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起个名字
珊珊的小傻子2019-06-24 15:593,086

  怀恩带着几人往宫里赶,走在皇宫大门外时,纪氏停下了脚步。

  纪氏忍不住的多看了几下宫门,又到了皇宫了,十年前自己来到这里,六年多前自己离开这里,现在又回来了。

  皇宫大门外的柳树依旧,看不清这柳树长了多高长了多粗,但是柳枝垂下万千丝绦碧绿依旧,就像这皇宫上的天一样怎么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的蓝。

  怀恩忙着催到:“纪女史,先别看了,马上就要入宫了,以后你喜欢呀就在宫里多种些柳树。”说完纪氏又随着怀恩等进了皇宫大门。

  小家伙第一次进宫了,和他的妈妈以及一起照顾他的宫女一起。

  来到这个超级大的宅院里,会不会有人和他玩呢,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乔乔呢,小家伙肯定是迷糊了。

  纪氏对这里算是有些熟悉了,毕竟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好几年,这里有他的老公,有他的好伙伴戴氏和汪直。

  来的路上纪氏和怀恩多方交待小家伙,穿黄色袍子是你的爹,对了看见你爹要叫父皇等等。

  平日里灌输的不够多呀,你们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下咋能理解得这么多。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刻,孝宗还未来得及进膳,还是见儿子重要,宪宗在乾清宫门口一直来回走动着,等待着儿子的到来。

  宪宗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想的太多,老子总算有个会打酱油的儿子了,儿子长啥样呢,怎么还不到真是愁死人。

  当怀恩几人快到达宫门时,张敏跑来报到:陛下,小皇子他们已经到宫门口了。

  宪宗皇帝激动而又兴奋地大步走出宫门,亲自迎了上去。

  当宪宗皇帝第一次见到自已那居住在安乐堂中的儿子时,不禁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皇帝流泪了,这也很正常,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从来还没有见过,激动一下人之常情。

  宪宗再看一看纪氏,没有太大变化,还如初见时的那般容貌。

  只是久居于安乐堂中,纪氏又是身体多病,且经常辛勤劳作,看着多了几分憔悴。

  宪宗只是对这个曾经可能喜欢过的女子说了句,这些年你辛苦了,朕对不住你,以后留在宫里好好的享福吧。

  宪宗这句话说的,从皇帝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事再正常不过了,就算老子临幸你一次不搭理你可也没有啥。

  但是宪宗这个人情感比较复杂,可能觉得对于万贵妃以外的女子亏欠都太多,而且觉得纪氏一个人拉扯儿子也不容易。

  紧接着就抱着儿子到了乾清宫里,虽说纪氏路上有和小家伙说过穿黄色袍子的人是他爹。

  但小家伙还是被宪宗这突如其来亲密行为吓到了,这个爹有点怪呀。

  小家伙长期没有父亲的关爱,即使眼前的皇上是他亲爹,小家伙也显得很不适应,甚至有些陌生。

  毕竟从来没有见过带胡子的怪蜀黍,在堂里都是老太监们抱着他多些,那见过嘴上长胡子的,我的天安乐堂待了几年真的快成了井底之蛙了。

  进了大殿后宪宗把小家伙抱到膝盖上,抚摸着朱佑樘的额头和脸颊,对怀恩和张敏说到:“你们一起来看看,朕的儿子是不是非常像朕。”

  只要是亲生的,不管像不像都是,在亲爹眼里永远都是觉得自己孩子长的像自己。

  怀恩张敏等都跟着回答到:“小皇子的确很像万岁爷。”

  宪宗然后又对怀恩说:传朕口谕,封纪氏为淑妃,居长乐宫,明日早朝昭告天下,朕有儿子了,已经6岁了,要封为太子,要祭告祖宗。

  刚进宫就当太子,太子感觉像白菜一样了,没办法,老子就这一个儿子。

  太子是什么玩意呢,小家伙肯定不知道,但是在纪氏怀恩等人眼里肯定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帝国未来的接班人,明正言顺了。

  小家伙这时候可能是有些饿了,忙着对纪氏说道:“娘亲,孩儿有些饿了,想吃东西。”

  在皇宫里小家伙可不管你那么多规矩,人家饿了,饿了人家就要吃饭。

  宪宗这才想起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吃饭,立即让人把晚膳全部送往长乐宫。

  并对小家伙说:我皇儿刚进宫,不能让饿到,父皇这里还有些点心,先拿着吃吧。

  小家伙迟迟没有接着宪宗递过来的食物,小家伙居住在安乐堂多年,安乐堂里的染病的宫人甚多,虽说他也吃过很多人家的饭,但是平日里纪氏还是会教育儿子不要乱吃别人给的食物。

