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进京
珊珊的小傻子2019-06-24 15:504,160

  明成化元年,广西大藤峡爆发瑶民起义,纵观整个大明朝从洪武朝建立到崇祯朝灭亡,西南少数民族的大小起义和土司叛乱一直不断,持续长达200多年。

  此次的瑶民起义经过几个月的镇压终于被平息,朝廷派韩雍赵辅等人平定此次叛乱。

  中国古代的农民历来都是过不下去了,被奴役到无法生存了才会起义闹事。

  这正是华夏儿女面对压迫时的反抗和斗争,可歌可泣。

  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年代里,老朱家的江山其实也是这样来的。

  朱重八人家造反成功了,天下就姓朱了,老朱家就是天朝统治者,再有人造反那就是搞事情,血腥镇压你没商量。

  这次起义平定来到了成化二年春,二月的桂广大地春寒料峭,漫山遍野尽是血染的色彩和战火过后弥散空气中的血味。

  在死寂而又旷凉的峡谷之中,一处又一处支离破碎的废墟,一堆又一堆摞积成山的尸体狰狞而又恐怖,尸体烧焦的味道让人几乎窒息。

  战争的失败者就这样随即成为破灭的灰烬,付诸一炬。

  镇压完起义,是时候回京汇报战绩邀功请赏了,战争的胜利者炫耀的本钱就是消灭的敌人、屠杀的异己,当然还有被俘虏的妇幼。

  起义被镇压下去后,韩雍押送着瑶民俘虏家眷前往京城的路上,瑶民俘虏家眷里有一女子纪氏,芳龄十五,生的是亭亭玉立貌若天仙。

  这纪氏原名李唐妹,父母早逝,投靠了在土司家做工的亲戚,未成想土司亲戚参与叛乱因而受连累被俘。

  在押解去京城的路上,纪氏甚感凄凉,北去的路程还相当遥远,不知这一路还有多少苦要受。

  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要是被哪个军士看上,那还了得,才不管你是谁,路途这么遥远,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非礼了。

  还好负责押送这哥们韩雍正人君子一个,没办法科举出生的官员,喝了一肚子墨水,礼仪这东西还是很在乎的。

  自己为人正直,对属下又严,就是有对这漂亮有歹意的也不敢造次,非礼妹子这事领头的还没有干,谁敢动。

  旁边的好姐妹戴珂是哭哭啼啼一路,戴氏好相识汪直却是一路忧心忡忡,想必也可能是知道男童罪奴进宫后的遭遇。

  汪直这厮小小年纪心思缜密,这个点想的肯定是一条,自己这进了京罚到宫里当差十有八九是当太监,得寻个法子跑,不然以后还怎么娶戴氏。

  夜晚扎营安顿好之后,韩雍带着卫兵查看各帐篷中的俘虏,这犯人的帐篷定是没有军士们住的好,偌大的一个帐篷里挤满了几十多人。

  韩雍检查的也够仔细,说不定哪个拐角旮旯处,就有这色胆包天的军士在干着丧尽天良之事。

  路过一帐篷,听一女子哭哭啼啼的说道:“下辈子怎是滴也要生为男儿身,可以保护父母上的了战场,不至落到这般田地,阿姐你也是文思才敏若为男子必考得了个功名。”

  哭啼的女子正是纪氏的好姐妹戴珂,这戴氏生的也是天生丽质端庄楚人,可惜是不识一字,文盲一个,人又胆小如鼠,一路哭哭啼啼也就纪氏经常安慰她。

  韩雍停下步伐,心里想这蛮夷荒凉之地他怎么可能有文思才敏的妹子,长的好看又有才的女子应该都在自己江南老家才对呀,穷乡僻野不都是出刁民才对嘛。

  韩雍感到非常意外,于是进入帐篷之中,走到戴氏面前,戴氏看到韩雍后哭声戛然而止,但心里却是更慌了。

  这货是个头头,好大的官,不会要非礼自己吧,心里怕是默念千万遍,别过来,别过来。

  “哪个如你说的文思才敏?”

