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牙还牙
提拉诺2020-04-08 10:013,973

  回到千里潮声阁,正好众人都已经完成任务了,全部都在院子里休息,等待着试炼的结果,看到这一幕,时玖立刻走上前。

  “怎么了?”他扶着苏凛儿从李唐的背上下来,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神态都有些不自然,立刻察觉到了一丝猫腻,“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凛儿红着脸:“没有啊,我就是没有完成任务,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大家。”

  冯叔一听,摇头叹息:“那没办法了,苏塔跟林墨一起负责驿站收货登记吧,等下次的机会吧。”

  “那你呢?”苏凛儿看着时玖,依旧是一身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模样,“是不是轻松就完成任务了?”

  时玖点头:“嗯,今天比较走运,抽到的是简单的任务。”

  “那还不错啊,我就倒霉了……”苏凛儿还想跟他分享一下自己的倒霉事迹,结果李唐忽然拉着她的衣领把她给拽走了,她只好跟时玖挥挥手,“等会儿过来找你呀!”

  李唐拽着她回到房间里,然后把上衣脱下来,扔在她面前。

  “干什么?”苏凛儿皱眉,这家伙明明在街上的时候还挺开心的,现在又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变成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

  “你吐的。”李唐说得理所当然,“当然是你洗。”

  “我洗?”苏凛儿像是没听懂一样,“不是有负责洗衣服的大婶吗?今天应该已经回去了,你就放在那儿,明天大婶还是会来的呀。你明明是这里的老大,怎么连这点小事都不记得……”

  李唐板着脸,把衣服挂在她的脑袋上:“白色的衣服不尽早洗,肯定会有印记的。”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讲究,苏凛儿腹诽道。

  她把衣服从头上拿下来,小声抱怨:“还不如那时候有凌慧岚跟王香秀的时候呢,至少两位姑娘干活儿还是勤快的,衣服当天就有人洗掉……”

  李唐自然是听进去了,笑着问道:“所以你反而希望我把她们找回来?”

  “是你自己想吧?你那么精明狡黠的一个人,早就看出来凌慧岚他们有鬼,还任由着她来诱惑你,说实话你应该也挺享受的吧?”她还记得自己进屋看到他的模样,确实像是被“轻薄”过了,他要是没有半点意思,还能进行到那个程度?苏凛儿撇嘴,“她中意你,你喜欢她,支部对你真心跟她在一起,她还向你这边投诚了……”

  李唐皱眉:“你不也因为她喊了你,你就去人家房间里了吗?你不理她,别给她那个机会,也栽赃不到你身上……你现在跟我说这些,难不成是因为你喜欢她才吃醋了吧?”

  ……吃你个大头鬼!

  苏凛儿:“你管我!”

  李唐:“你先冲我发脾气的。”

  “我没有发脾气,我心情好得很!”苏凛儿说着推门出去,“是你看见我心情不好吧?”

  “你去哪啊?”

  “洗衣服!”

  苏凛儿坐在院子里嘿咻嘿咻洗衣服,虽然这些活儿她在家也不是没有干过,但是今天经历了那么多,已经身心疲惫,迷药的药劲还没有完全清除,整个人晕乎乎的。

  尤其是蹲着搓衣服时间太久,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没站稳。

  “小心一点啊你。”时玖上前接住她,“你怎么自己在这儿洗衣服?这不是你的衣裳吧?”

  苏凛儿忿忿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当然不是,我哪能穿这么风骚的款式。”

  “那你为什么要帮李唐洗衣服?”

  苏凛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一遍,结果时玖笑了笑:“嗯,确实该你。”

  “你还笑呢!”苏凛儿苦着脸,“我今天真的特别累,现在还头晕呢。”

  时玖拍了拍她的脑袋,没有说话,而是从她手里接过了衣服,帮她把衣服给晒好来。

  还好他来了,晒衣的绳子很高,换作苏凛儿估计也晒不够。

  “谢谢你。”苏凛儿感激不尽,“你总是在帮我的忙呢。”

  时玖看她一眼,似乎另有深意,淡淡说道:“以后若是我不在,你该如何?”

  “你要不在这里,我就找个杆子来撑上去。”苏凛儿没听出来,“我还是很聪明的。”

  “这倒是没有看出来。”

  苏凛儿悄悄绕到了时玖的身后:“你跟李唐一样,太小看我了,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比如……我可以偷袭到你!”

  木盆里还有皂荚搓出来的泡沫,她捧起一把就往时玖的脸上抹过去。

  时玖当然也不甘示弱,两个人立刻就追打起来。

  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李唐,眯着眼睛看着两个人嬉戏打闹,原本要走过来的脚步停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转身又走向别的别处了。

  苏凛儿被分配去了城北的驿站,负责接收货物,做好登记,以及统筹分配给各个人。

  因为时玖也被分来了这里,想着至少无聊的时候还有人跟自己说说话,她软磨硬泡半天,才让冯叔答应她来这里的。

  来之前感觉还算是简单,没想到来之后才发现这原来真是一个苦差事。

  比如有个大娘要给自己在外打工的儿子寄点名贵的药材,不重,但是货物值钱,要么就是按最基础的价格发货,但是如果路上有任何损害,是不予赔付的;要么就是给物品估价保值,出了问题会给赔一部分的钱,就是运费肯定就更高了。

  大娘立刻不乐意了:“凭啥要加钱?我已经出了运费,如果路上出问题,只能说你们业务能力不行!要不是看你家没生意了,我肯定选择天下入局!”