  “孩儿这是你父皇给你的,不要紧的,先谢过你父皇,谢完拿着吃吧。”纪氏对儿子说道。

  纪氏说完小家伙就接过了宪宗的点心,嘴里生涩地说道:“谢谢,爹爹。”接着就吃了起来。

  众人看了以后,都哈哈大笑,宪宗更是非常的高兴。

  “叫爹爹也好,叫爹爹也好。”宪宗激动的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有人叫爹总比没人叫好,之前的两个娃还没有活到会叫爹的年龄,就早早夭折了,这个娃要好生的养着了。

  说着说着天色已黑,宪宗于是直接差遣怀恩将这娘俩送到了长乐宫。

  母子俩走后宪宗难掩高兴之余,当晚没有去万贵妃宫中,也没有去去其他妃子宫里,在乾清宫里早早的自己躺下了。

  这一夜大概是宪宗近来睡得最美的一个晚上了,也或者这一夜宪宗激动的一夜未眠。

  明日早朝再也不用在意群臣的上书进谏了,百官们以后也不会再对自己的的贞儿怼着不放了,有了儿子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纪氏母子俩来到长乐宫,这宫室比起自己的安乐堂的小院宽敞明亮数倍有余,家具应有尽有,宪宗还赐予了纪氏8名宫人伺候起居。

  小家伙刚进长乐宫,就马不停蹄的奔跑起来,从院外到院内再到宫里的每间房子,欢快滴叫着:“娘亲,娘亲,我们住大房子了。”

  也许是纪氏和小家伙说过太多次,他爹的产业大,房子全国最大,没想到老娘说的是真的。

  纪氏凌视四周然后望向儿子,自己对儿子说的话,总算是兑现了,好生活总算是要到来了。

  这一天纪氏也是等了很久很久,时搁了6年多总算再次回到了大明皇宫之中。

  纪氏想着隔日就去找自己曾经的小伙伴戴氏和汪直。

  听派到长乐宫里的宫女说,这戴氏已经做到了尚服局女官。

  汪直更是成为了皇上身边红人,成为了仅次于怀恩的御马监太监。

  第二日早朝刚开始宪宗就让怀恩宣布这事,封纪氏为淑妃,封刚进宫的小家伙为太子。

  文武百官皆很震惊,接着就是高呼万岁,各种道喜祝福是纷至沓来。

  皇帝怎么还在外面有个孩子,什么情况,还6岁了,这么大了,虽说前几朝宣宗也有过在外养子的事,但是好歹大伙都知道呀,宪宗这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吧。

  内阁大臣商辂建议应立马拟旨着礼部给太子起名字,并且祭祀太庙以告先祖。

  不曾想宪宗本人已经将名字起好,原来是昨天晚上宪宗皇帝自己就想好了。

  宪宗于是对文武百官说:“吾儿6岁有余,方才入宫,居冷宫数载,然吾儿仍聪颖而又有礼貌,朕昨晚想了一宿,亲自起了一个名字,以后吾儿就叫做朱佑樘。”

  文武百官立马又是各种道喜和祝福,甭管皇帝他想的是啥名字,肯定都是好名。

  就这样小家伙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名字:朱佑樘。

  下了早朝,宪宗亲自带着朱佑樘到了太庙里,祭拜大明的列祖列宗,来到这神圣的太庙里,看到了众多的牌位和画像。

  宪宗很认真的和朱佑樘讲到,那些个人是谁,有他爹,他爹的爹,他爹的爹的爹,等等等等。

  这估计要给小家伙弄晕了,那些你爹的爹,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祭拜完,宪宗又带着纪氏和刚立为太子的朱佑樘去给自己的生母周太后请安。

  周太后看到年幼的朱佑樘后也是无比的激动。头回见到会说话的孙子能不激动嘛,再说隔代亲嘛。

  “我孙儿长的真像皇儿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后高兴的说道。

  接着太后赏赐了新入宫的纪淑妃和太子朱佑樘甚多。

  当晚宪宗欲招淑妃陪寝,奈何纪淑妃旧疾复发身体不适,无法伺候皇帝就寝。

  宪宗很是不高兴,往后几日,宪宗也几次想起招寝纪淑妃,无奈的是纪淑妃生病了一直没好,身体比较弱,一直拒绝了,想必也是听过安乐堂里传言即使想侍候自己的老公也不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