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沙海
提拉诺2020-04-08 10:014,263

  漫无边际的晋中沙漠迎来正午,烈日当空,把人身体里最后一丝水分也要蒸干了。

  一行有二三十人的商队在沙漠中前行,领头的是个高个,皮肤黝黑,牵着一匹骆驼,拖着沉重的脚步。

  除了商队,前行的队伍中还有几个想要穿越沙漠的旅人,都是沿路加入进来的,相貌迥异,似乎互不相识,但目的地都是附近的晋城。

  其实从他们的出发地到晋城也不是没有官道,官道道路宽广,有专门来往载客的马车,这些人舍弃官道跟着赶路商队一起走,大多是有不得已的缘由,他们之中有些是见不得兵的逃犯,有些是被仇家追杀的亡命徒。苏凛儿两者都不是,她混在其中,小心翼翼地用白色纱布包裹着脸,以抵挡烈日的暴晒。她这么一路受尽辛苦,只是为了逃婚而已。

  爹爹不经她的允许就为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她想再等等,至少等自己见过各处风景,游过山川大河,再安定下来也不迟。但不管她怎么撒泼打滚,爹爹还是收了聘礼,还嘱咐奶娘看着她,教她好好学习女工,学习如何当一名好妻子。

  苏凛儿自小便不是静得下来的性子,哪里守得住这样的日子,几次哀求爹爹都无用,她只得自己收拾了行李逃跑。

  她个子小,穿了一身家仆的衣服,白白净净的脸在数日奔波之下变得脏兮兮的,倒也看不出来是个姑娘家。

  苏凛儿知道现在爹爹肯定派了人来抓她,在方州时,她恰好碰上了这支要去晋城的队伍,花了身上大部分的盘缠才让当家的答应捎上她。

  一行人已经走了很长时间,领头的人终于挥手让大家停下来。苏凛儿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海,没有半点接近目的地的感觉,反而觉得越走越远。

  “为什么停下了?”一道清亮的男声提出了疑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到?”

  一口官话,跟这路上的人略有不同。

  晋城是南北的交汇处,人口往来不少,五湖四海的人都会赶往哪里,要么留下来,要么再去寻另外一个落脚地。一路上苏凛儿听了不少方言俚语,难得听到这么字正腔圆的口音,颇有些意外。

  这人个子很高,一身青衫,头发高高竖起,身材清瘦,戴着帽子,用黑纱挡了半边脸,像是一个侠客,但是这人没有佩剑,全程极少说话,若不是他这时候开口,苏凛儿几乎没有察觉到这人的存在。

  领队的人头微微偏过来,斜着眼看说话的人。

  “既然跟我们走,就别问那么多,我们这批货,日落的时候一定能到。”

  “从来的方州去晋城走官道需得一天一夜的脚程,路上也有几个驿站供人歇脚,我们走了半天,别说大道,就连驿站的影子也没有半分。”青衫男子再次开口。

  “你若是不信我们,现在就离开我们队伍,看你自己一人能否走出去。”领队的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站了起来,对着所有人说道,“谁若不信,都可以走。”

  苏凛儿看到领队身边的人,不声不息都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一动作也不太妙啊。

  旁边有年纪稍长的人低声劝道:“罢了,既然给了银子,就相信当家的。”

  男子显然不服,冷哼了一声:“我当然可以走,但是已经给的银子是不是得还回来?”

