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下入局
提拉诺2020-04-08 10:013,541

  自从上次吵了一次,苏凛儿跟李唐已经冷战七天了。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其间她分明主动跟他说话了,某大爷还是爱答不理的,甚至连房间都很少回去了。

  所以每次夜深,她早早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都要睁着眼睛至少等到子时。

  如果子时了他还没有回来,那一般就是不回来了。

  苏凛儿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干脆起床,倒不如去晒晒月亮。

  结果刚过去,就看到李唐正坐在院子里的屋顶上和南烛说话。

  两个人并肩坐着,好像还挺亲密的。

  虽然南烛因为走长线,很少在阁里,每次都是回来休息两天就匆匆离开了,所以她也很少撞见李唐和南烛私下里有过什么交谈。

  她自然也就忘记了,南姐会在这里,本身就是李唐的一个例外了。

  也就忘记思考过,南姐对李唐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了。

  “所以,你不打算把这件事跟苏塔说吗?”南烛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草,眼睛看着远处,随性懒散,像是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明知道这句话不该她问出口,还是没有忍住。

  果然,李唐收回了视线,落在了南烛身上,不过也就片刻,又看向远处的漫漫黄沙:“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还是你不想?”南烛追问道。

  李唐疑惑扭头看着她:“南姐,你好像很在意那个新来的?”

  “李唐,”南烛唇边是淡淡的苦笑,“是你太在意那个新来的了,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

  “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我看得出来时玖这样做应该也是不想牵连苏塔,既然这样又何必让无关的人为了这件事烦心呢。”李唐把草从嘴里拿出来,用手指一弹,“好了,夜深了,去休息吧。”

  “今晚还不回房休息吗?”南烛飞身下去之前问道。

  李唐双手枕着头,看着月亮:“在这里也挺好的。”

  在这里,至少不觉得心烦意乱。

  苏凛儿失眠了一夜。

  在驿站工作的时候,也一直在唉声叹气。

  林墨给她倒茶:“苏塔,你怎么了啊?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

  “就是感觉心气不顺,我可能……”苏凛儿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命不久矣了吧。”

  “呸呸呸,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的。”林墨用手捂着她的嘴巴,“要是被哪路神仙听见了,以为这是你的心愿,就给你实现了怎么办……”

  苏凛儿奋力扒开他的手,大口喘气:“你、你、你你……你是要!闷死我啊!”

  这家伙捂嘴就算了,还把她的鼻子也给捂住了,就差没有直接把她捂死了。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林墨看了看自己的手,放在苏凛儿的脸旁边比划了一下,“是苏塔你的脸太小了,像个小姑娘一样。”

  “呸呸呸!饭可以乱吃话话不能乱说,要是神仙真的把我变成姑娘怎么办?”苏凛儿故意学他说话,“到时候你负责吗?”

  “我可以娶你啊!”林墨眼前一亮,但是顿时又泄了气,“但是你应该更愿意嫁给时玖吧,他今天怎么没有来了,这都已经正午了。”

  “走开走开。”苏凛儿真想一脚踹开他,干脆翻着自己眼前的记录。

  不过他说得也是,为什么都这会儿了,时玖还没有来呢。

  她翻着记录,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时玖最近派送的几个地方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是路的终点都是一样。

  她在纸上画出了大概的路线,标记了街道的位置,果然发现有些奇怪。

  “林墨,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苏凛儿指着中心的位置。

  林墨皱眉,举起了她画的草图看了半天:“这……这里不是天下入局的总部吗?”

  “什么!”苏凛儿拍桌而起,“你确定吗?”

  林墨也很无奈:“倘若你画的路线都标记对了,那肯定是天下入局的,咱们跟他们可是死对头,当然得清楚敌人的老窝啊。”

  “完了完了……”苏凛儿想也不想就拿着图纸往外跑,“我出去一趟,这里交给你了。”

  一开始见到时玖的时候他穿着跟天下入局相似的衣服,绝对不是偶然。

  他一直在计划着什么,只是他从来不说。

  她也应该想到,天下入局对他而言是杀父之仇,他从沧凉城赶来这里,肯定不会只是单纯过来看看,而是他蛰伏在这里,收集证据,找寻机会。

  千里潮声阁,正好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苏凛儿跑到了天下入局的门口,大门紧闭,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难道时玖已经潜入了?还是说时玖复仇未遂,已经被抓进去了?

  她不敢多想,就打算直接去敲门。

  哪知道自己的手还没有砸在门上,就直接被人拉住了手腕,直接拽向一旁。

  苏凛儿看清来人,顿时呆住了:“李唐?你怎么在这里?”

