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单元
涛清涛涛2019-07-25 13:107,070

  众人听到谢嘉惠有难,这下紧张了,马上问到:“出什么事了”

  庄莹儿说:“信上没说,撩撩几字,说明事态紧急,你们路上问这小妖,把东西备好快一点,骑上馆内快马前去。越快越好。”吴昊,苏默寒,千华子,叶媚,黄子蔻,马上回复一句:“是”就各拿各的东西,一会的工夫都准备好了,骑上了快马,跟着小妖,急急忙忙的出发了。

  谢嘉惠和赵千元在庙里待不到一个时辰,黑袍人就找上门来了,幸好谢嘉惠跑江湖已久,对这于他们前来,早早做了准备,五个黑袍人进来就和谢嘉惠和赵千元打斗了起来,谢嘉惠你武攻非常的高,赵千元武攻没有谢嘉惠高,但手里拿着非常历害的鞭子,加上灵宝的相助,而在法阵里面,法术用得多,妖气驱散的越快。双方打成了平手,而黑袍人也发现在这个庙宇里面,给谢嘉惠和赵千元布了法阵,很快就退出了庙宇,不敢在进来和谢嘉惠赵千元打斗。

  几个黑袍人,滴滴沽沽的说了几句话,谢嘉惠和赵千元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时书生切说话:“他们说的不是我们中原的文字,而像东瀛话语。”谢嘉惠问书生:“你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不”书生回答:“大约的意思是说,庙宇里面有东西,他们要布结界,之类的不太懂。”

  过了一会,见这几个黑袍人拿了些干木材,点燃后,在谢嘉惠布的法布外面,右边几根木材火,左边放几根木材火,有一些木材放到了谢嘉惠和赵千元看不到的地方,过了一会,这个黑袍人在外面念起来咒念,又有两个黑袍人,走面一步,不单口念咒语,身体还动了起来,做了好些动作。

  谢嘉惠一看,便说:“他们也在布阵法,咱们要小心,”没过一会,四处起烟。这时谢嘉惠说:“这是幻术,赵千元保护好书生。”赵千元看看了这两个人说:“他们在布两个个阵法,一个好像是布假景,一个好像招东西过来”由赵千元的双眼可见万物。

  再过一会,招来了鬼魂,来攻击谢嘉惠和赵千元,谢嘉惠在前面撕杀了起来,赵千元保护着书生,灵宝配合的谢嘉惠。这样子撕杀了一会后,赵千元想到,这是要耗死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不然都要死在这里。赵千元观角了一下,招来的都是鬼魂,自已看到上面有一条很大的黄布条,马上拉下来,在黄布条上图上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符咒。,给赵千元布了起来,马上带着书生,进了符咒之内,又叫谢嘉惠和灵宝进来。这符咒,杀伤力就越集合,一些鬼魂进了符咒之内给打得灰飞烟灭后,便不到进阵中。

  赵千元和谢嘉惠在阵中小休了一下。对外面这两个黑袍人看去,发现实黑袍并不知自已在这里起了个符咒。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原来这几个黑袍人起了一个透明的圈子,这个圈子里面的世界和外面世界给相隔开了,这应该就是书生刚刚说的结界了。赵千元把看到和观察到了的说给了谢嘉惠听,谢嘉惠说:“我对东瀛哪边的法术不了解,也不知道现在怎么破解,要是黄子蔻在就好了,他对杂学非常的有研究,也不知道他们多久能来,我们现在是给困在这里了。”

  书生这时候说道:“即找了救援,不如耐心等待一会。或许我们就能找出破解之方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待了,希望全部都在小妖身上了。

  而在吴昊,苏默寒,千华子,叶媚,黄子蔻,来的路上,小妖已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他们,他们确定了谢嘉惠和赵千元现在已是给困在了庙宇之中。加快速度的赶。

  众人在小蝶的带领下,来到这山上月老庙,看到五个黑袍人,一个黑袍人站在一个破台子上面,台子下在还有两人,这三个人的姿势是一样的,而再前面还有两个黑袍人,姿势各不同,但双手都指向月老庙,而月老庙内,浓烟四起,看到不里面的情况。