  领队的脸极为黝黑,脸上有几道疤痕,络腮胡子长了一脸,尤其是下巴上那一戳,还用绳子绑起来,腰间别了一把弯刀,目露凶光:“我能还你银子,但没有骆驼没有马,单凭一双脚可走不出这沙漠,你就算有钱,也无福消受。”

  “哦?”男子声音听不出喜怒,“那看来是我心急了,我的不是。”

  领队没有说什么,站起来看着天,摸了一把地上的沙,大喝一声:“继续走。”

  苏凛儿以为闹剧已经结束,却不想她忽然听到领队跟自己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句:“等会儿前面找个地方,把那个人给处理了,我怕他闹事。”

  她当即吓得脸都白了,可是旁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这句话用的是彻头彻尾的方言,跟官话没有一个音调着边,只怕没有一个人听得懂。

  多亏了苏凛儿小时候喜欢跟着爹爹四处游历,什么话都学几句,什么方言都见识过。

  她个子小,想办法趁着那些人不备的时候,摸索到了那个男子身边。

  “公子,等会儿你还是跑吧。”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就怕被人听到,“那个领队的不是好人,想要害你。”

  男子不慌不忙:“可是我的银子,他还没给我。”

  这人怎么回事!大难临头了,还担心钱?

  “我说真的,我刚刚亲耳听到,不会有错。”苏凛儿着急,“公子,这些人固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们这里人多,也不缺人高马大的壮汉,安安静静听他安排,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要除你一人太容易,你赶紧逃命吧。”

  男子却忽然笑了一声,用手把黑纱拉下了半边:“小伙计,你叫什么名字。”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不必留名,日后若是有缘再见,你记得你欠我这个人情。”苏凛儿摸了口袋一把,最后的几个碎银子估计也就够支撑一天的客栈钱,她想了想把银子递过去,“这个你留着,给了他们的钱就别想着拿回来了。”

  男子再三道谢接了过去,小心翼翼收进自己的荷包。

  “你是哪里人啊?”

  苏凛儿有些心急了,这剩下的人都盯着他,现在这么热络聊天,等会儿要是被当作同伙……

  “我是云州来的。”苏凛儿随意说道,就想走开。

  哪知道这男子大喊一声:“真的?我也是这样觉得!那我们赶紧告诉他们!”

  说罢,他还一把拉住了苏凛儿的手腕。

  “啊?什么?”苏凛儿吓了一跳,瑟瑟发抖。

  一行人停了下来。

  “刚刚这位小哥告诉我,这领队怀了坏心思,等会儿要伤害大家。”男子用力拽着她不让她逃跑,当着众人的面问道,“是否确有其事?你且告知大家,莫要害怕,这里也不是各个都是软骨头的。”

  “我……”苏凛儿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内心懊恼不该一时心软,怎么就嘴贱多管闲事呢!

  苏凛儿回答不出来,但是剩下的人瞧见自己的计划被揭穿,凶相毕露,腰间的短刃已经出鞘,烈日下闪着寒光。

  跟着商队的行人除了鸡鸣狗盗之辈,也有孤注一掷想去晋城碰运气的穷人。

  手无寸铁的人开始惊慌无措,这一路下来每个人本就都疲惫不堪,当即就有人晕了过去。

  领队知道这些人当中不是各个都好招惹,便笑了笑:“我不知道这位小哥从何而闻,但是我既然收了钱答应要带各位去晋城,那便说到做到,我是商人,言而有信。若是这两位小哥都不相信,现在便可离开。”

  “我不是……我没有……”苏凛儿正想说自己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眼下已经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继续留下来,指不定下一个被做掉的就是自己。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大部队重新整装出发,眼看就要离开。

  苏凛儿鼓起勇气追上去,从怀中摸出玉佩:“我、我这里有块古玉,应该价值不菲,我想跟你换一头骆驼。”

  在沙漠里想要活下去,至少得有骆驼。

  领队拿着她的玉佩,嘴角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在沙漠里,骆驼可比玉值钱。”

  说完这句话,他把玉佩扔到地上。

  苏凛儿弯腰要去捡,却不想领队的手已经放在腰间正准备向外拔剑。

  她低着头当然是没有看见的,只是觉得眼前刀光剑影闪过,有人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抬起来,耳边是之前那位男子压低了声音道:“当家的,你现在就动手,还用这种肮脏的方式,就算除掉我了,你觉得剩下的人还会跟你走吗?”

