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悲伤的胖子
提拉诺2020-04-08 10:013,989

  都说练武之人对身材还是有一定要求的,这样才能身型矫健,行动灵敏。

  当然苏凛儿还算是见多识广,也知道一些门派修炼的武功需要一定重量才能发挥出来。

  不过这满身横肉,肥头大耳之人,实在不像是个习武的。

  “你是演武厅的人?”李唐看来跟苏凛儿一样,都表示怀疑,“现在只有你可以签字吗?”

  那人磨磨蹭蹭走出来,走一步路都觉得吃力,肥肉把五官挤得看不清了,只能隐约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在笑。

  “是的,在下乃演武厅当家的二徒弟。”那人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刚才误将二人错认成他人,我在这里给你们赔不是了。”

  “什么人让你上来就放狠招啊?”李唐皱眉。

  那人笑得憨厚:“这些针不会有多大伤害的,还有那些暗器,好久没有打磨,都已经钝了,最多就是青紫,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但是听着也很疼啊!

  “你们以为我们是什么人呢?”李唐追问。

  对方尴尬地停顿了一下:“讲武堂之人阴险狡诈,不得不防。”

  “好。”李唐把苏凛儿往前一推,“这里正是来自讲武堂托我们寄来的‘战书’。你们签了字,我们就能走人了。”

  哪知道那人脸色一变:“讲武堂这群卑鄙小人,自己来被我们赶走了,现在竟然还会选择找外援!你们拿回去吧!我们是不会签收的!那不就意味着我们接受了挑战吗!”

  苏凛儿急了,他们不签收,就意味着这单完不成,完不成,试炼也没有办法通过了。

  “不行!”苏凛儿大声道,“我、我我不答应!”

  她走上前,把手里的断臂塞到了对方的怀里。

  那人正在疑惑,慢慢打开油纸一看,看到了半截手臂,也吓得一哆嗦,就这么又扔回了苏凛儿的手里。

  “啊啊啊——”这次可是没了油纸直接接触,苏凛儿吓得把那断臂一扔,就躲到了李唐的身手,拉着他的衣角,“呕……”

  “你别吐!”

  “我忍着呢!”

  “……”没有声音了,听得出是在竭力忍耐。

  李唐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了熟悉的温热。

  苏凛儿松了口气,小声道:“没忍住。”

  李唐向前一步,双手向上伸了个懒腰。

  “本来不想动手的,很烦弄得一身汗还得换衣服,但是既然已经脏了……你如果今天不把这个给签下来了,我今天就把你这里给拆了。”李唐活动着手腕和脖子,表情阴冷,“是你自己一人上,还是你把后面藏着的那几个人都给喊出来,你们一起上?”

  见惯了他不耐烦、懒惰、奸诈的模样,现在仿佛忽然换了一个样子,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听上去却威慑力十足。

  胖子也愣了愣,皱眉打量李唐。

  大家都已经如此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内力,竟然还是呗察觉了。

  “我不是察觉到你们的内力,我是看到了。”李唐一次指着几处位置,“那里、那里、那里还有那边……我看到你们了,不出来的话,我一个人赏一脚。”

  苏凛儿四处掌握,怎么都没看到人。

  “不出来是吧?”李唐看起来真的生气了,脸上带着残酷的冷笑,“很好。”

  说话间,他已经上前一脚踩在胖子的肚子上,接着胖子肚子上的肥肉一个轻巧的转身,就向着一个角落跳过去,不知道落到了哪里,那边顿时又传来一声惨叫,一个人狼狈地摔了出来。

  结果也是一个胖子。

  李唐每跳到一个地方,就踢出来一个胖子。

  最后八个胖子在院子里东倒西歪,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苏凛儿星星眼望着李唐这矫健的身姿,忍不住给他鼓掌:“好厉害!”

  李唐臭屁地拍拍手:“你现在才知道会不会有点晚?”

  其中一个胖子用方言飞快说了句:“赶紧准备迷药!迷晕他们俩!”

  苏凛儿闻言,立刻上前一脚踩在说话那人的肚子上:“你还想给我们下药?!你最好不要动小心思!不然我就让我们老大……”

  结果正说着,那个人的手一扬,苏凛儿暗道不妙,就感觉浑身无力,软塌塌倒下去了。

  “不好。”李唐从怀中飞快抽出一条纱布系在脸上,飞身上前将苏凛儿捞在怀里面,使劲摇晃了一下,“苏塔!”

  苏凛儿闭着眼睛,看起来就只是睡着了。

  李唐只听到苏凛儿说他们要下药,不知道是迷药还是毒药,单手扛着苏凛儿踩在第一个胖子身上:“解药呢?你不给我的话,我就两只脚都踩你身上了!”

  “大侠饶命,我、我们这里就是普通的迷药而已啊,一个时辰自然会醒的。”胖子被踩得没办法,只能痛苦地求饶。

  “如果没有醒,我就打你们。”

  一个时辰之后,苏凛儿转醒,一睁眼,就被吓了一大跳。

  自己还在演武厅的院子里,但是面前的胖子们却从东倒西歪散落一地,变成按照体型大小整齐地跪了一排,全部都用手捏着自己的耳朵,鼻青脸肿。

  第一个出现的胖子很委屈:“你看吧,我说就是普通的迷药,你非不信。”

  李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椅子,坐在几个胖子面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关节,咔咔作响:“我说打就要打,你们有意见就还手啊。”

  几个胖子纷纷缩了缩脖子,活像几头熊害怕得捂着脑袋。

  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首位的胖子自称是二师兄,他敢怒不敢言抱怨道:“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顾客,你怎么还打人啊。”

  李唐皱眉,略微不耐:“你错了,现在对我来说讲武堂的人是我的客人,你们只是接收方!而且刚刚还想偷袭我和我的人,我打你们一顿算是轻的了,你还不赶紧签字!”

