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咬人的猪崽子
提拉诺2020-04-08 10:013,348

  苏凛儿醒来的时候,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的脑袋一片混乱,只是记得自己从树上摔下来就晕过去了。

  “醒了?”时玖倒了杯水递到她的嘴边,板着脸,似乎心情并不好,“喝点水。”

  她觉得浑身疼得动不了,稍微想抬起身子,就觉得钻心的疼。

  “不行,我动不了。”苏凛儿哭丧着脸,“时玖,我是不是废了啊?会不会以后都不能动了?你老实告诉我,不要隐瞒,我都能接受的。”

  时玖冷哼一声:“你现在倒是怕,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怕。放心,死不了,只是腿伤了,休养几日能下床,一月之后,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你这人!”苏凛儿正要发怒,可谁想发怒也痛,一痛就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的,也怒不起来了,只能哀怨地说道,“我好心救你,你就这样说风凉话。”

  时玖把她慢慢扶了起来,脸上凶狠,动作却是轻柔至极,轻轻喂了水给她之后,依旧守在床边,没有吭声。

  “你怎么不说话?”苏凛儿还有话想问他,甚至想要跟他大吵一架,可瞧见他这样,自己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他一直都不愿意表露自己的内心,所以这些事情也暗悄悄去做。

  苏凛儿继续道:“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心里其实埋怨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要去救你,你想跟对方同归于尽,还让人带了些东西进去,都是一些不能见光的官银吧?想放些赃物,到时候你进去之后伺机刺杀天下入局的东家,官府来查案,这些事情都说不清楚,到时候天下入局身败名裂……”

  时玖皱眉没有说话。

  计划跟苏凛儿说得相差不多,只是没有想到,那老奸巨猾的

  “你何必呢,你的爹爹已经被害死了,一直活在复仇的痛苦当中,甚至连自己的命也不顾了,你觉得这是你爹爹想看到的吗?”苏凛儿叹气,“你可能觉得我多管闲事,但是你想求心里的安稳,我也想求我的安稳,你救过我,我对你不能见死不救……”

  时玖打断她的话:“说了那么多不累吗?”

  “我当然累啊,我苦口婆心这是为了什么……”

  “我已经答应过你了。”时玖淡淡道,“我不会去寻死了。”

  “当真?”苏凛儿愣了,“我以为你是看我快死了,才随口答应我的。”

  时玖点点头:“嗯,你都这样了,我若是再去复仇寻死,你又要为我寻死觅活怎么办?”

  苏凛儿听着这话有些奇怪,品了半天才反问:“谁为了你寻死觅活了!你以为我自己想找死吗?我的命宝贵得很呢!”

  不过这聊了半天,她才想起来:“我为什么在这个房间啊?”

  “李唐把你带回来之后,要给你宽衣解带看伤口,我便找了个借口推说不方便,就把你带过来了。后来郎中过来,我也有银子打发了。”

  苏凛儿松口气,结果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那谁给我宽衣解带的啊?”

  时玖指了指自己:“不然呢?”

  “你可以喊南姐啊——”苏凛儿气得想打他,可是自己的手都抬不起来,“怎么说我也是姑娘家……我还没有出嫁呢!”

  “行了行了,大不了以后我娶你。”

  “谁稀罕嫁给你啊!”苏凛儿气得想哭,“我就是为了不嫁人我才跑出来的!要娶我的公子很多的!”

  虽然没有几个姐姐多,但是她应该……也不差吧?

  毕竟是爹爹的女儿。

  “我逗你的,是南烛来给你换的,别生气了。”时玖捏了捏她的脸蛋,“本来长得就不好看,现在还生气,眼睛鼻子都挤到一起了。”

  “真的?”苏凛儿还在怀疑。

  “嗯,南姐看我把你带回自己的房间,一眼就猜出来我知道你的身份,所以就进来帮你换了衣服。”

  可是苏凛儿还是不放心,毕竟李唐那么聪明的人,便问道:“那你找的什么借口啊?”

  “李唐自己也受伤了,不方便照顾你。”

  “什么——”苏凛儿说着就要起身,结果又疼得重新躺回去了,“李唐怎么了?”