  苏凛儿吓得一动不敢动,才知道原来刚刚自己在捡东西的时候竟然已经命悬一线。

  有剑收回鞘中的声音。

  看来是领队决定放她一马。

  苏凛儿这才直起了身子,看着年轻男子和领队正剑拔弩张对视着。

  “这位小哥,在沙漠里,多管闲事是要丢性命的。”领队冷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启程。”

  苏凛儿看着队伍越行越远,心中一凉。

  完了,就凭自己是绝对走不出这沙漠的。

  想到这里,苏凛儿着急得眼泪在眼眶打转,就是忍着没哭出来。

  “怎么这副表情。”之前的男子走过来,皱眉看着她,“又不是要死了。”

  “怎么不是呢!”苏凛儿看着他就来气,“我好心救你,你却害我……”

  男子却皱眉看她:“你这话就有歧义了,你怎知我是害你?你怎知那条路就是活路?”

  苏凛儿用手揉揉眼睛硬是把泪水给压回去了,只是手上太脏,黄沙泥土全部都抹脸上,她更加像是个小乞丐了。

  其实她心里清楚,这些人穷凶极恶,指不定会不会坐地起价,忽然要再收钱,到时候若是拿不出来也是死路一条。只是苏凛儿多少还有侥幸的心理,跟着大部分的人,至少还有一半活下来的机会呢。

  现在跟这人在沙漠里,必死无疑了。

  “这样吧。”那人盯着她手里的玉佩,“你不是想用玉佩换骆驼吗?不如你把玉佩给我,就当作是我带你走出去的报酬。”

  苏凛儿白他一眼:“你要是能走出去,何必跟着这个商队?”

  “我这不是想图省事嘛。”男子把脸上的黑纱一掀,露出一张英俊的脸,眼神深邃,眼角狭长,高挺的鼻子和薄唇相得益彰,皮肤是小麦色的,跟这清隽的外貌不太相符。一笑起来,这双眼睛是极为勾人的,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闲散。

  苏凛儿撅着嘴,总觉得这样的人看上去实在不靠谱。

  长得这么漂亮的脸,很担心他是个绣花枕头。

  “来吧。”那人朝她勾勾手,“玉佩。”

  苏凛儿也不缺这个玉佩,眼下能依赖的人只有他了,便老老实实把玉佩交了过去。

  “行。”男子眼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把玉佩给收进了自己腰间的口袋,看到苏凛儿不信任的目光,还拍拍她的肩膀,“对了,刚次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李唐。”

  “哦。”苏凛儿小心躲开他的手。

  “这位小公子看起来不是穷凶极恶之人,何故落魄至此,要跟这些人一同上路呢?”李唐也不以为意,边说话的时候边趴在沙子上,侧着耳朵像是在听什么动静。

  可是这漫天黄沙,除了风席卷而过的呼呼声,听不到半点声音。

  “与你有何干系?”苏凛儿不理会,“我们若是还不上路,夜里沙漠降温,我们离开大队伍没有物资,肯定是要被冻死的!”

  李唐爬起来,对她露出一个欠打的笑容:“你说的对。”

  “那你还不赶紧走!”苏凛儿气急。

  “走吧。”李唐看了一眼四周,然后随意指了指其中一个方向,“走这边。”

  苏凛儿看着就觉得不靠谱:“你确定吗?”

  李唐扬眉毛:“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吗?”

  苏凛儿半信半疑,又不知如何作答,只怕乱说话惹恼了对方。

  李唐漫不经心又道:“也是,这里四面八方都是路,但是哪条是活路……你也可以自己挑选。”

  “我、我我也没有说不跟你走呀!”苏凛儿急了,“别吓我啦。”

  “好好好。”李唐从腰间掏出来一根青草杆子,叼在嘴里,“那你跟紧点,这沙漠里吃人的东西可多了,稍不注意就会出人命的。”

  “比如呢?”

  “我。”李唐微微一笑,眼角弯起来,可是这张脸看上去,却没有半点笑意。

  这、这怎么跟那钱之前……不一样啊!苏凛儿欲哭无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