  二师兄急得快哭了:“我是真的不能签啊……”

  剩下的几个胖子也都帮腔。

  “如果签了我们就要迎战了……”

  “你看我们几个人……哪里比得了呢?”

  “演武厅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没办法近战,也就最多放放暗器,可是因为长期不练武,手上也没力气,暗器也总是不中。”

  李唐像是在压抑怒气那样,长长地叹了口气。

  几个胖子又是瑟瑟发抖。

  “这件事,是我需要替你们考虑的吗?”李唐站起来,把单子递到了为首的那人面前,“你们不想再习武,放任自己长胖,却还想强占着人家的地盘不肯走?这是什么道理?要么就把地盘还给人家,要么就去战斗,不要为难我们,我们是小本生意。”

  为首的二师兄提起了笔,久久不肯下笔。

  后面说要用迷药的胖子开口提醒:“师兄!我们也是无辜的啊!”

  剩下的人也跟着说起来。

  “是啊!分明是讲武堂的人给我们的饭菜里放了开胃的药,才让我们短短一年时间就都胖成了这样……”

  “现在师父他老人家上了年纪,必须在环境好的地方休养生息,我们一定要守住啊!”

  “而且小师弟也不见了!那么可怜的小孩子,才十五岁!肯定被他们绑走了!我们签了之后,就算对战,他们手里有小师弟的性命,我们也打不赢……”

  “我说了。”李唐再次提醒,“这不是我要负责的事情!”

  在一旁听着的苏凛儿也觉得很同情他们,忍不住小声开口:“李唐,要不算了?”

  李唐立刻扭头瞪了她一眼。

  苏凛儿自然是没那么害怕的,只是下意识也跟着缩了缩脖子,她上去拉了拉他的袖子:“如果试炼不通过,最多我去做一些基础的杂活儿,等下个月的试炼我再来一遍就行了呗,我没关系的。”

  “是啊,这位漂亮的小哥哥都这样说了!”二师兄放下了笔,跪着抱住了苏凛儿的大腿,“小哥,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演武厅的人一定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

  “李唐,他们真的太可怜了。”苏凛儿双手合十,“不然就算了吧。”

  李唐冷哼:“你以为城中就我们一家送货的?今天我们走了,明天别家就来了,你们都赶走了,他们就不会亲自来?只是赶走我们,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

  苏凛儿赶紧把地上的单子拿了起来,冲着几个胖子挥挥手,屁颠屁颠跟着李唐走了。

  但是李唐走得极快,像是不愿意搭理她。

  怎么那么容易就生气了?

  “哎呀。”苏凛儿大叫一声,然后摔倒在路边。

  李唐果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她:“又怎么了?”

  “刚才的迷药好像还没有过去。”苏凛儿捏捏自己的腿,“我腿疼。”

  结果李唐折回来,在她的面前背着她蹲下了:“上来。”

  “哈?”苏凛儿怔愣住。

  “我背你。”

  “不用吧……”苏凛儿本意只是让他能走慢一点,可是现在……不过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已经手忙脚乱爬上了李唐的后背,假情假意道,“哎呀,这多不好意思。”

  “那你下去?”

  苏凛儿赶紧用手紧紧抱着李唐的胳膊:“盛情难却。”

  李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继续向前走着。

  “诶,那个胳膊真的是他们小师弟的吗?”苏凛儿在想着断臂,“那也太可怜了。”

  “当然不是。”李唐单手托着她,走在晋城的大街上,“那断臂掌心起了老茧,看着至少习武十几年,皮肤粗糙有不少旧伤,而且断臂的创口处破烂不堪并不整齐,一看就不像是被人切下来,倒像是被什么扯下来的。”

  “那么吓人?”苏凛儿想到那个画面,又想吐了。

  “前几日晋城用五马分尸的方式处决了两个死囚,都是江湖大盗,作奸犯科无数。”

  苏凛儿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你早就看出来了啊。”

  李唐恨铁不成钢:“这两边都不全是好人,也不全是恶人,方才若是强迫他们签了,剩下的事情交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就行了,现在倒好……”

  苏凛儿没有注意听,而是注意到了扛着糖葫芦的小贩,兴奋地拍拍李唐的肩膀:“老大老大!我觉得你太辛苦了,是不是应该吃点甜的!”

  李唐:“……”

  “吃吗?吃吗?你买一串吧。”

  “我买一串?你不吃?”李唐觉得好笑,还是停在了小贩面前。

  “这怎么好意思啊。”苏凛儿咽了咽口水,“你背着我肯定没手,我替你拿着,你来吃怎么样?”

  李唐冷笑一声:“来一串。”

  苏凛儿开心地接过糖葫芦,立刻献宝一样递到了李唐的嘴边:“给!老大!”

  只是苏凛儿只能看到李唐的后脑,不知道他的嘴巴到底在哪,怎么也吃不到。

  “你到底是不是诚心要给……”

  李唐说这话一回头,没想到苏凛儿正好为了要看清楚他的嘴在哪,也努力把头往前伸。

  他的唇就这样从她的脸颊擦了过去。

  那一瞬间,李唐知道自己糟了。

  为何这糖葫芦还没有吃进口,就已经尝出了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