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千里潮声阁
提拉诺2020-04-08 10:013,859

  李唐这个奸诈小人,苏凛儿当时没有察觉,背后一算,总觉得自己坑了。

  而这个小人转头就去把剩下的人以同样的手段给坑了。

  能赚银子的送官拿赏钱,不能赚银子的也送官坐牢,剩下的几个身强力壮的敲诈勒索了身上的银子就放走了,身材普普通通,面黄肌瘦的留下来当苦力。

  用李唐的话来说,这样的人说明平时吃不饱穿不暖,伙食住宿弄好一点,月薪不需要给太高。最可恨的是,大家拿到月薪之前,还得先偿还这次的救命佣金,基本上前六个月都没有工钱,只能包吃包住。

  奸商!十足的奸商!她转眼看过去,李唐一副懒散的模样斜躺着,手里拽着缰绳,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看着路,但是这车上一伙人都没说话,想来路是对的。

  一个摇着扇子的人开口道:“怎么忧心忡忡的?还怕我们把你卖了不成?”

  车上人也不少,大多数都是聊天侃地,没有在意。

  苏凛儿小声说道:“难道我不该有这样的忧虑吗?你们看着也不像是好人,说是正经生意,怎么会半路杀出来打人家措手不及,一看就是早有预谋的黑吃黑。”

  “这些人在道上劫了我们不少货,但是一直逮不着,官家也管不了,老大只是送货回来的路上恰好遇到了,就跟着走了一路摸清他们的路子,本来没想着那么突然进攻,哪知道半路遇到了你。”风泽笑,“我们这才不得不黑吃黑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他们把老大撇在半路,只当他死了,想不到还能有人徒步走出来,可是老大带着你,这些人来晋城把人卖进了黑市,定要在晋城花天酒地一阵子,如果半道上遇到你,就知道他能走出来,到时候你被杀了没事,逼问你一番,知道了老大的名字,找来我们这里……麻烦的事情就多了。这才走到官道上留了记号,等我们来汇合。”

  “人家为什么要找你们麻烦?又不碍他的事,躲着还来不接!”苏凛儿不解。

  风泽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脑袋:“树大招风,那为首的刀疤脸不是好人,能做这生意当然都心思缜密,知道这人能横行沙漠还非要跟着队伍,你觉得他会轻易罢休吗?”

  苏凛儿竟然没有想出那么多弯弯道道,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末了,又怀疑道:“你们老大那么厉害吗?”

  “你说呢?我们这一行讲究的就是最短的时间能送到更多的货,我们能活下来,都是靠我们老大自小在这里,这沙漠跟自己家后院一样……”

  苏凛儿一下子抓住了风泽的手腕:“真的吗?随便穿梭吗?”

  “咳咳。”风泽用扇子把她的手给打开了,“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如果真的那么厉害,岂不是有机会能够找到那片绿洲?

  既然自己没有盘缠,没有落脚处,更不知道怎么去寻那个地方,倒不如留在这里打探一番,如果能够委托李唐带自己去……

  算了,她自己在这里学点本事,还不行自己找不到了。

  正想着,那边姑娘叽叽喳喳又聊起来了。

  “我们真的可以做饭!我们什么杂活都可以做的!”之前跟李唐搭话的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坐到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寡妇,两个人看来都是下定了决心。

  “不用,我们不缺厨子,我们家步声语做饭一等一的绝。”风泽替李唐开了口,“我们这儿都是糙老爷们,倒是有弟兄缺老婆,当家的缺老板娘,别的啊,不留了。”

  “我什么都可以做的——”姑娘急得眼眶红了,眼巴巴看着李唐。

  这姑娘看来已经芳心暗许了啊。

  苏凛儿本来是想不通的,但是再仔细看看李唐,确实是长着一张足够有吸引力的脸。

  在她们俩鼓起勇气之前,苏凛儿就听着这两个被李唐灌了迷魂汤一样的女子把他吹得天花乱坠。

  李唐还是没有动静,两眼一闭,像是昏死了过去。

  风泽继续道:“姑娘放心,到了晋城我们会给你们妥当的安置的……”

  “你不知道……不知道……”这逃婚姑娘哭着说起了自己的身世。

  这逃婚的姑娘叫做凌慧岚,穷苦人家的二女儿,要许配给杀猪家里的人换两头猪,自己不愿意就跑出来了。寡妇叫做王香秀,相公是个赌鬼,成亲当日都没有回来,结果在赌场被打死了,夫家觉得她克夫,非要让她沉井给丈夫陪葬,她只能逃跑。

  “所以如果你们不收我们……最后我们还是会被抓回去的……”凌慧岚低下头,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风泽也是满脸为难:“那这样,等到了晋城,我们再商议,姑娘哭得这般凄惨,我都心疼了。”

  凌慧岚和王香秀也点点头,重新回到马车后方坐着。

  苏凛儿翻了个白眼,本来想悄悄鄙视风泽的,结果这俩姑娘一走开,刚好被风泽抓了个正着,她也毫不避讳,投去了个鄙夷的目光。

  风泽也很委屈:“我这不是推辞嘛,都是一群臭男人,当家的向来不留女人,进了城还是得想办法打发了。”

  “那不是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姐姐吗……”苏凛儿想起了手拿长鞭的帅气姐姐,“难不成她是你们老板娘?”

