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处可去
提拉诺2020-04-08 10:013,497

  “不可能!”苏凛儿一口否认,看着李唐说道,“东西我肯定都是送到了!”

  “是本人当面签收吗?”冯叔问。

  “当然……”苏凛儿仔细回想了一下,有两户好像是后院的门没有关,自己进去的时候,听到户主人在屋子里说现在忙着脱不开身,让她放在门口就好。

  她把这两户的情况说了。

  冯叔照着记录一对比:“就是那两户。”

  苏凛儿急了:“可是我也放进去了啊,我都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我为何要拿呢?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傻,明明知道这是会被查到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拿!还放进自己的房间里等着你们来抓我啊?”

  “这得问你了。”冯叔冷笑两声,“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把东西放在房间的箱子一锁,大当家的又怎么会知道呢?”

  “怎么可能——”苏凛儿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大声辩驳,“东西如果遗失了,你们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找到我头上来啊!”

  “你都要跑了,当然什么都不在意了。”杨山冷笑,“我们可是看到你半夜里想跑路,又被老大给抓了回来吗?”

  “那天晚上我确实要走,也确实是李唐带我回来的,但是我既然都回来了,为什么还要逃跑——”

  “因为你串通了天下入局的人!”冯叔摇头叹息,“平日里看你纯良无害,不想原来你就是我们阁里的叛徒!”

  “天下入局?”苏凛儿晕了,她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啊!立刻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

  “刚刚跟你交谈的,可是一个一身黑衣、黑纱遮面的少年?”冯叔质问,“你们日前可曾在凉茶铺里一起喝过茶?”

  “是啊。”苏凛儿点头。

  “那个人,就是天下入局的人。”冯叔摇摇头,“我们跟对方可是死对头啊。”

  苏凛儿无语:“我怎么会知道啊?”

  “总之证据确凿,我们阁里的规矩,偷鸡摸狗鸡鸣狗盗之徒统统都要被赶出去!李唐大当家念在你在沙漠里曾经救他一命,决定不再追究你的这些事情,你走吧……”冯叔挥挥手。

  苏凛儿晕头转向,她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唐:“你也相信这些事都是我做的?”

  李唐看着她,没有出声。

  苏凛儿委屈得浑身难受,被人冤枉最多就是气愤,可是看着李唐冰冷的目光,她难受得连呼吸都变得压抑,像是被人塞了一大团棉花。

  “李唐,你不是说相信我的吗?”苏凛儿声音颤抖,让自己尽量不要哭出来。

  李唐平静地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波澜:“这一次,确实人证无证都在,我保不了你。”

  “随便!我也不稀罕这里!”苏凛儿大吼一声,拨开众人转身跑了出去。

  苏凛儿从小没有娘,只有身边一个老奶娘照顾自己。

  老奶娘一生嫁了三个不同的丈夫,生了三个孩子,自小跟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老奶娘第一个丈夫就是她一见倾心,不管不顾跟对方私奔,怀了孩子之后,男人跑了,她挺着大肚子到处找生计,身材高大圆润,白白胖胖的,一看就营养富足,所以被有钱人家相中了来当奶娘。

  老奶娘生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遇到了尚在襁褓之中,饿得只有成年男子双手掌心大小的体型。

  就这么一口一口把苏凛儿给奶大了,苏老爷看在她的功劳,让她一直陪伴苏凛儿成长。

  老奶娘是个性情中人,敢爱敢恨,活得潇洒自在。

  所以自然对苏凛儿的影响也很大。

  这次她能逃婚,也多亏了老奶娘的帮助才能这般顺利。

  那个嘴上说着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老奶娘却依然没有从爱情的挫折坎坷中得到教训,反而依旧还在等那个能够相守一生的良人。

  所以苏琳儿也觉得,一定是老奶娘遇人不淑,才这般跌跌撞撞。

  现在看来,老奶娘说的没错。

  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苏凛儿一路从城北跑到了城南,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蹲在地上哭唧唧的。

  她觉得太丢脸了,本来想着小声哭的,结果越哭越委屈。

  忽然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走过来,对着她不怀好意地笑道:“小兄弟,怎么了啊?哎哟,哭得那么伤心,要不要跟哥儿说说?”

  苏凛儿皱眉,站起来就要转身离开。

  结果身后的人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别着急走啊。”为首的混混脸上有刀疤,笑得极其猥琐,“小兄弟长得真漂亮啊。”

  说完之后,他还扭头对身边头发乱得像鸡窝的混混,用方言说了句:“可以卖掉,还是个不错的价格。”

  苏凛儿一听就着急了,用力挣扎起来,不管不顾就一脚踹在刀疤男的小腿上,趁着他吃痛弯腰的时候赶紧跑开。

  只可惜鸡窝头追过来,一把拉住她的头发。

  谁知道一下子没扯住,只是把她的头绳给扯开了。

  乌黑的头发散落下来,苏凛儿吓得立刻用手捂着脑袋。

  “草,是个娘儿们!”鸡窝头大喊一声。

  刀疤男这么一看,也不顾腿上的疼了,瘸着腿也要追上来:“一定要把她给抓住了!等我们兄弟两个先玩过了,再送去卖掉!”

