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变脸
提拉诺2020-04-08 10:014,278

  两个人沉默不语走了大半截,苏凛儿实在是走不动了。

  这沙子细软,踩上去轻飘飘的,还容易陷下去,加上天气炎热,对体力的消耗极大,她吐着舌头,像只垂头丧气的狗狗。

  以前的回忆又回来了,苏凛儿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除了土黄色还是土黄色。

  “我好渴啊。”苏凛儿虚弱地小声说道,担心开口说话都是在浪费力气,嘴唇已经裂开了,稍微张开嘴巴,都觉得撕扯得疼,她舔舔嘴唇,只觉得更疼了。

  “再撑一会儿。”李唐走在前方,听着一时半会儿又没了声儿,一回头,果然两个人已经拉出了一段距离。

  李唐不想浪费体力走回去,就站在原地给她加油鼓劲:“越过这个沙堆,前面就是绿洲了,可以休息。”

  “真的?”苏凛儿两眼发亮,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又来了力气,向前跑几步。

  哪知道等她来到沙堆上的时候,眼前看过去,还是一片黄沙,清亮的目光暗淡下去,也失去了继续坚持的动力,竟然两眼一闭,就往前晕倒了过去。

  李唐立刻上前一步想扶住她,苏凛儿就这样软乎乎地倒在了他的胸口。

  “你骗人。”苏凛儿喃喃道,语气委屈带着哭腔,“没有绿洲。”

  没有我要找的绿洲。

  苏凛儿不是第一次进入沙漠了,她自小跟她爹走南闯北,也途径过沙漠一次。

  那一次比现在更接近死亡。

  爹爹的队伍遇到了土匪,逃命过程中她跟家人走散,被土匪抓住,和一群小孩子锁在一块,准备带到城里卖给大户人家当下人。亦或者,更糟糕的地方。

  苏凛儿不敢想,只担心自己在被卖掉之前,就先没了命。

  因为领队的在大漠里迷了路,土匪们本来就性格恶劣,相互猜疑,最后起了内讧,死的死,伤的伤。

  小孩子也就只剩下几个人,相互依偎。

  就在苏凛儿快要坚持不下去,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

  有个人忽然来到他们身边,对着奄奄一息的她说了一个故事,才让她支撑了下来。

  在沙漠里会有一片神秘的绿洲,专门让濒临死亡的旅人得到救助,那里山清水秀,仿若世外桃源,人间仙境,有的人还可以在那里见到想见的人。

  可惜她没有找到那个地方,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爹爹找到了,然后带回了家。

  那个在沙漠里忽然出现的少年,她记不清长相了,只记得他说的这个故事,让她很向往,至今念念不忘。

  等到苏凛儿再清醒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个胳膊。

  她吓得尖叫了一声,结果一只手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吵。”耳边是男子清朗的声音,“不然被发现了,我们俩就真的死定了。”

  苏凛儿分辨出了说话的人是李唐,那个长相俊美的无赖混混,要钱不要命的江湖浪人。

  她拍了拍他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让他拿开脏手。李唐用眼神跟她反复确认了不会再发出声音,这才松开了手。但是苏凛儿还是不解气,抱住李唐的手就一口咬了下去。

  “啊!”李唐轻声叫了一下,结果也反被苏凛儿捂住了。

  本来想也教训他两句的,可是她感觉手心一热,是某个人伸舌头舔了她一下,她恶心得立刻松开了。

  “你是狗吗?”苏凛儿怒道,用手在身上反复擦抹。

  “先咬人的才是狗。”李唐慢悠悠说了句。

  “我……”苏凛儿想要离开,迈开脚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树上。

  之前刚醒过来的时候,注意力都被那该死的胳膊给吸引了,完全没有发现原来她和李唐一起坐在树干上,这里已经离开沙漠了,到了一片平原上,稀稀拉拉几棵树,应该是沙漠的边缘,因为树足够高,还能看到远处的土城墙。所以,她刚刚睡着的时候一直都靠在他的怀里面?

  而且因为刚才转身,现在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下意识又一把抱住了李唐的胳膊,只可惜她还是没有坐稳,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

  李唐冷笑一声,胳膊也没有用力,而是笑着看她:“你说谁是狗呢?”

  苏凛儿气结:“是你是你就是你!”

  “那好——”

  “好好好,是我是我。”苏凛儿担心真的摔下树了,死死抱住他的胳膊。

  只觉得他的手稍微一用力,就轻松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她的脸砸在他的胸口上,被砸得发热。

  “稳了就赶紧坐直了,两个大男人,你不觉得不太合适吗?”李唐不耐烦说了句,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你刚才这样睡了多久吗,为了不让你掉下去我一直搂着你,胳膊都麻了。”

  苏凛儿更加委屈想哭,搂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自己是个女儿身。

  “那我们……”

  “嘘。”李唐指了指一个方向。

  苏凛儿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竟然发现了之前商队的那群人!

  除了商队的人,所有人都被绳索绑着,嘴里塞着布条,跪成了一圈,本该哭天喊地求饶,眼下只能用尽全力发出几声无力的闷哼。

  “怎么回事啊?”苏凛儿瞪大眼睛,“这、这是为何!”

  “还说呢。”李唐又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了草杆子放嘴里,“你现在知道哪条路是生路,哪条路是死路了吗?”

  苏凛儿前后一合计,再想到领队的凶残个性,一下子猜到了其中缘由。

  “所以一开始就没想着要带我们去晋城?”

