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噩梦初至
文刀佳爷2019-07-25 09:422,501

  “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明朗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这里是阴间jing察局,生人、死人都进不来。”

  “那……那我怎么进来的?郝琳琳怎么进来的?”我激动的追问。

  “你是我的员工,所以破例。”明朗双手交叉,懒洋洋道,“至于,郝琳琳……因为她的牙齿。”

  “牙齿?!”我更加疑虑。

  “我问你,一个人死后会被怎么处理?”明朗转过头,盯着我。

  “这……”我小小的思考了一下,“要么被火化,要么……要么尸身入土,任其腐烂。”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人死后就会化为尘土?是吗。”明朗突然面露微笑,这笑容真温柔,让我内心小小的触动了一下。

  “嗯!”我急忙转过头,遮掩满脸红晕,“俗话说尘归尘,土归土,向来不就是这么个理儿吗。”

  “一向如此,就是对的吗?”

  “那你倒是解释解释啊!磨磨唧……”我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正对上明朗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你说的尘土是有局限性的,可你不知道的事,这世界上99%的人在临死时都有未了的心愿。”明朗直了直身子,看向对面的审讯椅,“他们在凡尘看似光鲜亮丽或者碌碌无为,实则,他们生平所做之事到头来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追求的,以至于他们临终时才追悔莫及。他们将执念聚集在嘴中的牙齿上,无论尸身遭受多少摧残,那颗牙齿都不会化为乌有,我们阴间jing察局就是为了帮死者完成心愿。”

  嗨~说了一大堆,我就听懂了最后一句话,这怎么这么像我看过的网剧灵魂摆渡的剧情。我翻了个白眼:“说白了,我们就是摆渡人,是吗?”

  “什么摆渡人?”明朗一脸疑问,接着若有所思,“你应该是肥皂剧看多了,不过,当今的人类社会已经很先进了,虽然他们没有见识过真实的东西,但是他们却能凭着想象力猜到八九不离十,也是让我不由得佩服。”

  哎哟?这么拽的人居然还佩服起我们人类来?嗯 ……我喜欢谦虚的人,人……?

  “哦,对了,你是什么东西?”说完这句话,我都能感受到明朗对我的杀心,我内心狠抽自己嘴巴子:哎哟我这张破嘴哟。

  “我是说……呵呵,刚才郝琳琳有什么未了心愿?”问完,我强咽了口吐沫。

  “这个嘛……你只负责画像即可,我们警察办案无须你来插手。”

  不知明朗是在报刚才我口不择言的仇,还是真如他所言,我就是个画像的……反正,我心里很不好受:“就算我是画像师,也是你们JC局里的人吧!我是你的手下,我能力这么小,你脸上也没有光啊!”

  “呵呵。”明朗居然轻笑出声,“你不怕吗?”

  “有什么可怕!比人心可怕吗?”我装作自己很社会的样子。因为网络上总是盛传: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说起当代人啊,我可是真的无语。他们每天看网上的毒鸡汤,然后按在自己的身上,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显得自己经历有多丰富。其实都是一群看着别人的故事来无病呻吟自己而已的人罢了。

  就比如我,我没经历过什么人心不人心的事情,但光听人家说我就觉得很可怕,可是却有种莫名的期待,期待自己被人心虐一把。

  “你今晚回去吧。”明朗语气温和,“毕竟你是第一天上岗,等你熟悉万环境,我再让你出任务!”

  “啊……?”我有些沮丧,“那好吧。”可是不能不听领导的。

  大家猜猜我是怎么回的宿舍?嘻嘻,我是瞬移回去的!明朗送了我一条金刚钻珠,珠链绑着红绳。他告诉我,当我想要去什么地方的时候,只要把双手合十将钻珠含在掌心,静下心来想自己所去的地方的画面,就能瞬间移动到达目的地。

  值得炫耀的是,这钻珠链是明朗亲手为我戴上的。当他的胸膛贴向我鼻尖的时候,一股奇怪的异香转进了我的鼻子里,我有些发晕,有可能是我太过紧张的缘故吧!

  毕竟,我从没见过这么英俊的异性。

  当晚,我瞬移到了宿舍,见室友们都睡的深沉我便匆忙洗了漱,然后躺在床上。本来,我以为我会因今天的事情而夜不能寐的时候,我却立刻睡着了。

  那晚,我永生难忘……

  这是什么地方?只见,我面前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走廊,地板上泛着阴森森的黄光……是的,我做梦了,22年了,我终于做梦了……原来,许愿,会灵的。我的内心突然一紧: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在梦境?

  “子初……”一阵微弱的女声从走廊传来。

  “子初……”声音似乎越来越清晰。

  “子初……”声音似乎越来越近……我站在原地,虎视眈眈的盯着走廊的漆黑尽头。

  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黑暗中的地面伸了出来。

  我聚精会神的看向那只手,总觉得会看到什么东西,那种对未知生物的恐惧、好奇和……期待……?我不知,为何有期待。

  紧接着——

  “子初……帮帮我。”郝琳琳脑浆滴答,浑身是血的从地面向我爬过来。

  “我X~!”我吓的直骂人,缓缓后退。

  “子初……帮帮我。”郝琳琳满眼祈求,不过,她发现我后退之后面露凶狠,眼神充血,“你不想帮我?”她大叫一声,右手拍地,冲我直飞而来。

  “啊~!!!”我刚要转身,就感觉后背一阵风吹过,我看清那人背影,差点哭出来:明朗?!

  只见明朗将戴着银色手套的手,手心朝上,轻松的将郝琳琳固定在了半空中。

  郝琳琳面露恐惧,明朗缓缓地走向她。

  “你的牙齿已经供奉给了我的灵兽,为何还要偷偷的找我助理的麻烦?”明朗幽幽的开口说道,只是全程没有搭理我。

  郝琳琳又开始说起了鬼话。

  我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传说中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吗?可惜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子初。”明朗唤我。

  “来咯~!”我嬉皮笑脸的跑了过去,“领导,请指示任务!”顺便,我敬了个军人礼。

  明朗如同看傻瓜似的看着我:“我说,你学了几天军训,就随便能敬礼了吗?你看你这造型!一点也不严肃!”

  我当然没看自己的造型,我只是偷偷的瞪了明朗一眼。

  明朗伸出带有银手套的手,打了个响指(我那时一直有个冲动,非常想跟明朗学习一下:如何戴手套打响指,牛X,太牛X了!),郝琳琳消失了。

  “啊……!”我惊呼,“你不会弄死她了吧?!”

  “她本来就是死的,我只是让她去判官那里听后审判而已。”明朗摘下手套,“其实郝琳琳这件事情,跟你还确实有关系。”

  “什么?!”我将嘴张的老大。我不明白,我与郝琳琳只有一面之缘,而且我还是受害者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像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像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