  时玖把她给按了回去:“你老实点,他比你伤得轻多了,只不过是之前胳膊受伤了尚未痊愈,又伤到了一些。他常年习武,身子骨比你结实多了,你就担心好自己吧。”

  “那他没有问过我什么吗?”苏凛儿松口气。

  “他还没有来过,现在应该是南烛在照顾他。”

  时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再看她,而是转身将杯子放回桌子上,目光一沉。

  那时李唐进入天下入局,找到了被关在柴房的他,可是苦于门卫森严,无法靠近,只是给了他信号,让他见机行事。

  谁知道这时候天下入局的东家,田氏父子回来了。

  田长魏老奸巨猾,其子田漾更是城府极深,阴险狡诈。

  时玖满脑子都是对他们的恨,什么也不顾,哪怕知道李唐在此,也不想管了,当时一心只想冲上去杀了他们俩,哪怕自己手无寸铁。

  所以他趁机推开家仆,拿起路上的石头,都只想杀了他们。

  可是没有办法,他刚拿起石头就被按住了。

  这时候几个家仆忽然被打倒,对方暗器飞出来的方向,让他知道是李唐。

  后来他蒙着面冲出来,虽然武艺高强,但是一人之力毕竟还是受了不少伤。时玖早就放弃继续活着的念头了,他想着,倒不如牺牲自己,如果能让李唐活着离开也好,便趁乱推开压制自己的人,拔出了刀也去撕杀。

  哪知道轻而易举就被田漾制服,甚至还以此威胁李唐不要动,硬生生被人砍了两刀。

  直到苏凛儿放了火,田氏父子这才慌神,决定集中人力去救火,这才让他们俩能够逃出来。

  出来的时候,李唐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是一看到倒在地上的苏凛儿,还是不管不顾单手扛着苏凛儿一路跑回了千里潮声阁,进门的刹那便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直到现在,也都还在昏迷。

  所以他这才拜托了南烛,让苏凛儿住在自己的房间,由他来照顾。

  时玖自认为自己是善意的谎言,若是让苏凛儿这时候乱跑,不光对于李唐的病情没有帮助,还可能导致苏凛儿自己的伤势加重。

  等到以后闻起来,大不了再承她一顿骂好了。

  夜深,苏凛儿疼得睡不着,想要翻身的时候都疼得忍不住哼哼。

  时玖立刻醒了过来,只是这些疼痛也没有办法,他也只能干着急,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就拿了一本诗集,念给她听。

  其实一点用也没有,但苏凛儿实在不想再麻烦他,故意装作听得入迷的样子。

  最后时玖自己扛不住,趴在床边差点睡着了,苏凛儿推推他,让他回自己的床上休息。

  翌日白天,苏凛儿喝了药,吃了东西才沉沉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又起来吃饭喝药。循环了一整天,也就这么迷迷糊糊睡了一整天。

  结果导致夜里再次无眠。

  可是担心时玖听到了又得想办法帮自己转移注意力,结果都是徒劳,他累,她也不好受,就只是自己暗暗忍耐着。

  也不知道李唐现在在干什么,南姐会不会也在他的房间照顾他呢?他一个人躺着无聊的时候,会不会想自己呢?

  一天过去了,她没等到李唐来看望自己。

  睡醒了也会悄悄问时玖,李唐是否来过。

  可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

  算了,他想自己做什么呢。

  好在她的床靠近窗子,平躺着可以看见外面的月色,稍微把头撑起来,可以看见窗户的庭院。

  结果她忽然听到院子里好像有声响,像是什么人拖着步子在地上蹭,还撞到了院子里的花盆。

  难道是进贼了?

  她努力撑起身子,把头伸到窗口想要看看,哪知道刚把头伸过去,就有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吓得她差点就要大叫起来。

  那人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低声道:“是我。”

  苏凛儿这才看清楚了来人,先是惊喜,但是很快就变成皱眉不悦。

  “小声点。”李唐继续道,然后慢慢把手松开,可是就在这时,苏凛儿一口咬住了他要移开的手,他疼得倒吸一口气,“嘶——”

  苏凛儿死死咬着,还像是挑衅一般抬起眼瞪他。

  “你是狗啊你。”李唐想要把手给抽回来,结果她咬得更用力,他皱着眉头警告道,“再不松嘴我就揍你了。”

  苏凛儿这才不甘心松开了嘴。

  “咬我干什么?”李唐见她也不说话,伸出手想去捏她的脸,然后又担心被咬,只能收了回来,心有余悸看着她,“你好点了吗?怎么样了?”

  “现在知道关心我了,早干啥去了。”苏凛儿哼哼两声。

  “哼什么,像个猪崽子一样。”李唐又忿忿补充了一句,“还是会咬人的猪崽子。”

  “你来干什么?”苏凛儿看他脸上好像没有什么伤,但是走路过来的声音却是不对劲,“你是伤着腿了吗?所以也也不来看我。”

  “你很在意这件事吗?”

  苏凛儿扭头:“才没有。”

  李唐却道:“我在意。”

  苏凛儿愣了愣:“什、什么……”

  “那天我们在跳下树之前,你想跟我说的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