解,还请公子多多指教。”

  赵千元也借机说:“现在已是响午时候,不如找个吃饭地方,坐下来慢慢聊吧。”想借机多从公子口中了解更多的事。

  公子带着,黄子蔻,苏默寒,赵千元到了高邮县最高档的地方吃饭。这里叫醉心楼。这酒楼有三层环宇的,中间就是一个大楼梯,楼梯中间还有一个大舞台,非常漂亮。公子带他们三人上了三层最雅的地方坐下,又点了一桌酒菜。出手非常大方,这一路也对黄子蔻非常上心。赵千元和苏默寒都看在眼里。反而黄子蔻很是不耐烦。

  苏默寒便问公子:“这高邮县怎么会如此闹鬼。”

  公子回:“这大约是十前天,更出现了闹鬼说法。刚开始没有闹出人命,但很多人见了鬼。第二天,大街上便出现卖这黄符的人,刚开始很多人不在意。后来闹鬼是越来越凶,有些人就请道士做法,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开始大家都相信这黄符比较有用。黄符也好始涨了价格。还多出了好多家卖黄符的。”

  苏默寒:“问到哪这黄符是出自哪个道馆啊”心里想只要查出是哪家道馆所为,哪便好查这事情。

  公子:“高邮县本来是有几家道馆,但是自从闹鬼之后,这几家道馆都搬离了,现在的高邮县是没有道馆了,黄符是从来哪来,我就不知了。”

  苏默寒没有在追问这闹鬼之事,反而跟公子说了些别的事情,因为一直聊着闹鬼之事也不好。

  在一楼的舞台,出现在个四五十岁的人,说道:“今日,拍会开始,第一件拍品,为紫珊瑚一珠,低价70两。一阵叫买后,给一个妇人拍下”

  苏默寒好奇这是为何,便问公子这是:“这是为何”

  公子说:“由于醉心楼是高邮县比较高档的饭店,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有一些好东西在这里拍卖,比较好出手。”

  苏默寒他们本来是不在意这所谓的拍卖会的就在旁边看,公子也这里对东西没有兴趣,一直给黄子蔻献殷勤。黄子蔻切对这拍卖会非常感兴趣。赵千元也是女人,对这八卦事情也是注意个不停。

  最后一件拍卖品。一柄宝剑,低价500两银,拿出一个宝剑,这个时黄子蔻,谢嘉惠,苏默寒三个人就不淡定了,这柄剑,他们非常熟悉,这是谢嘉惠的佩剑。马上也连想到谢嘉惠出事了。

  黄子蔻看到这宝剑知道谢嘉惠出事,这把剑里面有哪个色狼妖的灵魂在里面,从来都不会离开谢嘉惠身边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手指着宝剑。

  公子看黄子蔻 的反应非常不对,便问:“这宝剑”

  这个时候,赵千元也非常急,但是苏默寒保持了冷静,这个地方这么多古怪的地方,不便把自已的身份目的说出来,便说:“我这朋友酷爱宝剑,对宝剑非常特别的情感。”

  这个时候这柄宝剑的叫价到了2700两了,公子看看了黄子蔻更对身边的随从说了句话。随从下去和叫拍卖的人说了几句话。

  叫拍卖的人说:“这柄宝剑,我们少东家,要自已送给佳人。不叫卖了,请大家多多包函。”然后把宝手给了随从,随从拿着宝剑,到了黄子蔻的面前,这下子全楼的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这里。

  黄子莞接过宝剑,眼睛的泪水强制在了眼里,心里担心着谢嘉惠。

  苏默寒:“原来这酒楼是公子的家产啊。哪不知这宝剑是何处得来啊。”

  公子问了一下自已的随从,随从示意让刚刚的叫拍卖人过来。公子问这人:“此剑是怎么来的。”

  拍卖人说:“此剑是前两天一个乞丐,拿着前来我们的当铺,当了个死当的物件,我们铺里的人监定为宝剑,才拿来这里拍卖的。”

  苏默寒心里切确了一条线索就是这乞丐,但还是为是隐藏身份说道:“此剑名为宝狼,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宝剑,怎么会在一个乞丐手里,相传是在一位女侠士的手中。”这名字都是随便起来,谢嘉惠根本就没有给这剑起名字。

  公子对着黄子蔻:“不管这把剑以前的主人是谁,但是现在起这把剑的主人便是你了”

  黄子蔻心里狠着牙痒痒的,心里想:“这是嘉惠姐的佩剑,谁都不可以动她的。”但是受人礼物了,总不能给不好的脸色。脸上笑笑的说:“嗯,这礼物我喜欢。”

  苏默寒再和公子聊一会。便听到下面传来声音:“有死人啊,有死人啊”

  众人都下楼围观,苏默寒,黄子蔻,赵千元,等下来观啊,因为这说不定有线索,赵千元看了这死者,死者有一丝丝的黑气,是给昨夜给鬼魂索命而亡。小小声的和了苏默寒说了情况,苏默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看到这死者的手上有用自已血在手心画了一个八卦,这是法术的一种。这个人没有穿道袍,但不难看出是一个学道之人。

  公子看了这情况:“这是第七个人死了,一会衙门就要来人了,我们还是走吧,”