  李唐没好气地翻了白眼:“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时玖有危险!”苏凛儿抓住了李唐的手腕,“他爹爹被天下入局的人害死了,他来这里肯定是为了向他们复仇的,来千里潮声阁之后一直都在寻找证据和机会,他今天没有来驿站,一定是去施行自己的谋划了……”

  李唐平静道:“我知道。”

  “你知道?”苏凛儿疑惑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唐看了一眼天下入局的大门,又将她拽到了更角落一点的位置,这才继续道:“每个进来的人,我们都会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时玖没有解释之前穿着天下入局衣服的缘由,再加上也没有隐藏自己的动机,实在太过明显,应该是打算短时间内就动手。”

  苏凛儿一筹莫展:“那现在该怎么办?”

  “他还有跟你透露过什么吗?”

  苏凛儿仔细回想了一下,瞪大眼睛:“他说过如果以后没有他……”

  李唐皱眉:“看来他没有打算活着。”

  “不行,他肯定是被抓住了——”苏凛儿挣脱李唐的手,无奈他的力气太大,如何都挣脱不开,“你干什么?我要去报官!”

  李唐板着脸,双手扶着她的胳膊两侧,强制让她停下来:“你想清楚了,现在是时玖要想办法向天下入局的人复仇,甚至不惜豁出性命也要弄死别人,你去找官府,那他们是抓时玖还是天下入局呢?”

  苏凛儿终于冷静了一下,长叹口气:“还有什么办法呢……时玖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看着他这样去赴死的。”

  “他还没有来。”李唐的语气放柔,带着深深的无奈,“你别担心了,他还没有来这里。”

  苏凛儿决定按照李唐所言,两个人一起在这附近的树上躲避。

  又是像之前一样,她和李唐并肩坐在树干上,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现在才反应过来,他们俩是冷战许久的关系。

  看某个人嘴里叼着草根,并不打算跟自己多言的模样,苏凛儿冷哼一声,翻个白眼往旁边挪了挪。

  你不愿意搭理我,我还不愿意靠你太近呢!

  本来就因为她身材瘦小,所以坐在离主树干更远一点的地方,她这一挪动,树干立刻就晃悠了一起来,她也还没有坐稳,便失去了重心,险些要掉下去。

  “啊——”

  李唐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一转,背对着自己,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他用手揽着她的腰,把她给扶稳了。

  “都让你别乱动了。”

  李唐说话的时候,气息自身后传来,热气喷洒在耳畔,苏凛儿立刻就红了脸,暗暗庆幸还好现在自己是背对着李唐的,否则让他看见了,自己肯定又要被嘲笑了。

  “是你先不理我的。”苏凛儿委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你就不搭理我了。”

  对于某个人贼喊捉贼的行为,李唐更是无奈:“分明是你先挑事提起凌慧岚。”

  “欸,你不也——”

  她正要反驳,李唐搂在她腰间的胳膊稍微用了力,把她给紧紧揽在怀中。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姑娘?”李唐语气淡然。

  只是苏凛儿没能回头,看不见此刻李唐脸上的表情,虽然始终如一的散漫,可是目光却是锁定在她的身上。

  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有一丝红晕爬上了他的脸颊。

  此刻的李唐很烦躁,只是在等待她回答的片刻,也觉得不耐烦。

  苏凛儿低下头,死鸭子嘴硬说道:“怕你遇人不淑,这凌慧岚论长相身材都不如南姐,而且有城府有心计,跟这样的女子在一起,你以后肯定不好受!但是南姐就不一样了,你们俩简直天生一对,她能主外又能主内……”

  要不是这棵树真的太高了,他真想把她给推下去。

  可是说着这段话的苏凛儿心中更是好不到哪里去,那夜瞧见他跟南烛一起坐在屋顶,月色迷人,清风拂面,就跟话本子里描绘男女主人公相爱之后甜甜蜜蜜的画面一模一样。

  南姐可以轻而易举去到他的身边。

  而自己呢,估计连爬上屋顶的梯子都扛不动。

  为什么想到这里,就觉得难受呢。

  苏凛儿不是那种会把事情都埋在心底太久的人,所以在认识到这样的心情之后,她也很直白地开口道:“李唐,可是我好像有点……不太开心……”

  李唐本也窝着无名火要开口反击,结果听到这句话,立刻被浇熄了。

  “你……你什么意思……”

  苏凛儿正要把剩下的心里话说出来,就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天下入局门口。

  “来了!来了!”苏凛儿激动道,像是把刚才的话题完全给忘记了。

  李唐暗暗捏了捏拳头,心里只想把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人给痛打一顿!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