  “晋城当然要去,不过是去晋城官府,或者是去地下市场,或者是被卖去别处,总之,不会让你们好过就对了。”

  苏凛儿周身一阵冰凉,倘若她当时真的继续跟着队伍走了,现在真的会如李唐所言……陷入这般万劫不复的境地。

  老天爷,我年纪轻轻尚未遇到心仪之人,还没有好好游历山川四海,就差点葬送在此了!苏凛儿忍不住难过,埋怨起那个不懂得关心自己,只是忙于公务的爹爹,若不是他逼迫自己嫁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也怪她,以为从小见多识广,脑子还算灵活,哪知她遇到的江湖险恶,还是太少了!

  还好自己侥幸逃脱,苏凛儿看向李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她的话尚未说完,李唐已经抓着她的领子将她提起来,一个转身到了另外一个矮一点的树枝上,但是这树枝比较细,两个人的重量支撑不住,她听到耳边“咔嚓”一声,想着树枝就要断了。她暗道糟糕,这下两个人都要被发现了,结果她觉得抓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了,苏凛儿直接从树上摔到了地上。

  “啊啊啊……”

  这树下都是枯枝,虽然不高,但是手腕膝盖都被划伤磨破了,苏凛儿哪里受到过这样的伤痛,一下子哭得更凶了。

  “你这样把我扔下来,也不怕别人发现吗!”苏凛儿知道他为求自保也没办法,但是这个动静不是更引人注目?

  李唐轻轻一跃,也落了下来。

  “已经发现了。”李唐低声道,扭头示意她看向树枝。

  原先他们俩坐着的树枝上嵌着几只黑色的飞镖暗器,难怪刚才他忽然拉着自己跳起来。

  “那你还扔我?”苏凛儿一听就更生气了,这时候难道不是抱着她一起慢悠悠转着圈圈落下地吗?

  “没力气了。”李唐拍拍身上的树叶,大步向前,“想活命的话,趴在地上别起来,等会儿老实一点别说话。”

  苏凛儿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领队手里一把弯刀,目光被篝火映衬得更为冷漠凶狠。

  “这位侠士,没想到那么快就见面了。”领队的手一横,刀光闪烁,“能够从这大漠里走出来,你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不如跟着我干,我保你荣华富贵。”

  “这句话倒是有点吸引人。”李唐淡淡一笑,“可是怎么办呢,我不太愿意。”

  领队用手指摸了摸刀锋:“那你觉得你一个人可以逃得掉?”

  “倒也不是。”李唐用脚轻轻踢了一下身边的苏凛儿,“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你们就算一起上,我大概逃不掉,但是也能干掉你们一个两个,所以我想了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我脚边这还有一个,年纪小,长得也机灵,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我用他来换我的命。”

  “啊!”苏凛儿吓得要爬起来反对了,但是李唐一脚把她给踩下去了。

  完了完了,还以为是选对了活路,没想到还是死路一条。

  苏凛儿害怕得浑身发抖。

  还不如就跟着大部队一起被抓了,也不至于刚刚燃起了一丝希望,又被熄灭了。

  “怎么样?”李唐问道。

  领队挑眉:“我们确实也不愿意有兄弟伤亡,那你把那个人扛过来。”

  “好。”李唐弯腰抓住了苏凛儿的后腰带,把她给拎起来了,低声道,“别出声。”

  苏凛儿正想不管不顾大声质问对方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就感觉手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仔细一摸,竟然是一把匕首。

  为什么……要给自己匕首……

  苏凛儿满脑子都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感觉自己被李唐拎着走了一截,然后扔到了地上。

  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因为吃痛而叫出来。

  “人在这里,那我就……”李唐把她一扔,有两个人接住了她。

  苏凛儿也不敢睁眼,手里紧紧握着那把小刀。

  “先走了。”李唐笑着挥挥手,后退两步。

  领队忽然向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三个人上来抽刀围住了李唐。

  “您这样是不是就没意思了?”李唐咧开嘴,“我以为我们说好了?”

  “我只说‘我们确实也不愿意有兄弟伤亡’,但是我可没有说过半句……我答应你了任何要求。”领队露出一个残酷的笑。

  “好,我现在改主意了!我决定加入你们!”李唐双手合十,“刚才是我没有考虑清楚,觉得加入你们就不自由,不过想想什么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可不就是我的毕生所向吗!来,快跟我结拜吧。”

  领队眼神一沉:“哦?真巧,我也改主意了……我并不想要你。”

  “瞧你这话说的,不如你也像我一样再考虑考虑?”

  苏凛儿暗暗鄙视,真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领队回答道:“我们走的那条道极为凶险,哪怕有骆驼和向导都得走上一天一夜,你就跟这个小子两个人可以紧追我们身后,你确实是有本事的。”

  “谢谢。”李唐挑眉,“那你岂不是更该留下我?”

  “不。”领队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你这样的人……日后如果威胁到我的地方,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唐脸色一变。

  “对我来说会是个麻烦……杀了他。”领队抬抬下巴示意自己的手下。

  刀锋一点点靠近李唐的胸口,他低下头,飞快地大声说了句:“就现在!”

  苏凛儿当然知道他在跟自己说话,虽然她在姑娘家里已经属于胆子极大,捉虫训狗都不在话下,就是持刀杀人还真是没有做过。

  只是眼下你死我亡的境地,只能放手一搏。

  苏凛儿捏着刀大手一挥,好像割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有割到。

  周围没有什么声音。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刚才割到的是……领队的胡子。

  这刀真是锋利,领队的胡子被割了一半,那一截被绳子绑住的胡子掉在地上散了一地。

  这下就尴尬了……

  气氛凝固起来,苏凛儿张大嘴巴,小声说了句:“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要不……我想办法……用姑娘们编辫子的法子,帮你……编回去……”苏凛儿颤颤巍巍说道,她从没见过如此凶狠的人,一下子被他的眼神给吓得后退两步。

  领队弯刀一横,向她步步走来,抬手就是一刺。

  “啊——”苏凛儿大叫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