  苏默寒问公子哥说:“这七个人中,有几个女人,老人小孩啊。” 苏默寒关心就是有没有女人。

  公子说道:“都是是壮年男子。”苏默寒,黄子蔻,赵千元,听到没有女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苏默寒,再聊几句,便告辞了,公子让众人明天到府上做客,说是张府,一打听便知。

  苏默寒现在心里最急就是找到这把宝剑的乞丐,这是找到谢嘉惠唯一线索,三个人便分头在这高邮县寻找。相约在悦来客栈相见。

  到了旁晚时候,众人在悦来客栈相集,一在个房间里,众人聊着今天的查找结果,苏默寒,交待了白天所遇见的情况。

  这时张氏兄弟回来了时背大包东西,,一进门就开打这包厢,里面都是一些道具,里面有一些朱砂线,桃木剑,八封境之类的东西,大给家分了分。

  张氏兄弟进城后便查这个地方法术不能用的事情,最后发现,整天高邮县都在这个阵法之内。便说:“我们查了这个地方怎么不能用法术了,给一个强大的阵法压制的,但是不知是什么阵法。大家如果看到邪物,只能用这些道具了。”张氏兄弟是茅山道法的,最善长用道具驱邪。

  赵千元也过来拿道具,切给张氏兄弟分两个竹筒子,里面装着是黑狗血,别的东西切没有给赵千元分,赵千元不解对张氏兄弟看着,张发看着赵千元的嘟嘟嘴解释:“你的鞭子和谢嘉惠和剑是一样,只不过谢嘉惠的剑里面多了个灵魂而这鞭子没有而已,虽然在法阵,我们这些人的兵器是没有法力用的,而你的鞭子切不受这法阵的影响。”

  赵千元这下才知道谢嘉惠送给自已的鞭子是多历害。嘟嘟嘴表情一下子变成了开心脸。赵千元看了才知道,这么大一个包裹分给大家后,大家每个人也就几样东西。

  张越切说:“我查了这个地方,整个县都是法阵之内,如此大型的法阵,整个县的道馆都搬走了,到是出现不少买黄符的人。打听得知,有黄符纸的人家,平安无事,而没有黄符的到了晚上,怪事连连。”

  张发接说:“所以我连忙找来这些家伙事,晚上准备去查看查看,我还给大家准备了这个东”每一个发了一瓶子,里面有一点点液体。又跳过了赵千元,赵千元心里不开心,别人有,自已没有。又起了嘟嘟嘴,这女人发嗲发习惯的后遗症吧。

  张发看到赵千元的嘟嘴说:“你这怪胎就没有必要了,给你呢也是浪费。”

  赵千元看着张发问:“我怎么就怪胎了,因为我美吗?”赵千元自恋的摆了摆身段。

  千华子看张发现逗赵千元便说:“这是牛眼泪,我们现在在里起了不法眼,只能靠这个东西来看鬼魂了。但你的双眼就不用这东西了”赵千元听了之后,原来是说我的眼睛。失望的哦一声。

  张发接道:“阴阳眼呢我见过不少,但是你这妖仙鬼魔道,连气都能看得到的眼睛,我还是第一次见。”

  张越看弟弟没完没了和赵千元拉皮说个不停,便说:“别说哪些没有用的,赵千元,你晚上利用你的双眼看看情况,我查到的情况是高邮县城,西城是湖,我东边有一个山,咱们先查看城里的情况,然后上山,用的你眼睛看看这是什么阵法,这阵法似乎是针对术士的一个阵法,这几天里死了七个人,都是练过法术之人。”

  苏默寒:“针对法术,谢嘉惠法力是高强,但她不常用啊,谁都知道他是一个爆力份子。”

  而吴昊,叶媚,千华子去张府了解的情况是,张员外说:“谢嘉惠,在张府做了法术后便离开了”急急切切的把吴昊等人给打发走了。

  千华子切说:“感觉上这张府有一点点奇怪。”

  张越:“谢嘉惠的的行事作风,可不单单在我们馆内出名,在外面也是一样的。所有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有人故意设套,控制了谢嘉惠。”

  众人的一瞬间进眼光集到张越身上。吴昊听到张越这么说,心急如梵,吴昊早早就喜欢上了谢嘉惠,但由对男女之事胆子有的小,本事又没有谢嘉惠大。一直不怕和谢嘉惠当面说,但是馆里的人都看出来吴昊喜欢谢嘉惠。

  吴昊:“哪控制谢嘉惠目的何在”

  张越:“今天晚上再出去查一下情况,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明天就有结果。”

  吴昊说:“哪咱们分组进行查找线索。主要是要找到哪个乞丐,查找谢嘉惠的下落。”

  张发的毒舌:“现在知道心上人不见了紧张啦,平时也没见你有胆子表个白之类的。”

  张越知道自已弟弟的嘴没边截断说:“天黑了出发吧,找人最为要紧,下来再来查这法阵之事也不急。”吴昊可不像赵千元,赵千元是怎么逗都行,吴昊心上人失踪,心急如梵。

  说话间,天就黑了下来,大伙准备出门查找线索,刚要出门给店小二挡了下来说:“最好晚上别出门,闹鬼,闹着凶。”众人不在意思,找了一理由出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