  戴氏内心惶恐不安,头抬也不抬食指缓缓指向纪氏,而后又头低的更下了。

  韩雍看到边上纪氏,确实是好生的大方美丽,但不知文采如何,直接问道:“你还读过书?。

  “读过一些,”纪氏回答的镇静不乱。

  韩雍见纪氏如此不畏不慌,样子又美丽动人,心中便有了怜惜之心,这韩雍倒是四十有五,见纪氏如此模样,便想起了自己女儿。

  于是对左右说:“将这女子放出独处一帐。”并对女子说:“我军中少一行军书记官,你虽为女儿身但识得字又无畏惧,途中就留中军帐中做一书记官。”

  纪氏听后心中大惊,对着韩雍也顿时起了好感,韩雍虽为平叛官员,但其人文采造诣颇高,平日里总喜欢吟诗作赋。

  闺蜜的一阵哭声还给纪氏带来好运了,当然更好的还在后头。

  纪氏被带到另外帐篷后,韩雍接着问道纪氏生世,听完方知纪氏名字叫做司卉。

  韩雍接着对纪氏说道:“你生世可怜不幸卷入叛乱中,到了京城中我与宫里人招呼下,让你去一个好的司局寻一个好差事。”

  由于韩雍的照顾怜惜,纪氏在路上比起同伴戴氏汪直幸运的很多,吃住都是和千户大人们一样,比起普通军士还要好来。

  纪氏生来天生善良,总是拿得好吃食物与被毯照顾同行之人,戴氏汪直更是多受到其利,纪氏总会把自己的食物赠与这二人。

  纪氏还曾想着去韩将军面前求情,去除这二人镣铐释与军中,未曾想韩雍没有答应。

  倒也是军中男子居多,一个年轻女子混在其中很不方便,戴氏不像纪氏一样识字多又胆子大,穿个书记官服装,没人会在意她是男是女。

  这戴氏目不识丁又胆小,长相又不赖,放在军中容易让军士起歹心,说不定哪天就被拉到小树林里去了。

  再说行军书记官他也不是像士兵一样多多益善,总不能弄两个女书记,这要是被监军太监,或者其他官员知道参上一本,碰谁都够喝一壶的了。

  汪直也是正直热血少年时,给他松绑那还是算了,松绑了宫里少个太监没什么,再跑回广西作乱就不好了。

  这一路走了三月有余,一路向北而去,天气也是逐渐变热,正值盛夏季节,韩雍一行到了京城,这一路苦了被押送的俘虏家眷除了纪氏。

  纪氏还是一副书记官装扮,听说前方城门进了就是京城,顿时是一阵惊喜,没有了刚被押送时的那种恐惧和无奈,殊不知等待她的是波澜不惊雨打风吹的未来。

  到了京城第二日,韩雍便上朝拜见圣上,此时的皇帝正是明宪宗朱见深,宪宗皇帝曾经两为太子,这个历史上都不多见,父亲是英宗皇帝朱祁镇,叔叔是景泰帝朱祁钰。

  此时宪宗皇帝朱见深即位两年多,正值二十,这时的宪宗倒也是勤于政事,但在后宫中宪宗却独宠万贵妃而冷后宫其他人,皇后亦空有其名。

  万贵妃长宪宗17岁,宪宗年幼命途多舛,万贵妃伺候其长大直到登基,两人的感情甚深,以至于宪宗刚立不久就想封其为皇后。

  伺候长大的宫女差点变皇后了,大这么多,无所谓,咱们得成化帝因为其他原因就好这口子。

  这年正月万贵妃刚生完皇长子,就被晋为皇贵妃,宪宗预立其子为东宫太子,朝野震惊,此事拖了许久日,每每早朝宪宗皇帝一提及此事,总是被大明文官反驳怼回。

  明朝的文官御史可谓是历朝历代最厉害最尽职的了,朝廷里的文官们总以贵妃出身低贱,正宫皇后年轻尚可生育,皇长子尚小为理由驳回立太子的事情。

  这日早朝也不例外,圣上刚提及此事立马被几位官员强怼驳回,宪宗自己好是生气,早朝打赏了韩雍等平叛功臣后就匆匆下朝而去。

  平叛奖赏完后,叛乱土司俘虏和女眷们几乎被没入皇宫和显贵家中为奴。

  进了达官显贵家中为奴稍好,碰到仁厚官家当个丫鬟也就是辛苦劳作而已,稍有姿色说不定可以当个填房。

