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顶上有一只猫
巴黎下的小情绪2019-06-26 13:391,718

  有一天

  天气:吹在脸上的风已不是冰凉刺骨的寒风,轻轻柔柔,像杜真子的手在抚摸我的脸。这就是春风嘛?

  春天到底是哪一天到来的?我和京巴狗地包天一直在争论不休。地包天说,春天是她的女主人给他脱下花棉袄,换上绿毛衣的那一天来的;我说,春天是第一阵春风吹来的那一天来的。

  地包天说:"天天都在吹风,怎么知道哪一阵风是春风?"

  我说:"有一阵风吹在我的脸上,轻轻柔柔的,像杜真子的手在抚摸我的脸,这一阵风就是春风。"

  这样的争论,永远没有结果,因为地包天会不停的转移话题。

  "猫哥,你看天上的那朵云,好像你现在的样子。"

  我现在正躺在山坡的草地上,头上白云朵朵,每一朵白云的形状都不一样。我不知道地包天说的是哪一朵云。

  "就是那一朵。看见没有?前面突起的两个尖尖的角,是你的耳朵。后面怎么没有尾巴?左边还缺了一条腿⋯⋯哦,对不起,猫哥,这是一朵受伤的云,不是很像你⋯⋯"

  那朵"受伤的云"是朵流云,匆匆忙忙地走的很快。他来到了白塔那里,很快地,又掠过了塔顶。

  塔顶上有一只猫。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的了包天。

  地包天站起身来,两只前爪搭在眉头那里:"哦,天哪!他顶上真的有一只猫!"

  这座白塔屹立在翠湖公园的中央,塔顶应该是公园的最高点。平时,我们这些生活在地面上的动物,都太注意地面上的事情,很少抬头看看天空。今天,如果不是因为看到那朵"受伤的"留云,如果那个留云没有经过塔顶,我也许永远也不会发现,塔顶上有一只猫。

  塔顶上的猫,引起了地包天强烈的好奇心:"我想知道的是,这只猫在塔顶上干什么?"

  看了半天,塔顶上的那只猫好像什么都没干,只是一动不动地蹲在塔顶上。

  "这只猫只不过在塔顶上发呆而已。"地包天重新躺在草坪上,"我想知道的是,在哪里不可以发呆,为什么这只猫偏偏要到塔顶上去发呆呢?"

  如果我不回答地包天的问题地包天就会自问自答:"哦,我知道了,在塔顶上发呆是最高级的发呆,这说明发呆的水平很高⋯⋯"

  什么呀?乱七八糟的。这就是地包天的思维方式一一一团乱麻。

  我被塔顶上的这只猫深深地吸引住了。这是一只罕见的虎皮猫,黄黑相间皮毛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子般的光泽,远远望去,就像涂上了一层金粉的雕塑。

  因为山坡与白塔之间隔着翠湖,所以我看不清那只猫的脸。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那只猫蹲在塔顶上的姿态都很优雅,所以我断定:这是一只女猫。

  到了,下午来翠湖公园晒太阳的猫更多了。京巴狗地包天热心的奔走相告,于是公园里的所有猫都知道了,塔顶上有一只猫。

  所有的猫都聚集在白塔下面,仰着头看塔顶上的猫。

  "她什么意思啊?"全身雪白白的没有一根杂毛的"靓猫"问他身边的"酷猫"。酷猫全身乌黑,黑的没有一根杂毛。这一白一黑的酷猫和靓猫,总爱呆在一起。他们认为,白猫和黑猫才是真正高贵的猫。对于塔顶上那只既不是黑猫,也不是白猫的虎皮猫,酷猫和靓猫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她到底想干什么?""乌云盖雪"问她身边的"雪里拖枪"。

  乌云盖雪是一只身子乌黑,只有四只爪子是白色的女猫。"雪里拖枪是一只身子雪白,只有尾巴是黑色的男猫。他们认为,是有乌云盖雪和雪里拖枪才是猫中极品,因为他们没有把塔顶上的虎皮猫放在眼里。

  看稀罕的猫都仰着头,对塔顶上的猫议论纷纷。塔顶上的猫对她脚下的一切,却全然不知,她仍然一动不动地蹲在塔顶上。

  脖子仰酸了,眼睛看累了,乌云盖雪和雪里拖枪率先离开了。"有什么好看的?想出风头而已。"他们不屑一顾的走远了。

  真的没什么看头。

  酷猫和靓猫也离开了。随后,那些看稀罕的猫,也陆陆续续地散了。

  "猫哥,我们也走吧。" 地包天的脖子也仰酸了,眼睛也看累了,"杜真子该放学了。"

  地包天以为一提杜真子,我就一定会回家。可是,我现在并不想回家,塔顶上的那只猫已经把我牢牢的吸引住了。我一边欣赏着她优雅的仪态,一边感受着她内心的孤独。他使我想起孤独地穿行在丛林中的老虎。老虎是我最崇拜的偶像,虽然我们同属猫科,还有亲戚关系,但我只在电视节目"动物世界"里见过老虎。

  地保天独自离开了公园。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和她一道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猫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猫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