  “话别乱说。”风泽赶紧用扇子又敲她的脑袋,“南烛姐跟老大从小青梅竹马,是我们可敬可亲的二当家。最关键的是,没人打得过她。”

  “好厉害啊。”苏凛儿对她更有好感。

  “如果不是无依无靠,谁愿意这么厉害?”风泽也赶紧对她翻了个白眼。

  说得也是,不管是逃婚还是丧偶,亦或者是像南烛这样的女中豪杰,不都是命运所迫,她也忍不住叹气。

  正想着离家前,跟爹爹几次争吵,即使爹爹待她不差,但是却只是因为她最听话最机灵,最会察言观色,一旦她想反抗,爹爹就会变脸,以前的疼爱不在,还要关着她让她反省。苏凛儿鼻尖发红,撅着嘴巴,又想流泪。

  “哎呀,怎么那么可怜啊,眼睛跟鼻子都红了,像个兔子一样。”风泽从怀里掏出手帕递过去。

  苏凛儿硬着脖子回答:“我才没有哭呢!你哪只眼睛瞧见了?我跟你说,我才不会哭!”

  听到这,李唐那边似乎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这家伙,刚刚两个姑娘都闹成这样了他也没反应,现在居然还敢笑他?

  苏凛儿红着脸昂着头,提高了一丝音量:“我刚刚只是眼睛进沙了,这沙漠里风一吹就满脸的沙,眼睛又干又涩。”

  “好好好,你没哭。”风泽笑了笑,“你最厉害,刚刚把人家胡子给切得整整齐齐,就跟姑娘家的头帘一样规整。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没有看到我们靠近,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苏凛儿撅着嘴,听出来他在揶揄自己。

  李唐这才慢悠悠睁开眼,哪知道他第一时间不是看向身边的人,而是直接跟坐在对面的苏凛儿对视上了。

  苏凛儿脸一红,满脑子都是他给自己擦眼泪的画面,立刻移开了视线。

  “我……”苏凛儿张了嘴,又闭上嘴。

  正想反驳,就听到李唐悠哉悠哉说了句:“手艺如此好,下次也替我修理一下头发吧。”

  听见这对话的人,也都跟着轻笑。

  苏凛儿不理他,扭头看着别处。

  可是好一会儿,不小心回头,又只见月色下一道清冷的目光投过来,落在她的脸上。

  平时看着吊儿郎当,还奸诈狡猾没个正形,现在这一眼,竟然真的让人心动。

  清醒一点啊!

  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城门口,墙上的牌匾大大两个字:晋城。

  终于到了……她终于到了!

  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十年前,自己不过八岁,如今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模样了,她心里只记着这里的土高墙,风沙一吹,嘴里就全是灰尘渣滓,呸呸几下,有趣得很。姐姐哥哥们都讨厌,只有她每次觉得有意思,还故意扮鬼脸。

  于是想到这里,又乐了。

  “又哭又笑,猴子撒尿。”风泽忍不住开口。

  “我都说了我没哭。”苏凛儿两只眼睛亮亮的,已经夜深,挨家挨户都熄了灯,瞪大眼睛也敲不出这城里的景象,她还是到处看着,虽然路上波折,总算还是到达了。

  “到了——”南烛在领头的车上高喝了一声,所有车队停了下来。

  苏凛儿也手脚麻利下了车,看着这有些衰破的大门口,上面一个牌匾,都是白沙,依稀可以看得见几个大字。

  千里潮声阁。

  这李唐莫不是沙子尘土吃多了脑袋秀逗了,晋城附近都是黄沙,哪来的千里潮声呢?

  进了宽敞的院子里,左边是一排厢房,后便是一排储物间样的屋子,有的屋子里堆着油皮纸的包裹,还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

  “来来来,先吃饭!”有人喊道。

  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

  李唐跟南烛和与她一起回来的弟兄们正在开怀畅饮。

  可是苏凛儿总觉得有视线在她的身上来回打量。

  她看过去的时候,又没有踪迹可寻。

  酒足饭饱,苏凛儿看着众人都站起来各自走向四处的屋子,就连新加入这里的人,在一场酒局之后跟这里的人打成了一片,迅速地问好了这里的房间分配,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之前要跟过来的凌慧岚和王香秀被安排到城里的客栈暂住了,说是去留还得再商议。

  不过风泽晃着扇子说了句:“留不得,还是得赶走的。”

  这里的人她都不认识,而且一看都是男的,唯一的姑娘就是南烛。

  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唯一称得上认识的李唐不知道摸到哪里去了,全场寻了个遍也没有看到踪影。

  苏凛儿正在踌躇不定的时候,耳后传来声响:“不知道要去哪里住吗?”

  苏凛儿吓得回头,看见了身后的南烛,带着笑意打量她。

  又是一阵说不上来的害怕,总觉得她能够一眼就看穿自己。

  “嗯……我不清楚这里的宿舍安排……”

  “我们这里管理自由,可以自己选择同宿的人,你就一间一间屋子看过去,哪里有空位就去哪里吧。”南烛指了指周围的房间,陆陆续续都进了人。

  “好、好的。”苏凛儿先这么答应了下来,想等南烛回房间,看看她住的屋子在哪里。

  结果南烛依旧站在原地,一双鹰眼始终停留在她身上。

  苏凛儿承受不住,心虚地转身随意挑选了个屋子走过去。

  此时,去听到身后的南烛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不过我很想知道……”

  苏凛儿停住了脚步。

  “你一个姑娘家,要怎么跟这些大男人一起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快递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