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袭
提拉诺2020-04-08 10:014,160

  不过刀没多落下,耳边一阵兵刃相撞的身影,苏凛儿睁开眼,已经是乱战现场。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伙人,已经跟商队的人厮杀了起来。

  有人的火把落地,点燃了干枯的草皮树根,大火也烧了起来。

  刀光剑影,火焰冲天。

  苏凛儿忽然觉得呼吸一窒,只觉得这画面异常熟悉,熟悉到放入让她重新回到年幼时期,爹爹的商队被打劫,四处都是哭喊的人群,婴儿啼哭,极为瘆人。

  “你怎么了?”李唐横刀站在苏凛儿面前,跟领队正在对峙,转头轻声问她。

  可是苏凛儿没有回答。

  他再抬头,发现苏凛儿已经面色煞白,而且像是魔怔了一样,动弹不得。

  “行吧。”李唐也猜到了她胆子不大,只能一只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拽,“你就在这里站着。”

  “所以,你早就已经计划好了?”领队愤怒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打得节节败退,冷声质问,“这个小叫花子也是你的人?”

  “我先抓住你再慢慢跟你唠——”李唐正要出手,结果自己没有持剑的手被一爽冰凉的小手握住了,“你怎么了?”

  “我怕。”苏凛儿小声说了句。

  “别怕。”李唐抬起那只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我在呢。”

  苏凛儿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感觉那只手一直覆盖在她的眼睛上,周围的嘶吼喊叫也渐渐淡去,她的耳朵紧紧贴着他的胸口,只能听到某个人奋力厮杀时候的喘息,还有似有似无的心跳声。

  等到他把手拿下来的时候,她的眼前一片湿润,泪水氤氲着双眼看不清眼前的景象,直到感觉到有热气喷在脸上,视线逐渐清晰,发现是李唐凑近了她的脸正在打量她。

  “喂,吓傻了?”

  “你、你你你别过来!”苏凛儿下意识用手推开他,结果一巴掌往他脸上按了个结结实实的。

  李唐摸着自己的脸,略微恼火:“只是看你死没有,死了,就是别的价钱了。”

  “你什么意思啊……”苏凛儿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脸。

  难道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这时候,有一个穿着绯红色长裙的女子走到了李唐身边。她手执长鞭,乌黑的长发用一根红色长绳高高竖起,面容清冷,但是整个人看上去英姿勃发,不似平常的女娇娥。

  真帅气啊。苏凛儿看着她流口水,自己打小羡慕这样的漂亮姐姐,这样的姑娘,肯定不会跟自己家里的那群叽叽喳喳的姐姐们那般,整日里只会嘴别人的短处,哪家小姐嫁了个麻子脸,哪家生的两胎都是女儿,哪家小姐首饰竟然是前年的款式。

  苏凛儿自小被姐姐们针对,又不得不被迫跟在姐姐们身边,耳濡目染,嘴别人的本事也变得一套接一套,完全是为了自我防卫,在姐姐们攻击自己的时候立刻反击回去。

  可是这个姐姐肯定跟自家的姐姐不一样,她收鞭的动作利落,走路带风,脸上没有表情,但是不怒自威。

  “这些人怎么处理?”她轻轻开口,言语之间竟对李唐带着几分敬畏。

  李唐把草又重新叼在嘴里,悠哉道:“老规矩。”

  红衣姑娘继续道:“你抓住的那个人确实是之前劫我们货的人,也是悬赏的逃犯,官府悬赏五十两白银,手下有三人也在悬赏中,只是其余的六人虽是穷凶极恶,却没有赏金,入狱也关不了多久。被挟持的这些人里,有七个是逃犯,三个是杀人犯,已经被我们抓住送官,剩下四个都是穷地方惹了事,不得不逃走的。有一个姑娘是逃婚的,另外两个是寡妇,夫家要她们陪葬,就逃跑了,还有两对私奔的……还有一对逃婚的兄弟……说不是不肯听从家里入赘,就一起逃跑了。”

  “入赘怎么了?”李唐开口道,没想到嘴里的草落到地上,他满脸可惜,“少奋斗二十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在一旁的苏凛儿冷哼了一声。

  李唐大概也听到了,转过头来看着她:“那你呢,小公子,是逃婚还是犯事啊?”

  “我就是单纯想要闯荡江湖。”苏凛儿撇嘴,“我可是清清白白之人。”

  “是吗?”李唐笑了,“口袋里没有银子,手无缚鸡之力,胆子又小,还喜欢多管闲事,到底如何闯荡江湖?再者,清白之人不惜冒险放弃官道跟别人横穿沙漠?”

  “我、我我可是救了你……你别忘了!”苏凛儿细细想来,自己一开始还算是救了他的,总归没有他说的那么不堪一击毫无是处吧?

  李唐也不否认,就是点点头:“也对。”

  “老大……”旁边的绯衣女子又开口,“那商队里的人……”

  “按照老规矩吧,男的挑选几个能用的留下来,姑娘家……”李唐犹豫着。

  苏凛儿一听就惊呆了:“你、你想要干什么!”

  “当压寨夫人啊!”李唐微微一笑。

  “好!”

  “我愿意!”

  一旁忽然几个女声响了起来。

  苏凛儿跟李唐看过去,发现是之前队伍里的姑娘家。

  姑娘们全部都羞涩着脸,走到了李唐面前,又不敢抬头看他,却又忍不住拿眼角瞄他。

  “我……我们是愿意的……刚刚我们合计了一下……反正家里也是让我嫁人……还不如……不如嫁自己喜欢的!”其中为首的姑娘还算是大胆,话说出来之后眼神也跟着炙热起来,“既然少侠救了小女的命,小女自然愿意以身相许!”