  黄子蔻眼尖一看,说道:“东瀛的邪术,结界术,幻术,招魂术都用上。”吴昊,苏默寒一看心里一紧,想要出手,给黄子蔻挡了下来,说:“先破了对方的结界在说在,不然谢嘉惠和赵千元的情况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样子”。苏默寒知道黄子蔻对杂学有一定的研究,便问道:“子蔻你有什么破解之法没。”

  “东瀛的结界术法基本上是在我们中国的法阵基础的上研发出来的,但是结界又是法阵上不成功的物种,只不过把里面的空间和外面的空间隔开而已,咱们讲究金木水火土,他们切说风火雷电土,其实是对应。叶媚你同我破五个方位,(为什么要叶媚陪自已呢,是因为自已的胆子小,什么事都要另外一个人陪着,叶媚也了解她。)吴昊一会听我到口令,你一纸符咒直打台上哪个黑袍人底下的破台子。使可破了结界,破了结界幻术就不攻自破,但是招魂术还在继续,而且里面的招来的鬼魂因结界破坏也会出来,苏默寒你开他大阵法收鬼。”黄子蔻信心满满的说道。吴昊,苏默寒都应了声好。

  黄子蔻和叶媚走到几个火把面前,黄子蔻轻轻一笑,拿出一张黄符,默默的念了几句话。把黄纸扔进火中,火把的小火一下变成大火,大火后,又很快的灭火了。就这样子黄子蔻再破三个,就最一个人没有破了,这时黄子蔻大声:”吴昊哥,准备出手。”

  黄子蔻和吴昊同时出手,破了结界。三个黑袍人由于结界给破了,身体都给了反噬,都退了一步,而在破台子上面的,反弹的历害,从破台子上,打了跟斗下来,因为法力深厚,勉勉强强的站住了,没有摔到地上,结界和幻术都破了,苏默寒马上起了来大阵法,招过来的鬼魂一下子打得魂飞魄散了。

  赵千元和谢嘉惠带着书生,从月老庙里走了出来,黄子蔻看到他们出来,开心的跑了过去,叫道嘉惠姐。千元。我们来了,这时吴昊,苏默寒,千华子,叶媚,也走过来,一起集合到一起。这个时候天已经天亮了。

  几个黑袍人又沽噜咕噜的说了几兄话,大家听不懂,谢嘉惠问书生,他们又在说什么时候,书生回:“大概的意思是说、你们是送上门的食物。”谢嘉惠听完可生气,狠狠的说:“昨夜我两敌五是不敌。现在一对一,老娘打到你娘都认不出来你来。”

  赵千元看看人不解的说:“咱们多他们两人啊,”黄子蔻接起:“咱俩的功力就别上去了,人家是高手对决,咱们就是吃瓜观众,保护好后面的书生就好啦。”

  谢嘉惠拿出用布条包裹的剑,一层一层的解开布条,一边说道:“中间哪个头头,黑袍人,是我的。”说话的声音都要把对方给撕裂了

  吴昊看了看,:“哪这个拿奇怪法栈的,我来对付。”苏默寒:“哪我就这个嘴里念个不停的”千华子叶媚倒没有说打谁。谁对上了就谁吧。

  谢嘉惠剑中的布条全部解开了,但是剑还没有出鞘,作为这些人中的大姐大,先出手,一个大箭步向前,用剑鞘柄子攻击这黑袍人头目,速度之快,黑袍人给谢嘉惠的进攻连连后退,但这黑袍人的身手不差,用上自已的法术,拉挡十几招。

  吴昊,苏默寒,千华子,叶媚,看谢嘉惠攻击了,自已也跟着出手,向自已选定的目标对手出手。一下子十个人的打架好不热闹,赵千元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阵势,也没有见过谢嘉惠如此生气。而黄子蔻切不以为然的,虽然自已很胆小,但是和这群人再一起他便很安心。

  黄子蔻看赵千元这么紧张,便安慰起来赵千元说道:“在妖妖馆里群欧是常有的事,,他们每一次都最后都是赢的。”说完,从自已的包包里拿出一些吃的出来,还真当起吃瓜观众了,拿一点给赵千元吃,赵千元哪有心情吃东西啊,关心着每一个人的战局,黄子蔻看赵千元的紧张样子,估计也不会吃了,便说:“灵宝灵宝,我这里有好吃的哦。”灵宝看到有好吃便跳到黄子蔻的身上,黄子蔻是一点都不紧张,还一边吃东西,一边和逗着灵宝玩,一边看看一他们打架的情况。灵宝有吃的,才不管打架的事,在灵宝的心里,只要自已的主人赵千元没有受到伤害就行。

