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妹子一起来玩耍
珊珊的小傻子2019-06-24 15:534,266

  在宫外长大的小家伙过的倒也是蛮开心快乐,只从上次跑到堂门口玩去后之后,纪氏也就不在限制儿子了。

  隔这栅栏和人家小女孩玩也没啥,反正都是堂外的人,健康安全不是问题。

  就这样每天要么是两位宫女带着儿子去找白芷玩,要么就是自己或吴氏亲自带着小家伙去和白芷一起玩。

  小家伙无拘无束天真无邪的玩耍着,生活就这样继续着,放在平常家庭里这倒是稳稳的幸福了,除了缺少那个他。

  这样的生活终究不是完整的,说好听点像丈夫在外自己带娃在家,说不好听点就是孩子他爹没了。

  可是孩子他爹正在皇宫里里活着好好的呢。

  平凡的生活注定是会被打破,纪氏想过哪怕是皇帝忘了她和儿子也没有什么关系,带着儿子过着这平淡如常人的生活倒是也蛮舒适。

  就这样在宫外住了有6个年头,一时间来到了朱佑樘6岁,纪氏的身体是大不如前。

  身边伺候自己的宫女刚出宫时还不知道她要照看的这个女人是谁,怀着谁的孩子,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心里也明镜的一样。

  这宫里出来的,怀公公经常来看的,很明显了,假如小家伙长滴再像他爹一点,那就更明显了。

  院外常年保护的锦衣卫也是换了一拨又一拨,要说这几个锦衣卫活轻松,每日里小皇子接触的堂外人尽然是个女童。

  转眼间来到了成化十一年,这时候的戴氏已经不再是万贵妃宫里的丫鬟了,想来这戴氏也是乖巧听话聪明伶俐,万贵妃非常喜爱,在万贵妃宫中待了两年万贵妃将这戴氏提拔为尚服局尚服女官。

  官职比起当年的纪女史,职位已然大了不少,在宫中这几年让戴氏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己不再是哪个胆小怕事的妹子了,当然难免不了有万贵妃在后边撑腰。

  戴氏怎么会变的这样呢?不知道还以为被渣男洗礼了,可是人家是昭德宫的,汪直的老相好,也没人敢上手。

  戴氏也会常常想起纪氏,一别6年多,6年前纪氏突然在宫中没了音信,戴氏为此问过宫中多人,逢人便问有没有见过自己广西来的姐妹纪氏。

  也去了尚宫局多方打听,得到的却是只知纪氏突然出宫不知去向,也多次问了怀恩公公,怀恩却也不便多言,每次也都是拿各种理由搪塞戴氏。

  还有戴氏的老相好汪直,这汪直入了宫当了太监后,最初也在昭德宫和徐氏一起伺候万贵妃。

  因宪宗常去昭德宫,对汪直比较喜爱,就把汪直要到了自己身边伺候自己。

  汪直人也机灵懂事,几年间从一个内侍太监做到掌事太监再到首领太监,成化十一年这年汪直已经做到了御马监掌印太监。

  御马监太监,听着有点和当年的孙猴子做的官弼马温差不多,其实差多了,御马监可是二十四衙门中仅次于司礼监的二号实权部门,宫里的太监也就怀恩在他上面。

  汪直入宫这几年,性格较戴氏变化是更大,虽说回经常见到戴氏,但也无以往那些个喜好了,毕竟生理上没有需要了。

  其实这个说不清,就算是变成太监了,还是可以喜欢的,但我想汪直会比较特殊。

  汪直对于纪氏也是多方打听均不知其下落,对于戴氏自然是心理上疏远很多,但终究可能是自己曾经喜欢的姑娘,汪直在宫中也是多方护着戴氏,决不允许其他太监和戴氏结为菜户或对食。