  糟了糟了,苏凛儿绝望地逃跑着,为了放声大哭特地找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巷子,这还是上次李唐带自己来认路的时候发现的,结果现在反而坑了自己,压根就找不到什么人能够救自己。

  这次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苏凛儿决定停下来,换上一张笑脸道:“大哥们,我错了,有话好好说。”

  “跑!我叫你跑呀——”刀疤男上来就要给她一巴掌。

  苏凛儿记得大叫:“如果你把我打伤了,你还能卖到好价钱吗?”

  刀疤男停了下来。

  “我不喜欢吃皮肉苦,如果你们不打我,我乖乖跟你们走,行吗?”苏凛儿跟对方协商,“如果你们现在打我,我的脸肿成猪头了,就算想卖掉我,人家看我这样,会愿意出钱吗?若是打坏了,你还得花钱给我医治,你们岂不是得不偿失?我一介女流,反正肯定是打不过你们两个了。”

  鸡窝头一听有点道理:“好像也对啊。”

  “对你个头!那我刚刚挨的那一脚怎么办!”刀疤男还是不爽。

  “反正她跟我们走,让她好好服侍我们不就行了。”鸡窝头看着苏凛儿流口水,满脸坏笑,“小丫头长得真漂亮啊。”

  苏凛儿强忍住内心的恶心和害怕,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于是就这样决定了,刀疤男跟鸡窝头分别走在苏凛儿的两侧,挟持着她往外走。

  走出小巷子,外面就有集市,眼下太阳落山,大家都准备收摊回家了,人还是不多。

  苏凛儿暗道不好,眼下这里没有一个适合救自己,不是年纪太大,就是身材瘦小也不敢惹麻烦,要么就是上了年纪的大娘。

  她急得暗暗捏紧了拳头。

  忽然一只手从身后拉住她的胳膊,将她一拽。

  苏凛儿激动得差点叫出来:“李——”

  可是来的人却是上次黑纱遮面的小哥。

  “你……没事吧?”小哥盯着她,然后打量旁边的两个混混,“他们是谁?”

  “这是我们家小姐,跑出来玩的,我奉了老爷的指示要把她带回去,谁敢阻拦,我们就打死谁!”刀疤男看出来这边已经吸引人注意了,立刻高声宣扬。

  竟然还想出来了这样的说辞!

  小哥带着怀疑继续问:“真的?”

  苏凛儿眼下也没有办法了,忽然用沧凉话说了句:“他们是混混,想抓我去卖掉,救救我。”

  小哥立刻瞪大眼睛看着她。

  其实苏凛儿也是猜的,虽然小哥说的是官腔,但是沧凉话尾音都上扬,他上次跟自己见面的时候大概是被她给惹烦了,说话的时候语气不耐烦,就会稍微带着点这样的尾音。

  现在看来,是自己猜对了。

  “这丫头在说什么——”鸡窝头立刻向身边的刀疤男说道。

  小哥立刻将苏凛儿拉到身后护着,冷眼瞪着这二人道:“哦?真是好笑,我可没有听说我爹还派了人要抓我妹妹,小门小户的,可请不起你们两位家丁……你们这些恶霸,当街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

  “妈的,要你多管闲事!”刀疤男顿时恼怒,上来就扬手要打他。

  本来苏凛儿以为小哥看起来身材也算是高大,多少会写拳脚,谁知道就这样任由着两个混混打他。

  虽然偶有反抗,但是怎么看这个小哥都是书生,动起手来,畏手畏脚,甚至还不如自己。苏凛儿看不下去了,刚好旁边有一个准备打更的人拿着铜锣过来,本来看着这边在打架想跑的,她上去就抢过铜锣翘起来:“这里有恶霸想要强抢民女!还殴打百姓!有没有人能帮忙报官!或者喊巡逻的衙役过来啊——”

  这一呐喊,旁边的路人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向着两个混混扔东西。

  刀疤男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没好气拉着鸡窝头道:“算了,我们走!”

  苏凛儿向四周见义勇为的人道谢,然后把被打倒在地的小哥给扶了起来。

  现在他头上的帽子也掉了,黑纱也被撕破了,干净白皙的脸带着伤,嘴角出了血,头发也凌乱了。

  “谢谢公子……”苏凛儿看着这人为了自己变成这般模样,鼻尖发酸,很是自责,“都怪我。”

  小哥整理着自己的头发,语气淡然:“没有关系,我无所谓。”

  “那怎么行呢……”

  “反正……”小哥把帽子重新戴回头上,像是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那般道,“我快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