  依这俩姐妹的姿色,当个小妾肯定抢着有人要,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呢。

  进了宫中的女子就是相当可怜,想被皇上看上宠幸当妃子,其实很难的,不仅要长得好,还要有机会。

  她们中的大多数几乎空其一身待老,生老病死全由天命,一生苦累悲惨,但是这二人却命运较好。

  韩雍和时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相交要好,下了朝后韩雍找到怀恩疏通一番。

  这司礼监掌印太监也是权力极大,大明朝有名的那几个太监头子都当过这个官。怀公公也是罪身进宫,又有韩大人帮着说话,当日便将这三人安排妥当。

  怀恩将纪氏安排为尚功局司珍女史,将戴氏遣往贵妃宫中差使,而汪直却难逃净身之命,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一起当太监。

  再说这万贵妃高龄产子,又独享圣宠,平日行事风格泼辣飞扬跋扈,嚣张到看谁不顺眼就弄谁。

  但万贵妃肯定没有后世书中写的那么坏,阴险歹毒蛇蝎心肠不存在的,想干啥坏事根本不需要这样,无非就是床头吹口风而已。

  万贵妃因为刚产子,皇子年幼,便又向圣上要了几名侍女,万贵妃昭德宫中的宫人已经超过了太后和皇后宫中的宫人数。

  戴氏和汪直就这样到了万贵妃宫中,纪氏到了掖庭中尚功局当了司珍女史,管理皇帝私房钱。

  皇上还有私房钱,没错,很多朝代都有,大明朝也不例外,宪宗还是很爱财的人。

  天下都是皇帝的,还要钱干啥,去户部取钱不就行了,可别以为皇帝要钱就随便,很容易碰到闭门羹,你是皇帝咋了,整明白咋花再来要。

  所以当皇帝还是攒点私房钱好,省的要钱要不到,丢人丢到家,皇帝的脸丢不起。

  这纪氏生来就很喜欢读书,工作之余常到尚仪局去翻阅各类书籍,管理皇帝私房钱这个活它就不可能像户部或者钱庄的账目一样,每天支出和收入都好多笔。

  所以纪氏闲暇时间多,不像其他的宫女或者女官一样,天天忙的皇上看不见一回,自然就是没有机会。

  其实在明朝很少有女性能读到这么多书,即使是皇室之女或者大家闺秀,当时的女性读最多的可能就是女德烈女传之类的书。

  毕竟女子无才便是德,朱程理学把大明朝以及后来的大清朝妇女同胞害得不浅。

  这年冬天万贵妃所生皇子夭折,万贵妃悲痛欲绝,朝臣多上书圣上扩大宠幸对象,宪宗却对万贵妃宠爱愈加,即使临幸其他嫔妃宫人,也只是少之又少,直到宪宗遇到纪氏。

  纪氏在尚功局里一待就是好几年,变得是越来越漂亮了,相比之前刚入宫更多了几分气质,其实书读多了自然就会变好看。

  没办法尚宫局女史这是好差事,活少时间多,有时间就有机会,成化五年的某天,时间到了,偶遇来了。

  宪宗皇帝亲临藏书阁借阅藏书,碰到了同在看书的纪氏,被纪氏美貌气质折服,顿时心生爱意,当晚就临幸了女史纪氏。

  没办法朱见深人家是皇帝,他喜欢哪个妹子,那就是哪个妹子修来的福。

  纪氏的命运从此以后就被改变,纪氏后来为宪宗皇帝生了一个孩子就是我们书中的主人公孝宗皇帝朱佑樘。

  虽然怀了皇家骨肉,但还是不能立马改变纪氏的命运,纪氏出身非常低微可能因此无法封位就妃,当然更多的原因还是宪宗比较顾及万贵妃的感受。

  宪宗平日里就去其他宫里少之又少,自己也怕万贵妃言语,今又突然因临幸宫中一女史令其怀孕,传到万贵妃心中,想必自己的贞儿会更生气。

  这可怎么好,泡了个小美眉怀孕了,宪宗作为皇帝还处理不了了,家有悍妇泡妞是真的不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