  事实上汪直的性格不会做出太过于偏激的事,可能因为汪直还喜欢着戴氏,所以更尊重她,希望她以后过得好一些。

  要不然依汪直的身份,随便在宫中找个宫女对象,还是很EZ的,甚至会有宫女往上靠,毕竟哥们权利大。

  慢慢的戴氏在宫中地位提升,也越来越不拿汪直当一回事,虽说汪直是皇上面前的红人。

  成化十一年四月乾清门因雷击失火,大火烧了一整夜才被扑灭,乾清门被毁严重。

  皇宫失火很不正常,防范很到位,但还是着火了,尤其这回还是雷劈引起的。

  好了封建迷信又要来了,这皇帝肯定没有干好事,或者有奸臣当道,不然怎么乾清门怎么会遭雷劈。

  隔日早朝,群臣上朝又是老生常谈,拿着雷击乾清门失火这事又说起宪宗独宠万贵妃这茬,说宪宗迷恋万贵妃,导致皇嗣至今无继,宪宗大怒。

  宪宗肯定想天灾咋这么多,今个这干旱,明个那地震,这回还有皇宫大门被雷劈的,见鬼了。

  下朝后宪宗独自坐在宫中沉思,烦,真的很烦,没完没了了。

  即位十一载,宪宗不敢说是励精图治,倒也是比较勤于政事,而且还是个爱民的好皇帝,免掉的税赋很多。

  回头来天下依然是不太平,即位这些年的天灾比起以往各朝好像格外的多些,连自己的子嗣也是两个全部夭折。

  正当宪宗发愁时,内伺的小太监张敏忙着说道:“陛下不是还有一子在安乐堂里面吗。”

  宪宗大惊,突然想到了曾经的纪氏母子,想来自己的这个儿子也应该6岁有余。

  这张敏本是怀恩的心腹,怀恩见他机灵懂事就把他举荐到宪宗身旁当个近侍,想也比那些个只知道阿谀奉承的内监好。

  宪宗当即让张敏招来怀恩问及了纪氏和孩子的事,前些年怀恩也是像宪宗提及过,只怪宪宗自己每次都没有太在意,以至于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才想起了这对母子。

  怀恩进殿后,宪宗立马问道:“纪女史和吾儿现居何处?应立即接到宫中来,不必等到明日,你速速去办。”

  怀恩听到这话后,立马走出殿外,眼角也是湿润了,这么多年了,这对苦命的母子算是熬到头了。

  怀恩出了宫门直奔宫外的安乐堂去了,想来自己也是有一个多月没来看望这纪氏母子二人了,走到纪氏居住的小院,正巧碰到了吴氏也在院中,怀恩忙到向二位娘娘请安。

  怀恩此人正直又居内廷二十四监之首,每回来看望纪氏母子都会去给吴氏请安,怀恩还是以皇后娘娘的礼仪对待吴氏,不像很多的宫内人,对失宠的宫人都是绕着走或者闲言流语攻击之。

  怀恩向纪氏说道:“今天杂家奉万岁爷口谕来接纪女史和小皇子回宫,纪女史你和小皇子收拾一下随我入宫吧。”

  纪氏听到后是非常震惊,这么多年宪宗皇帝总算是想起了自己娘俩,悲痛的哭了起来,想起来了自己马上可以见到皇帝和曾经的小伙伴戴氏和汪直,心里是万分的高兴。

  突然纪氏又想到之前安乐堂里的宫女太监言语,万贵妃在后宫行事颇狠,心肠毒辣,怕自己母子这一去是会有性命担忧,饶是害怕,忙问道怀恩:“这是皇上自己的意思还是其他人的意思呢?”

  纪氏怕自己和儿子的遭遇会像其他安乐堂宫人所说的那样,突然间担心了起来。

  居住在这安乐堂,每年都会有宫里逐出的太监宫女,说来也是近几年来被赶到这堂里的多半是得罪了万贵妃。

  在安乐堂里万贵妃就成了皇宫里最大的恶魔和坏人,任意谗害宫女太监,甚至是有孕宫人也不放过,凡有和她作对者均无好下场。

  怀恩察觉了纪氏的不安,忙着说的及:今是万岁爷直接找的老奴传的口谕,纪女史放心吧,内宫之中本就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历朝历代如此。

  但我朝圣上圣明,后宫万贵妃虽独得皇宠,老奴却也没有听过万贵妃谗害过别人,纪女史千万不要听堂里的罪奴们瞎说,纪女史你就放心和我同去吧。

  在旁边的吴氏脸色骤然巨变,忙着和怀恩说道:“怀公公,我当年遭遇难道有假吗,这些个堂里的宫女太监难道都是瞎说吗?”