  “哦?”苏凛儿掏掏耳朵,“大娘你也可以再考虑嘛,所谓货比三家,你想好了咱们再决定。”

  这大娘的意思很明确,大概就是又不想给货物保价,又想要拿最基础的运费。

  这沿路至少五日的路程,还是快马加鞭地赶,即使保护得再好,也说不准会不会因为有些颠簸,有些破损,如果突然遇到暴雨,还得再加两层油脂,一些宝贝的东西还能加钱再裹上一层猪肠制作的保护袋。

  可是不愿意额外价钱,又想要最好的待遇,哪里可都没有这样的理。

  而且事事拿天下入局来作比较,想必也是去那边闹了一番无果。

  她不喜欢跟无赖较劲,也就随意了。

  哪知道大娘不是善茬,忽然就哭天喊地往地上一坐,放声哭喊:“这千里潮声阁的人不接货也就罢了,竟然还骂人,你小小年纪就如此无礼,定然是家教不严,这里也没什么规矩!还能好好送货吗!”

  苏凛儿这就怒了,拍桌而起:“大娘,你有一说一,扯什么家教啊,我哪句话无礼了?”

  “哎哟,真是没见过这么蛮横无理的地方……”

  这驿站总共也就三个人,其中一个还负责把接到的货物登记完毕后运回阁里,到时候再统一分配,结果这就剩了苏凛儿和林墨了。

  林墨也是个瘦瘦小小的模样,看到大娘这架势,也只能束手无策。

  苏凛儿也能理解为什么大娘只找他们撒泼,不敢找天下入局。

  天下入局每个驿站都派了几个牛高马大的人,一方面是看守货物,一方面也是防止有闹事的人出现,时常有些人拿着破了边角料的货物来要赔偿,所以安排一两个“打手”唬人也是正常。

  所以大娘就把目光放到了这里。

  难怪说驿站的工作不好做呢,要是每天都遇到一次这样的人,估计也真得崩溃。

  大娘这一哭,立刻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林墨立刻上前要去搀扶大娘,大娘要起身的,结果不知道怎么了,忽然用力向后倒下去,像是被人给推了一下。

  “哎哟,这还打人了!”大娘扶着自己的腰又开始哀嚎起来,“漫天要价就算了,这还动手打人了!到底有没有王法有没有规矩了!我这腰啊……是站不起来了。”

  “我没有!我是想扶大娘起来的!”林墨急得直摆手。

  周围的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看清楚,只是纷纷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这样下去总归是影响不好的。

  恰好这时候时玖送了货回来,看到这一幕,顿时看向苏凛儿挑了挑眉,应该是在问什么回事。

  苏凛儿冲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倒了一杯茶。

  “大娘你别急呀,你先喝口茶冷静一会儿。”苏凛儿端着茶,慢慢向大娘走过去,“就当作是我给你赔不是,咱们有话好好说……”

  大娘想要伸手去接茶杯,不过苏凛儿早就看出她的意图来了,所以就暗暗对她一笑,忽然脸色大变,一杯茶全部都倒到了自己的手上。

  “啊……好痛!”苏凛儿捂着手。

  时玖立刻上前察看她的伤势:“怎么样?”

  苏凛儿满脸委屈看着大娘:“大娘,我只是想给你喝杯茶,你为什么要拿茶泼我啊?”

  她把手拿开,自己被茶泼到的地方红了一大片。

  “我、我哪里有!明明是你自己倒的!”大娘急得一下子站起来了,向着众人解释,“你们也看到了吧?这小子明明是自己倒手上的!”

  苏凛儿双眼含泪:“大娘,那么烫的水,你看我这手都红成什么样了!我犯得着这般伤害自己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也不能拿自己乱来啊!倒是大娘你……方才不是说腰扭了,没有办法动了吗?这会儿倒是动作又迅速又敏捷!”

  大娘也愣住了,满脸尴尬:“那、那是我好了!”

  “可我的手没有好呢。”苏凛儿继续假装可怜,“这手还得讨生计,可让我该怎么办……”

  之前周围对千里潮声阁指指点点的人,又对着大娘指指点点了。

  大娘见没有办法了,一跺脚,拿着自己要寄的药材推开众人走了。

  围观的人自然也就散开了。

  时玖看了她一眼:“真的烫伤了?”

  苏凛儿把手递到时玖面前,上面的红印并不像是烫伤,乍一看还好,但是仔细看,红得不自然。

  她嘿嘿一笑,摸了摸时玖的脸,当即出现了一条红印子。

  “我傻么我?肯定是吓唬她的呀,那水虽然烫,不至于烫伤,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苏凛儿吐吐舌头,“跟我斗,本姑娘厉害着呢!”

  “嗯,看出来了,所以接下来有没有给我的单子呢?”时玖擦掉了脸上的红印,眼睛还追随着那个大娘离开的方向。

  林墨把分配给他的都拿了出来,正在清点记录。

  等待的时候,时玖拿过了苏凛儿记录的账本,问道:“方才那个大娘的住处记录了吗?”

  苏凛儿点点头,指给他看:“就是这儿,全部都登记好了,到交钱的时候不乐意了,真浪费我的力气。”

  时玖扫了一眼,没有说话。

  等到他拿着货物之后,按照脑中记录下的地址寻了过去,敲了敲那紧闭的木门。

  大娘走过来打开,一见到时玖就要关上。

  时玖迅速伸出一只脚卡在门缝里,眉间皆是森然:“你自己开门尚且有条活路,你关门的话,我就踹开门,进去先把你的手给砍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