  些时的战况非常明确了,吴昊对阵这个黑袍人,就是刚刚施幻术的哪个人,吴昊是天师府的门人出来的,对这幻术的基本都是非常解,两人对阵,难舍难分,不知是谁占上风。

  苏默寒对阵这个家伙是刚刚招鬼魂术的家伙,遇上苏默寒可以说是真是倒霉极了。

  叶媚对阵这个家伙反而不怎么用法术对阵,常常是东躲西闭。黄子蔻看了看说:“东瀛忍术??。”

  千华子对阵这个家伙是这五个人中,身材最为高大,魁梧的一个人,用的法术和千华子对阵,两人是不相伯仲,黄子蔻看了看说:“这是东瀛方术??。”

  谢嘉惠对阵的这个黑袍人头目,谢嘉惠是全完占了上风,基本上没有用法术,就以速度和自已的武术修为和黑袍人对打,黑袍上几次要起法术对抗体,都给谢嘉惠以惊人的速度破解,而且进行反攻。这黑袍人头,也在自已给谢嘉惠逼得频频用防守法术。

  吴昊和黑袍人打得难啥难分,双方都在自已的法术互攻,黑袍人善用幻术,给吴昊制造种种假像,然而吴昊身手武攻还是可以,边破解幻术,边进攻黑袍人,慢慢的占了上风,黑袍人见自已不是吴昊的对手。后退拉开和吴昊的距离,口里念念前道,一下子出现了几个黑袍人,动作都是一样,给吴昊制造了大麻烦。

  赵千元在旁边的看的,大呼:“分身术。”然而黄子蔻切说:“他这分身术可比不上崂山道术的分身术,只不过是幻术而已,只有真身攻击有效。”

  赵千元问道:“哪这怎么破解啊。”黄子蔻大声的说:“吴昊哥,这不是崂山分身术,是幻术,大白天的,看影子,有影子的是真身。”这时太阳已缓缓的升起,人的身体影响子拉着特别的长。

  吴昊在黄子蔻的提示下,追着真身打,经过刚刚的打斗,黑袍人的套路,基本上给吴昊给摸透了,就等这黑袍人施第下次的幻术。

  苏默寒对阵的黑袍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压力,一来苏默寒的功力要高出这个黑袍人有点多,二来不管黑袍人招来啥东西,苏默寒都有相对应的法阵等着他。苏默寒的武攻又好,在妖妖馆里是比不上谢嘉惠,但乙级法师内,也是屈指可数的,连武器都不配,赤手空拳的和人,妖,鬼对敌的。

  千华子和对手打了一会,双方实力差不多,千华之对方术是不了解,但千华子他来妖妖馆做事可有年头,对阵临敌的经验非常多,再说,千华子基本上不给对方用方术的机会,千华子的用的武器是九节鞭,这武器说是软兵器吧,哪有硬兵器的伤害力,又有软兵器的灵活性。黑袍人虽然高大力粗,但千华子总是近身緾斗,一来不给他用方术机会,二来反应速度没有千华子快。

  叶媚对阵这个,就有一点点麻烦,学得是东瀛忍术,总是借机利用周围环境的进行隐藏,冷不丁的给叶媚一个攻击,或都是暗器,好在叶媚手里面拿的武器,是她师傅临终前送他的,带有一对小玲当的鞭子,每一次危险来临时,小玲当发出声音,叶媚早一听声音,就做避退。

  黄子蔻看看大声说道:“叶媚姐小心,他用的是东瀛忍术,”赵千元说道:“我能看到在他在哪里,她吸收了不少的妖怪的精气,身上有妖气。”

  叶媚听到他们说妖气,笑了笑。从腰间拿出一个竹筒子,就等着这黑袍人的下一次攻击,这次的黑袍人隐蔽在一颗树边上,叶媚正一步一步的通到这树边的,赵千元看到黑气在他身后便大声码说:“叶媚他在你身后。”叶媚一听,竹筒里的水,洒向身后,这下刚才酒在了黑袍人的身上,黑袍人一阵惨叫,叶媚见机,一鞭子就过穿喉而过。