  怀恩忙着回道:“娘娘莫生气,当年的事,也不能说全怪万贵妃。”

  “你不知道万岁爷的脾气,但是您应该听说过皇上从小是万贵妃带大的,当今圣上对万贵妃那可是和对待太后一样,你万万不该杖责万贵妃的,况且当年您如果认个错,也不会被罚到这里。”

  接着怀恩又说道:“吴娘娘莫生气,我也知道当时您家里并没有为了您当皇后去行贿宫人,牛玉那厮是被锦衣卫屈打成招的。”

  “您是先皇和两位太后定下的正宫之主,只是圣上他太向着万贵妃了,又年轻气盛,吴娘娘你品淑端正,母仪后宫,肯定有一天圣上会接你入宫的。”

  怀恩这一说,让吴氏回忆起来了自己刚入宫的时候。

  那是天顺八年,英宗皇帝为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朱见深选择太子妃,英宗皇帝和钱皇后以及太子生母周贵妃选定了吴氏王氏柏氏三人,以吴氏最优,还没来得及最终定下太子妃之选,英宗就驾崩了。

  选太子妃这事就暂时搁浅了,紧接着宪宗继位,马上要选皇后了,这三位人刚好又加入了选后的队伍中,对于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成化皇帝来说,肯定是想让她的奶妈外加好姐姐万贞儿当皇后。

  但是这怎么能行,先不说满朝文武百官不同意,就连钱太后周太后两位也不会同意,她们也不想让皇帝立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为皇后。

  宪宗被逼无奈,就依了两位太后之命选了吴氏作为皇后,另外两位美女封为妃子,这时的万贵妃还只是一个宫女。

  宪宗大婚,昭告天下,在外人看来这吴氏已是世间最幸运的女人,殊不知新婚一月,宪宗未曾临幸过一次皇后,年轻的皇后吴氏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好,想来自己也是天生丽质容貌绝美,不曾想会让皇上这般冷待。

  新婚不久的一天,本来宪宗皇帝说将要临幸坤宁宫,皇后吴氏早早的精心打扮一番,并等待圣上驾临,等到了午夜十分,却有宫人来报,万岁爷不来了,吴氏听了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隔日早上吴皇后和几位妃子一同去给两宫太后请安后,吴皇后忙着质问几位妃子:昨晚万岁爷在谁的寝宫过得夜。

  几位妃子一听面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没有人回答。

  “臣妾自从进来还未伺候过万岁爷。”妃子王氏轻声回答道。

  这王氏就是先前和吴皇后及柏氏一同入宫的三人之一,紧接着众人都轻声低语道臣妾等也未伺候过万岁爷。

  听完众妃子的回答后吴氏非常吃惊,新婚一月来,万岁爷竟然未曾临幸过任何一位妃子,这时一妃子低语道:“万岁爷最近一直在乾清宫每日都是宫女万氏陪伴着。”

  听到这里吴皇后感到非常震惊,虽说吴皇后不认得这万氏,却也听过宫人说过万氏是宪宗皇帝的乳娘,一直照顾着宪宗长大,却不成现在却成天和皇帝厮混在一起,于是对左右宫人说马上召万氏到坤宁宫问话。

  紧接着众妃子纷纷议论着万氏和皇帝的事情,芸芸众口,吴皇后听了是更加的生气,心中想到的就是好好惩罚这个勾引自己夫君的宫人。

  当然自己作为中宫皇后也要为其他的妃子姐妹出一下气,在封建社会皇后处理后宫事宜再正常不过,也为自己也为皇后这个位置,但没想的是碰到朱见深这个妈妈桑硬茬了。

  废后吴氏,正史记载本来英宗看好王氏,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给儿子立太子妃,自己就挂了,然后吴家人勾结宫中太监牛玉,通过行贿让自家女儿坐上皇后位置,后来宪宗发现就废了吴氏,改立了王氏,甚至有传说宫人报王氏身上有瑕斑之说,然后因为这落选,完全是无稽之谈。

  真实是什么样呢,至少吴皇后被废是因为杖责了万贞儿,人家立皇后那是名正言顺,英宗和钱皇后本人都十分的认同的吴氏,明史记载对于吴氏也是相当的好。

  对于吴皇后惩罚万贞儿,虽然掺杂着有个人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还有一半这是皇后的职责,至少明朝皇后这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小两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