  看来这个就是逃婚的姑娘了。

  苏凛儿虽然对她逃婚这件事谈同身受,但是对于她这样就要嫁给李唐表示强烈的疑惑。

  醒醒啊姐妹,可千万不能被这张好皮相给骗了!

  “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方才在下不过是同这位小哥开玩笑的,在下已经有心上人了。”李唐跟这个姑娘说话的语气和同苏凛儿说话的语气大不相同,客气、温润,“我会差人送你们回家,或者替你们寻一处暂时落脚的地方,你们自行做打算。”

  姑娘们的脸就更红了。

  可是苏凛儿这个从小看人脸色长大的孩子,察言观色还算厉害,就能一眼看得出来,他的客气不过是淡漠,温润亦是疏离,他的嘴角弯着,脸上没有半点笑,语气柔和,却没有一丝温度。

  这样的人,脸上是阳光明媚,内心却没是冰冷至极,隔着层层叠叠的冰川,看不见内心。

  姑娘们还想说什么,就被绯衣女子抢白道:“我们老大已经开口了,走吧,我送你们。”

  几个姑娘满脸可惜地离开了。

  李唐对着那些姑娘挥挥手,一扭头,对上了苏凛儿狐疑的目光:“怎么这般瞧我?”

  “你该不会要把她们给卖了吧?”苏凛儿说出内心的疑惑。

  李唐瞪大眼睛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点,不然,连你一起卖掉。”

  “你……唔唔唔!”苏凛儿叫起来,急得一口咬在李唐的手掌上。

  “嘶——你属狗的吗?”李唐皱眉抽回自己的手。

  苏凛儿不管不顾就冲着那群姑娘大声道:“快跑!他要卖掉你们……”

  结果又被李唐从身后捂住了嘴巴。

  “你担心她们?怎么不担心你自己?”李唐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你知道像你这样细皮嫩人的小公子可是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苏凛儿急得呜呜直叫唤,还努力挣扎着。

  李唐故意跟她逗着玩,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幼稚的小孩打打闹闹。

  不远处,绯衣女子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

  一个身穿白衣,手拿扇子的翩翩公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南姐,看什么如此出神啊?”

  这公子五官俊秀,双目细长,弯起来的时候像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又是摇晃扇子的时候遮住半边脸,更是显得此人带着一分神秘感。

  此人顺着南烛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一惊:“这不是下午老大背着的那个孩子?他们俩什么时候关系如此好了?我当时还纳闷,那么远的地方,让他把这孩子交给我们,就因为她抓着老大的衣角不放还哭唧唧的,老大就心软了,硬是背着她穿了沙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大的亲弟弟。”

  南烛扭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是吗。”

  “南姐,我如果说错话了,你也不要见怪。”这人微微一揖,像是在道歉。

  “风泽。”南烛扭头看他,“少自作聪明了。”

  风泽摇晃着扇子,表情很委屈:“南姐那么凶!”

  南烛也懒得搭理他,继续去处理今晚抓到的这些人。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走过来,手里握着一把刚烤好的红薯递到了风泽跟前:“给。”

  “声语,我刚刚被南姐凶了。”风泽原本还是老谋深算的模样,一见到来人顿时变脸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孩童那般,一边拿着红薯吃起来,一边告状,“你难道没有觉得老大对那个小不点格外好吗?”

  步声语看过去。

  此时李唐正一只手按在苏凛儿的脑袋上,任由她的小短腿小胳膊如何攻击,都无法够着他。

  步声语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没关系。”风泽撇嘴,“你们等着瞧吧。”

  苏凛儿也打累了,一路上没吃东西,饿得浑身无力坐在地上。

  “你不用妄想了,我是不会屈服的,如果要被卖给别人,我现在就自行了断,士可杀不可辱!”苏凛儿满脸悲壮,抓起刚刚掉落在地的短刀架在脖子上,仔细寻思了一下又觉得实在不划算,于是把刀子对着李唐,“我死之前也会拉你陪葬的!”

  “我们才认识一天,还没有到黄泉路上都要作伴的关系吧。”李唐轻而易举夺下她的短刀,把她的手一扭,压制住了她,“我只是要跟你算笔账,你还清了,就可以走。”

  “啊?”苏凛儿还是犹豫,“是要卖身的那种吗?”

  “简单来说也没错……”

  “我不要!我现在就咬舌!”苏凛儿还是觉得不对,“不,我咬你的舌头!”

  说完之后觉得更加不对了。

  “你先听我说完,说完之后如果还要咬掉我的舌头,我们再商量看看,行吗?”李唐松开她,打算先拿出自己的诚意,“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苏塔。”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报真名了,天知道爹爹是不是派了人出来抓她。苏塔是她大哥的名字,苏凛儿跟大哥的关系还不错,借用一下,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哎哟,瞧你刚刚哭鼻子的样子。”李唐实在看不下去了,现在脸上还挂着泪珠呢,这一整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都没有哭,反倒是全部都解决了,已经安全了,倒是开始哭起来了,他抬起胳膊用袖子往她脸上抹了抹,把眼泪全部给擦掉了,“我的意思是,反正你现在身无分文,即使上路也需要盘缠,而我救了你,你欠我一条命,我只要你在我这里给我工作一百天,工钱扣掉一部分,剩下的会给你,你看可行?”

  苏凛儿还是一滴一滴掉着眼泪:“那你要我干什么?”

  李唐忽然一下笑了,第一次感觉眼睛里有了温度,像是被春风吹过的柳梢,像是暖阳照耀下的冰山尖,他的笑带着几分无可奈何,带着几分旁人看不出来的宠溺。

  苏凛儿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人长得……确实很好看。

  所以李唐张嘴说了什么,她也没仔细听清楚,就点头应下了。

  直到她后来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你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送快递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