  四个黑袍人见自已的同伙给杀了,都是心里心一急。谢嘉惠见状,便一边进攻一边说道:“叶媚,黄子蔻,赵千元,你们三人合力,起一个归元阵法。”

  赵千元,黄子蔻,叶媚,听到谢嘉惠的话,马上应了声,分别跑到他们打斗的三个外点处,做起了手势,口中念念中词。“起”,三个人的手势指向了天空。一个大法阵布了起来。在大法阵里面的四个黑袍人的妖气一直给法阵消耗了。

  吴昊,千华子,苏默寒在法阵的帮助下,没一会就杀死了对方。一些还没有融合到自已的妖丹也吐了出来。天空中,飞了好几个妖丹,空气中散发着妖气。

  最后一个黑袍人,也就是他的头目,退后几步,看到自已的同伙给杀了,竟然吸收空中的妖气和妖丹。不用一会,空气中的妖气和妖丹都给他吸到体内。

  谢嘉惠见状。:“哼,认为多吸几个妖丹和妖气,我就怕你了吗。”

  谢嘉惠虽然一直进攻,但手中的剑还没有出鞘。这下慢慢的拉出剑鞘。赵千元从来没有见过谢嘉惠手中这拔剑鞘过,这把剑在赵千元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金光,金光之中还带着很大的煞气。不由自主的说:“神兵啊”

  黄子蔻:“哪当然是神兵啦,是一只千年狼妖,不知死活的找谢嘉惠打赌,说赢了要谢嘉惠给他当小妾,输了任谢嘉惠处置。”

  赵千元不解的说道:“难道就赢了这神兵吗”

  叶媚接话说:“啥赢这神兵,谢嘉惠直接把狼妖打死了,把狼妖的尸骨和内丹,给苏州诸葛家,打造这个兵器。这狼妖的鬼魂还说什么死在谢嘉惠手里,做鬼也风流之类的话,然后自己的魂魄也融入这个兵器当中。”

  赵千元睁大双眼看着叶媚说:“这么说,哪兵器就是一只千年狼妖了。”

  黄子蔻接的说:“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这色狼为了在谢嘉惠身边,甘心当她当兵器。”

  赵千元小声的说道:“好凶残啊,”

  苏默寒接话:“不然女魔头是怎么来的。”

  谢嘉惠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黑袍人虽然吸了这么妖丹,但在如此霸道的攻击下,一点还手能力都没有。赵千元的眼睛里看到,谢嘉惠每攻击一剑,都有一只隐身的狼向对方咬去,气势不可挡。如洪水山磞一般。

  没有几招黑袍人便死在了谢嘉惠的剑下。赵千元看看了谢嘉惠的实力,拉了拉苏默寒的衣带。

  苏默寒看了赵千元问道:“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赵千元问苏默寒说:“昨天是不是因为我在,嘉惠姐才不敢和这几个人放开的打啊,我是不是特别的没用。”

  其实事实就是这么样子,如果昨天晚上谢嘉惠以一敌五,放开了打,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但是这五个人都可以受到伤害赵千元,谢嘉惠为了保护赵千元,不惜脸皮的,叫来他们帮忙。但苏默寒实话实说的话,给赵千元会怀疑自已能力。从而给自已很大的阻碍。

  苏默寒看了看说:“哪有啊,你已经很历害了,还起了大法阵,你就认为谢嘉惠天兵天将以一敌五啊。”虽然这么说话对谢嘉惠不公平,不过也只能这么说。

  谢嘉惠也听到赵千元的说话,便说:“傻丫头,你一个打五人给我看啊。”谢嘉惠心里也怕打压到了赵千元,给赵千元有心里负担。

  赵千元给谢嘉惠这么一说,感觉好像也有道理,心里的负担少了一点。

  这时月老庙内传来哭泣的声音,大伙进了月老庙,看到小蝶正在哭泣,原来哪两个女妖昨夜给黑袍人吸了精血过度,一个晚上没有找到新的精元补充,现在已经快要灰飞烟灭了,大伙看着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看着女妖这样死去。

  一夜之间发生这多事,书生便告辞离去,说他日有机会再作报答,昨天他们虽然是骑着快马而来,但只五个人就骑着三匹马来,妖妖馆里的马就是这么几匹。众人只能步行回扬州城,但也不远了,一日路程。

  又是六个女生,一起好不热闹,又是玩又是开玩笑,苏默寒,吴昊常和这六个女人一起。没脸没皮的去蹭吃蹭喝的。也没羞的听着六个女人的私人密语。

  这时谢嘉惠发现小蝶在后面远远的跟着,谢嘉惠叫小蝶出来,小蝶说,自已同伙都死光了,就剩自已一个妖精,自己也胆小,没什么修为。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就跟着大家。

  苏默寒哈哈大笑的说:“你跟啥人不好,跟了一群降妖师,你不怕我们把你灭了”

  谢嘉惠听了这话真为这小老弟的智商抓急。他要是跟着别人,估计,快灭的是他自已了。向反跟着咱们,咱们或许给他们一条明路。

  赵千元看小蝶很是可怜,虽然也害了人,但也是给强逼的。便说:“要不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但是不准害人,不准这,不准哪,小蝶本来就不敢,胆子就小,哪里敢做他不准的事。连答应:“奴婢拜见小姐”

  赵千元连忙说道:“不不不,啥奴婢的啊,回到妖妖馆你就帮妖妖馆里打打杂做做下手,你看我还有灵宝,你以后可以和灵宝做朋友。”把怀里的灵宝抱着向前给小蝶看。

  灵宝:“哼。我可是青丘灵狐,才不和这小妖精做朋友。”赵千元听过之后,打了灵宝一下:“别乱说话”

  小蝶听过之后:“小姐让奴婢干啥,奴婢就干啥。”赵千元大姐头的说道:“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放心。我会照顾你的。”

  但是没有想到小蝶回道:“小蝶自行彩集花粉吸食便可”

  黄子蔻听了说:“这不是一个免费劳力吗”说完哈哈大笑,大家也接受小蝶。毕竟是小蝶冒死前来送信的。

  谢嘉惠走到小蝶面前,想把小蝶胸前的阵法清消了,但是没有想到小蝶切拒绝了说:“自已哪天做了错事,你就一起阵法把自已给灭。”其实就是表忠心,怕他们不要小蝶了,像小蝶这种没有修为的人形小妖,如果不吸食对方精元。连个普通人都是打不过。还不如就把小命给谢嘉惠捏着,自已有一个去向。然而谢嘉惠还是强行的把小蝶拉过来,把阵法给清了,因为谢嘉惠认为如果要做坏事,啥法子都没有用。还不如直接信任对方。

  这样子变成了七个女孩两个男孩在大路上走着回妖妖馆。小蝶会唱歌会跳舞,这一路上还给增加了不少乐趣,到晚黄昏时候,众人终于回到了妖妖馆。

  谢嘉惠是馆里的小富婆,常常出一次任务就是几百两银子进帐,这次让大家帮助,在妖妖馆里大请大家海吃海喝,小蝶的到来,又让妖妖馆里增加了很多乐事,大家并不介意小蝶是妖,反而是妖让大家更加的欢迎。小蝶也是唱歌跳舞的给大家助兴。

  本来众人还怕馆主介意带只妖回来,但没有想到,馆主不但不介意,还是最欢迎小蝶的哪个人,吃喝到了最后,馆主对大家讲起了课。

  “三界六道皆平等,不管是人神鬼妖魔只要是为了私利而害它人的,这都视为邪,反之,愿意损失自已一点利益的,去帮助别人。我们视为正。而这次的五位东瀛方术,为了自已的法术得到快速提升,不惜用了禁术,还养妖,吸收他人性命。这为邪恶之辈要除之而后快。

  虽然是拿报酬做任务,咱们是人,靠着是这钱来养家糊口,但是咱们心里的正与邪要分清,所谓正邪不两立,就是这个道理。”(看起来说着大义,其实就和公司洗脑差不多,让自已的职业找合理性。)

  大家听完馆主的话,都诺有所思的样子,都抱着馆主所说有正义在妖妖馆里好好的干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